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三生三世之凤殇 作者:熏千寻

字体:[ ]

☆、楔子
 
  五万年前,这个世界只有一个神,他生于混沌之处,,不灭不化,实现了所谓的永生。当光明都无法渗透,当喧嚣都无法遮盖孤卓的时候,那才是最深的寂寞,所谓的永生不过是漫长的寂寞。
  时间流逝,无名山之巅,一位银发男子,缥缈如仙,看不真实。站在那山巅之上俯视芸芸众生,看世间百态,人生离合。眼神是永远的孤寂,好似应景他的内心,上山从来没有四季只有寒冬飘雪。。。。。。
  当一个人间第一位人皇经过苦难爬上山巅跪拜在他面前,他万万年没开过的口终于张开,“上苍并无成人之好的美德,凡事都要付出代价。”在白雪映照的璀璨下,站着的银发男子,风姿如雪,眉目寂寥,再华丽的光辉落在他的身上也只剩下了寂寞,加上那沧桑略带嘶哑的嗓音,给人无尽孤寂的感觉。
  “是,敬爱的神,我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
  “神褪去这永生的外衣也不过是普通人!”银发男子沉吟,有些不解为何人间的人都喜欢永生永世,来无名山的人不少,只是这个人来到了他面前而已。但作为他来到他面前的奖励他会给他想要的,或许有个人可以和他一样也不错。“吾给你想要的,尔将成为这三界的主宰。”
  他不能让这个人永生,但是成为三界的主宰却与天地共生。“在真正统治三界之前,有什么不能处理的可以来无名山。吾赐尔修炼之法,望尔得偿所愿。”
  “拜谢上神。”
  那人不负众望,建立创立天界,天分九重。天帝——慕君离,再次踏入无名山已经是天界稳定,三界和平之时。见银发男子在湖中亭里弹琴,天帝正想跪拜,却被一股力量托起:“尔乃天帝,不用再在本尊面前跪拜。”银发男子停下弹琴的手,“有何事?”
  “如今三界和平,弟子想请尊上归居九重天!”虽说三界是慕君离建立,但是对于这尊上他是十分敬重。
  “世人只知天帝,不知本尊,本尊在这里就好。”
  “那就封尊上仙号?”
  “吾号苍穹!”苍穹淡淡地说。苍穹包揽万千世界,也只有如斯天神才能用它作为自己的名字,也只有这个仙号才配得上他。
  “随时恭迎尊上驾临九重天。”
  天帝离去,世界好似又剩下他一个,缓缓站起,雪花飘落在他伸出的手里,无尽荒凉,“雪,为什么是白色?”
  没有声音回答他。。。。。。
  许久他才叹了一口气,道:“风雨难洗心痕,沧桑不灭情伤。莫要轻言亘古,离散才看荒凉。或许你等他已经等的忘记了自己的颜色!”话音刚落,苍穹便消失在这一片白色飘雪当中,好似从未出现。。。。。。                        
 
