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冥之火 作者:倾凤茗玥(下)

字体:[ ]

 
 
  “衣服在哪儿?”段容枫开启阴阳眼看看刘衡,小伙子的阳气极弱,两肩的火
 
没灭,可也就剩个小火苗了,这种情况就是典型的时运差,阳气低,怪不得搬家
 
也拯救不了他夜夜做噩梦的现实。段容枫偷眼看看姜文曜,如果没有特殊的原因
 
,小蚊子也会像这个刘衡一样,被阴煞之物缠的惶惶不可终日,也许他该庆幸他
 
的与众不同吧。
  “在这儿呢!”王壮经历过几次鬼事,胆子大得多,从阳台上拿出个脏兮兮的
 
纸兜。他到刘衡租住的房子的时候,这几件带血的衣服就在玄关的位置扔着,吓
 
得他以为表弟出啥意外了呢,刘衡被吓破了胆,完全不敢靠近它们,是王壮壮着
 
胆子把它们收拾起来扔到阳台,等高人来处理。
  “好重的怨气。”不用看,段容枫就感受到浓浓的幽怨之气,姜文曜也皱起眉
 
头,他不晓得怨气是什么,但此时空气里弥散的感觉让他很不爽,很想拳打脚踢
 
把看不见摸不到的东西打粉碎。
  “你看清楚,这衣服确实是你的?”死人都无所畏惧的段公子憋了半天才鼓足
 
勇气捻起那件满是血迹的运动服上衣,在刘衡面前晃了晃,刘衡惨叫一声,抱着
 
肩膀快哭出来了,王壮赶紧揽着他肩膀安慰他,让他憋这么紧张,有高人在没有
 
什么脏东西是处理不了的。
  王壮劝了半天,刘衡还是埋着脑袋不肯看衣服,没办法,王壮只好代替回答
 
:“这衣服确实是他的,我记得是他考上重点高中的时候我舅妈给他买的,他高中
 
打篮球的时候都穿这个。”
  姜文曜从段容枫手里接过运动服,比了比大小,再对比已知的几个死者,似
 
乎没人适合这件衣服。下葬的老爷子他没见过,不过都九十多岁的人了,应该不
 
会穿这种高中学生的运动服吧。
  “衣服上有血也有怨气,应该能找出是谁把衣服送回来的。”段容枫说着拎起
 
衣服进了卧室,王壮知道他要作法,拉着表弟乖乖坐在客厅里等。姜文曜坐在旁
 
边陪他们聊天,等刘衡情绪稳定下来再问重点。
  卧室里,段容枫在门上画了隔音符,锁好门锁,把衣服平铺到地上,四张符
 
纸甩出去,符纸如钉子般钉到衣服的两肩和袖子上,然后带着衣服缓缓挂在墙上
 
,段容枫快速掐了个手决,随着一声虎啸龙吟般的低吼,凝成实质的劲气从指尖
 
射·出,直击运动服,砰的一声,整个房间仿佛颤了颤,客厅里的人也受到影响,
 
王壮和刘衡惊恐地站起来,姜文曜也没想到会闹出这么大动静,不过他对段饭桶
 
的实力有信心,示意两人别紧张,没问题的。
  一击之后,运动服上浮现出模糊的人影,段容枫冷着张脸,他知道这并不是
 
鬼的本体,而是他残留在衣服上的怨气。
  手决不停,段容枫连续七次击中运动服,既然那只鬼能一次又一次把衣服送
 
回来,说明他的魂体离衣服不太远,不出意外,衣服上的血就是鬼魂生前沾到衣
 
服上的,有了这丝牵扯,抓到对方并不困难。
  当最后一击完成,卧室内刮起刺骨的阴风,一只蓬头垢面的鬼被钉在运动服
 
上,拼命挣扎,那四张符纸同时发光,金色咒文游走,牢牢将其困住。
  “怨气这么重,居然不是厉鬼!”段容枫“啧啧”两声,他以为指定会抓到厉鬼
 
,所以方才下手才没留情面,早知只是个怨魂,他就不用费这么大力气了。
  “坏人,放开我!”那人疯狂扭曲着自己,说话的方式却透着说不出的怪异,
 
段容枫品味了半天,怎么感觉这家伙是智障呢?
  “等等,你先跟我说说,你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会和这件衣服扯
 
