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逃离病栋+番外 作者:云琊天玦

字体:[ ]

 
文案
 
变态医生在太平间捡到了一只看起来很安静的小正太,
图谋不轨的带回家后,
回家意外发现了正太的后背居然开始腐烂!
于是,隐藏在医院伪善表面下的丧心病狂开始了。
(于是,在作者蠢萌外表下的报社开始了……)
首先说一下,这不是恋童,也不是训诫,举报的孩子可以推门离开了!
本文会在这个月内开更,欢迎来收藏喵喵。
正太是病娇丧尸,医生是变态,保证完结,系列待续ps:不是恐怖小说,是末日~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末世 业界精英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院失 ┃ 配角:韩异 ┃ 其它:医院,病娇,变态,末日
 
  ☆、不要问名字
 
  “滴答、滴答……”
  不只是哪里的冷气坏了,整个屋子内的地板上都有一层渗透着寒意的水,甚至还因为这过于闷热的天气而在整间屋子里泛上了弄弄的腐尸气味。
  没错,这里是一座太平间。
  即便是大多数人会在死者去世后尽快的将死者运回家中尽快的埋葬,可总有一些无人认领的尸体会被遗留在这种地方,最后被医院运去火葬场烧成一片灰烬。
  而这些无人认领甚至于连医疗费都交不起的尸体只能默默地躺在医院这个寒冷的地方,在无人知道的时候,付出他们最后的一些用处。
  内脏、皮肤、眼角膜、骨髓、甚至连他们的头发也不会放过,有的发质好的送到整形科那边也不是不能赚钱。
  而韩异,外科的著名的学术新星,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
  说实在的,为了不被外界诟病,医院并不会主动来做这些事情,多半都是会对这些医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着他们在其中谋取这属于自己的利益。
  韩异皱着眉头,抱怨着后勤部那些人的不负责任,把这里弄得一团糟,可以就没有因为环境的糟糕而退出来。今天新送来了一个出了车祸的女人,据说其原家里人已经死光了,她老公找了个好看的小三,两人闹得很大,整个婆家都巴不得这个女人去死。
  现在这个女人因为出车祸而躺在太平间里,谁知道是谁动的手,反正婆家已经把处理权交给医院了。
  最近韩异新搞出了一个医学项目,准确的说不只是韩异,还有一大群与他“志同道合”的人。他们每一个人都为这个项目狂热着,他们有预感,一旦他们成功了,那他们就绝对会成为全世界炙手可热的一群人!
  啊,这是多么的令人沉醉!
  韩异一个床位一个床位挨着认真找着:B-4、B-5,B-6……啊,找到了!
  B-10号床位在整个太平间是比较靠后的位置,因为这一排也只有十五个床位。白色的床铺上一个肢体扭曲的不成形状的人型生物在哪里躺着,她破损的脸被医生用针线随意的缝合了一下,使得白骨不会露在外面。殡葬科那些人先前已经将她全身的血液已经清理过了,被水沾过的尸体再没有了人身体机能的维持保护之后,变得发白发皱。
  韩异皱了皱眉头,刚刚往过一走就被什么打在了腿上,微微一偏头就看到了一条已经僵硬的腿居然搭在他大腿根的位置。那条腿的肌肤甚至有些腐烂,可能是因为长久泡在水里,伤口的位置甚至变成了那种带着丝絮的形状。褐色的尸斑奇怪的分布在那只腿上。
  韩异起初被这条腿吓了一跳,毕竟在他进去B-10和B-11两个床铺之间时,并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可现在……
  他咽了一口唾沫,僵硬而缓慢地转过了身子,一眼就看到了两个黑色的眼眶。
  那是一具差不多有十四五岁大的少女的尸体,应该在这里放了一段时间了,导致她原本都僵硬了的尸体都开始腐烂长尸斑了。后勤部的这些人也真是越来越不负责了,怎么把这样的东西还在这里扔着,没有处理呢?
  他着实不想去碰这一具尸体,估计这满屋子的尸臭味都是这个身上散发出来。可要是不将她移开的话,自己还真没有办法从这里出去。
  没有办法,他带着手套,轻轻把手搭在那条腿上,下面粘腻而几乎要烂掉的感觉让他深深忍住了要吐的冲动。他不想也不大有胆子去看着那个少女已经没有了眼睛的脸,和缺了一大块皮肤的上半身,半剖开的胸膛里想必已经一片空空如也了。
  他用力把尸体推了回去,结果也许是因为腐烂有些过度,尸体甚至有一大片皮肤被站在了床铺上,已经没有血液的它只留下了一些颜色透着浅红的皮肉。而也许是这推得过程中力气有些大了,他的手套上面甚至沾上了一些很恶心的东西。
  就在他一脸嫌弃的将要松手时,突然感觉到一只冰冷的手搭在了他后腰的位置。
  那只手软软的,好像没有多少力气,甚至于只能搭在那里而不能很牢固的抓住他的衣服。
  很明显,这个太平间里除了他应该没有其他人了,很明显对于连他的后腰都需要抬起手来触碰的的高度……
  他后背几乎被汗液给浸湿了,双手都甚至都不断地颤抖着。眼睛微微向侧面一瞥,那床铺不就是到比他腰低一些的位置。
  那双手的主人似乎一些不耐烦啦,居然一把抓住了他的衬衣,韩异可以很清楚到那只手上的液体浸湿了自己的后背。
  “……”话音在嗓子内被哽咽住了,他突然想起医院里的老前辈曾经告诉过他几个禁忌,比如:在太平间里不要随便叫别人的名字,也不要问别人是谁,不然……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你们有感觉吗,反正胆小作者喵总是会不由自主的看自己的身后……
  恭贺自己码新文!
 