 
  ☆、第一章:初遇
 
  四万年过去,三界一派和乐。苍穹依旧和以前一样久居山上,只是在最近不太平静了,饶是心境平和无波澜,也让他不太能适应。
  “苍穹哥哥,苍穹哥哥!”只见闻声不见影,一个穿着紫色纱裙的十七岁的女孩从天上掉下来,一下子扑在了厚厚的雪地上,不疼,她马上爬起来往苍穹的方向跑去,身后的长发随风飘扬,透着活力与朝气,十分可爱。
  “七儿,你是天界的公主。”苍穹面无表情地说,但是还是温柔的拍掉女孩身上的雪,这个女孩就是天帝的小女儿——七公主慕七紫。
  “知道知道!下次我会小心的!”慕七紫由着苍穹为她拍掉身上的雪,好笑地回答着,这样来下次还会再犯的。
  “何事?如此着急?”这么多年来,因为慕七紫的原因,让整个无名山都有了生机,连带苍穹都有了些许感情,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能影响的上神了。
  “也不是什么急事啦!只是父皇说南海有一只妖龙,我很好奇,可是父皇又不告诉我,所以我来找你给我讲!”
  “南海?”苍穹随手捏了个指就已经了然,“想本尊告诉你,就先学好了法术,你已经从云端掉下来不少次了。”慕七紫算是他的半个弟子,虽然别人不知,但是学成这样。。。
  “你先给我讲吧?你讲了我就去学。”慕七紫撒娇,但是苍穹不为所动,一直都是一个表情,冷冷的。淡淡的回道:“作为仙界的公主,不修行怎可服众。”
  “我有苍穹哥哥你啊!而且我还小嘛,我又是仙,还有很多时间的。”
  “七儿,就是仙也不代表他是永恒的,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苍穹有些语重心长的说。
  神可以宽恕,因为他拥有人所没有的东西:时间和永恒;但此永恒却只是孤寂。如果要拿来赎罪,却已经没有多余的生命。神其实更让人怜悯。
  “知道了,我会好好的练习。”慕七紫从小就调皮,谁的话也不愿意题部分,但是唯有苍穹。
  “本尊会离开,回来之时,希望尔有所成就!”然后就离开了,留下在后面跳脚的慕七紫。腹黑啊,明明是来打听妖龙的,为嘛子给她跑了?几句话就跑题了?
  本想苍穹几天后就要回来的?谁知就是一百年?不过神仙的时间都是漫长的。当苍穹一百年后怀里抱着一个红发红衣的少年回来才知道一百年了。只见苍穹白衣似雪,一头银发披在身后,几缕头发和怀里的上年的红发交织在一起,尽管两人的色彩天差地别,却是给人一种两人很般配的感觉。奇怪的是苍穹并没有回他的无名山,而是来了天界的天机阁(神仙记录仙籍的地方)。天机阁在九重天,苍穹抱着个少年回来许多的上仙都看到了,但是因为苍穹被苍穹抱着并没有看到了正脸。只能由那修长的身影看出来是个男子。
  苍穹来到天机阁,立马有人出来迎接:“请问,尊上驾临有什么事?”
  “他,仙籍!”苍穹吐出几个字,对于其他人他可以说是惜字如金。
  “额!”天机阁的人不知道该问什么,如果有人修炼成仙飞升,在天机阁自然有记录,但是这个人并没有,“那该用什么。。。?”
  “仙兽,凤凰,归属无名山。”
  “是!”天机阁的人不敢多问,苍穹是天帝都要尊敬的人,谁敢不尊敬。
  做完这一切,苍穹消失在九重天之上。。。。。。在这期间,苍穹怀里的人一直没有醒,如果不是苍穹相信自己的实力,他都要怀疑这个少年是在装睡了。因为刚到无名山他就醒了。苍穹怀里的人缓缓转醒,慢慢地睁开眼睛,入眼的便是那宛如飘雪的银丝,“呃——”怀中的少年嘤咛了一声。在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妖孽般的脸庞,脸色比一般人苍白一些,或许只能叫白净,但是却有一双和这个白雪相对的火红色的眼睛,让人迷醉。
  “你醒了?”
  “啊?”凤凰反应过来,他正在一个神一般的人的怀里,急忙从苍穹怀里跳出,“对不起!”凤凰有些害怕,没发现自己已经成了人形,手脚有些不利索,一下子扑在了地上。疼痛让他发现了自己已经化成了人形。
  苍穹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小家伙,其实少年只是比苍穹矮了半个头而已,嘴角微扬。这是他才打量他带回来的这只仙兽修炼成人的样子。一头火红的头发,棱角分明的脸庞,勾人的眉眼,冰紫色的眼眸让人深陷其中。鲜红似血的红唇,更是引人想要一亲芳泽。妖,如此的妖,才能被人称为倾城倾国的祸水吧。苍穹第一次见到“色彩”如此让人移不开目光的人。“以后你就在这里好好修炼。”
  “啊!是!”凤凰先是因为苍穹微扬的红唇一愣,然后反应过来,快速回答。等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面前只有一片飘雪,“好漂亮的男子。”凤凰不禁感叹,却不知自己修成人形是如何的风华绝代。
  无名山上是苍穹居住的地方,有很大的天宫,却很冷清寂静。因为常年飘雪,只有院中的红梅林算是植物,其他生物一律见不到。凤凰适应了一下自己的身子,走进了天宫。他一身红衣宏发在雪地力十分明显。梅林不光是拿来好看的,这里有苍穹设的阵法,只有几个人能有进入天宫的资格。不然慕名而来的人数都数不清。凤凰才修炼成型,完全看不出来梅林的特别,只是觉得没有路走,让他很担忧。正当有些焦急的时候,苍穹从梅林之后走了出来,“你——凤殇,这梅林里有阵法,要小心!”
  “啊?”凤殇没有反应过来。
  “你的仙号!”
 
