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法师的秘密+番外 作者:蛋卷仔(下)

字体:[ ]

 
  ☆、第50章 长枪
 
  当听到特拉斐尔的问题,墨菲并不惊讶或是警惕,反而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他扭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特拉斐尔,问道:“魔界的事?你想知道什么?”
  特拉斐尔却只是扶着法杖,依旧看着远方,随口说道:“随你高兴。”仿佛真的只是随口提起一个话题。
  墨菲看了他一会,从法师淡然的侧脸上看不出任何倪端,才将视线重新转回那片花田,说道:“在魔界,没有这样的生物。”
  他说的是这一大片眠春花,特拉斐尔看了他一眼,便转开视线静静地听他说了下去。
  “所有的生物,都为生存用尽一切手段,美丽与招摇总是等同于危险,看似单纯无害的生物,往往出乎意料的致命。”墨菲说,他的语气毫无波动,没有对家乡的眷恋也没有对那样一个残酷地方的厌恶,连普通人谈论天气时所包含的情绪都比他谈起魔界要多,他平静的就像是在说与自己无关的任何事。
  “所以为了生存,你们恶魔应该都有着很强的能力吧。”特拉斐尔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比如说你的那支枪?”
  他指的是墨菲偷袭圣骑士时当做武器,但后来却消失了的那柄黑枪。特拉斐尔一直对它很好奇,但这段时间一直在为墨菲的伤势操心,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去问。
  墨菲闻言露出一个邪恶却又诱惑的笑容:“我的能力……的确很强,你是在问我的哪支枪?”
  “你有几支枪?”特拉斐尔没有理解墨菲语气中邪恶的意思,便立刻莫名其妙地反问,但很快他就在墨菲若有所指的笑容里反应了过来。于是他的脸色迅速沉了下来,转过身子面对着墨菲,眯起眼睛严肃地说道:“我不喜欢你这种玩笑,请对我放尊重些。”
  特拉斐尔比墨菲要矮半个头,两人站得很近,此时他为了直视墨菲的双眼,头稍稍向上抬起了一些。墨菲一直以来都觉得特拉斐尔严肃的态度有些装腔作势,但此时不知道是不是心情不错的原因,他居然觉得从这个角度看特拉斐尔板着张脸的模样还挺顺眼。
  于是他不仅没有收敛,反而继续说着下流的言辞:“我没有开玩笑,我很认真。其实你的问题很简单,我的……枪,你试一试就知道了。”
  特拉斐尔后退了一步,他的眉头紧紧拧在了一起,脸也开始涨红,像是马上就要发怒。
  墨菲笑了起来,刚刚的感觉不是错觉,他现在的确觉得特拉斐尔情绪波动较大的时候比较有趣,比如现在,比如那波节时提心吊胆的模样,比如第一次见面时惊慌失措的模样,比特拉斐尔平时的淡漠要有趣的多。
  看见墨菲的笑容,特拉斐尔强压下即将发作的怒气,压着声音问道:“你在惹我生气?你让我生气对你有什么好处?”
  见特拉斐尔控制住了情绪,墨菲暗道一声可惜,摊开手笑道:“好处也说不上,大概是这样比较有趣。”
  又是恶魔的恶趣味,特拉斐尔深呼吸,将自己的不悦慢慢平复。等习惯了就好,他对自己说,尽快帮墨菲找到弟弟,就能把他送走了。
  等心情逐渐冷静下来,特拉斐尔又恢复了淡然的模样,他转过身背对着墨菲说了句“走吧。”便迈开腿向泊谷镇的方向走去。
  但墨菲却没有马上跟上来,他的声音在特拉斐尔身后响起:“你就打算这样走了?”
  “你打算做什么?”特拉斐尔转过身看着他,附近除了这片花田之外已经没有其他值得去看的景色了,难道墨菲还没看够这片品种单一的眠春花?
  “你刚刚的问题,”墨菲说,看着特拉斐尔面露不悦,他的心情不知为何突然好了起来,“有些东西进了镇子可就不方便让你看了。”
  他这句话说的相当暧昧,再加上他刚刚说的那些话,特拉斐尔开始警惕了起来。如果墨菲打算做什么的话,特拉斐尔握紧了自己的法杖,脑子里迅速闪过几个简短的攻击性咒语,准备随时扔给墨菲。
