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法师的秘密+番外 作者:蛋卷仔(上)

字体:[ ]

 
 
文案
身世坎坷的法师追求着名望与知识,为了突破研究的瓶颈,他违背世俗道义与恶魔签订契约,从此他不得不背负起沉重的枷锁。
但是……这个恶魔怎么能这么烦!法师一边收拾各种烂摊子一边忧郁的想,这根本就是带孩子啊。
 
法师:好烦啊,这种日子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恶魔:别多想了,你就守着这个秘密一辈子吧。
 
神烦中二恶魔攻X温和淡定法师受;
 
全程1V1,圆满HE,基本无虐;
【客观年龄上的】年上;
【种族平均年龄上的】年下;
【注意1】雷/萌点:有生子情节(无具体描写,篇幅非常小);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近水楼台 西方罗曼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特拉斐尔·斯特林,墨菲·诺尔伯 ┃ 配角:埃尔维斯·格林,学徒们 ┃ 其它:1V1,HE,法师受,恶魔攻,西方奇幻
==================
 
  ☆、第1章 童年
 
  书房很乱,摆满了三面墙的直达屋顶的书柜上的大部分书籍都被扔在地上,带着滚轮的梯子停在房间中央,房间里到处都是卷上或半开的卷轴,和乱糟糟写着标注和古怪图案的,用来演算的羊皮纸。
  大大的窗户被厚重的窗帘全部遮挡了起来,魔法灯具和蜡烛都没有被点燃,整个房间显得晦暗不明,挂在墙上的魔法晷显示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
  书房的主人特拉斐尔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靠着椅背,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前,表情在昏暗的房间里看不真切。
  他已经维持这个姿势一整天了。
  他遇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他的研究到了瓶颈。
  特拉斐尔全名特拉斐尔·斯特林,是一位空间系*师。大陆上施法者并不算少,但法师却不多,不是每个法师都能被称为*师,只有在某一派别研究到了一定的高度,才能获得这项殊荣。对于每一位法师来说,这都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但是,还不够。他只不过是*师之一,所谓之一,就表示他还不是顶尖。
  每一个法师都是渊博的学者,他们对于自己擅长的领域,总想要探究得更深。那些知识对他们来说就是无与伦比的宝藏,没有一个法师能满足于自己已经获得的知识——如果他们没有这样一种对于知识的饥渴,那么他们一开始也不会成为法师。
  但特拉斐尔却不仅仅是渴求知识,他同时渴求着名望与地位。
  特拉斐尔出生在某个大城市的贫民区,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父亲是个无可救药的赌鬼和酒鬼,一家五口的主要收入是靠母亲替别人洗衣服和干一些粗活。
  在他幼时的记忆里,从来看不见父亲清醒的模样,他总是在外面输得精光,然后喝得酩酊大醉之后才会回家。然后,噩梦就开始了。
  父亲会说着不堪入耳的粗鄙的辱骂,随手拿起什么东西在家里看见人就打——在特拉斐尔最开始的记忆里是用皮带抽,后来皮带大概是被输掉了,那之后父亲有时用扫把或是拖把有时用锅铲,他试过用凳子砸,但是挥动凳子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勉强,只试过一次就放弃了。
  母亲是个软弱的人,从来没试过反抗父亲或是做一些别的努力,只会在被打骂之后偷偷的哭。她惧怕着父亲,也从来不会保护自己的孩子,特拉斐尔一直记得,有一次他站在母亲旁边,父亲挥着在路口捡的树枝向他们走来。然后,母亲在他的身后,推了他一把。
