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永夜+番外 作者:回流之浮光掠影

字体:[ ]

☆、第一章  魔君傀儡
 
  第一章魔君傀儡
  新魔纪元年,魔君兀离以魔都之外的整个魔界向火焰之主献祭,借助最初与最终的火焰之力,开辟异空、创造新魔界。
  九百九十九夜之后,□□的尘烟散去,新魔界的天空仍然如旧魔界般深邃漆黑,但双月同辉,繁星璀璨,无限可能蕴藏于永夜之中
  新魔界诞生之后,魔君又以无上魔力将旧魔都迁入新魔界中央,残存魔都的魔族移居广阔的新魔界之中,魔都高塔镇于界印之上,兀离再次君临魔界。
  身着绛紫衣袍的魔君立于高塔之上,俯视着这由他创造出来的残酷新世界,厉风呼啸,扫荡着一望无际的地平线。
  魔君兀离说道:“辰渊,你看,这是我为你创造的新魔界,更广阔,更强大,也拥有更多可能,你喜欢么?”
  立在他身后的黑衣金发的侍卫冷淡地答道:“喜欢。”
  “你知道什么是喜欢么?”
  “不知道。”
  兀离微微回头看了他一眼:“傻瓜。”
  “我不傻。”
  兀离笑了,他转过身伸出手:“到我这里来,辰渊。”
  辰渊依言走了过去,兀离将他一把圈在里怀里。魔界的风很冷,但是兀离的怀里却异常的温暖。辰渊骤然被那温暖侵袭,极不适应地轻颤了一下。兀离却将他抱得更紧了些,仿若自言自语般说道:“辰渊……明明你的魂魄已被我封印,明明我已经拥有你的身体,主宰你的命运,为什么我还是不满足?为什么,我还会怀念以前的你?”
  “我不明白。”
  “是啊,你不明白,魂魄被封印的你怎么会明白?”兀离淡淡地说着,一道殷红的液体从他的左眼缓缓滑落了下来。
  辰渊看着那滴红色的水滴,问道:“你哭了?”
  “呵,怎么可能?妖魔是没有眼泪的。”
  “那,这是什么?”
  “这是血啊……妖魔只会流血……”
  辰渊冷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微微倾身舔去了他脸上的血迹:“不要哭,你的血带着强大的魔力,会引发骚乱。”
  兀离任他舔掉了血迹,亲了亲他带着血腥味的嘴唇:“明天,我带你去灵泉解开封印。”
  “好。”
  兀离摸了摸他柔软的发梢,轻轻叹了口气:“新的魔界已经诞生,我的心愿已经达成,我累了……我等着你,清醒过来后,杀了我……”
  辰渊冷冷地说道:“我不会杀你。”
  兀离淡淡地笑着:“你会的。”
  辰渊似乎有些恼怒,声音越发冰冷:“我不会。”
  “封印解开后你就会了。”
  辰渊的双眉都拧了起来:“那就不解开。”
  “你不是想知道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不是想去魔界外面看看么?不解开封印你永远也做不到,我会永远束缚你,囚禁你,将你变成我专属的傀儡……”兀离轻轻亲吻他的嘴唇,“这样你也愿意么,辰渊?”
  辰渊没有回答,反而说道:“我不想杀你。“
  兀离静静地与他对视,那双斜飞的长目中微光闪动,似有绵绵情意与彻骨悲伤铭刻其中。
  辰渊的脸色柔和了一些,他不自觉地说出了一直藏在心里的话:“我在这里,永远陪你。”
  兀离看了他好一会,才摇了摇头:“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辰渊终于伸出了手回抱住兀离,他们的体温完全交融在一起,辰渊说道:“我不知道,但你知道。”
  兀离有些迷惑地看着他:“……为何你被封印了魂魄反而变得如此温柔?太不真实了,那个将我打得半死,几乎毁掉魔界的傲慢妖魔去哪里了?”
  辰渊一字一字的说道:“我在这里,这就是真实。”
  “总有一天,你还是会醒来。”
  “你吞掉我的魂魄,我就永远不会醒来。”
  兀离惊讶地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你……说什么……”
  “愿将魂魄献于你……兀离……”
  (略854字)
  “我突然改变主意了,我不想解开封印了,你就留在这里,永远陪我吧……”
  “不要解开……兀离……不要解开……”
  “即使你恨我……”
  “即使我恨你……”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风暴之夜
 
