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际奶爸 作者:绍兴十一 (下)

字体:[ ]

“大奶子!”
  陆飞朝着那个角落走过去,他所过之处,众恶棍都认识这个头子,纷纷让开一条路。
  夕阳的昏暗光线中,身材不算高大,但却匀称的金发男人,朝着角落赤脚缓缓走去。
  二十多天的牢狱生活,糟糕的伙食和大量的劳动,哪怕陆飞有意控制别瘦太多,但原本的脂肪也无可避免的消减了不少,使得一开始那种肥胖,变成了壮实,隐约露出腰腹的线条,显示出蕴含在这具身体里的可怕战斗力。
  金色的阳光漏进来,将这男人的身体,笼罩成了一层光晕,而他周身尚未被冲去的肥皂泡,折射出五彩的光芒,使得他宛如行走在黑暗中的神祇。
  在这一瞬间,大部分洗澡的囚犯,都想要扑到他脚下,甚至有的想要扑到他身上,跟他发生亲密关系。
  但这是一个恶棍,整个监狱的人都被他欺负过。没有人敢真的上前,只是默默的让开道路,从心底里感到敬畏和仰慕。
  陆飞一路走到那个角落,眉头微微皱了皱。
  他看得见一个瘦弱的小个子,正趴在地上,臀部撅起。
  另外一个正在享受的家伙,看见陆飞来了,很礼貌的把自己的东西拔出来,恭敬的说:“老大您有兴趣?您先来,我们给您看着……”
  陆飞下意识的就想要用手去把那小个子屁股上不知道被什么人弄上去的粘乎乎的东西扒开。
  才伸手的时候忽然响起了自家老公可怕的警告:如果你再敢摸别人的屁股,就等着你自己的屁股开花吧!
  于是陆飞很郁闷的对周围人说:“都给我转过身去!该干嘛干嘛,这个人,我要了。”
  众囚犯一起转身,都散了去自己洗澡。
  那小个子一脸感激的从地上爬起来,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面前解救自己的男人:“谢……谢谢……唔……谢谢……”
  陆飞很不喜欢这种比女人还娇弱的男人,他说:“你屁股上还有脏东西,洗干净吧。”
  小个子快哭了,他知道陆飞的癖好,只喜欢看。
  可这次石雕飞肯定不只是要自己洗干净了看这么简单。
  他哆嗦着身体:“洗……用……什么……洗?”
  “肥皂啊!给……”陆飞慷慨的拿出自己的肥皂,结果太滑了,一下子就掉到了地上。
  小个子的脸一下子就又白了,他下意识地看了陆飞的下面一眼,那里看似很安静,但……
  天知道等一会儿爆发起来,会不会粗壮的可怕呢?
  陆飞抱歉的说:“不小心掉了,要不……你把肥皂捡起来……”
  
