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冥之火 作者:倾凤茗玥(上)

字体:[ ]

《无冥之火》倾凤茗玥
文案
活人身上三把火,若是灭了一两把,人就会看到些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若三把全灭,人也就死了。
姜文曜天生肩上无火,而且哪有死人往哪钻,却活得比任何人都滋润,明明只是个普通人,却总能和那些飘着的弟兄们和平共处。
段容枫对姜文曜很好奇,甚至怀疑对方是个邪修僵尸,可当真相被解开,又是风起云涌的未知局面??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文曜,段容枫 ┃ 配角: ┃ 其它:
 
  ☆、 第001章
 
    姜文曜翻出报纸,反复对比墙上的地址,确认这座豪华小区就是他在找的怡园小区。
 
    “请问十三栋七单元在哪里?”姜文曜礼貌地向拎着菜篮子去买菜的胖大妈问路,胖大妈一脸惊悚,浑身的肉都颤了:“不知道不知道。”边说边跑,一溜烟不见了。
 
    姜文曜挠挠头,站在小区门口锃光瓦亮的大理石门柱前打量自己,今天的他穿了件套头白衫,半新不旧的深蓝色牛仔裤,脚上蹬着黑色运动鞋,身后背着个破旧的书包。两个月没理的头发有点长,但并不油腻,胡子刚刮过,脸也认真洗过,整个人往这儿一站,很像刚出校门的大学生,不算高富帅也不至于归类为猥琐男。
 
    可他还是把胖大妈吓跑了。
 
    问路失败,目光所及内又没有其他人,姜文曜只好给报纸上的号码打电话。超龄服役的手机信号不好,姜文曜退到小区外才勉强听清对面的声音,“小姜是吧,你到哪里了?我正在楼下等你呢!”
 
    姜文曜说自己不认识路,那人立刻表示出来接他,让他在门口等着。
 
    如今的房东都这么热情吗?姜文曜想了想,淡淡地笑了,还是好人多。
 
    十分钟后,一个四十多岁的矮胖子小跑出来,边抹汗边和姜文曜握手:“你就是小姜吧,你好你好,我就是房东,姓王,不嫌弃就叫我声王叔。”
 
    “王叔。”姜文曜客气地回应,跟着男人往小区里走。男人喘匀气开始鼓吹他的房子多么多么好,价格多么多么便宜,能花一千块在这么高档的小区租到三室一厅,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姜文曜心想小区确实很高档,楼体很新,配套设施很全面,可有时候太全面了不见得是好事,比如一公里外那个常年冒着黑烟的大烟囱,就是本市第二火葬场的标志性建筑物,火葬场后方不远还有个墓地,据说太阳下山后连守园人都不敢踏进一步。
 
    上些年岁的人都迷信,不肯买这种位置价钱又贵的房子,年轻些不怕邪的住进来,平时家长里短没听几句,全是东边闹鬼西边死人的传闻,久而久之精神衰弱,又搬走了不少,如今怡园小区的入住率低得可怜,可房价却降不下来,很多不怕鬼的人又买不起。
 
    王叔的房子位于十三栋七单元901,一梯两户,主卧和客厅厕所朝阳,另两间卧室采光也不错,装修上档次,房子很新,一看就没怎么住过人。姜文曜转了一圈很满意,正想和王叔商量能否便宜点,防盗门却砰地一声关上了。
 
    姜文曜眨眨眼,从背包里拿出三支线香点燃,对着空荡荡的客厅鞠三个躬,嘴里念念有词:“我叫姜文曜,今日流落贵宝地,打算租此房入住,若常驻于此的朋友不允,我立刻重觅居所。”
 
    姜文曜把线香放在茶几上,细细的香直挺挺立着,头上的光点一闪一闪,平时能烧半个钟头的线香转眼就燃尽了。
 
    微微一笑,姜文曜抱拳道:“感谢这里的朋友招待,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
 
    姜文曜拧开房门,门口空空荡荡,姜文曜探头往外看,把正战战兢兢往上瞧的王叔吓得“妈呀”一声从楼梯上滚下去。
 
    姜文曜:“……”
 
    “王叔,你没事吧?”姜文曜想扶王叔去屋里歇歇,再检查下伤着哪没有,可王叔活像见了鬼,说什么也不肯往楼梯上迈一步。姜文曜也不勉强,两人索性站在楼梯间里谈房租。
 
    一百多平的房子每月一千块确实不贵,可姜文曜光棍一条,住三室一厅和一室一厅根本没差,再说他刚找到新工作,还没正式报到,手里的现钱要省着点用。
 
    本以为王叔是个铁齿的,会咬死价格不松口,没想到姜文曜刚开口,王叔就自个儿大降价:“小伙子,我看你年纪轻轻的也不容易,这样吧,你一次交一年,我算你五百块一个月。”
 
    姜文曜大喜过望,这相当于买半年送半年啊,当下不再犹豫,跟着王叔去签合同交房租。
 
    把两个箱子一个大包搬进新房,姜文曜心情大好,简单收拾后溜达着直奔新单位,准备先把入职手续办了。他的新工作是一家零件生产厂的车间主任助理,月薪五千,待遇在同行业里算最好的。可在姜文曜记忆里,他上次换工作的时候这家零件厂就在招人,直到他被辞退还没招到。
 
    后来他来面试的时候才知道原因,这家零件厂侧门在火葬场大门旁边,站在工厂院内,大烟囱就在眼皮子底下。而且工厂经常加班,车间主任来的时候助理必须在场,车间主任懒得来的时候助理更得替上司到场,听说上一任助理每个月至少上十个夜班,才干了俩月就被吓得神经衰弱,说什么也不肯继续干了。
 