  然而出乎意料的,墨菲没有做任何下流的事情。他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变成黑色的瞳仁逐渐变成暗沉的红色。被他隐藏得很好的邪恶气息开始往外溢出,四周的空气开始变得不安定,不远处停留在树梢的鸟儿被惊得飞走,特拉斐尔也感到一丝危险。他紧紧地盯着墨菲,警惕逐渐被好奇代替。
  这时墨菲动了,他将手抬了起来按在自己的后颈处,接着慢慢地,一支黑色的、散发着邪恶与危险的长枪被他从身后抽了出来。
  这支枪的枪身比墨菲的身高还要长,通体漆黑,枪柄上有着扭曲的、如同魔纹一般的纹路,除此之外这支长枪没有任何可以算作装饰的地方了。
  在墨菲的示意下特拉斐尔走到了他身边,近距离观察这支长枪,才发现枪身和枪柄并没有被连接起来的痕迹,这支枪的每个部分都是一体的。枪身上的符文与他所知的任何一种魔纹都不相同,他伸出手轻轻碰触枪柄,指尖传来的触感温润却不冰冷,不像是金属更像是木质,但却比木材要坚硬得多。
  特拉斐尔的视线被长枪所吸引,但他还记得刚刚墨菲将这支枪抽出来时他没有感觉到任何他熟悉的,与空间法术相关的魔法波动,于是他抬起头看着墨菲,问道:“你刚刚将这支枪取出来的法术,是魔界的空间类法术吗?”
  特拉斐尔观察墨菲的长枪时,墨菲正在观察他。之前每次墨菲一靠近他,他就会迅速远离或是将墨菲推开。这还是第一次他主动,并且毫无防备地离墨菲这么近——如果不算特拉斐尔将他从圣骑士身边带走,并替他治疗那一次的话。
  法师被打理得很好的黑色短发敷贴地搭在他的耳际与后劲上,看上去很柔软,墨菲几乎想要伸手去摸一摸。
  就在这时,特拉斐尔突然抬头看向墨菲,墨菲上一秒还在研究他的头发,下一秒就撞进了一双温和的棕色眼睛。一瞬间墨菲没有反应过来,见特拉斐尔的眼神带着疑惑与审视,才猛地回过神来:“什么?”
  特拉斐尔看他一脸茫然的模样,叹了口气,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这次墨菲听清了他的话,他摇摇头,用带着点卖弄的语气说道:“我没有将这支枪收起来,它一直在我身上。”
  特拉斐尔没能马上理解这句话,但是他回忆着墨菲刚才的动作,突然想起来了墨菲曾经展示给他看过的那道位于脊椎之上的鲜红色印记。
  “你的家族印记?”特拉斐尔试探地问道。
  “没错,”墨菲点头承认,“这是我的家族特有的血统法术之一。”
  魔界的人型智慧生物虽然统称恶魔,但实际上要严格细分的话,几乎不同的家族之间都不能算同种物种。
  “因为血脉不同,不同的血脉含着不同的魔力,甚至不同的血脉繁殖方式都不尽相同。”墨菲对特拉斐尔解释道,“因此每个家族都有着自己的血统法术,这支枪就是我所在的诺尔伯家族的标志性血统法术,也是我的专用武器。”
  见特拉斐尔再次低下头看向长枪,墨菲将长枪往他面前一伸,示意他拿着。特拉斐尔虽然不解,但仍然从墨菲手中接过了枪。
  出乎特拉斐尔的意料,这支枪相当的轻,甚至比他的法杖还要轻,连他这个身体素质几乎能称得上“孱弱”的法师都能轻而易举的单手挥动它。但不知是不是错觉,特拉斐尔总觉得这支枪在离开墨菲的手之后,所蕴含的危险与邪恶的力量就在慢慢消散。
  “你可以用它攻击我。”墨菲说道。
  闻言特拉斐尔也不与他客气,抬起手就将枪尖向墨菲扎去。但长枪在碰到墨菲身体的瞬间就变成了黑烟,消散在空气中。
  “这是我本身的血脉力量所凝结成的武器,所以它也无法伤到我。”墨菲说。
  “所以它的确是魔法产物?”特拉斐尔低头看向刚刚握枪,此时已经空了的左手,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真是有意思。”
  “现在你满足了吗?”墨菲戏谑地问。
  又是这种令人不适的语气,特拉斐尔抬头看了他一眼,眉头微蹙,但很快又舒展开来。“的确是精妙的法术,”他说,“非常感谢。现在可以回去了吗?”
  听见法师的道谢墨菲有些意外,他挑起一边眉毛与特拉斐尔对视,特拉斐尔坦然地回视,墨菲这才点点头。
  就在特拉斐尔准备向山坡下走的时候,墨菲的声音突然再次响起:“等一下。”
  “又怎么了?”特拉斐尔无奈地再次转过身问道。
  墨菲用行动回答了他——他向低洼处跃了下去,身子轻盈地落在花田之中,他弯腰摘了一朵巴掌大的粉色眠春花,便转身在石壁上几个起落之后回到了特拉斐尔身边。
  特拉斐尔看着恶魔手中的花,突然有些无语。
 
