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猫生赢家 作者:仲年

字体:[ ]

 
文案:
 
      23岁的超低调·钻石王老五叶祁最近摊上了两件事儿:
      刚买回来的布偶猫妄图上床遭拒绝,一怒之下离家出走
      深夜单元楼下惊现奇葩裸奔男,好奇一探竟是似曾相识
 
      21岁的超好运·三无人员陆肆最近也摊上了两件事儿:
      眼一睁一闭过完了猫生,眼一闭一睁又迎来了人生
      人猫两种状态变换无常,却都想和个直男谈场恋爱
 
      对陆肆来说,这一生是:有美人看有好酒饮,大仇得报,家和万事兴
      对叶祁来说,这一生是:不抽烟不喝酒,养两只猫,只能铲屎铲不停
 
      当温柔的直男遇上了一只带把儿的猫,一切就开始不同了
 
      这是一只重生为人自立自强的布偶猫如何跟随主人发家致富、走向猫生巅峰,成为猫生赢家的故事。 
 
      温柔冷静攻X呆萌花痴受 1V1 HE
 
内容标签:重生 都市情缘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祁,陆肆 ┃ 配角:陶奕,乔一言,赵眠 ┃ 其它:
 
==================
 
  ☆、第1章
 
  
  叶祁在休息室换好衣服,时钟正好指向早晨八点,他这周上的是夜班,换班的小姑娘本应该七点半之前赶来,可是到现在也不见人影。
  外面的客人渐渐增多,叶祁手机响起的时候年轻的女店长从门外探进一个脑袋,对他笑了笑,道:“能出来帮个忙吗?”
  叶祁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对店长点点头,然后一边脱掉外套一边接电话,乔一言一般不会一大早的来骚扰他,除非有比睡懒觉或者出任务更重要的事情。
  咖啡店里的暖气开得很足,叶祁没什么表情的重新换上职工服,乔一言在电话那头笑着说:“出来,请你吃饭。”
  “有事儿直说。”叶祁淡淡道:“我现在没时间。”
  店长正站在门外,叶祁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一个长发的女人正坐在靠窗的位置,穿一条黑色的毛呢裙,露出完美的小腿曲线。
  乔一言正在电话那头喋喋不休,叶祁没怎么认真听,但是大概可以理解他的意思,乔一言的一个在动物园工作的朋友出车祸受了伤,需要找一个替补,乔一言在第一时间里推荐了他。
  “你十点之前去报道,我已经和那边的管理人员说好了。”男人的声音突然有点急,叶祁还没来得及回答,电话就被挂断了。
  长发女人的面前仍然空无一物,女店长有些尴尬的对叶祁说:“她点了名让你过去,小茹已经到了,你忙完这个就回去吧。”
  叶祁应了一声,他记得外面的那个女人,并不是因为他对女人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如果有必要,他甚至可以记住每一个来过这里的人。
  时钟指向早晨的八点零九,冬日的暖阳透过玻璃窗打在女人的半边脸上,这是一个很漂亮的人,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她的背挺得很直,身体微微前倾,光影勾勒出她没有任何瑕疵的身材,也让她吸引了大片的目光。
  叶祁弯腰将咖啡和蛋糕放在女人面前,他能闻到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每七天是一个循环,今天的是茉莉。
  “一杯摩卡,一份沙架,您的餐点已经齐了,请您慢慢享用。”叶祁熟练的说完,转身便要离开。
  但是女人的声音追了过来:“你上的是夜班,怎么还在这里?”
  微微上挑的尾音,融化在甜腻的空气里,叶祁能够听出其中的亲昵,女人很喜欢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尽管他们相识不久。
  叶祁笑了笑:“换班的迟到了,所以我临时替一下。”
  女人的笑容敛下去,人是她点的,问题是她问的,虽然叶祁之前的态度也很冷淡,但是从没有这样露骨的回绝过。
  这让她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
  ......
  动物园离这边很远,叶祁离开咖啡店便直接去了地铁站,这边的动物园入职门槛很高,叶祁不知道乔一言是怎么把自己替进去的,但是既然乔一言有时间来折腾这种事,就说明他最近的日子过的挺清闲。
  叶祁想起乔一言年前和他说的想退役的事,这话乔一言说了有几年了,大概只有这次是真的。
  动物园靠近郊区,占地面积大约有60多万平方米,负责安排工作的是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叫刘远深,嘴唇上面的两撇八字胡又黑又密,话不多,看上去却有些逗乐。
  叶祁被安排在猫科动物馆,主要负责几只浣熊的饲养工作,他刚来,工作不重,刘远深简单交代了几句,看他状态不错,又不像是听不懂,便没再多说。
  之前浣熊吃剩下的东西还在外面的袋子里,叶祁从里面舀出一些,放到一只正在跳跃的浣熊的面前。
  这种工作虽是第一次做,但是叶祁很熟练,他习惯于用最快的时间去适应一个新环境,而在动物园喂浣熊这种工作......明显比他经历过的所有,都要简单的多。