  树枝重重击打在他的身上,他看见母亲仿佛是松了口似的匆匆躲到屋子角落。他想要逃跑,却被父亲踹翻在地上,只能蜷缩起身子抱着脑袋,像一尾煮熟的虾子一样无助地哭号。他用眼角的余光看见,他的哥哥姐姐趁着父亲打他时冷漠地从父亲身边绕开,逃了出去。
  没有人能救他。
  特拉斐尔关于童年的记忆,只有殴打和伤痕。这些疼痛,也不仅仅来自于父亲。
  由于家庭收入总是入不敷出,就意味着能得到的食物也非常少。他是最小的一个孩子,也是分得食物最少的一个,就连这些少得可怜的食物有时也会被哥哥或是姐姐抢走。
  因为饥饿和严重的营养不良,特拉斐尔长得非常瘦小,总是会被贫民区里其他的孩子欺负。所谓的欺负,就是抢夺和殴打。生活在生活最底层的孩子,反而更加以欺辱弱小为乐。
  他不太敢出门,因为遇到那些贫民区比他强壮一点的同龄人,如果没躲开,就意味着会有一场他无法反抗的殴打。有时饿的狠了,才会偷偷出去,贴着墙角竖起耳朵瞪大双眼,小心地避开那些成群结队的孩子,然后去城区的饭店后门和那些流浪猫狗抢一些被倒掉的剩饭剩菜。
  特拉斐尔总是在恐惧,他害怕他的父亲,他的母亲,他的哥哥姐姐,还有身边的同龄人。但他最害怕的,却是繁华区的那些衣着光鲜举止高雅的人们。
  那些人有的是贵族,有的是商人或是别的什么有钱人,但他们在特拉斐尔眼里,都是些要人命的魔鬼。
  他常去的那家饭店后门,在城区和繁华区交接处的一个小巷子里。以往那里只有只有几只年迈的流浪狗,但有一天,却新来了几只年轻的流浪狗。它们一去就把那些地方划作自己的领地,彻底打破了一块的平衡。它们格外凶狠,赶走了原来的几只年老狗,也赶走了瘦弱的特拉斐尔。
  为了躲避它们的追赶和撕咬,慌不择路的特拉斐尔冲到了大街上。
  明令禁止贫民区居民出没的繁华区大街。
  他倒在路边,饥饿使他的双腿发软。虽然没人对他说过这里的规定,但他知道自己不应该来这里,周围人看着他像是看见什么恶心东西似的目光使他不安,长期生活在暴力环境中使得他对于危险的预感愈发灵敏。强烈的危机感让他挣扎着站了起来,想要退会之前那个巷子里——即使里面有着凶狠的野犬,大概也比这里安全。
  但他只来得及站起来小心地往小巷方向走了两步,就听见身边响起了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他不小心走到了一位衣着华丽的女士身边。
  只是走到了她的身边,并没有撞上,但这并不妨碍那位小姐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她穿着洁白的带有复杂华美皱褶的长裙,被精心保养的皮肤白皙光滑吹弹可破。
  在此之前,特拉斐尔从没见过这样美丽的女性。他明白此时自己衣衫褴褛,身上沾满了灰尘和泥土,相比之下他的感觉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自惭形秽可以形容了。他急匆匆地道歉,害怕自己弄脏了她的长裙,便想要赶快离开。
  但他听见那位美丽的女士用尖锐的声音大喊:“抓住他!”
  女士的随从向他走来,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他再熟悉不过了。他想要逃跑,却被马上抓住按在地上。因为恐惧,他不停地发抖求饶,但拳头和脚依旧重重地打在他身上。
  他平时挨打次数比吃饭还多,他凭着经验努力蜷缩着护住要害,以为自己只要熬过去就可以,但他忘记了,父亲或是贫民区的孩子们和这些随从的拳脚完全不一样。
  前者只是打到自己觉得累了就可以,而且他们也没多少体力。后者却要打到自己的雇主满意才行,而且力气要大得多。
  特拉斐尔眼前发黑,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完全打烂,他猜自己可能已经死掉了,但他还能听见自己发出微弱的呻|吟。他能听见那位女士仍然气冲冲地嚷嚷着“打死这个该死的小畜生”,身上的疼痛似乎已经累积到了他能察觉到的极致,即使再增加他也感觉不出,这倒让他从绝望中生出些许庆幸来。
 
