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仙之师傅保护我 作者:万灭之殇

字体:[ ]

 
 
    修仙之师傅保护我的内容简介……
 
    【徒弟X师傅】
 
    腹黑徒弟推倒傲娇师傅的故事
 
    修仙之师傅保护我的关键字:修仙之师傅保护我,万灭之殇,师徒,宠溺,修仙,下克上
 
    第一章 九霄风皇
 
    此为师徒前世的故事(九霄VS风皇)
 
    看与不看都不会影响看正文
 
    不过请放心的看,无虐,欢快的基调
 
    装傻腹黑徒弟和冰山傲娇师傅的那些事
 
    这里写出来纯属老万私心
 
    后期小凤觉醒以后,就会改回原来的名字:九霄
 
    毕竟是师傅替他取的名字,算不上剧透
 
    前传不定时更新,么么哒,求收藏,求推荐,师尊万万岁
 
    第一章
 
    若非真的是从凤凰蛋里孵化出来的,估摸着还以为他这只黑漆漆的小乌鸦是从哪儿偷偷摸进了凤凰的巢里。
 
    他是一只从凤凰蛋里孵化出来的乌鸦。
 
    打小的时候,身边的兄弟皆是一只只羽毛鲜艳漂亮的凤凰,唯独他只有黑乎乎的羽毛。
 
    他没有名字,凤凰世家的人并不喜欢他,视他为不祥之物一般总是避着冷淡着,即便是父母兄弟也不愿意与他亲近。
 
    他倒也自得其乐,反正也没人愿意管他,他没事儿就飞到人间去溜达溜达,不过凡人似乎也不喜欢他这只黑漆漆的乌鸦,总说他是不祥之物。
 
    这一日,听说是凤凰世家所栖息的凤凰山里来了两位尊贵的客人,小乌鸦费尽力气才偷听到这两位尊贵的客人是自从天地初始时便降临的双神,地位尊贵,法力高强,而且长得比凤凰世家的凤凰神还要好看。
 
    小乌鸦见过凤凰神,在他刚刚破壳而出的时候。
 
    他的父母也曾满怀期望地将他带到了凤凰神的跟前,他不记得当时父母和凤凰神的对话,只记得凤凰神的确长得很好看。
 
    这世间还有长得比凤凰神好看的男人?
 
    可惜小乌鸦没办法亲自验证了,凤凰山的其他凤凰们把他赶出了凤凰山,生怕他这只黑漆漆的小乌鸦突然出现在席间坏了凤凰山的名声。
 
    他倒也不介意,想着“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离开了凤凰山,飞离了神界,来到凡间。
 
    细碎的飘雪似沙似尘,阳光倒也明媚,一阵寒风卷来便似包着火的大雾似的弥漫开来,小乌鸦站在枝头突然瞅见那大雾里有个人的身影。
 
    挺拔清瘦,气质超然,一头乌发墨似的披在身后。
 
    他看得呆了,竟是差点儿从枝头上掉下去,脚下踉踉跄跄地踩了几下才有勉强站稳。
 
    裹在细细树枝上的积雪窸窸窣窣地掉落了下去,细微的声响惊动了那背对着他赏雪的男人。
 
    那男人转过身,抬起头朝他看了过来,自清澈双眼间洋溢的笑容胜过了冬天最温暖的明媚,小乌鸦的心骤然停跳了一拍。
 
    这世间当真有长得比凤凰神还要好看的男人。
 
    后来,他才得知这个长得好看的男人是当日莅临凤凰山的双神之一,名为风皇。
 
    再后来,他便成了这人的徒弟。
 
    “纵然是乌鸦之身亦有凌驾九天之心,从此之后,你的名字是九霄,是我风皇之徒。”
 
    他跪在地上,额头贴地,沉沉喊了一声:“师尊。”
 
    心里想着,九霄,哎哟,这名字真不错,不愧是师傅取的名。
 
    抬起头来又见着师傅那静若寒潭的双眸正看着自己,小乌鸦心里一热。
 
    不对,应该是九霄心里一热。
 
    心中又想着,师傅真好看,若是能有师傅这样的人做妻子,让他去死也心甘情愿啊!
 
