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苦境的歌(耽美) 作者:中枢拼图

字体:[ ]

☆、序
 
  今天在放学回家的途中,我也和往常一样的听着音乐,走在和昨天同样的街道上,傍晚的风景也是和从前一样,有什么地方不同的话,那就是耳机里传来的音乐,是今天新下载的新歌。唱歌的人叫艾苦,以前好像很火的样子,最近似乎没有什么人气了,毕竟我不怎么关注流行音乐,只是在音乐网站上随便逛的时候听到了这首歌,觉得还蛮好听,就下载下来了。在音乐结束的时候,脑海里像着迷了一样的开始回放那首歌,想马上再一听一遍。于是,在每天都会听着音乐的放学路上,今天一直在单曲循环这首歌曲。 
  《再见苦境》,因为非常的喜欢,特意去网上去找歌词,却没有找到关于这首歌的任何信息,就连艾苦官方的主页上,都没有显示发布了这首歌曲。可是我能确定,这首歌的确是她唱的。虽然对她并不了解,但是怎样也听过她的歌,她的声音很特别,连我也可以分辨。
  到了现在,即使没有找到歌词,听了将近一天,我也大约可以完整的哼唱了。于是,在四下无人的路上,我哼起了《再见苦境》。
  “今天我遇见你,陌生的场景,陌生的台词,陌生得日期。”
  只能听见我和耳机里艾苦的声音,像我们两个人单独的演出会。
  “今天也遇见你,完全不在预期”
  “ 不在预期”
  诶!好像……好像听到了其他人的声音?
  “难道我,无论怎样的我,哪个世界的我”
  “难道无论我哪个世界的我”
  听到了!听到了那个声音!好像是一个男生,很小声弱弱的唱着。
  “哪个胆怯的我,哪个犹豫的我,都一定”
  “哪个胆怯我哪个犹豫我 都一定”
  耳机里传开的!行耳机里传开了和艾苦一起唱的声音!我拿出口袋里的音乐播放器,没有任何异样。不对啊,这首歌,听了这么多遍一直是艾苦独自的弹唱啊,没有听到有和声啊,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声音啊。
  “一定与你在这里相见”
  “一定与你在这里相见”
  那个声音越来越大,渐渐盖住艾苦声音,肆无忌惮的唱着。诶……有些耳熟呢……
  好像是……是我自己的声音?
  “一定与你在这里相见。”
  “诶?”
  一瞬间,好像听到了艾苦的声音,从耳机外面的空间传了过来,身体也不能动弹了,想动动脚,但一点直觉都没有,好像,好像自己没有了腿一样。意识在慢慢消失,从指尖到身躯,心脏的跳动和肺的呼吸都感受不到了,喉咙无比干涩,什么声音也打不出来,最后,连大脑也混沌起来,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眼前也渐渐灰暗起开……还有耳朵!耳朵还能听见艾苦在唱歌!只有耳朵……                        
作者有话要说:  
 