  ☆、太平间里的孩子
 
  韩异感觉到有一只没有多少力气的手正在拉着他,手心中慢慢地汗水甚至让那双手套的胶皮吸住了手掌心的皮肤。微微向后一瞥的眼角的似乎看到女尸的头甚至不住的抽搐了一下。
  韩异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缓缓的转会□□,他的衬衣的确被一直湿淋淋的手给拉住了,可那却不是女尸的手。
  他顺着手向下看去,只见黑乎乎的床底下似乎有什么在蠢蠢欲动着,韩异壮了壮胆子,一把就将那东西拽了出来。
  是一个小孩子。
  韩异皱了皱眉头:“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家长呢?”
  这小孩子不过四五岁大,眼睛圆圆的长得很是可爱。此时他似乎被吓着了还是怎么啦,只是拉着韩异的袖子。
  “院失想找妈妈,院失找不到妈妈…”
  他看起来一副很委屈的样子,两只眼睛里全是泪水,可怜巴巴的一瞅你,就算是铁石心肠的都得给融化了。
  可韩异不一样,这人也许是小时候开始就一个人惯了,向来和别人合不来。等到年纪越长越大,高智商的特征也越来越明显,就愈发的孤僻甚至是被欺负。
  这样的孩子原本应该是全家的骄傲和呵护的对象,可惜他作为一个情妇的母亲不这样想。韩异一直觉得自己母亲简直想钱想疯了,要那么多钱究竟做什么?
  可是等到他越长越大,他就越来越明白钱的用处着实是太多了。
  他做着自己好学生,走着自己孤僻的路,直到他遇到了斯理坦博士。
  人生好像就此踏上了转折点,所有人都只知道那个每天表情阴郁不善交谈的学生忽然在某一天被人看重然后就拥有了一笔钱去了国外留学,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
  没人知道韩异到了Y国之后,就加入了斯理坦博士的实验室,他们在地下忙碌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韩异终于发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明白了自己活着的真谛,找到了一群和他一样疯狂的人。
  更没人知道X市医院那个长相英俊,家产殷实的Y国镀金海归医生韩异的家中其实到处都是异变的生物和尚未解刨完成的尸体。
  他不信那些牛鬼蛇神,不然他就不会去每天都和那些尸体共处一室了。
  他推了推自己的金边眼镜,语气淡漠的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院失疑惑的瞅着他,接着又看了看自己□□的泡在水中已经发白发皱的小脚丫,然后又傻乎乎的摇了摇头:“院院要找妈妈…”
  韩异眼睛向右边一瞥,恰好就看到了放在破旧床单上刚才那才用了一半的的手术刀,由猩红变得黑褐的血迹在白色沾满黄斑的床单上留下了鲜明的印记。
  他将那把刀拿在了手里,昏黄的灯光打在他光洁的下巴上。他微微躬下身子,语气很轻柔的说:“告诉叔叔,你看到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喵,告诉喵喵,你们看到了什么
 