    第二章 偷吃豆腐
 
    “师傅……”
 
    九霄甫一张口,那冷若寒潭的眸光就落在了他身上,他当即改了口:“师尊。”
 
    九霄总觉得喊“师傅”要比喊“师尊”来得亲昵一些,好似无形中能拉近他和师傅之间的距离一般,可惜他这师傅历来讲究规矩。
 
    纵然他已入风皇门下百年之久,他与他之间总似是隔着一道无形的冰墙,又似是横着一条沟一般难以跨越。
 
    他是他的师尊,他是他的徒弟,也就仅此而已了。
 
    见师傅偏过头不再看他,九霄如以往那般上前服侍着他师傅穿上衣裳,天衣无缝,玉带缠腰,即便是重复这样的动作已有百年之久,九霄却是一点儿都不觉得腻味,谁敢跟他抢帮师傅穿衣服的工作,他绝对会和那人拼命。
 
    在替师傅缠上腰间玉带的时候,九霄偷偷摸摸假装不经意地指腹抚过风皇的腰,即便是隔着一层又一层上等华贵的衣料,他也如同偷了腥的猫一样得意得不行。
 
    最初的时候,九霄本本分分不敢动手动脚。
 
    后来帮着师傅穿衣服的工作日渐娴熟,他便趁着替师傅整理着装的时候做些小动作,比如说在缠玉带的时候偷偷摸一下师傅的腰啦,在帮师傅整理衣服领子的时候偷偷碰一下颈子上冰凉的皮肤啦。
 
    但他最喜欢的还是拿着木梳替师傅梳理头发,那乌油油的长发冰凉顺滑,未曾束起时垂落在他师傅的肩膀和胸前,衬得风皇那冷峻的面容都变得柔和了起来。
 
    “九霄,你有心事?”
 
    身后的男子拿着木梳许久未曾有动静,风皇疑惑的一问。
 
    他这徒弟跟随在他身边已有百年,百年时光于风皇而言不过白驹过隙,于九霄而言,却已足够当初的小娃儿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
 
    风皇恍然间发现,九霄长大了。
 
    当年还只是一只绕着他飞来飞去的小乌鸦,都已经长得和他一般高了。
 
    “师尊,我听说神界近来有些不稳。”
 
    九霄随口扯了个话题,总不能直接说:师傅,其实我是在对着你发花痴。
 
    说到花痴这事情,最让九霄遗憾的莫过于这百年来他从未看到他师傅展露笑容,若非他们初见时他亲眼见过风皇展颜而笑,他几乎要以为他师傅根本不会笑。
 
    哎,冰山美人。
 
    花了一百年的时间也只能偷偷摸摸的偶尔碰一碰师傅,待他抱得美人归的时候,还得等到何年何月啊!
 
    第三章 师傅香喷喷
 
    要真这么等下去,估摸着等到海枯石烂那一天也等不到他师傅愿意接纳他。
 
    冰山美人的外号不是白来的,放眼天下,谁能有他师傅好看?就算是风皇的兄弟东皇太一,在气韵上也输了风皇一截。
 
    只可惜美则美矣,奈何是座冷冰冰的山。
 
    就着短短的百年间,作为风皇徒弟的九霄就代他师傅收了不少的好东西。
 
    今儿是魔界的魔尊送了条珍贵的黑龙来给他师傅当坐骑,他师傅看都不看一眼直接丢去镇守神界了。
 
    明儿又是仙界的谁谁谁借着求学的借口到飘渺天地来,说是求学,还不是想看他师傅,哼!
 
    天神本非凡胎,又如何知情爱?
 
    六界中人似是达成了一个共识:风皇,无情无欲无感之神,本就是无感情的神,又如何能得到此人的感情?
 
    终究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一个镜花水月般无法触及的梦罢了。
 
    可九霄不这么看,他见过他师傅笑,他笃定他师傅一定有感情。
 
    正如同风皇百年不曾一笑一样,风皇也只是有感情而不曾表露罢了。
 
    ……
 
    “九霄,不要勉强,师尊并不强求你去做这些事情。”
 
    风皇冷若寒潭的眸光深处闪动一丝不忍,犹如天上流星一闪而逝。
 
    九霄看到了他师傅眼里一闪而过的情绪,于他而言,这就足够了。
 
    “师尊,不勉强。”
 
    微微张了张口似是要说些什么,风皇看着九霄透着明亮光彩的双眸最终还是把将要到嘴边的话给吞了下去。
 
    九霄是他的徒弟,是他信得过的人,这些事情交由九霄去做确实也是最为合适。
 
    可那些事情……毕竟是见不得光。
 
    九霄不在乎,不就是杀人吗?既然是他师傅让他去杀的人,那这些人肯定就该死。
 
    ……
 
    后来有一次,完成了任务之后他受伤回到了飘渺天地。
 
    “九霄,你难道不问师尊,为何这些事情要让你去做,而不是师尊亲自动手?”
 
    神界里并不缺少妙手回春之人,风皇大可以把受伤的九霄送去他处疗养,可九霄受伤皆是因他而起。
 
    兴许是对徒弟的一丝情分,也可能是对九霄的一丝愧疚,风皇把九霄留在了飘渺天地,亲自替他这徒弟疗伤包扎。
 
    “有徒儿在又怎能劳烦师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