  ☆、一
 
  “就是这样啦,这个mp3的故事”何方手里拿着一个较深的蓝绿色的音乐播放器,一边说话一边摇晃着手。
  “真有意思啊,只是听说最近有几个同学莫名昏迷了,没想到真有这种事啊,像市井传说一样”耒茶盯着mp3,眼球随着何方的手转动着。
  “你很感兴趣趣嘛。”何方看耒茶那个样子,就夸张地转动起手腕。
  耒茶见他那样,便皱眉瞪着他,“你明明更感兴趣吧,都把它搞来了。听说了有人听了里面的某一首歌然后就着迷了灵魂就被吸走了于是就偷偷搞来了mp3来听最后自己也昏迷了,这种事,不会发送在你身上吧。”
  “哈,怎么会!”何方笑了起开,“我费劲那到它的原因……你看,他的颜色和阿墨的头发颜色好像!”说这,吧播放器递给了耒茶。
  “诶!!!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嘛!”这个人没救了,耒茶这么想着接过播放器。自己对颜色不那么敏感,他这么一说,好像是很像呢。
  “呵,既然有这样的魔力,真想也听一下。”耒茶笑着笑,说着就要从包里拿耳机出来,把何方吓了一跳。他说着“你看你果真感兴趣吧,这事很严重,你不要开玩笑”,就想上手抢。
  “何方?”
  耒茶听到自己身后不远处传来的声音,楞了一下。
  何方看见在咖啡厅门口推门进来到处张望的知映,他拉长身体隔着耒茶伸手摇了摇,“阿映,这里!”
  耒茶毫不犹豫放下播放器,“啊,啊啊啊,那个,何,何方,我走了!”抓起背包就以难以置信的速度从另外一个门跑掉了。
  “什么啊,阿映一来你就又吓跑了。”何方笑着看着耒茶跑开。
  知映走过去,拉开凳子,坐在刚刚耒茶坐的地方“刚刚是耒茶?”
  “对啊,看见你就又逃跑了……话说你到底是做了什么啊,竟然让亲和派的耒茶如此讨厌你。”
  的确是很讨厌呢,连独处一室都做不到,知映哼了一声,“谁知道呢。”
  知映拿起了桌子上的音乐播放器,“啊,你搞到了啊。真想也听听看。”
  “什么啊,你们怎么都这么说。”
  知映愣了一下,想想也知道“你们”除了自己以外的另一个人是谁,每每提到他就有很微妙的感觉,于是他马上转移话题。“你怎么没和子墨在一块啊,你不是时刻粘着他。”
  何方叹了一口气,“他嫌我烦,不让我和他一起,我这不是在这里等他。”
  于是两人闲聊着,直到子墨下课出现。
  “真的和我的头发颜色很像诶!”因为这个原因,子墨请求何方把播放器放在自己那里,在子墨再三请求下何方答应了,知映看着何方那个样子,他可是因为自己只是开玩笑说想听听就不再让自己碰一下的东西,一下子就送给了子墨,哎,他没救了。
  耒茶一路跑回了小动物社团的社员休息室,日常就没几个人会来的这个地方,在中午这是时间,只有耒茶一个人,和一只笼子里的八哥。冷清的休息室几乎是耒茶专有的房间,他丢开背包,窝进沙发里打算睡一觉。
  “中午好。”
  “早上好。”八哥回答他。
  那只八哥就叫早上好,耒茶教它说了很多话,似乎已经超出了一只鸟类的大脑可以掌握的容量,但是,对它问好的话,它只会回你“早上好”,所以有了这个名字。
  红秋拿着外带食物,轻轻推开小动物社团社员休息室的门。
  “啊,你果然在这里。”她推门就看见躺在沙发上的耒茶,开心的晃着腿。
  “呵呵呵,红秋,你特意给我送饭来嘛?”
  “你心情不错啊,但是并不是特意给你送饭哦,我只是猜你在这里窝着,就买饭给你了,我正去找小离。”红秋放下食物,来到早上好跟前。
  “这根本就是特意回来送饭嘛”
  红秋没有理他,跟早上好打招呼,虽然只是得到“早上好”的答复。
  “早上好最近又学会了什么啊?”
  耒茶做起来,对着笼子学了几声鸟叫,然后说:“moon river”
  “ wider than a mile,I'm crossing you in style some day ”早上好竟然唱了出来!
  “好厉害!太厉害啦!!”红秋惊喜的笑了出来,她开心地用手指逗着它,“早上好好厉害啊,你根本就是妖精吧!”
  “不是妖精哦。”耒茶得意的回答她。
  “耒茶你也好厉害哦,给它唱了好几遍吧。”
  “不,我唱歌并不在行,我只是放歌给它听。”说到唱歌,耒茶羞愧的扭过了脸。
  在逗了一会鸟后,红秋就准备离开了。在走出去之前,红秋打气的说,“我听过耒茶唱歌,还过得去啦。”
  “哪有。”
  红秋与小离碰面后,一下午的时间都和她在一起,两个人本来说好去图书馆,但是就算在图书馆小离也会开心的穿传纸条给自己,自己也开始想同她说话了,于是两个人变更到了热闹的快餐店,说笑打闹到了晚上,与小离告别后,红秋回到寝室,刚要开门的时候,在门口的小邮箱上看到一个还出于开机状态下的较深的蓝绿色的mp3播放器。
  “诶,是谁的啊?”                        
作者有话要说:  
 
