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君邀之华 作者:教主在上

字体:[ ]

 
书名:君邀之华
作者:教主在上
 
文案
 
未来世界先进的城市——灰熊市。
这里政|府只是陪衬,真正的管理者是人称黑白八家的八大家族。
分别盘踞黑白两道,构成了灰熊市政|治的真正面貌。
地域面积辽阔,相当于一个小国,常住人口约三千两百万。
经济、金融、贸易、科教文卫,均为世界尖端行列。
与日本一样,黑道与情|色行业都是合法的,并有规范制度管辖。
有周边两座卫星城市——白鳄、黑鹰。
这样一座城市里,发生在八家中某一家的故事。
更是兄弟二人的故事。
内容标签:科幻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皇衣,顾须白 ┃ 配角: ┃ 其它:
==================
 
  ☆、顾须白
 
  说实话,我从来不明白,为什么哥哥那样的混蛋能当上顾家的家主。
  在灰熊市这个在我眼里充斥着麻烦的地方里,黑白道八大世家的那点破事我都不愿意去理会,但没有办法,很多事情都没有办法,这个道理被家族里的长老们对着我从小念到大。
  好吧,其实这和哥哥的混蛋是两码事。
  顾家作为白道四家,人称【白四家】中实力最弱的一家,这我知道,也很清楚,我们家族既没有易、云两家雄厚的实力,也没有孟家主攻尖端的科技,顾家从事的是娱乐传媒行业,国内的艺人与明星有七成出自我们家经营的娱乐公司,最大的优点大概就是公众影响力很大了。
  我的哥哥叫顾皇衣,是顾家家主。
  实不相瞒,虽然我们是亲兄弟,但我对他不满已经有很久了。
  他本人就是国际知名的巨星,走到哪都有一群前呼后拥的粉丝,跟皇帝出行似的,我却从不觉得他有什么特殊的魅力,也不知道那些女孩子,甚至一些男人是出于什么心态才成为他的粉丝,还有很多后援团和俱乐部。而且作为一家之主,他代表的是顾家的形象,他的字典里大概从没有“稳重”两个字,明明是轻浮却自诩温柔,对女粉丝从不知收敛,简直跟以前我们一起上高中的时候没区别,其实从更小的时候他似乎就已经有吸引别人的本事了,他就像个移动太阳,走到哪闪到哪。
  他很乐在其中,我却感到烦透了。
  他长得很好看,这点我不否认,他大概是我见过的最俊美的男人,我有一张与他相似的脸,却稍有不同,显得平凡一些,跟他站在一起的时候简直就是空气,或者衬托的绿叶。
  哥哥和我从不在一个世界,我一向这么认为。
  外貌这些我并不在意,但我不满他总是不把顾家当回事的态度。
  他是家主啊,难道不该背负起相应的责任吗?
  好吧,我的确很啰嗦很老妈子很古板很死脑筋。
  每次我想找机会开导一下哥哥的时候,就会被他摸头,用一副哄小孩子的口气说:“阿白啊,你什么时候这么像个小老头了?这样下去会和长老们一样变得秃顶哦!”
  他没有那个觉悟,那我更应该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
  我想我已经古板到一种程度了,承担起哥哥的责任这种事情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不合规矩,而且他的事情终究是要他来做才有意义,我做的再好再出色也没有用,他才是家主,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力把担子的重量减轻一点,让他觉得便利一些,却永远不会和他一起背上担子,那是他的事情,他是我的哥哥,但他更是顾家的家主顾皇衣。
  家族的老人也从小把我当成哥哥的左膀右臂一般培养,他是生来注定就不平凡的人,他的人生注定要有万丈的光芒,而我的存在是为了让他的人生更加不平凡,让他的光芒更为强烈夺目。我对这些东西都不在意,光芒啊目光啊,这些他要就让他拿去,我对自己是为了辅佐衬托哥哥而存在的这件事也无所谓,说白了那只是长辈们自顾自决定的,我自己也不在意。
  但是人要是没有个寄托,该怎么活下去呢?
  顾皇衣?那个混蛋我提都不想提他。
  我从此成为了家族的人,或者说家族的狗,任何事情,不论是哪家公司的经营出现了问题,或者有急缺的空位需要人手,再或者是和其他世家的往来交易,再棘手的事,我都包揽下来,即便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解决。时间长了就成了习惯。
  有一天我无意听到公司里的年轻女职员们在议论我和哥哥。
  “我喜欢顾皇衣!他太帅了!人又温柔从不耍大牌,一想到他还是顾家的家主,整一个高富帅完全体,我竟然在他的手下工作,想想就幸福得就要晕过去了!”
  “我觉得他的弟弟顾须白也不错呀,虽然没有顾皇衣帅,但也已经很好看了啊,他很万能啊你们不觉得吗!就像是动漫里塞巴斯酱那种万能管家型的耶!简直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必备男人!”
  “嗯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拿得起刺刀用得起手枪!就是人太古板很严肃,整天板着一张脸,一有不合规矩的地方就跟你啰啰嗦嗦一堆,真看不出来,明明平时话那么少,哎,我说,引起他注意的方法是不是故意不合规矩跟他对着来呀?”
