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神鬼有安排之小鬼当家 作者:阎刹罗

字体:[ ]

 
 
文案
 
出场:叶诚,古曼童,陈国旗,沈舟,卢娟,虞清,梁濂,郑川川,Peter医生,杜鹃(雷霆的大师姐)也会露个脸
 
小鬼当家是系列的第六篇,这个系列都是独立故事。 
大团圆HE! 
 
扫雷:伪父子,攻宠受,一对BL,两对BG。
小鬼攻,但小鬼几百岁了,那么问题来了,分类应该选年上还是年下呢~?
 
这是灵异文?错了!
这是恐怖文?错了!
这是奇幻文?答对了!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灵异神怪 悬疑推理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攻宠受伪父子
==================
 
☆、楔子
 
  《神鬼有安排之小鬼当家》
  (系列第六部,本系列都是独立故事)
  楔子
  “啊?你说啥?”叶诚叼着一口意大利面抬起头。
  “我是说,我们分……”
  服务生端上菜:“红烧牛扒到了。”
  “好香呢,桐桐,多吃点。”叶诚拿起刀叉,将牛扒切成小块块,切着切着,头也不抬地摊开手,“镊子。”
  桐桐将牙签递到他手里:“我们分手吧。”
  “……啊?!”叶诚这才回过神。
  “叶诚,我觉得我们并不合适。”
  “哪不合适了?你说,我可以改呀!这突然闹分手的……”
  “叶诚,这不是改不改的问题,你的生活跟我的生活并不在同一频道上。”桐桐叉起一块牛扒递到叶诚唇边。
  叶诚嚼着牛扒思索着女朋友的话。
  桐桐说:“叶诚,你是个好医生,但咱们的时间总是合不到一块,我上班你下班,更多的时候你是在加班,你想想,咱们逛街,看电影,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有多少个小时?咱们在一起的这几个月,像是谈恋爱吗?”
  叶诚走到窗边,望着灯火灿烂的都市夜景,一声不吭地自我反省,半晌,他回过头:“桐桐,再给我一次机……”
  桐桐不见了,牛扒也不见了。
  叶诚又失恋了,他一脸沮丧地招招手。
  “买单吗?”服务生问。
  “再来一份牛扒。”叶诚说,“加多点番茄酱,嗯……再给一碟子辣椒酱,纱布……不对,餐巾纸也拿一包给我。”
  服务生带着餐巾纸过来,以为他要哭,还想着安慰几句,结果看见失恋男眼红红地擦了一把鼻涕,叹气道:“也许我命里开的不是桃花。”
  服务生:“那是啥?”
  叶诚:“无花果。”
  服务生:⊙﹏⊙b
  叶诚吃饱喝足,回到医院,小护士们看他灰扑扑的样子,明白叶医生又失恋了。
  叶医生从二十五岁相亲到二十九岁,经过四年磨练,基本达到了专家水平。
  一个护士神秘兮兮道:“叶医生,不要放弃啦,缘分未到而已,桃花符能催桃花,好灵的呢,我带了几个月就认识现在的老公了,不如你也买一个吧?”
  叶诚有点儿心动:“桃花符是啥样的?”
  “小小的符,可以放兜里,包里,也可以贴身戴着,不要随便给人看,要不然不灵的哦。”
  叶诚回到办公室,上淘宝搜桃花符,商品琳琅满目,销售量最高的是一家泰国网店,叶诚拍下桃花符后,又去搜索番茄酱和辣椒酱。几天后,大包小包的东西陆续寄到,桃花符有点儿奇怪,黄色的丝绸袋子里竟然装着一块鸡蛋大小的东西,倒出来一看,椭圆形的罩子里嵌着一个娃娃模样的小塑像。
  显然是店主发错了东西,可店主没在线,叶诚给他留言,商量换货。
  消息发送失败。
  断网了。
  几秒钟后,网络重新连上,叶诚复制了一遍发过去。
  结果又断网了。
  叶诚检查了一遍,没发现问题,给店主发消息,网络再次断开。
  叶诚索性关了对话框,看了一会电影,睡觉去了。
  天亮的时候,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使劲儿推他:“爸爸!快起床,要迟到了!”
  叶诚翻过身,继续睡。
  “起床了!爸爸!起床了!”
  叶诚捞起被子盖上脑袋。
  小男孩气鼓鼓地坐在床沿,上上下下地弄床震,见叶诚毫无反应,小男孩将床头的杂志一股脑儿扫了下去。
  叶诚被杂志拍醒,迷迷糊糊地翻了几页,将杂志丢到一边,拿起手机一看,顿时吓了一跳,闹铃竟然没响,原来自己设置成周一至周五,而今天是周六要加班,闹铃当然没动静。
  房间里空荡荡的,他傻乎乎地喊了几声儿子,转念一想,他桃花都没开,又怎么会结出孩子呢?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章 夜袭
 