  小浣熊毛绒绒的大尾巴随着吃食的动作来回晃动,这是一种机灵活泼的动物,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好奇,他们很快发现了陌生的叶祁的存在,一只小浣熊停下蠕动的嘴,睁着圆圆的眼睛打量叶祁,几根白色的胡须颤巍巍的抖动着。
  “早上好。”叶祁笑了笑,伸出手,小浣熊迟疑的向他靠近一点,鼻尖蹭着他的掌心嗅了几秒。
  紧接着,一只黑乎乎的小爪子落进他的手心,叶祁没有躲,而是保持着半蹲的姿势将另一只手放在了小浣熊毛绒绒的脑袋上。
  “我叫叶祁。”他抚摸着小浣熊温柔的说道。
  饲养员的工作主要包括喂养和打扫,闭馆之后,叶祁把吃剩的杂食扔出去,然后仔细的清扫了一遍地面。
  场馆里有很多树,树根靠近墙壁的地方比较难清理,很多动物的粪便囤积在里面,叶祁跪蹲在树杈间,把扫把□□去,一只小浣熊跑过来,长长的尾巴扫过地面,身子一跃跳到了叶祁的肩膀上。
  叶祁听见一声小小的呜咽,他一只手扣住小浣熊的身子,站起来向另一边的墙角走去。
  声音很小,并且短促,很容易被人忽略,但是叶祁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那不是浣熊的叫声,如果真要分辨,他觉得更像是......猫。
  蹲在角落里的是一只布偶,有一双微微上扬的蓝色眼睛,它的一只前腿似乎是受伤了,正蜷缩在软绵绵的肚子下面。
  看见叶祁,猫咪发出一声低哑的叫声,身子无力的向后缩了缩,动物园这种地方不像是布偶猫会出现的地方,这种宠物适合养在深闺,用脸征服世界。
  小浣熊在叶祁的肩膀上不安的跳动着,对于这样一个不速之客,小小的领主毫不掩饰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之情。
  叶祁一边安抚小浣熊一边向蜷缩在地上的猫咪靠近,布偶猫是种非常温顺的动物,尽管它现在受了伤,却没有拒绝叶祁的触摸。
  猫咪受伤的地方在左前腿,鲜血还在向外流淌着,叶祁轻轻地将手指垫在猫咪的脚掌下,凑上前仔细的看了看。
  伤口大约有6.7厘米长,并且很深,周围的绒毛被凝固的血液黏在了一起,看上去有些狰狞。
  叶祁舔舔唇,把小浣熊放在地上,然后抱起猫咪,他是想为受伤的布偶找个专业的医生来处理伤口,可是猫咪却不这么认为。
  自知要被扔下的小浣熊不悦的抱着叶祁的小腿抓咬起来,布偶猫冲着叶祁发出细小的呻/吟,它的一双蓝眼睛可怜巴巴的眨动着,里面渐渐地蓄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像是要哭了一样。
  “我没有要扔掉你们。”叶祁站在那里哭笑不得,一边安抚着猫咪的身体一边晃了晃自己的小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到底想要怎样?”
  布偶猫对他耸了耸鼻子,然后将自己毛绒绒的圆脑袋埋进了他的怀里,发出“喵呜喵呜”的叫声,小浣熊也不咬他了,只是尖尖的爪子还扣着他的裤脚,像是在表达着自己的所有权。
  叶祁第一次知道,自己竟然这么受动物的欢迎。
  场馆这边有备用的医疗箱,但是叶祁没有给动物处理过伤口,他唯一的经验是在各种恶劣的环境下为自己和同伴挖子弹和缝刀口,没有麻醉和药物,能不能活下去,完全是七分天注定三分靠打拼,于是叶祁在动手之前再次征求了一下猫咪的意见,他甚至企图再次抱起猫咪,但是布偶猫惊恐的目光和挣扎的动作让他很快放弃了最后一点去找医生的念头。
  真是一只奇怪的猫。
  叶祁先是用清水擦洗了一下猫咪的伤口,然后从医疗箱里找出干净的针线和纱布,布偶猫一直安静地注视着他,不发出一点声音,像是没有痛感。
  为了避免干扰,叶祁将小浣熊全部关了起来,他习惯了粗暴的处理各种伤口,对待自己也是同样,但是现在的动作却异常的小心。
  针线不断穿过伤口,带起受伤的皮肉,布偶在他的手下轻轻地呼吸着,软软的肚皮上下起伏,它太乖顺了,听话的不像一只猫咪,甚至让叶祁有一种不真实的错觉。
  最后一点太阳西沉,夜幕降临,叶祁用纱布将猫咪的小腿裹好,手掌擦过脑门,才发现自己的额头上竟然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多久没有这么紧张过了,叶祁扯着嘴角笑了笑,第一次给自己取弹时也不过是操了几句国骂,因为太疼,所以连害怕都忘记了。
  现在倒是为了一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猫咪操碎了心,叶祁觉得有些好笑,转过头看了眼布偶,猫咪已经睡着了,蓝色的眼睛闭起来,没有了之前那种凌云的气势。
  远处传来脚步声,叶祁抬起头,刘远深正站在黑暗里,手电筒的光胡乱的转了几圈,最后落在叶祁的脸上。
  刘远深看着他,说道:“已经很晚了,打扫完的话就可以收工了。”
  叶祁点点头,看了眼时间,现在是晚上七点,他的晚班是零点开始,速度快点的话还能回去睡两个小时。
  刘远深把他的手机还给他,叶祁脱掉外套,转过身的时候却发现猫咪已经不见了。
  他在黑暗里四处张望了一圈,没有发现猫咪的身影,刘远深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怎么了?”
  “没事。”叶祁整理好衣服,关上铁笼,没有再去想离开的布偶的事情。                        
作者有话要说:  
 