  ☆、二
 
  知映一个人在音乐调试教室,他打算待到很晚才回去。虽然身为小动物社团的一员,比起参加小动物社团的活动,他一直都在音乐社里搞原创音乐。不能怪知映啦,小动物社团本来就没什么活动。
  说到这个奇怪的社团,其实就是几个人以热爱小动物之由骗来一件独立教室来玩啦,活动的话也就是给大家讲解类似"海马是爸爸生孩子哦""蜘蛛不属于昆虫"这样的不算太冷门但还是有些人不知道的小动物知识。这个社团的前体更无聊,叫"黄桃罐头社",几个社员用各种借口骗学校的社团经费买罐头吃。后来被学校发现,要取消社团,大家才想办法让社团变成了所谓的"小动物社团"。最喜欢小动物的耒茶自然成为了社长,他还借来了不知是那个宿舍楼看门大爷的八哥,交它说讨乐的句子。会说话的鸟和亲和的耒茶在学校里的人气颇高,社团简单的坚持到现在。
  耒茶最喜欢鸟类了,可以发出几十种鸟类的叫声,大家甚至都说他可以和小动物对话,面对这样的传言耒茶只能苦笑,"要是真能这样就好了。"
  学校里其实有一个小动物保护协会,比起那种巨大的社团组织,小动物社团只有六人,根本是私人性的休闲组织,一开始大家还会固定时间一起吃吃饭,但后来因为耒茶和知映似乎相处不太好的原因,大家就零零散散的活动了。
  说到耒茶和知映之间的矛盾,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知映自己,也不知道。听说有个社员休息教室里有会说话的八哥的小动物社团,想自己也算是比较喜欢小动物的,就去参加了,没想到是只有五个人的微型社团,到时和大家都交了朋友,却不知道为什么耒茶像对自己有意见一样,见到自己就一脸死相,更不知道是为什么,明明是这样,耒茶还是同意了自己入社。
  耒茶一般都会避开知映,如果迫不得已和他有正面的对话,"哦"可能耒茶说的对多的话。
  想到这里,知映叹了口气,摘下耳机,仰躺在椅子上,用手指按了按眼角。
  与红秋告别后,小离和子墨约好一同去校外胡同里的小店吃野食,一向守时的子墨很晚才来,小离埋怨了几句,也没太生气。
  "何方呢?他没粘着你啊。"
  "我没和他说,他来的话太烦人。"虽然这么说,但子墨的语气并没有厌烦的意思,反而笑了起来。
  何方子墨和小离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朋友,三个人一直一同升学,都没有长时间分开过,直到现在。但看似牢固的友情里似乎有了些微妙的改变。不知什么时候起,何方性格大变,从很严肃变成嬉皮笑脸的样子,无论做事风格还是穿衣打扮都变了一个人,还天天粘着子墨。面对这种变化,子墨完全没有反应,不知是智商实在太低还是因为曾经的事故失忆过的原因。小离对现在的何方感到无力和厌烦,尤其是粘人这一点,真是让人无法接受。何方似乎也感受到了小离的恶意,也对她疏远了。但是,除了小离,身边的人似乎都像子墨一样漠视了何方的改变。
  小离觉得,何方变成了吸食人恶魔,正在黏在子墨身边吸食他的灵魂,大家都被他吃掉了记忆,冥冥之中变成他的奴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