  ☆、 第48章
  
  捡肥皂……
  直到事情过去一个多小时后,小个子回到自己的牢房,躺在床上的时候,都无法忘记那噩梦。
  自己把屁股洗干净,撅着屁股迎着夕阳,硬是被视奸了足足十分钟!!
  十分钟过后,那可怕的石雕飞还威胁自己——明天继续!!
  这样变态的爱好,还不如直接上了算了……
  小个子辗转反侧,为明天的命运发愁。
  同时发愁的还有陆飞,做惯了海盗,平时也喜欢玩儿解谜游戏的他,发现那小个子的屁股上,的确是一张地图。
  但……到底是什么地图,越狱地图?藏宝图?还是坑爹的游戏地图?谁知道呢!!
  今天时间仓促,看了半天也就看出来那是一张有特殊意义的东西,但还需明天继续深入。
  监狱里洗澡是一个星期才有一次,所以明天陆飞约定的是放风时间的厕所。
  当一个人有了期盼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特别慢,陆飞觉得大概等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才等到了放风时间。
  他和小个子不是一个牢房的,所以,在放风时间相遇也并不容易,两人放风的交错时间大概只有五分钟。
  于是陆飞看见小个子出现在操场的时候,就冲过去,用粗大的胳膊箍住小个子的脖子,然后直接一起上厕所。
  “你屁股上的纹身,哪里来的?”陆飞在小个子耳边问,“我觉得挺有趣,打算也去弄个。”
  小个子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他拼命地推开那粗壮的胳膊:“我……是一个在监狱的老朋友,给我留下的记号……”
  陆飞一愣:“监狱的老朋友?”
  小个子脸上露出忧伤的神色,沉浸到了自己的世界里。
  于是今天的厕所五分钟,陆飞只得到了一个可怜的信息:小个子是个同性恋,爱上了一个恶棍,于是两人双双前去流沙星系纹身,得到了这个屁股之后,回来就不幸犯事,被抓到了这里。
  但倒霉的是,恶棍情人死的早,尸体都被火化了,只剩下小个子的屁股在风中摇摆。
  陆飞有一种崩溃的感觉……他已经几乎确定,这个小个子,就是朱诺说的,蝰蛇画的那个人。
  但只有一半纹身……这到底是个什么剧情!!
  等到下次上厕所的时候,陆飞没有再和小个子过多的聊他的感情生活和悲惨故事,他只是,认真地盯着对方的屁股,企图去伪存真,把上面的图案记到自己的脑袋里。
  这件事情对于陆飞也有点困哪,他的记忆力很好,只存在于文字方面,对于图像记忆有点差,尤其表现在人脸记忆处。
  所以,他很难像萧震或者朱诺那样,看到一副图像就能够过目不忘。
  为了能够在每天有限的时间里,准确的记住小个子屁股上的图案,陆飞可谓是花了很多功夫。
  每天竭尽所能,寻找一切机会,要求观看小个子的屁股。
  在三天后,陆飞终于能够基本记下来,并且趁着晚上的时候,用一截木炭条,在地面上画出自己对这幅图的理解。
  这项工作对陆飞来说,不算太难,单从图像的完整性来说,小个子屁股上的图案并无缺失。陆飞画了一点时间在脑海里分解这个纹身,基本确定,这个小个子屁股上的图案,就是经过处理后的北芒星监狱附近的地图。
  陆飞的脑海中仔细回想着那副纹身,似乎,在纹身的某处,有一个黑点,也不知道是小个子的痣,还是有特别意义的某点。
  而且陆飞也不太确定这个纹身的位置,一切就只有等到……下回分解。
  下回是一个美好的如厕时间,这些天人人都知道陆老爷看上了小个子,没有人再敢去明目张胆的挑衅石雕飞的权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个子过的舒坦了不少。
  于是这次小个子竟然做的很主动,进了厕所就主动脱裤子,眼中都闪烁着不同的光芒:“飞哥,你……真是只是想看看?其实别的我也可以做……你人很好,我都愿意的……”
  陆飞忍住内心的崩溃感,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期待发生点什么的小个子,学着萧震那冰冷的声音,淡定的说:“转过身去,把屁股撅高点,迎着光,我……只想看看……”
  小个子遗憾地转过身,陆飞凑过去,仔细的研究那些看似无章的纹身。
  纹身上,有一个黑痣,在非常显眼的位置。
  心中有色情的罪犯,看到这个黑痣,就会认为那是大奶子的乳头。
  心中有暴力的罪犯,看到这个黑痣,就会认为那是艺术家溅出来的血珠的表现物。
  心中有地图的陆飞,看到这个黑痣,就像是在地图上看到了导航标注点。
  他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又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最终还是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一下那个黑痣。
  “原来……在这里啊……”陆飞喃喃自语,“竟然是……在这里……”
  声音中充满了惊喜和欢愉。
  然而下一秒,一个威严的声音,出现在厕所的门口。
  “陆飞!你在干什么?!”
  陆飞和小个子一起扭头,看见一幕让人不可置信的画面。
  典狱长一脸崩溃的站在前面,手里拿着警棍,威严的怒喝声,就出自典狱长之口。
  而在典狱长背后,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那男人神色漠然,异常冷峻。
  陆飞一下子就被吓得瘫软在地上,赶紧解释:“我……没干什么……真的没干!”
  小个子从来没见过英勇无畏的石雕飞居然有这么怂的时候,心中的英雄情节一下子就破灭了,他不屑的从地上站起来,然后穿好裤子,淡定的对典狱长和典狱长身后那个看起来美艳冷峻的男人说:“干什么难道你们看不到吗?我裤子都脱了,能干什么?”
  陆飞的双腿发软,这次是真的站不住了,直接跌倒在地上,哭丧着脸:“你相信我,我真的没干什么……我是真的……555,我真的无心也无力,我才生完孩子两个月……我半点都不想跟任何人发生关系……”
  小个子对石雕飞很不满,他想起了自己的前任情人,那才是——临死前都要来一发的英雄。
  “飞哥,你这么怕他们做什么?!当初你不是很有勇气的吗?!”
  一直站在典狱长背后的男人将双手抱在胸前,微微挑眉,看向陆飞:“飞哥?有勇气?”
  陆飞疯狂的摇头辩解:“是他乱喊的,我跟他一点都不熟!!真的……我没有做半点事情啊……真的你看到的都是一个误会!”
  小个子把瘫倒在地上的陆飞拉起来:“飞哥不用怕他们!他们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的……鸡奸才会受罚,我们你情我愿又没违规。”
  陆飞快疯了:“你别离我这么近,别拿手碰我,还有谁跟你你情我愿……你不怕我怕啊,那是我老公!”
  小个子当场就呆愣在原地,典狱长默默的把那个不知天高地厚企图当第三者的男人带走了,厕所留给了迷の恐惧的矿工和萧震。
  “监狱生活愉快吗?”萧震朝着陆飞走来,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翻,语气和眼神都看不出喜怒。
  陆飞心跳至少飙到一百八,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不……不太愉快……”
  萧震冷笑了一声,盯着陆飞,一双深邃的黑色眼眸,仿佛无尽的深渊一般,里面盘踞着无数喷火的恶龙。
  陆飞一见这阵势,就感到非常害怕,他不知道老公到底会怎么样对待自己。
  只能够颤抖地等待。
  “看来我说的话,你都当成了耳边风。”萧震逼近陆飞,身上的怒火简直可以燃烧到整个厕所。
  陆飞下意识的后退,结果因为太害怕了脚下不稳,一屁股跌倒在地上,屁股开花了,尾椎骨疼得厉害。
  但萧震并没有给海盗爬起来的机会,他紧跟着上去,用膝盖压在了陆飞的小腹上,将其制住。
  陆飞连挣扎的勇气都失去了,只能够无力的倒在地上,盲目的辩解:“我一直记得你上次说的话……我绝对没有伸手摸过任何人……我只是想要找到地图,如果可能我绝对连看也不想看……真的……地图在那个小个子身上,我刚刚只是……只是伸手确定一下标注的位置……”
  萧震微微挑眉,他看得出海盗眼中流露出的发自心底的恐慌,在这之前,当他猛然看到那一幕的时候,第一时间是想要把海盗狠狠揍一顿,然后再也不管他。
  但现在,当看见那个人在自己身下颤抖时,萧震最初的愤怒,也没有那么多了。
  “我记得你上次说过的……整个帝国都知道我们结婚了,知道我是你的男人……真的整个监狱的人都知道我洁身自好。”陆飞企图说服老公,证明自己的清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