 
  ☆、第二章:再遇
 
  “你的仙号。”然后从身上拿出一块玉佩,“带着这个!”语落又消失在凤殇面前,如果不是手中的玉佩,凤殇会以为没有人出现过。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本来今天他在灵气浓郁的山上修炼的,可是有两个天神一般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法术不要命的到处乱丢,他没办法只好拟态待在水池的莲花之中,凤凰的你太很小,两人打杀也并没有发现他。只听见一男子大叫:“苍穹,你有完没完?”
  “墨寒,跟本尊回无名山修炼。”苍穹的声音有些低沉,凤殇觉得他应该是受伤了。在莲花下他看到了一个银发白衣但是却有一双纯净的血瞳,长相惊为天人,那傲视天下的气势让他惊迷,只能在心里叹“完美的男子。”
  “才不要!我要跟阡陌一起逍遥世间,你根本不能体会那种快乐。”墨寒早苍穹面前反驳着,双手在身后结着印,莲花底下的凤殇很想提醒他,但是自己出生五百年了还没修成人形,被凤凰族人排斥,天生的胆怯让他没有出声。果不其然,苍穹没有防备,虽然反应过来但是还是被擦伤了手臂,鲜血滴落在了莲花上,也落在了小凤凰身上。“墨寒你别执迷不悟!”
  看到苍穹受伤,墨寒吃了一惊,按照他对苍穹的了解,这一招虽然出其不意但是绝对躲得过,难道是要放他一马?不过会吗?天神?算他的师傅,在一起修炼了十万年,从妖龙修炼成半神,都没有见过苍穹有过一个人该有的感情。“苍穹,不和你玩了。走了!”墨寒为了躲过苍穹这一百年到处逃跑,现在有机会不跑他是傻的。只要苍穹不会死就好。
  苍穹没有动,因为他看见了莲花下的红光。一只拟态的凤凰正变回原形,开始在兽和人形之间交替,过了一会终于变成人形停下来,浮在空中周身都是红光,有些灼热,苍穹看了一下墨寒逃跑的方向,“火凤凰?既然你与本尊有缘,便带你会天界做本尊的仙兽吧。”苍穹上前一步,抱起红衣少年回了天界。
  凤殇从来没有这样惊险的经历,到现在都还不能接受自己已经修炼成人的事实,因为他努力了五百年都没有成功,现在不光成功了还成了仙。把玉佩挂在身上,向梅林走去,好似感觉到熟悉的气息,梅林自动移开一条路来。梅林是红梅林,火红的凤殇走在里面像是梅林的主宰精灵。凤殇以为走进去了就可以看到苍穹,谁知就是冷冰冰的殿宇,就算凤殇是火凤凰也不免被周围的气氛感染打了一个寒颤。“这里的雪比其他地方的都冷。”凤殇忍不住感叹。
  不管怎么说凤殇算是住下来了,在他的努力下终于找到一间能住人的房间,因为里面有一张床和一些生活用品,并不华丽还有灰尘,但是这因该是没有主人的原因。打扫之后,凤殇转遍了整个天宫,并没有发现苍穹的房间,凤殇有些失望,他不知道他该做什么!明明都赐给他仙号了怎么不把所有的事都交代清楚呢?
  没事做的凤殇从那天起就没见到苍穹,只好每天扫扫雪,扫扫灰尘,采采梅花酿酒也不算太无聊,作为天宫的弟子只好这样。
  一天,一个白衣墨发男子来到天宫,墨发飘扬,散发着仙气,很是和蔼的样子,眼角有一朵不知名的花纹,为他增添些许邪气,看似谪仙又略带妖气,站在天宫门口喃喃自语:“也不知苍穹在不在。”
  他熟络的穿过梅林来到天宫里面,远远地就看到了一身红衣的凤殇在扫雪,鲜红和白雪两个极端,在他眼中只看到了绝配。感觉身后有人凤殇立马转身,“你是谁?”居然有人可以进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