    办完手续,敲定下周一正式上班,姜文曜吹着口哨到小区附近的菜市场买菜,虽然没人同他庆祝乔迁之喜,但入住后的第一顿饭还是要丰盛些的。路过纸扎店又买了几把香烛,既然是邻居,意思意思也是应该的。
 
    回到七单元楼下,姜文曜发现花坛边上蹲着条黄白相间的土狗,咋一看像柯基犬,但腿稍长点,耳朵直直竖着,脑袋左摇右晃,像是在打量什么。
 
    是小区的流浪狗吗?对上土狗看过来的警惕目光,姜文曜友好地笑笑,从塑料袋里翻出一包猪头肉,挑出块带脆骨的扔过去。猪头肉在花坛里滚了两圈,粘满了泥土。
 
    土狗:“……”
 
    看狗狗没动,姜文曜挠头,继续翻塑料袋,这回拿出的是一条烧鸡腿。
 
    土狗摇了摇尾巴,姜文曜又把烧鸡腿放回去了。
 
    土狗:“……”
 
    “鸡腿上有辣椒,你不能吃,”姜文曜边解释边换了盒午餐肉在狗狗面前晃,“这个吃吗?”
 
    土狗:“……”你是打算让我自己啃铁盒子么!
 
    “也不吃?”姜文曜彻底没辙了,把所有食材系个扣挎在左手腕上,右手一捞把狗狗抱起来,哄小孩似的商量,“要不你跟我回家,想吃啥爸爸给你做?”
 
    土狗:“……”我能投反对票么?还有,你是谁爸!有你这么占便宜的吗!!
 
    姜文曜听不到土狗的内心独白,喜滋滋地抱着它回到新家,刚站到门口,土狗猛地一震,姜文曜趁着它僵硬的工夫掏出钥匙,迅速开门。
 
    “儿砸咱们到家了!”姜文曜把东西往厨房一扔,抱着狗直奔卫生间,狗狗依然保持着僵硬的姿势,没搭理他,连吐槽都省了。
 
    “儿砸乖,咱爷俩先洗个澡,洗完了爸爸给你做好吃的。”姜文曜吹着口哨打开莲蓬头,趁放凉水的时间把自己脱了个干净。土狗一转头就看白花花的男人,整只狗都不好了。
 
    土狗正纠结是直接落跑还是洗完澡蹭顿饭再跑,玄关处响起轻微的开门声,土狗耳朵转了转,尾巴不动声色地在卫生间门口扫了扫,跟着撒着欢扑到姜文曜脚下,打滚卖萌求洗澡。
 
    姜文曜被土狗萌的心肝乱颤,抱起它亲了一口,用塑料盆接了盆温水慢慢往狗身上浇。土狗很干净,只有爪子和屁股上粘了些碎土,应该是在花园里蹭到的。用清水把狗洗个遍,姜文曜再吹一声口哨:“儿砸乖,明天爸爸给你买洗发香波,今天就先用清水洗吧。”说完任由狗狗自己在水盆里扑腾,姜文曜快速在莲蓬头下洗了个澡。
 
    ……
 
    段容枫沿着大楼从上到下检查,最后停在901室门口。怡园小区内不少住宅楼都环绕着阴气,其中连续发生十三起命案的十三栋更是阴气缭绕,段容枫每个单元都转了遍,发现七单元的阴气最重。也难怪,半年内死了八个,没变鬼楼就算好的。
 
    据资料显示,这栋十八层高共三十六个单位的单元目前还有七户人家没搬走,段容枫把没人住的房子检查个遍,却没碰到半个游魂。正纳闷着,901室为他解答了疑惑,隔着防盗门,他感受到了强烈的阴气,想来屋里的鬼不会少。
 
    段容枫记得这户没住人,所以直接用万能、钥匙撬开门,门刚打开,凝如实质的阴气迎面扑来,段容枫后空翻躲过,左手食指中指并拢在眼前横着一划,屋内的场景变了,豪华的装修凭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破败的毛坯,破烂的沙发上,坐着三男一女四个面无表情,浑身是血的鬼。
 
    段容枫的出现打扰了鬼们的闲聊,女鬼姣好的面容瞬间崩垮,发黑的血液从眼里溢出,臭味弥漫了整个房间。女鬼尖啸一声,十指如钩,朝着段容枫扑来。
 
    段容枫灵巧地侧身躲过女鬼的攻击,没想到女鬼来了个急刹车,身子飘在半空猛地转弯,手臂一伸,长长的指甲裹着劲风从段容枫面前抓过,被指风扫过的面颊微微泛红,有点疼。
 
    女鬼一击即占上风,沙发上的三只男鬼面露喜色,纷纷起身准备加入战团。
 
    情况不妙,段容枫左手扶墙借力一推,右手握着一张闪闪发光的符纸正想往女鬼身上贴,突然,紧闭的卫生间门打开,一个身高一米八,长相帅气,身材健硕,只在腰上围了条浴巾的男人走了出来。
 
    男人的怀里还抱着条努力挣扎,似乎在阻止他出来的土狗。
 
    四只鬼瞬间消失,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段容枫举着符纸,贴又没处贴,放又没处放,一时间僵住了。
 
    姜文曜:“……”
 
    土狗:“……”
 
    姜文曜:“你是谁,怎么进我家的?”
 
    土狗两只前爪捂脸——完了,这回闹大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