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神骨王座+番外 作者:无繇可医 (上)

字体:[ ]

  第1章 楔子、离家
 
    
 
    “好了,带着你的东西走吧。”一个气质落拓不羁的中年男子将一枚价值连城的空间戒指扔给面前的少年,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后又趴回了桌子上,很快就打起了响声如雷的鼾。
 
    有着银色长发和银色眼眸,五官稍显稚嫩却已经能看出不久后绝世无双的风华的少年接住空间戒指放到怀里,面无表情地转身,穿过那些用嘲笑的目光看着他的人群,走出了这个自己生活了十八年的家。
 
    身为一个古老的预言大家族南宫家族的子弟,南宫银无疑是幸运的,因为他的起点已经比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高。但对于没有预言能力的他来说,这又无疑是残酷的,一个没有预言能力的人,在南宫家族是很难生活下去的。而南宫银,则是以他坚毅的心智和视他人于无物的性格艰难地在众人的鄙夷,白眼,嘲讽和父母的冷落漠视中长大,好不容易才熬到成年,可以离开家到外面的世界去历练。或许对那些武力值不高的家族子弟而言,外面太过危险,但南宫银却不在乎这些,他只知道这些年来的黯淡生活,今天终于可以彻底结束了,喜大普奔=v=
 
    南宫家族是一个拥有数百年历史的预言家族,据说第一代老祖宗当年还曾经追随过黑暗之主轩辕齐。有着这样的背景,放眼大陆,或许南宫家族不算什么,但在地处偏远,实力低微的安莫国中却可以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大家了。不过南宫家族的嫡系子弟却不知为何意外地少,像族长娶了六个妻子也只生下了一儿一女,南宫银的父母更是结婚二十年才有了他,偏偏他还没有继承到任何预言能力,也难怪他的父母不喜欢他了。
 
    当然,虽然被全族人看不顺眼,族长还是没有亏待他南宫银的,刚刚他用精神力扫了一下空间戒指,发现里面除了有足够他花个十年的紫晶币以外,还有很多用来修炼魔力的上品晶石,比起家族里面那些受宠的子弟都只多不少。
 
    紫晶币是温亚大陆上最高级别的通用货币,往下还有金币,银币,铜币,兑换率是一比一百,但十个金币就足够一户三口之家一月的温饱了。更何况,紫晶币代表的不仅仅是一百个金币,更代表着足够高的出身,只发行给贵族和大家族,平民即使有足够的金币也无法兑换。
 
    至于晶石,那是大陆上迄今为止唯一发现的可以让魔法师与大自然沟通加快吸收的一次性消耗品,产量少不说,大部分还都分布在大陆西岸危险至极的的星辰之海中,开采困难,十分珍贵,普通人一辈子或许都见不了一次。
 
    南宫家族的人一向不待见南宫银,会对他这么好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虽然没有一星半点的预言能力,却有很高的武学天赋,尤其是在近百年来分外热门的古武学上。而对于要求天赋极高的魔法,他也达到了可以入门的条件,要知道魔法师可是温亚大陆上最高贵的职业,整个安莫国都没有几个,族长大概也是打着日后他若成了魔法师能帮衬家族一把的主意才给了他这么多东西吧。
 
    过程如何,南宫银不甚在乎,他天性冷淡漠然,对那个从未善待过他的家族一点好感和留恋都没有,看在他们给了他一个成长的载体的份儿上,如果日后出了事他有什么帮的上忙的地方,总也不会推辞就是,权当还了这一恩罢了。
 
    南宫银在路边买了一套衣服和一双厚底长靴换上,找个路人问了从索尼斯雅城到离安莫国最近的基拉比国的港口在哪儿后便孑然一身地往路人所指的方向走去。
 
    如果要历练,安莫国绝不是个很好的场所,哪怕在最发达的帝都索尼斯雅城也一样,所以南宫银早就做好了打算,他要趁着自己还没过超过招生年龄时先去基拉比国的白金学院学习系统的古武学和魔法理论体系,为日后的历练打下坚实的基础。
 
