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百年孤寂 作者:端木月牙

字体:[ ]

 
文案
该作品尚无文案
内容标签:西方罗曼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梵,威尔森 ┃ 配角: ┃ 其它:魔法
 
  ☆、序
 
  
  黑夜里的麦田一片漆黑,并不受到银白月光的影响而成为一片银色的地毯。威尔森在黑夜里奔走着,他沿着麦田间的小径朝郊外的方向飞奔而去。
  银色的月钩渐渐西移,偏过了大半个夜空。威尔森的脚步丝毫不减缓,相反地,他加快了速度,黑色的身影迅速在麦田里穿梭,一眨眼就消失在麦田与麦田之间的边际。
  威尔森是一位巫师。在人类漫长的历史里,这世界上的巫师无所不在,只不过他们学会了和人类和平共处——好吧,也不是和平共处,应该说,他们学会了潜伏在人类的世界里。
  威尔森循着白天的记忆,又出了一片麦田的界线。白天和一群人类坐车的时候,他嗅到田野的另一头、森林那一端的坟场里,有着腐败的魔法味道。
  那个腐败的味道吸引了威尔森的注意力。他侧过头,望向车窗之外,无从得知那就竟是什么东西造就了那股腐败的味道。他对这个区块做了简单的标记,像标示地盘一样留下自己的魔法痕迹,便默默的调走视线,和车里的人类一齐往城里前进。
  于是,当夕阳西落、月亮东升之后,威尔森从他暂住的旅馆溜出来,躲避人烟并叫车来到偏僻的乡村小道。黄色的出租车亮着车灯驶离农业小径时,他只剩下徒步的方式可以到达那片吸引他注意力的地方。
  然后,他停下脚步,看向层层迭迭的林木所笼罩的黑暗。
  远方响起了渡鸦的叫声,他忽然想起人类总说渡鸦的声音何其不祥。人类的说法果然其来有自——他现在很想痛揍那只乱叫的渡鸦。那只渡鸦不但破坏现场的气氛,更让他想起人们对渡鸦的信仰,那让威尔森忽然觉得,他等会要做的事还真带点死亡的气氛。
  他穿过伸手不见五指的森林,来到坟场的边缘。坟场外围砖瓦斑驳,在月光之下残影班班,倍显凄凉。尤其背后林木沙沙,随风摇荡,时不时有夜鸮低鸣,听起来确实像是有鬼在周遭徘徊夜哭。
  威尔森推开半挂的铁门。他伸直左手。那瞬间,一把铲子凭空出现在他的手里。
  他走到散发腐败味道的区域,大概捏个区块,就地下铲,一铲一铲挖泥土起来。
  