  ☆、滴答与吱吖
 
  “滴答…滴答…”
  从二层渗下的水打在一层积水的地面上,除了这小小的一片手术灯所照应出来的光亮,所有的一切都在黑暗中默默窥视着。
  老旧的木质楼梯发出了吱吖吱吖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悄无声息的踏在了上面。可当你定睛一看,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
  韩异原本英俊的脸在昏暗灯光下的打上了意味不明的阴影,手中血迹斑斑的手术刀在灯光下也异常的刺眼。
  院失呆呆的看着他,然后说:“妈妈不要院院了…”
  韩异皱了皱眉头,觉得和小孩子真的是没有办法交流。他本人虽然是在死人身上还有活人身上动过很多手脚,可要说杀人那还真是没有。
  最终,他还是蹲下了身子,认真而温和地看着用自己赤裸脚丫拨着地面上泛着淡淡红色的水的院失,淡笑着说:“那你的妈妈去哪里了?”
  这样的笑在这个满是尸体和血味的地方原本是不合时宜的,可在年小的院失看来眼前的人是那么的温暖和温柔。
  他就好像在害怕这个人会像妈妈一样抛弃自己一般,小心翼翼的说:“院院找不到妈妈,只能闻到妈妈的味道。”
  “怕吗?”韩异突然把手指向了自己解刨了一般的尸体,那个满身血迹的女人还没有被完全拿出来的肠子可怜的搭在了床上,没有被挖出的眼睛瞪得很大。
  “咦?”院失顺着他的手看过去,突然就在韩异意料之外的目光中把女人的肠子拿起来塞回了她被打开的肚子之中,而且还把女人的眼睛合上了。
  他满是血迹的小手在女人扭曲的脸上留下的血痕把那张脸弄得愈发可怖,就是司空见惯的韩异都觉得自己的胃在翻滚着:“你在做什么?”
  院失疑惑回头,然后乖巧的把自己的小爪子拿回来,在满是污渍的白衣服上面还蹭了蹭,就像是一只肉乎乎的小仓鼠。
  他的嘴角咧着笑容,黑色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就好像是在和韩异要赞赏一般:“她说把肠子放在外面会痛,睁着眼睛好害怕,院院在帮她!医生,你会带院院去找妈妈吗?”
  韩异觉得自己此时有些手脚发凉,甚至声音都是抖的:“你…你能和尸体说话?”
  院失傻呆呆的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床上的尸体:“肚子里面的东西掉出来会痛…”
  韩异目色深了深,咽下口水的动作带动他喉结的涌动,最后还是先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然后回头看院失:“你大概是走丢了,我带你出去问问院长吧。”
  院失眼睛闪亮亮的点了点头,一只手愉快的揪住韩异的袖子,在他转回身的时候,开心的冲着漆黑的楼梯挥了挥手。
  在太平间大门落上锁的那一刻,破旧的楼梯上面又发出了极轻的吱吖声。
  “吱吖吱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