    对于一个城市来说,最热闹的地方不外乎三个——港口,商业街,市场。南宫银去的,正是索尼斯雅城最大的港口,帝临尼港口。
 
    数十条巨船停在岸边,陆陆续续地有船回来,有船出去。刚从深海满载而归,衣着简朴但性格豪爽的渔民正一边大声与伙伴谈笑一边把鱼货搬下船,即将出海的人们正秩序井然地上船,脸上的表情各种各样,写尽人生百态。路边还有很多中年妇女大叔摆着地摊叫卖,清亮的吆喝声混合着汹涌的海水拍打岸边的声音,嘈杂又显得意外的真实。
 
    十八年来,南宫银还是第一次踏进港口,这里发生的一切于他而言都是陌生且新奇的,还有点无所适从的感觉。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到了买票的地方,买了一张到基拉比国安塞尼亚城的票,半个小时后便登上了停在岸边的一艘大船,向着他崭新的人生缓缓驶去。
 
    ……
 
    从索尼斯雅城到安塞尼亚城需要坐十天的船,这十天的时间正好可以让南宫银好好地思考一下未来的规划,到白金学院就读只是第一步,按照大陆平均三百岁的年龄计算,再除去在白金学院里就读的十年时间,他至少还有两百七十二年的寿命能够挥霍,如何活得有意义,这需要用心规划。
 
    南宫银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他只看了一半的《大陆全史》,准备在晚餐之前把剩下的一半看完。值得一提的是,他乘坐的这艘船待遇还是很高的,不仅有干净舒适整洁的单人间,三餐也都是聘请很有些名气的厨师来做的,最重要的是他们不需要花费任何费用就能享用,总算是没有辜负那高昂得令普通人望尘莫及的船票。
 
    晚餐时间,南宫银在梳洗了一番后便跟着前来请他去用餐的侍者到了这艘大船一层的大厅里,这里摆着三张长桌,上面放满了各地美食,做得分外精致诱人,香气扑鼻。已经有不少人在长桌旁坐下了,南宫银也随意找了离自己最近的位置正打算入座,谁知这时他旁边的人衣服上的一个小挂饰忽然不小心勾住了桌布,一下子把南宫银面前的好几道菜肴扯了下来,若不是他见机躲的快,这些菜估计就全喂他衣服了。
 
    “啊!兄弟抱歉啊,我那个……今天头有点晕……”那弄掉菜肴的人一脸歉意地挠挠头发,扬起低着的头刚对南宫银露出个阳光灿烂的微笑,下一秒笑容就定格在了脸上。
 
    南宫银并未注意他的异样,听到他卡到一半的道歉也只是点点头,转身又找了个位置坐下。
 
    而忽然呆住了的那个人怔怔地盯着南宫银看了好半晌才慢慢地回过神来,漂亮的桃花眼猛地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好像守财奴找到了巨龙的藏宝窟似的,脚底生风地冲到了南宫银身边。
 
    于是刚拿起餐具准备进食的南宫银就感觉耳边一阵温热的感觉,一回头就对上了一张俊美的脸。
 
    “这些兄弟,相逢即是有缘,咱俩认识一下吧。”丁雨夜眼睛闪亮,“我叫丁雨夜,你呢?”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发布,欢迎跳坑,恭苏和黑瓶的坑会在期中考结束后开。本文长篇,更新固定为隔日更,作者坑品尚可,放心跳吧OVO
 
    第2章 一、相遇
 
    
 
    “……”
 
    南宫银看着他的眼神简直就跟看白痴一样惨不忍睹,偏偏那人还一点都没看出来似的挤掉南宫银身边位置上的人自己坐了上去,大半个身体倾到他面前,眨巴着明亮的桃花眼,“来而不往非礼也,我都已经把名字告诉你了,换你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南宫银听而不闻地转过头,继续和桌子上的美食奋战,完全无视了这个有点莫名其妙的人。
 