 
  ☆、一
 
  
  梵抬起头,看向厨房里忙碌的威尔森。香草的味道不断从厨房里飘来,夹杂鲑鱼丰富的油脂味道,外加另一边浓郁的焗烤马铃薯的香味不断飘来,梵真的没办法把他的心思放在电视上头。
  他吸了吸鼻子,最后受不了厨房的香气,蹭到威尔森的身边,看他利落地将食材弄成美味的食物。威尔森刚把煎好的香草鲑鱼盛盘,见他一脸馋样,顺手挖了一汤匙的马铃薯塞进他的嘴里。
  “唔唔……”
  威尔森见他心满意足瞇起眼的小样,伸手弹了他的鼻子,低声说道,“好吃鬼。”
  梵哀号一声,无辜地摸摸的鼻子,张牙舞爪地对威尔森示威一下,乐滋滋的端过马铃薯来到餐桌,眼睛眨巴眨巴就等威尔森开饭。
  威尔森又在厨房忙活一会,又弄了两样精致的食物和综合果汁,并从冰箱端出一碗公的色拉才算大功告成。梵压根等不及威尔森一起用餐,他早已挖了一整碗的焗烤马铃薯兀自吃了起来。
  威尔森轻轻巴了他的头一下,绕过梵来到餐桌的另一面。他为自己添了一盘的食物,动作缓慢且优雅地进食。
  电视机里正播着球赛。梵吃得高兴了,目光才舍得分一些给电视。那些运动员在球场上奔跑着,就像他的情绪在他的胸中反复奔腾着,却是乱糟糟的跑不到尽头。
  趁着球赛进广告、画面被电视台缩小在角落的时候,梵叫了威尔森,“威尔森。”
  “嗯?”
  “我、我……”他要说不说的模样持续好一会,威尔森只是侧过头,很有耐心地等他开口。威尔森并未开口催他。他不着急,更不想让梵感到压力。
  “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
  “嗯?什么样的梦?”威尔森收拾餐桌,一边温声问道。
  “我不知道,威尔森。”梵低下头,额前垂下的头发遮盖了他的视线,“在梦里,我只知道我总有一天会躺进棺木,而且,我最熟悉的人会替我把棺材盖起来。棺木盖起来以后,整个世界都是黑的……无边无际、什么都没有的黑。我知道外面的人会把我埋起来,其中包括那个我、我我……”梵停顿了一会,像在整理思绪用词,“包括我很熟悉的那个人,但是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出去。我在棺木里面睡了很久,久到当我清醒想出去的时候,都不曾有人过来打开棺盖,把我从里面放出来……”
  梵静了静,又开口,“好像……有个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再也找不到了。”
  梵说完了。他仍旧低着头,没见到威尔森微微地蹙了双眉,很快又展平他的眉宇。
  “听起来是个很不好的梦。”威尔森下了评论。
  “确实是很不好的梦。”梵抬起他的头,撇了撇嘴,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害我在大半夜很惆怅得醒来,发现房间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威尔森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即疑惑,“我不是在你的床头安了夜灯吗?”
  “坏了。”梵不由得抖了抖身子,声音里充满沮丧,“我在床上等到天亮才敢去看夜灯怎么没亮。威尔森,你知道的,我怕黑,非常怕黑,不敢多待在黑暗里一秒。那让我觉得我见不到黎明的曙光。”
  电视的广告时间结束,球评絮絮叨叨的声音以及观众的歌声呼声再次盈满整个楼层。威尔森走到客厅,拿起沙发上深褐色毛茸茸的靠枕塞进梵的怀里。
  “我知道。”威尔森说,他揉揉梵的头发,“其实,你大可以呼叫我。”
  “啊、啊啊!”梵一脸懊恼。他把怀中得靠枕抱得死紧,“我、我忘了。可是,你也在睡觉,总觉得叫你起来很麻烦你,毕竟凌晨时候扰人清梦是令人讨厌的一件事。”
  威尔森的眉头靠得比上次更近了,梵仍是没注意到。威尔森弯下腰,伸手托住梵的下巴。他将梵的头抬起来,和他平视。梵看着威尔森。威尔森神情认真,眼里只有他的倒影。
  “梵,告诉我你的名字。”
  梵眨了眨眼。他的名字是威尔森取的,自然跟着威尔森姓,叫梵?威尔森。那时候他觉得这个名字挺好的,没什么意义就接受了,毕竟他没有在威尔森家之前的记忆。但是,梵不明白这和他的梦境有何关联。
  “梵?威尔森。”
  “所以,”威尔森,“你觉得我会在意三更半夜被你叫起来吗?”
  谁知道呢。梵低下头,捏了捏手里弹性甚佳的靠枕。他会害怕。如果他叫了威尔森,威尔森并不过来,那怎么办?
  “害怕的话,就叫我的名字。我会立即过来的。”
  “嗯。”梵轻轻地应着。威尔森在内心叹口气。
  “今天睡我那吧。明天我们再去买一个新的夜灯。”
  “好。”梵这回抬起头。他流露出一点安心,很认真的回答威尔森的提议。
  后来威尔森到厨房洗碗,梵继续在客厅看电视。梵支持的球队最后赢了比赛,他跟着欢呼的群众吹了一声赞美的口哨,然后将电视转为新闻台。
  新闻主播正在播报国内外大小事,梵听了一会,嘴巴耐不住寂寞又去冰箱翻找威尔森自制的冰淇淋来吃。洗完碗的威尔森很快出现制止梵的贪吃。他把整盒的冰淇淋从梵的面前拿走,无视梵哀怨的视线将它放回冷冻库。
  威尔森陪梵看了一段新闻,在梵转去看影集的时候从书柜抽本书出来阅读。直到梵累了,开始打盹了,威尔森这才关掉电视,拎着梵上楼睡觉。
  梵很讨厌睡觉,就如同他讨厌黑暗一般,睡觉就是在无限的黑暗里等待黎明。他总是像个老人家,在客厅看电视看到打盹,再被威尔森赶回房间睡觉。威尔森通常都会在床头伴着他,可能看看书,或者和梵说说话,直到梵睡着了他才留下床头的夜灯离去。
  威尔森拿著书,替梵开好沿途的灯,等梵进主卧室后,再从外面逐步关灯关回主卧室。梵头次躺在威尔森的大床上,感觉和自己那张双人床比起来更为惬意。威尔森刚进到棉被里,就见到梵在另一头滚了一圈又滚回来。
  “威尔森。”
  “嗯?”
  毛茸茸的头从被窝里探出来,两只晶亮的眼睛对威尔森眨呀眨的。威尔森忽然觉得梵很可爱,当初买King Size的大床果然是个明智的决定。
  “你还不打算睡吗?”
  “等你睡着了我再睡。”威尔森拿起放在床头的书,温声对梵说。
  梵往威尔森手里的书本瞟几眼。那是一本魔法相关的书,他看不懂,也不理解威尔森为什么能看那种书看一整晚,“唔……”
  威尔森倾身,轻轻地在梵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晚安。”他说,“我在这里,夜灯也是开的。愿你有个好梦。”
  梵傻呼呼地摸摸被亲的地方,许久才又拉着棉被遮住眼睛。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收到晚安吻,这东西予人的感觉很好。他蹭了蹭棉被,然后对威尔森回道,“晚安,威尔森。”
  
