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帝国第一王后+番外 作者:烟柳若云

字体:[ ]

 
  
  ☆、第1章 琪娜
  
  冰蝶星,繁花之都——琪娜。
  这座城市美丽,慵懒,静谧。
  有着它独有的魅力。
  它不是星际大都市,却吸引着无数人前来观光,在节奏飞快的生活中求得一丝安宁。
  它只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城市,但胜在令人感到平和,舒适。
  所以,它被人冠上了“都”的名号。
  但究其本质,也只是个小城市罢了。
  很多本地人都向往着通过高等中学考试,能够一飞冲天,去往首都依蝶的皇家圣瓦伦大学。
  忙碌的人向往宁静,宁静的人又向往喧嚣,人总是渴望着那些自己没有的东西。
  但这无可厚非,正因为人类的这些渴望,才得以推动五万年来的文明发展,使人类从地球这颗小小的星球上崛起,占领太阳系,布满银河系,又在银河系发生大爆炸后迅速夺取蝴蝶星系,在无数宇宙种族中立于不败之地。
  让我们把镜头拉近,在繁华之都的某个街道上,有一家小小的宠物店。
  这家宠物店有着绿色的招牌,上面写着“何然宠物店”。
  在店名的旁边,还有一个可爱的小爪印,昭示着这家店的甜美风格,让客人看了能放心地把宠物托付给他们。
  这家店的店主,年纪并不大,他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有着一头整理地十分漂亮的黑色碎发,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不是什么大牌的衣服,却收拾的很干净清爽。
  他长得很精致,气质很温柔,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沐春风。
  他的左耳上有一颗透明的白色耳钉,这颗耳钉不显眼,但却很漂亮,它晶莹剔透,似乎要从中滴出水来。
  这颗耳钉戴在少年身上,并没有显得妖娆,反而更加衬托了他干净的气质。
  一只白色的小动物趴在他的脖颈间,它有着一对白色的大耳朵,和一双玫瑰红色的眼睛,很像兔子,却又不是。
  这个少年就是许凌然,许凌然是一名向导,在他肩上的,是他的量子兽,名唤小白。
  这时许凌然正在柜台后面,拿着干毛巾给一个刚刚洗完澡的哈瓦那犬擦潮湿的毛发。
  他的眉眼中带着柔和,哈瓦那犬本能地感受他的善意,冲着他低低呜呜了一声,表示亲近。
  许凌然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他摸了摸哈瓦那的头。
  这个笑容是那么好看,配上许凌然漂亮的外表一定能把人的视线全部吸走。
  可惜这里除了哈瓦那,和其他被寄养在笼子中的宠物,并没有其他人。
  不,这时宠物店的门被人推开了。
  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抱着一只娇弱的小花猫走了进来,他看到许凌然的笑容,不由自主呆愣了一瞬。
  这个男人有着明显的肌肉,与他宽阔的身材相比,许凌然细瘦的腰身简直成了豆芽菜。
  不过不得不说,在对比之下,许凌然的瘦弱能够轻易激起一个男人的保护欲。
  尤其是哨兵。
  许凌然看到来人,露出一个职业笑容,说道:“郑先生,您来了。”
  他的声音如同他的人一样,充满柔和,不会让人失望。
  郑志军用粗犷的嗓音说道:“小然,若不是我们的相容度只有百分之三十,我真想追求你。”
  许凌然笑了笑,不好意思道:“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郑志军是这里的常客,他听到许凌然这么说,意外地挑了挑眉,说道:“那个男人可真幸运。”
  许凌然略微有些羞赧,他看到郑志军手中的猫,说道:“甜甜怎么了?”
  郑志军说:“没什么,只是有些不爱吃猫食,把它放在你这照看几天好了。”
  也是奇了,但凡他家甜甜有个什么小毛病,只要放到许凌然这让他悉心照料几天,就又会健健康康的了。
  许凌然点点头,说道:“也许是天气变幻的缘故,我会好好照顾它的。”
  郑志军接着沉下了嗓音,凝重道:“还有……我的小豹也想让你照看几天。”
  郑志军说着,一个半透明的花豹就出现在了他的怀里。
  这是郑志军的量子兽。
  许凌然抬眼看到郑志军眼底薄薄的粉色,便了然了。
  郑志军的意识云一定又不稳定了。
  许凌然接过小豹,小声道:“好,郑先生,我会好好照看它的,您放心吧。”
  他们之所以这么小声,是因为这是许凌然暗地里的工作。
  他在某一天偶然发现,他的思维触手不仅能安抚哨兵,而且对量子兽有作用!
  那天是他的男朋友谢何高考的前一天,他因为精神压力过大,发生了狂躁。
  哨兵一旦发生狂躁,会变得行为不可控,暴力,且六亲不认,只剩下本能。
  那天谢何泛着通红的眼睛盯着许凌然,他的手紧紧钳制着许凌然的手腕,令许凌然害怕不已。
  许凌然焦急万分,他试图用思维触手安抚谢何,但谢何的意识云太过混乱,他刚一接触到谢何的意识云,就被一股巨大的排斥力弹了出来。
  他的思维触手在谢何的意识云外游离,完全没有办法介入。
  谢何的呼吸渐渐粗重起来。
  他想把周围的空间暴力破坏,但眼前的人让他更感兴趣。
  许凌然的气息温柔,甜美,让谢何想把他紧紧拥在怀里,占有他,破坏他!
  许凌然读懂了谢何眼睛中的情绪,他害怕极了。