  ☆、第2章
 
  
  叶祁的公寓租在离市区较远的一个小区,小区老旧,周围人少,最近的一个地铁站也有接近三公里的距离,但是胜在安静,环境也好,对面还有一条小吃街,东西不多,但是口味地道,这几年被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便多少有点发展为商业美食街的趋势。
  小吃街每晚十点之前的人气都很旺,叶祁跑完三公里,打包了一份炒饭带回家,他住三楼,对面是外出打工的一对中年夫妻,带一个十几岁的女儿,笑的时候能看见两个不明显的小酒窝。
  叶祁走进屋,快速的解决了炒饭,然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房间,他把垃圾袋放在门口,准备睡醒之后带下楼去。
  楼上有“嗒塔”的脚步声,但是并不会影响他的睡眠,长期的锻炼让叶祁可以在任何环境里快速入睡,并且保持着最佳警惕的状态。
  两个小时差一分的时候,叶祁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黑乎乎的天花板,上面挂着房东新婚时装上去的吊灯。
  叶祁简单的洗漱了一番,拿着垃圾袋走出去,楼梯处的声控灯不知什么时候坏了,叶祁在二楼拐角的地方停下来。
  这里有一个很大的缺口,连接的是对面人家的屋顶,叶祁在黑暗里沉默两秒,然后翻身跳了下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