  第二章 风暴之夜
  新魔纪三百三十三年赤月五十七夜,风暴自虚空而来,往虚空而去,途中掠过了新魔界。
  冥冥中心生感应的兀离首先释放了一个静默防御术,护住怀里熟睡的妖魔。
  就在刚才,那妖魔被他狠狠侵犯了一次,此刻淡金色的长发湿漉漉地披散着,一身的qingse痕迹,微微蜷在他的臂弯里睡得正香。
  (略248字)
  亲了亲沉睡的傀儡,兀离整装离开寝宫。
  那夜正是赤月五十七夜,辉夜刚过,天空中本应双月争辉,然而此时双月无光,群星颠簸流离,魔都北方的夜空被无边无际的灰色洪流冲得扭曲破碎。
  这是一匹无法窥见其全身的狂乱巨流,它是现世无意识力量的化身,自由自在地在虚空中流浪,它吞噬接触到的一切物质,湮灭接触到的一切魂灵,在它经过的地方,只留下扭曲的时空及混沌的浓雾。
  其实准确来说,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并未直接降临魔界,只是从天穹过境。但随着着灰色巨流高速翻卷着掠过魔界的天空,一波一波的力量异动传遍魔界的每一寸土地,大地震动、河水逆流,沙石飞舞,一些魔族被巨大的力量卷入,瞬间被被巨流吞噬干净,成为巨流的一部分。
  兀离稳稳地悬浮在空中,注视着这现世最强力量的真身,气流将他的长发高高扬起,紫衣翻飞,他能感觉到体内的魔力在翻涌,血液一下一下急速鼓动着,似乎在应和着风暴的舞动。
  这并不是兀离第一次见到虚空风暴,从他诞生到现在,他曾数次见到这举世无匹的雄浑力量,但他从未见过这股力量被驯服,这股力量几乎可以直接等同于破坏、死亡以及新生。
  幸好,无论魔界如何,他为辰渊设下的那一道防御术足够强大,守护辰渊栖身的小小空间是绰绰有余了。
  兀离平心静气,排除一切的杂念,竭力压制体内的乱流,双眼平静地注视着眼前的风暴,双掌隐隐有微光闪烁。
  在他的身后,远远近近地飞着近万名妖魔。
  当年,他以旧魔界向火焰之主献祭前三千年,他向整个魔界宣告魔都只容三万魔族进入,其余魔族只能丧命于献祭中。宣告一出,魔界立即掀起混战,无数妖魔为了争夺进入魔都的名额战死,剩下进入魔都的三万魔族是强者中的强者。
  魔界本就以强为尊,魔都迁入新魔界后,幸存者更是对他这个魔君又敬又怕,如今新魔界大难临头,近半的移居者愿意都追随他对抗这场劫难。
  兀离和追随他的魔族在等待这场风暴过去,或者说,他们在期待这场风暴过去。
  新生的魔界还十分脆弱,风暴已经轻易撕裂了魔界外围的守护封印,绞碎了北方的天穹。如果风暴不能直接离去,而是突然转向,威胁到魔都高塔的话,他们只能尽全力与这场巨大的风暴抗衡。
  要知道,即使是最强的魔神,也无法完全化解虚空风暴的力量,对他们这些魔族而言,赢面更可算是零,但是他们却只能试一试,毕竟魔界是他们唯一的栖身之所,失去魔界,他们只能死在更加凶险的虚空之中。
  对兀离而言,他创造了这个世界,也想守护这个世界,当然,还有那个沉睡他床上的妖魔,他的辰渊。
  万幸的是,风暴没有转向,仅仅持续了小半夜就离去了。就和它来时的突兀一样,它离开的时候一样迅速干脆,只留下破了一大角的魔界,像一颗被啃得破破烂烂的果子。
  这么一颗烂果子,将是魔族长久栖息的地方。
  风暴留下了大片的混沌浓雾,这片浓雾需要漫长的时间稀释沉淀,方可化为魔族可吸收的灵气,甚至孕生出新的魔族。在那之前,这片可能仍存在乱流的混沌浓雾对魔族而言只是凶险之处。
  兀离联手追随者修复了外围的守护封印,修补破裂扭曲的时空,剩余的,只能交给时间。
  魔都高塔,魔君兀离的寝宫并没有被虚空风暴的来去惊扰,一道强力的防御术隔绝了寝宫与外界的联系,也默默地保护着寝宫中英俊的妖魔。
  (略104字)
  紧张忙碌了大半夜的兀离回到寝宫的时候,就是看到这么一个美好的背影,那一瞬间,悬着已久的心平定下来。他轻轻吁了一口气,走近床榻坐了上去。
  床上睡着的妖魔仍双目紧闭,从兀离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淡淡的光影中半张英俊的侧脸,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和红肿的嘴唇。魔族的容颜向来没有标准的美丑,即使是最难以想象的面目,只要本身力量强大,一样会有欣赏者。但兀离觉得,整个魔界,还是眼前这张脸最好看,无论是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是闭上眼睛的时候。
  兀离抚摸着眼前妖魔光滑赤luo的腰身,缓缓低下头,轻轻吻了吻那张令他倾心的容颜。
  变故,就在那一刹那发生!
  嗤地一声细响,兀离尚来不及感觉到痛楚,一把两指宽的细长利刃就从沉睡妖魔的肋下刺出,没入他的胸膛,刺穿他的身体。
  没有血滴下来,施力者计算得十分精确,这把细剑刺入得就像原本长在他胸膛上般自然。
  兀离垂头看了看钉在胸膛的精致剑柄,又抬头看了看沉睡的魔族。只见那妖魔缓缓转过身来,英俊的脸上一双冷漠的深灰色眼睛,正直直地看向他。
  兀离笑了笑,想说点什么,但是身体完全麻痹了,声音无法发出。他只能注视着那双冰冷的眼睛,缓缓倒在了床上。
  他的视野越来越模糊,意识也渐渐沉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他终究是,一句话都没能说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六翼天魔
 
