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跪下吧,无用的Alpha 作者:一只团子

字体:[ ]

 
 
文案
帝国元帅连易的前半生是个谜,没有人知道他曾经的生活,而他的后半生是荣光,他是帝国最为出色的一位将领
一场早已被设计的巧合,让帝国元帅连易遇上了联邦上将拉伯雷
于是,所有被舍弃的过去,所有被遗忘的阴暗都将出现
 
我将为盾为剑,守护帝国千年的荣光,直至我生命消亡
 
我以为我会写一本主角酷霸史,后来我发现我写成蛇精病展览馆
 
唔,本文案其实只要看最后一句就好了
 
无生子
 
内容标签:科幻 制服情缘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易,拉伯雷 ┃ 配角:连羲,门德斯,维克多 ┃ 其它:
 
  ☆、第1章 chapter1
 
拉伯雷观察着自己所处的监房,这里除了自己身下的床之外什么都没有,整个监房全部都是由稀有金属制成的,普通的匕首砍在上面连个白痕都不会有。
    而且现在的拉伯雷双手被手铐固定着,所有的武器都被搜走了,药剂麻痹了他的神经,什么都做不了。
    一日前,拉伯雷还是联邦最年轻的上将,前途无量,生活经历写下来就是一本赚足眼泪的草根奋斗史,除了没有标记一个温柔美丽、血统纯净的Omega,他的人生已经基本完美了。
    但这位倒霉的新出炉的联邦上将的首战就遇上了帝国元帅,在援军迟迟不到的情况下被敌军生擒,鬼知道这位帝国元帅怎么会有兴趣参加一次普通的边界交火。
    联邦和帝国可是几百年的老对头,这种边界交火每月都起码来一次,拉伯雷出战不过是为了给自己攒军功,毕竟他太年轻了,急需一场胜利来证明自己,但是怎么想帝国元帅都没有参战的理由,还是这次交火有什么他不知道的阴谋。
    拉伯雷思索着,门却自动打开了,两个穿着黑色军装的Alpha走了进来,大概是要开始审讯了。
    但是那两个军官刚刚走进来,门外又传来一串脚步声,不紧不慢,也没有收敛声音。
    那两个军官先是警惕地掏出武器,要知道这次被要求来审讯的只有他们两个人,军队纪律严明,绝对不会有人到处乱跑。但是他们显然忘记了一个向来肆无忌惮的人。
    空气中开始弥漫着Omega的甜美气息,那必定是一个血统纯净,还未被标记的Omega,但是这气味之中似乎夹杂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拉伯雷的神情沉重了很多,那两个军官也将武器放了回去。
    Alpha的身体素质向来是最好的,元帅麾下的将士全部都是最出色的Alpha,连Beta都没有,更别说稀少柔弱的Omega,Omega的使命就是乖乖待在家里生孩子,没有一个Omega会加入全是欲求不满的Alpha组成的军队。而这艘船上偏偏就有一个Omega,不,那不该说是Omega,那是一个怪物。
    皇帝的亲弟弟,帝国元帅连易。
    黑色的军装恰到好处的勾勒出来人修长的身躯,黑色的长发随意地披散着,那双黑色的眼眸如黑洞一般将目光牢牢吸住,淡到毫无血色的唇扬起一个有些尖锐的弧度,那是一个俊秀的青年,只是脸色未免有些太过苍白,如同一个长久不见天日的吸血鬼。
    “本来只是出来玩玩的,没想到抓着条大鱼。”连易懒洋洋地靠着墙壁,眼中带着戏谑,军队的纪律在他身上碎成了渣渣,
    拉伯雷没有说什么,而且药效还没有过,他现在也说不了。
    连易也没有指望拉伯雷能说什么,摸了摸下巴,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上次那个Alpha被我玩坏了,既然是联邦的上将,应该没有这么容易被玩坏吧,把他洗干净,带我房间里去。”
    “元帅,这是联邦的上将,这样……”一个军官有些不赞同地说道,却被连易一个眼神制止了。
    “没关系,我不会玩死的,绝对会留一口气的,这样你们审讯起来还方便一点。”连易说道,脸上带着恶劣的笑容,然后不紧不慢地走了回去,似乎过来就是看看联邦上将长什么样的。
    拉伯雷的脸色有点苍白,和帝国元帅是一个Omega一样出名的,就是——他是一个虐待狂。
    据说帝国元帅连易一个晚上就能玩死三个身强力壮的Alpha,如果不是因为皇帝就是他哥,怕是早被革职了。
    那两个军官对望一眼,最后还是遵从连易的命令,将拉伯雷带出了监房,打算先带去医护兵那里先检查一下,再给连易送过去。
    这边连易倒是没有再乱逛,走回了控制室。
    控制室里的人全部低着头,坐着自己的事,一片有序而忙碌的景象,连易站在那里,看起来格格不入。
    “皇帝陛下要求通讯。”战舰的人工智能莫拉出现在连易身边说道,声音机械,毫无感情。
    连易懒洋洋地倒在控制席上:“接受。”
    莫拉的影像消失了,然后连易面前便出现了皇帝连羲的影像,和连易有七分相似的脸,却比连易正经严肃得多。
    “好久不见啊,陛下。”连易道。
    连羲眉头紧锁,对于这个弟弟有些无可奈何:“战斗报告我看了,那个联邦上将在你手里。”
    “应该在我床上。”连易轻笑道,眼中带着愉悦。
    “连易!”连羲喝道,脸色有些铁青。
    连易摊了摊手:“放心,还没开始玩。”
    连羲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勉强保持镇定,继续说道:“把他关回去,别动他。”
    “不要。”连易一口回绝。
    “连易!”连羲叱道,然后稍微平静了一点,“回帝国你随便玩,那个上将有用。”
    “我想要。”连易坐直了一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连羲,面上难得有点认真,“我想要。”
    就像是小孩子一样的任性语气,却是连羲最无法拒绝的。
    连羲和连易对视了三分钟,最终败下阵来:“要玩可以,别玩太过火,那人还有用。”
    “成。”连易像是没骨头一样瘫回控制席,眼睛也半眯着。
    连羲点点头,断了通讯,影像很快就消失了。
    “莫拉,星图。”连易说了一声,在他面前便凭空出现了星图的投影,他观察了一下军队的前进方向,指节敲击控制席的扶手处,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又点了点,标注了什么,这才起身打算离开。
    控制室的其他人对于这个一天到晚到处乱跑的元帅熟视无睹,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连易心情愉悦地走在去自己房间的路上,打算和联邦那位可怜的上将好好“交流”一下。
 