上关系?”段容枫觉得只要弄明白这点,没准就把最近一系列头疼的案子破了,没
 
想到连问了三遍,对方依然嚷嚷着让他放开自己,丝毫没理会段公子的问话。
  段容枫对鬼向来没多大耐心,看这个家伙装疯卖傻就是不回话,火气顿时冒
 
上来了,看来要好好教训下,才能让对方老实答话。他刚想动手,房门一开,姜
 
文曜走了进来,看到墙上的鬼,眉头皱得更紧,目光转向段容枫,像是在问怎么
 
回事。
  “就是他把衣服弄回来的,上面的血也是他的。”段容枫解释着,姜文曜点点
 
头,慢慢走到怨魂跟前。怨魂本来在玩命挣扎,可当姜文曜靠近,他突然静止不
 
动了,段容枫眯起眼睛戒备着,生怕怨魂暴起伤了小蚊子。
  一人一鬼就这么对视着,从段容枫的角度上看颇有点深情款款的味道,但他
 
知道姜文曜看对方的目光里一定流露着深深的同情和怜悯,段容枫也说不上来为
 
什么会对小蚊子的这种眼神有如此深的印象,那种影像就像印刻在他的灵魂里,
 
不用刻意回味就历历在目。
  段容枫晃神多久,姜文曜就和怨魂对视了多久,最后姜文曜伸出手,那些如
 
蛇般在怨魂身上游走禁锢他的符篆霍地停住,怨魂毫不惊讶,缓缓挣脱运动服,
 
飘在姜文曜的对面。
  段容枫的心一沉,快步过去保护小蚊子。他离着还有三四米的距离,怨魂突
 
然冲姜文曜深鞠一躬,身上环绕的怨气逐渐散开,露出他挂着笑容的脸,姜文曜
 
回以一个温暖的笑容,不能再称之为怨魂的魂魄缓缓飘起,消失了。
  “这!”段容枫止住脚步,整个人都傻了,怨魂虽然不如厉鬼难对付,但超度
 
起来也是相当困难的,强行送入地府会导致其怨气难平,短时间内无法进入轮回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办一场法事,用各个宗教门派的经文洗涤魂魄上的怨气,佛
 
道两教是这方面的行家,像段家这种驱鬼世家主管抓鬼,段家上下有耐心做法事
 
超度亡魂的大概就只有战五渣的十九叔了。
  可小蚊子做了什么?他什么都没做!怨魂的怨气就脱离魂魄了?
  段容枫还在震惊着,目送鬼魂离去的姜文曜转回身对他说:“他和那些案子无
 
关,不过是个可怜人。”
  那悲天悯人的语气……段容枫有了片刻晃神。
  好熟悉啊!
 
  ☆、66|6.6
 
  卧室门外,王壮和刘衡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看,王壮瞪着牛一样大的星星眼猛
 
戳刘衡:“看到没!看到没!有对比才有高下,姜大哥那才叫高人范儿,人家挥一
 
挥衣袖,妖魔鬼怪全带走!”什么状况都没搞清楚的刘衡猛点头,怪不得表哥老说
 
要拜高人为师,经此一役,他也好想拜师啊!
  段容枫:“……不是让你们老老实实在客厅呆着吗!谁让你们过来的!”
  王壮和刘衡缩着脖子跑了。
  段公子虎着脸摔上门,走回到姜文曜身边拉着他看了看,脸色不错,也没受
 
伤,这才有心思问别的事:“小蚊子,他都跟你说什么了?”
  “他是个智商停留在七岁的可怜人,从小被父母遗弃,在孤儿院呆了几年,稀
 
里糊涂流浪到外面,以行乞为生。”姜文曜看着没有符咒制约落在地上的运动服,
 
走过去捡起来。
  那天刘衡把不要的东西丢出去,正好被他看到,他很久没换过衣服,所以当
 
他从垃圾桶里翻出只是有点旧的几件衣服时高兴坏了,立刻套在自己的身上。
  他双手插兜站在街边的店铺外照镜子,发觉兜里好像有东西,掏出来一看…
 
…姜文曜把手伸进满是脏污的运动服衣兜里,掏出张崭新的百元大钞。
  “他虽然贫穷,但心地善良,对他来说一百是笔巨款,所以他认为丢钱的人肯
 
定很着急,他想把钱还给刘衡。他回到捡衣服的垃圾桶,沿着刘衡离去的方向到
 
处找人,”姜文曜突然攥紧运动服,像是在危难关头扯住了那个受苦受难却不染尘
 
埃的纯净灵魂,“那天阴天,一辆轿车没注意到他,把他撞上了天,直到鲜血沁湿
 
那套捡来的衣服,他的手里依然死死攥着没找到主人的一百块钱。”
  段容枫鼻子有点酸,不知何时又贴到卧室门上偷听的王壮和刘衡也捂着嘴,
 
心里百味杂陈。尤其刘衡,他从未想过吓得他快疯掉的鬼魂是因他而死,他的家
 
境不算富裕,但一百块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可就是这一百块钱,夺去了一条鲜
 
活的生命,即使他活着的那些年很贫苦,甚至没有得到过别人的尊重,但他的生
 
命同样是宝贵的,不该就这么中止。
  “后面的事你也猜得到了,他一次次把衣服送回来,就是想让刘衡拿回这张纸
 
钞。”姜文曜把这张格外红的钞票放到床头柜上,转身离开,他只想尽快回家,多
 
烧些纸钱给这个善良的大孩子,让他在轮回前过些舒坦的日子,余下的就当贿赂
 
鬼差,希望他们能帮这个善良的灵魂投个好胎。
  段容枫抹了把脸,好想哭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这么多愁善感的人啊!
  离开前,段容枫郑重地告诉王壮,让他最好搬来陪刘衡住一阵子,刘衡现在
 
阳气太弱,没事多晒晒太阳,或者去庙里拜拜,医院墓地这些地方尽量别去,过
 
段时间霉运过去,阳气足了,就不会做噩梦了。王壮使劲点头,段容枫不这么交
 
代,他也决定搬出来陪陪表弟,不然刘衡真出了什么事,他怎么面对老妈和舅舅
 
  回去的路上,姜文曜一言不发,那张离开前的笑脸始终萦绕在他的脑海,慢
 
慢的,那张脸变成了齐向东,变成了电梯小姐,变成了拜托他捎话的年轻鬼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