  第一章夜袭
  叶诚今天完成了两场手术。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七点半,叶诚换好衣服,走出办公室的时候遇上病人家属。
  家属们送上礼盒,热情地邀请他一起去吃饭。
  叶诚一本正经地婉拒了,离开的时候脸上不由自主地挂起微笑。两场手术都很成功,叶诚好开心,他哼着小曲,路过窗边灰扑扑的某生物。
  叶诚倒退着停在窗边,打量了好一会:“黄石?”
  “嗯。”黄石抽了抽鼻子。
  黄山和黄石兄弟是新调来的实习医生,据说出生时算命算到五行缺土,于是老爸把岩石的岩字拆开给了兄弟俩,哥哥黄山爱穿黑色的衬衣,弟弟黄石喜欢粉红色的衬衣,年轻人朝气蓬勃,宛如初升的太阳,哪像现在,黄石蔫成了霜打的烂菜叶。
  叶诚好奇道:“哪不舒服?我给你检查下?”
  “医生你还会看病啊?”
  “当然啊,内科外科都学过,你以为我只会做手术啊?”
  “那中医会吗?”
  “当然会啊!”叶诚自豪地挺起胸脯,他对中医也很有心得,可惜每一个女朋友都嫌他闷,在家闷,逛街也闷,叶诚曾经兴致勃勃地跟女朋友谈起医学,结果人家听得云里雾里,女朋友跟他聊韩剧日剧,结果叶诚听得云里雾里。
  最终都是以分手告终。
  黄石捂着胸:“我心疼。”
  叶诚懂了:“哎哟!失恋了?来来来!叶哥哥请你去喝一杯!”
  去到大排档,黄石点了一盘子生蚝,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啃,几杯酒下肚,眼泪哗哗地往下淌。
  叶诚看得没了胃口:“咋失个恋闹得跟世界末日似的?到底哪里的姑娘,把咱们的黄小兄弟迷成这个样啊?”
  黄石吸吸鼻子:“咱医院的。”
  “难道是卢娟卢护士?”
  黄石瞪大了眼:“你怎么知道?!”
  “卢护士可是少男杀手,碎了不少人的梦,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卢娟是个大美人,芳龄三十三,水嫩水嫩,长得跟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似的,不知情的还以为她刚大学毕业,黄石对她一见钟情,又没胆子表白,只好偷偷四处打听,成功地让自己的玻璃心碎成了渣渣。
  桃花还没开便已经凋谢的黄石扁着嘴:“我哪里知道哦。”
  叶诚笑道:“卢护士早结婚了,你叶哥哥慧眼识人,一眼看穿,就你们这些小年轻不懂事,有句话叫啥,No zuo no die啊!”
  黄石竖拇指:“叶哥哥真不愧是恋爱专家!我die得心服口服啊!”
  “还是别叫我恋爱专家了。”
  “那叫啥?”
  “失恋专家。”
  黄石:“……”哎呀开始自暴自弃了!
  失恋专家一脸相见恨晚的表情,举杯道:“黄小兄弟,慢慢来吧,缘分这事儿急不来,桃花未开而已,你叶哥哥做花农好几年,有不懂的尽管来问我哈。”
  俩人你一杯我一杯,勾肩搭背地称兄道弟。最后黄石喝醉了,在叶诚车上胡言乱语地唱歌,跟着音响节奏一下一下地晃脑袋。
  叶诚:“回去喝点浓茶。”
  黄石:“没事!我没醉!清醒得很!”
  他继续唱道:“梦在远方——化成一缕香——”
  深吸一口气,怒吼:“你的模样!!!菊花残!!!满地伤!!!”
  叶诚:“……”
  黄石:“你的肠子剪不断!!!”
  叶诚:“是影子剪不断。”
  黄石:“都一样!”
  吼到最后一句,黄石打着拍子,满脸陶醉,回味了好一会,转头问:“好听不?”
  叶诚停稳车,啪啪地鼓掌:“我真服了,我放爱情买卖,你给我唱出了菊花台!”
  黄山把弟弟拖出车子,扛在肩上,彬彬有礼地说:“叶医生,谢谢你,上来喝杯茶吧?”
  叶诚摆摆手:“满肚子水,再喝要尿了,先走了哈。”
  黄石:“人断肠!!!噢耶!!!我心事静静淌!!!”
  黄山往大喇叭屁股上掐了一把,大喇叭终于安静了。
  黄山问:“还住医院吗?”
  叶诚笑道:“是啊。”
  叶诚的办公室里有床铺,供他值班休息用,办公室每天有人打扫,又干净又整洁,叶诚作为优秀的大光棍,家里弄得比狗窝更狗窝,他都不想回去了。
  叶诚没吃多少菜,肚子有点儿饿,他去便利店买了个关东煮,一路打着哈欠,有惊无险地回到医院,无奈酒劲上涌,实在太困了,他把关东煮放桌子上,脱下外套爬上床,想着先睡一会。
  小男孩在床边推推他:“爸爸,怎么不回家?”
  “为啥要回家?”叶诚迷迷糊糊的。
  小男孩:“我饿了。”
  叶诚嫌他烦,捞起被子盖过脑袋:“桌子上有。”
  小男孩跑去吃关东煮,叶诚睡得正香,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叶诚顶着鸡窝头打开门。
  刘护士一脸歉意:“小叶,我电脑坏了,正急着用,能帮忙看一看吗?”
  “好,马上来。”叶诚穿好外套,离开的时候扫了眼桌子,关东煮安安静静地放在那儿,已经凉了。
  叶诚跟着刘护士过去,检查了一番,切断电源:“主板零件松了,得动……术……嗯,拆机壳。”
  “给电脑动手术!”刘护士咯咯直笑,“小叶,你真该像沈舟那样,在医院找个媳妇儿,两人有共同的语言才好在一起,沈舟和卢娟结婚好几年,没争没吵,过得可好啦。”
  叶诚挤挤眼:“卢护士高攀不起呀,洒家只希望找个像刘大姐那样温柔的媳妇儿!”
  刘护士笑嘻嘻地递给他螺丝批:“我孩子都大学毕业啦!马屁留着拍给未来女朋友吧!”
  叶诚弄好电脑,合上壳的时候刘护士问:“要缝合线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