 
  ☆、二
 
  
  黎明的光辉越过窗户,悄悄地驱赶满室的黑暗,重新在室内铺上一层清亮的白色。梵舒服得翻个身,身体横跨了整张床,这才发现king size的大床上只有他一个人。
  威尔森的位置是空的。梵张开眼睛,朝着威尔森的位置看了看。他拉开棉被,用力地抽了抽鼻子,不意外嗅到早餐的香味。
  他在床上滚个几圈,几缕发丝从前额落下,略略遮住窗外的景象。梵瞇着眼,看着窗外多变的白云——那朵云从凤凰转为人鱼,梵才依依不舍从床上爬起来,进浴室梳洗。
  梵下楼的时候,威尔森已经把早餐都弄好了:漂亮的太阳蛋、烤土司,以及鲜榨的柳橙汁。梵打个呵欠靠近餐厅,对威尔森说:
  “早安,威尔森。”
  “早。”威尔森一边打点餐厅一边应道,“准备好就过来吃早餐。”
  “嗯。”梵又打个呵欠,门铃忽然响起来。梵撇了撇嘴,大清早来找威尔森的访客,铁定不会带来什么好事。威尔森手里抱着餐具。他依旧在餐桌和厨房之间穿梭,暂时抽不开身,只好对梵说道:
  “梵,帮我看一下是谁好吗?”
  “好的。”梵应声,一边小跑步到门边。他透过猫眼向外望,里头凸起的人影他倍感陌生,“呃……是个我没见过的人。他穿着黑色的斗篷,眼睛很小,几乎快要瞇成一条缝,鼻梁上有道很明显的疤。”
  威尔森点头,“是认识的人,开门让他进来。”
  梵打开门,门后的来人没有猫眼里放大的凸感,正常的身材比例让梵花了几秒钟适应。对方见到他愣了愣,随即用一种烧灼的视线死死盯着梵看。梵感到胁迫。他退了一步,怯怯地说声“你好。”
  他们在门口僵持几秒。正当梵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托住梵的后背,为梵消弭掉不少局促。梵回过头,威尔森对他点头,低声说,“去吃早餐吧。”
  “唷!”来人见到出现在梵身后的威尔森大呼,“你这里居然养了个不得了的东西。”
  威尔森没有回话。他淡淡地看了那人一眼,让他往客厅移动。对方似笑非笑地看了梵一眼,对威尔森说,“那个玩意儿你怎么弄来的?不要跟我说是你自己做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