  第三章六翼天魔
  辰渊等到兀离完全昏迷才坐了起来,他看着眼前的魔君出神了一阵。
  封印的解开其实十分偶然,过境的虚空风暴虽未直接袭击高塔,但引发了他体内力量的共鸣。魔力奔涌之下,封印受到冲击出现裂隙,遗忘的往事突然间涌上心头,爱恨情仇重新回到这具身体里,他突然间又有了生存的目标。
  于是他重新躺好,蛰伏着,等待着。
  他知道,如果兀离活着,那他一定会回到这里。
  七万年了,兀离封印他整整七万年了。
  (略一段)
  他嫌恶地闻了闻自己手臂,不止体内,似乎自己每一寸的肌肤上都残留着那个魔君特有的气味。
  这就说明,对兀离来说,他这个傀儡并不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xieyu玩具。只要兀离不死,那他就一定会回来。他算准了兀离当年□□时元气大伤至今未愈,现在又面对虚空风暴,势必再度损耗魔力,而他就有十成的机会、八成的把握刺杀到这个将他的魂魄封印了七万年的仇敌。
  事实证明他料对了,他的剑刃并没有落空。
  然而,等到他刺穿了仇敌的身体,注视着这具曾与他耳鬓厮磨鱼水交huan的身体缓缓倒下的时候,他又有了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