  ☆、第51章 改观
 
  最终,墨菲就那样拿着那朵花和特拉斐尔一起走回了旅馆。
  俊美的恶魔与柔嫩的眠春花有一种奇异的协调感,一路上自然收获了相当多的目光,连特拉斐尔都忍不住扭头看了他好几眼。对于这些注视,墨菲似乎乐在其中,他看上去心情相当不错。
  直到第二天众人坐进马车准备出发时,墨菲仍旧保持着这种好心情。
  其他的学徒对墨菲的好心情感到奇怪,他们并不知道昨天特拉斐尔带着墨菲去看眠春花这件事,他们甚至不知道这附近有一片花田。
  特拉斐尔看了眼他空着的双手,不知道他最终怎样处理了那朵花,但这也不是特拉斐尔所关心的。
  在特拉斐尔的吩咐下车夫甩着鞭子,赶着马车离开了这个安静的小镇。
  之后的一段时间,他们就重复着这样在不同城市落脚,休息再上路的日子。因为时间充裕,所以特拉斐尔此次出行,带着学徒采集魔法素材这件事也不仅仅只是个幌子。当途径不太常见的魔法素材生长地时,他们也会稍作停留,由特拉斐尔现场为他们演示正确的素材采集方法。
  并不是每天都能住在旅馆里,有时两座城镇相距太远,他们也会在马车上或者野外休息。托特拉斐尔准备得很充分的福,即使在野外过夜他们也没有多辛苦,也能够将自己打理得足够清爽。但只有在食物方面,墨菲与埃尔维斯总是不能向特拉斐尔妥协。
  刚开始时特拉斐尔有些担心埃尔维斯每天都喝营养药剂,会不会受不了,毕竟营养药剂的味道可不怎么样。直到他在埃尔维斯的袍子上看见好几次类似食物残渣的粉末之后,他才发现每经过一个城市埃尔维斯都会买很多当地的特色甜点,在休息的时候一个人偷偷吃掉。
  这个发现又让特拉斐尔开始担心起埃尔维斯的牙齿来,要知道在法师塔中的时候,埃尔维斯每天的甜点都是限量的。
  “不用担心。”对于特拉斐尔的担忧,埃尔维斯这样答复道,“我准备了很多护齿药水。”
  “很多。”埃尔维斯又强调了一遍。
  而对于墨菲,特拉斐尔则没有特别担心,因为墨菲虽然拒绝食用餐厅里那些常见的被炖烂了的肉和被处理得味道有些可怕的植物,却愿意吃没什么味道的干粮。有时在野外他甚至能自己打猎然后自己烹饪,这一点倒是出乎特拉斐尔的意料,尤其是在尝过墨菲的手艺之后,特拉斐尔几乎要对他另眼相看了。
  一路上墨菲都表现得很配合,集体活动的时候没有做什么小动作,自由行动的时候也没有将特拉斐尔甩开,即使半夜突然想出去在空荡荡的街上或是漆黑的野外走一走,也会主动去喊上特拉斐尔——不过往往在他刚准备叫醒特拉斐尔的时候,法师就已经自己醒了过来。
  即便墨菲表现得很好,特拉斐尔也不敢完全放松警惕。对他而言,一时的神经紧绷总比出了什么事之后再后悔莫及来得好。
  但就算特拉斐尔对墨菲不放心,墨菲所表现出的合作态度也令他很满意。相对的,特拉斐尔对于做墨菲的向导这件事也还算尽心。
  因此,这一段旅程法师与恶魔相处得很融洽,非要说有什么令特拉斐尔头疼的地方,大概就是埃尔维斯对墨菲的态度,在看到一路上特拉斐尔几乎没有和墨菲分开之后,就由原本的不满,变成了如今的极度不满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