  尽管他爱着谢何,可这不代表他能接受在谢何狂躁的情况下与他结合。
  这样的结合无关乎爱情,只剩下本能。
  而且,他一定不会好过。
  哨兵的身体素质比向导要强得多。
  在哨兵无法自控的情况下结合,向导无一例外会受伤。
  曾经有向导与哨兵结合,最终死亡的案例,上过网络新闻的头条。
  许凌然十分恐惧。
  谢何曾经对他说过,在他求学期间,他们不会结合。
  等谢何毕业了,他们也都成年了,挑一个好时候,就去向联邦申请结婚。
  他们要在浓情蜜意的时候自然地引发结合热,在本能与爱意一起迸发的时候,进行彼此身体的结合。
  谢何说,这将是他们爱情最浪漫的仪式。
  谢何靠近许凌然一步,许凌然就后退一步,
  正在他焦急之时,他的思维触手触碰到了谢何的量子兽,银狼哈维斯。
  哈维斯也身处暴躁之中,但经过许凌然的思维触手的安抚,哈维斯的躁动竟然减轻了一点。
  这一点反应太过细微,若不是许凌然心细,对动物的表现又敏感,他也不会发现的。
  许凌然无法安抚谢何,只好改为安抚哈维斯,希望能起到一点作用。
  毕竟,量子兽是主人精神力的外化,与主人关系密切。
  许凌然抱着自己都不相信的奢望去安抚哈维斯,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一点点效果。
  哈维斯的暴躁行为减轻了一些,谢何的动作也轻了一些。
  尽管这些表现是这么细微,还是被许凌然尖锐的目光捕捉到了。
  但这效果是这么低微,若说谢何的狂躁程度是百分之百,那许凌然安抚哈维斯收到的效果只有百分之一。
  这在这段时间内,谢何已经把许凌然压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许凌然剧烈地挣扎起来,他不断地叫着谢何的名字:“谢何,你冷静一点……谢何……”
  许凌然的声音像猫儿的叫声一样柔弱无助,谢何被压在狂躁之下的理智也想控制自己不要伤害他。
  但这太难了,狂躁的哨兵想通过理智控制自己的行为,就连最高级的特种兵也不见得能做到。
  更何况,谢何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一个高中生。
  他和许凌然的相容度是90%。
  两人在床上挣扎翻滚,一个试图用思维触手安抚量子兽,一个试图用自己的理智控制行为。
  他们折腾了一夜,最终在谢何把许凌然的衣服都扯烂的时候停下了。
  天已经蒙蒙亮,谢何和许凌然喘着粗气,彼此对视。
  谢何眼底的血红色已经褪去,两人看着床上的一片狼藉,不由得都笑起来。
  谢何成功的平复了狂躁,没有在狂躁期间作出出格的事。
  谢何看着身下的人因为折腾了一夜而苍白的脸色,不由得覆上了他的唇。
  这一吻深入而热切,许凌然感受到谢何的爱意,张开唇开始回应他。
  两人亲昵到了六点钟,许凌然才把谢何推开,起身去为他做早饭。
  其实冰箱里放着很多营养液,但今天是谢何高考的日子,许凌然想为他做一顿丰盛的早餐。
  当今的人,都是喝营养液为生的。
  古老的做饭行为,已经成了一种艺术,很少有人在这上面浪费精力。
  而许凌然,为了让谢何能一饱口福,专门学了这门“艺术”。
  谢何看着在厨房忙碌的许凌然,在心中感叹,许凌然就是文艺,总是学这些不实用的技能。
  若是许凌然能跟他共同学习作战系,该有多好……
  但是当谢何吃到美味可口的饭菜的时候,又突然觉得,许凌然就这样也不错。
  他在外面打拼,许凌然就在家里做做饭,喂喂猫,等着自己回来。
  这才是一个温馨的家庭。
  许凌然感到谢何看着自己,抬头一笑,问道:“怎么了?”
  谢何笑着说:“没,没什么。”
  他站起来,在许凌然的脸上印下一吻,笑道:“我去战场了!宝贝!”
  许凌然把他从到门口,一直看着他登上公共飞船,才冲他喊道:“谢何,加油啊!”
  谢何隔着玄窗向许凌然摆了摆手,示意他知道了。
  谢何离开后,许凌然打开自己手腕上的光脑,他的准考信息就出现在了空气中。
  许凌然深吸一口气,尽管已经决定放弃读大学,许凌然还是想参加高考。
  其实,许凌然的心里也有一个梦,他希望有一天,能够成为一名研究员,穿着白大褂走在研究所里,为研究哨兵向导之间的精神联系做出一分贡献。
  谢何的身影已经看不到了,许凌然关上宠物店的门,踏上了前往考场的路途。
  许凌然从回忆中抽离,他起身拿着水壶,给货架上的玻璃杯中的琪娜花换了点营养液。
  许凌然把玻璃杯抬起来,底下是一张塑料卡片。
  他拿起卡片,眼神中闪过一丝落寞。
  这是他的高考成绩卡。
  上面有着大大的数字——635。
  当年的皇家圣瓦伦大学分数线,是630。
  许凌然叹了口气。
  这时,宠物店的门开了。
  一个背着背包,有着黑色小碎发的男生走了进来,他看到许凌然端着玻璃杯,便说道:“凌然,这花有一个月了吧?你竟然还照顾得这么好!”
  琪娜花,是琪娜小城的市花,摘下来的琪娜花,最多一个星期就枯萎了。
  许凌然竟然为了这朵花用上了营养液。
  许凌然有些不好意思,他说道:“这是谢何寄给我的嘛……”
  来人是简寒,许凌然的好友,他的高中学弟。
  因为两人住的不远,他们经常一起上学,一来二去,关系就熟了起来。
  简寒撇了撇嘴,说道:“一开始谢何还每周都给你寄花,现在可好,一个月才寄一次了。”
  许凌然笑笑,说道:“他上学忙啊。”
  简寒嗤笑一声:“上学忙,我看是快把你忘了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