  ☆、第2章 chapter2
 
这个房间的墙纸是星空的背景,不断地变化着,躺在床上,仿佛就躺在无边的宇宙中,无数星辰环绕在自己身边,看久了,就有一种灵魂都被摄走的感觉。
    拉伯雷看着那变化的星辰,等待药效过去。
    “很好看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连易端着杯红酒坐在椅子上,说道。
    无法动弹的拉伯雷只能斜着眼看着坐在椅子上的连易。
    连易没有看拉伯雷,只是垂眸看着手中的红酒,纤长的睫毛垂下盖住那双黑眸,几缕黑色的长发落在肩前,明明只是沉默地坐在那里,却有一种无人能敌的气势。
    连易喝了一口红酒,然后将红酒放在床头柜上,靠着椅背,抬头看着天花板上变化着的星辰,重复道:“很好看吗?”
    拉伯雷却只感到警惕,他在看到连易的第一眼就在怀疑这个懒散的Omega是怎么统领帝国战斗力最强的军队的,但是现在他有些明白了,前提是这个Omega真的能把对待玩物的气势放在战场上。
    连易并不意外自己没有等到拉伯雷的回答,搭着腿,十指相扣放在膝上,看向拉伯雷,嘴角扬起,换了个问题:“那么,你想先来那种?”
    拉伯雷的脑中开始拉响警报,全身的肌肉都不自觉地绷紧,他可不会忘了自己是为什么会被带到这个房间的。
    连易起身,随意地踩到地面的一处,那块地板突然下陷,然后一个架子缓缓上升。
    要知道帝国元帅连易的卧室可被列为战舰十大禁地之首,许多打赌打输了的士兵宁肯去医疗室接受医疗兵的残酷摧残也不愿进元帅的卧室,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一脚踩下去会出来什么东西。
    连易很认真地看着那架子上的东西,然后挑了一把小刀,并不锋利,冰冷坚硬的质感。
    【河蟹大军侵袭】
    拉伯雷没有看【河蟹大军侵袭】,只是继续观察着这个房间,帝国元帅的卧室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自然是要多观察,说不定能找到重要资料,到时候再想办法交给联邦。
    “我要是玩过火了,记得叫住我。”连易拿着那把小刀说道。
    “是。”人工智能莫拉机械的声音从房间的某处响起。
    连易坐在拉伯雷身上,冰冷的手指划过拉伯雷没有表情的英俊脸庞,看着那双林海一般色泽的眼眸和如阳光般的金色头发:“我记得你的绰号是什么来着,哦,‘联邦的希望’?”
    拉伯雷没有回答,和自己的本能对抗。
    连易的身体被改造过,一般Omega有的,他都没有,比如说对Alpha天性上的服从,再比如说生育能力。唯一有的大概就是那甜美纯净的气息,虽然和一般的Omega有些不同,不至于让Alpha晕乎乎的。
    但是不管如何,连易还是一个Omega,而且血统纯净,这样一个Omega坐在一个Alpha身上,并且用手抚摸着Alpha的身体,这样Alpha都还没有反应,那只能说明那个Alpha“不行”。
    连易的手指离开拉伯雷的脸庞,挑开他衣服上的扣子,满意地摸了摸那手感很好的蜜色肌肤,下一秒,连易手中的小刀在那肌肤上划出一道伤口,迟缓的动作,恶意将痛感延长。
    拉伯雷瞬间就清醒了。
    小刀并不锋利,需要重重按下,才能划出伤口。
    冰冷的刀刃,滚烫的鲜血。
    连易发出一声赞叹,苍白的手指沾上流出的鲜血,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手中的血,毫无血色的唇沾上了点血,妖异非常。
    这种疼痛并不算什么,对于受过正规训练的拉伯雷来说,这种痛还比不上上次他试图挑战厨房,最后差点成功把自己的手指给剁了的痛感。
    连易被称为【河蟹大军侵袭】,这就有些夸张了。事实上,他并不以折磨别人,看到别人痛苦的表情而为乐,他喜欢的是那些骄傲的强者屈辱地臣服于他的表情。
    【河蟹大军侵袭】
    所以,连易希望这个联邦上将不要反抗得太激烈,虽然他让莫拉帮忙盯着了,但是,他并不保证自己就能忍住不把这人干掉。
    刀刃继续向下,在*上划出漂亮的痕迹。
    【河蟹大军侵袭】
    拉伯雷盯着连易,露出愤恨的神情。
    【河蟹大军侵袭】
    拉伯雷的身体微微颤了颤,下一秒,本该因为药剂瘫软无力的身躯突然动了起来,右手袭向连易的脖颈,另一只手去抢连易手上那把小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