    平心而论,丁雨夜长得其实很不错,五官俊朗精致却不显女气,一双水润的桃花眼看谁都像含情脉脉,不说话的时候气质也是高贵优雅,不比那些皇子差多少,身份必定非凡。若在平时,南宫银一定会选择与他交好,出门在外,多个朋友肯定是好的,更何况这还有可能是一个来头不小的朋友。但是不知为何,南宫银却不太想搭理面前的人,哪怕这有违他自小遵循的礼数,他也选择对这个人视而不见。
 
    南宫银明明白白表现出的排斥意味让丁雨夜十分不解,自己好像没做什么,最多不过是差点弄脏了他的衣服,自己也道过歉了,怎么他好像很讨厌自己的样子?
 
    丁雨夜挠挠头,仍然不死心地往南宫银身边凑,温热的吐息喷洒在他耳边,让那里一片雪白的肌肤染上了淡淡的粉色,很是可爱。丁雨夜见状,非常自来熟地故意在那里吹了几口气,终于让无视他的南宫银有了动静。
 
    南宫银皱着眉往旁边躲了躲,狭长的凤眸冷冷往丁雨夜身上一扫,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滚开。”
 
    丁雨夜身体一僵,回想起自己刚刚流氓调-戏少女的动作后,顿时心虚地干笑起来,“那个啥,‘口误’,‘口误’哈!”
 
    南宫银不语,用深邃得难以看清的目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直到他脸上的笑容快要撑不下去才移开。
 
    丁雨夜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又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仍然不死心地往南宫银那边凑,正要说什么,忽然感到一阵阴风从背后吹过,熟悉的凉飕飕的感觉让他立刻就回过头去,果然看到了那个他发誓一辈子都不想再看见的人。
 
    “阑千绝!”丁雨夜咬牙切齿地转过头去,忍住上前往那人面无表情的脸上来一拳的冲动。
 
    与此同时,感官十分敏锐的南宫银也感觉到从身后传来的冰冷气息,他默默转头看去,对上一双居高临下看过来的冷漠眼眸,漆黑的瞳仁仿佛被一层无形的冰霜厚厚裹住,冷如碎玉,十分漂亮。
 
    南宫银眉头一皱,他认识这个人。准确地说,他曾经见过他一次,现存的唯一一个有血脉传承古武学家族阑家的唯一嫡子,阑千绝。
 
    说到那一次极短暂的会面,南宫银凭着从小就十分出众的记忆力记得很清楚,是在南宫家族族长两百岁的生辰宴会上,阑千绝代表阑家前来祝贺。阑家是温亚大陆上真正实力超绝的大家族,有史可记的记载可以追溯到一万年前,是黑暗之主最忠实的追随者。按理说这样有着深厚底蕴的家族是不会与南宫家族这样偏安一隅的小家族有什么交集的,但那次阑千绝却亲自来了,可把族长惊得不轻,不过阑千绝也没留多久,只放下礼物就走了。
 
    之所以会对阑千绝有印象,是因为那时这个从骨子里透着尊贵傲气的少爷竟然谁都没理,独独与他搭了话,虽然也就寥寥数语,加起来还没有三十个字,却也足够让其他人包括南宫银惊讶了。南宫银从不高看或轻视自己,但也没有自信到认为自己进了阑千绝的眼。
 
    阑千绝一身墨蓝魔法长袍,简朴却贵重的袍子上只简单绣了一些暗纹,在耀眼的灯光下流转着低调内敛的流光。左胸别着一枚六芒星样式的银色胸针,上面嵌着九颗能够储存魔力的晶石,有四颗亮着,其余的五颗黯淡无光,昭示着他四级魔法师的身份。
 
    观其容貌,一双剑眉斜飞入鬓,狭长深邃的黑眸如同缩小版的宇宙,细看之下竟有微光流转,摄人心魂。英挺的鼻配上线条完美的唇,构成了深刻的轮廓与俊朗英气的五官,加上一身凛然冷冽的气质,使他几乎一出现就成为了大厅里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