  ☆、第2章 骑士和哥哥
 
  特拉斐尔不知道那些人什么时候停的手,反正那些疼痛一直都在,眼前发黑,耳朵里面嗡嗡作响。接着,他就觉得自己胳膊被人用绳子捆上了。
  他勉强抬头,看见的是一双锃亮的马靴,和穿着笔挺的制服的背影——是城里的警卫队,他曾经远远地看见过这些人把一个偷东西的贫民区人,在街头活活打死。
  那个人把绳子的另一头系在马鞍上,特拉斐尔明白他要做什么了,他因为恐惧瞪大了双眼,嗓子在刚刚已经喊哑了发不出声音,只能哆嗦着嘴唇发出急促的喘息。
  他急切地扭动着双手,但只能在自己手腕上磨出一道道红印,却无法挣脱。
  直到那人跨上马,他才终于陷入完全的绝望之中——没有被打死,却要被拖死吗?无论他被拖回去的时候是否存活,在缺少干净水源和药物的情况下,受到这样大面积的擦伤最终也只会因为伤口感染而死去。
  他躺在地上,能清楚地看见周围衣冠楚楚神情或者冷漠或者厌恶的路人,还有那些精致华丽又整齐的建筑。这所有的一切倒映在他缩小的瞳孔里,被眼眶里浮起的泪水扭曲成诡异可怖的形状。
  他仰起头看见那名警卫队员翻身上马,然后狠狠地闭上双眼,泪水顺着眼角流下去,流过他脏兮兮的脸庞,流进他的耳朵里。
  然后,他听见了在他一生当中,所有最令他感激又难以忘怀的其中一个声音,那道响亮又威严的声音喊着:“你在做什么?!”
  特拉斐尔听见另一个声音带着讨好,说:“骑士先生,我正准备把这个贱民拖回他该去的地方。”
  “你是想要杀死他吗?他只不过是个孩子!”第一个声音说。
  特拉斐尔听见向他走来的响亮的脚步声,他睁开眼,看见穿着银亮盔甲的高大骑士向他走来。
  骑士走到他身边,蹲下身解开了他手腕的绳子,然后将他拉了起来。特拉斐尔看见骑士盔甲的肩膀上刻着奇异的形状仿若火焰的花纹,特拉斐尔此时并不知道这是守城骑兵队的标志,只觉得它异常美丽。
  因为身上的伤痛,特拉斐尔有些站不稳,膝盖发软要向后坐,被骑士一把拉住了。他身上污渍遮盖住了被打出来的瘀痕,骑士并不知道他刚刚才经历过一场可怕的殴打,只觉得这个男孩子太过瘦小还没有体力,便拍拍他的头说:“男孩子要坚强,平时多多锻炼身体,才会变得强壮。”
  特拉斐尔紧紧攥着衣角,骑士温和的口气令他鼓起勇气抬头直视骑士的双眼,小声开口问道:“那,我也可以变得像您一样强壮吗?”
  骑士发出响亮的笑声,说:“那你可要加油啊!”
  于是特拉斐尔也咧开嘴笑了。
  骑士又拍了拍他的脑袋,说:“来吧,我带你回家。”
  特拉斐尔点点头,强忍着疼痛跟在骑士身后,却追不上他的步伐,差点摔倒。骑士反应相当迅速,一把把他拉起来,皱着眉头说了句“这可不行啊。”就一下将他拦腰抗在肩上,单手扶着马鞍上了马。
  马跑得相当平稳,特拉斐尔被骑士放在身前。他紧紧抓着骑士的胳膊,这是他第一次骑马,整颗心藏都要随着马匹的颠簸从口中蹦出来,就连身上的疼痛也没激动兴奋的心情暂时压了下去。
  就在马匹快要跑进贫民区时,骑士身后传来了马蹄声和呼喊声:“杰弗里!”
  骑士拉住缰绳让马匹停下来,扭头问道:“怎么了?”
  来人骑着一匹棕色的大马,穿着和名叫杰弗里的骑士刻着同样花纹的盔甲,他带着焦急的神情说:“骑士长正在让全员集合,有紧急任务,你快跟我来。”
  杰弗里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他低头看着特拉斐尔问道:“抱歉,我可能不能把你送回家了,但这里已经是贫民区的边界了,你能自己回去吗?”
  特拉斐尔不想给杰弗里惹什么麻烦,便用力点点头。
  杰弗里摸了摸他的头发,将他抱下马,然后就和那名后来的骑士一起策马远去了。
  特拉斐尔站在原地看着杰弗里离开的方向,直到再也看不见人,才觉得身上又疼了起来。他勉强撑着不让自己摔倒,慢慢蹭到墙边扶着墙坐下。现在他并没有足够支撑他回家的体力,他想在这里先休息一会。
  但是他很快就后悔了,因为他听见了那些总是欺负他的贫民区的孩子们的笑声,这是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之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