  “不过我可不敢那么做!万一被他赶出去了怎么办?”
  “嘘,我们小声点……”
  我默默离开了。
  我活泼不起来,怨不得哥哥的。
  我想到每年我生日的时候,他不论多忙都会送花给我,以他那样骚气的人,送的也应该是骚气的花,什么名贵的玫瑰之类的。
  但他每年送的都是风铃草和黄色的风信子这种感觉很朴素的花,随花的贺卡上也只是简简单单写了一行生日快乐。
  我总觉得他是故意的,因为他如果送骚气华丽的花,我当场就摔地上踏了。
  有一次他随花寄来了他个人演唱会的VIP门票和后台参观券,那场演唱会很盛大对他很重要,但那天我正好有事,没有办法抽身,直到最后都没能去。
  从此他再也没有寄过演唱会的门票。
  就连后台参观券只有一张这件事,我也是很久以后才知道的。
  那次演唱会大获成功,第二天报纸上的头条是:“巨星风范!顾皇衣第一次女装花旦登台,正腔京剧好评一片!”
  那时候我想,我去不去都一样吧,他不管怎样都能让别人喜欢他。
  每年他生日的时候,我想他那么多粉丝寄的礼物已经可以把他的别墅堆满,我的东西混在里面说不定也只是被无视,既然如此就被无视得彻底一点好了,我只是很没有诚意地托人送去一张轻飘飘的便签,背面还有打过的草稿,上面只有一行潦草的字迹。
  “你怎么还没死?”
  我一直对他单方面嫌弃了很久,他却从来都把我当小孩子。
  就是因为有这种不干事的混蛋,我才那么焦头烂额!
  其实我并不喜欢那些人心的争斗,都是想着是为了家族才有动力。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人类是这么复杂的生物。
  家族内部也不安分,这也是正常的,几乎每个世家都会有内部的风起云涌。
  哥哥因为不怎么管事,很少出现在办公室里,执掌事务的都是我,所以总有些人蠢蠢欲动地撺掇我去把哥哥推下家主之位。
  我还记得一位干部在饭局上这样低低地对我进行各种暗示的时候,我冷冷地看着他,忍住了没把酒杯摔到他脸上,但第二天他就消失了。
  哥哥怎样都无所谓,但他是高高在上的那个人,不论那个位置上是谁,我都不会允许有人起这种念头。
  这种日子持续了很久。
  哥哥毕竟是家主,黑四家虽与白四家表面上和和气气,实际上底层一些的人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哥哥不惹别人,总有别人要盯上他。
  长老对我说:“阿白,这些年难为你了,总是要你一个人做那么多事,辛苦你了。”
  我不否认,我的确很辛苦,不管是战斗的训练或者是经营管理的学习都曾把我累哭,在我晚上一个人默默边包扎伤口边啃书的时候,电视里的哥哥正沐浴在鲜花和掌声中。
  哥哥,当我孤独一个人的时候,你又在哪里呢?
  我把自己蜷成一团,几年来我都是这样睡觉,才会不觉得寒冷。
  某天晚上正当我受不了助理的念叨,我才发现原来世界上存在着比我还唠叨的人,于是只好回房间休息。
  今天电视上播的是哥哥参加了的综艺节目,他笑得那么开心。
  明明是应该已经习惯了的场景,却还是无法抑制地感到寂寞……
  或许像长辈们说的那样,我应该找一个女人,跟她恋爱结婚生孩子,生命中一下子多出来两个人,心里就会变得很拥挤,就不会再莫名地难过。
  就当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感到一个手掌温柔地抚上了我的头发,温暖的温度透过掌心传来。
  结果下一秒我的头发就被揉成了鸡窝。
  “阿白,是我。”
  我睁开眼,正对上他距离我很近的黑色眼眸,在黑暗的房间里显得那么明亮。
  “哥?你怎么回来了?”
  “原本的行程有了突发状况,我这些天都有空,就回来了。”他的声音里透着隐隐的疲惫,叹了一口气,额头与我相抵。
  “回来陪陪你,我的好弟弟。”
  拿他没办法。
  “我可不想看见你这个混蛋老哥。”
  “嘴上说着不想,眼睛还是很诚实的嘛。”
  我一掌糊过去:“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你还不累啊。”
  他离开我的身边,把灯打开,他的外套还没脱,应该是一回家就到我房间里来了,他娴熟地扯下衣服随手扔在地上,四处翻箱倒柜,说:“咖啡呢?有喝的么?”
  我皱眉:“这是我房间!不要乱扔垃圾!”
  他依然没有停下:“老弟,好些时间没见你,你竟然有幽默细胞了,真是可喜可贺。”
  “你不走那我走。”我收拾好桌上的文件,“你好好休息,我去工作了。”
  “别啊!”他扑过来,“我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就这样冷淡?”
  “都让你待在我房间了还不够热情?你当我是你那些粉丝吗?”我甩开他,抬腿就走。
  他无奈:“那好那好,我跟你一起。”
  家主想要履行他的职责,我没有理由拒绝。
  我们并肩穿过夜晚的长廊,他看到庭院里的植物,呼吸似乎一下子停滞了。
  “那些……是风铃草和风信子吗?”
  “嗯。你寄来的,扔了可惜,我每年都重新种在院子里,今年总算是开出花来了,以前都是小小的一点苗,所以你从来没注意到……”
  他抿了抿唇,神情温柔而歉疚。
  走到书房门口,我把房门推开,确认里面没有什么,把一切都布置好之后才迎他进屋。
  他习惯性地摸上我的头:“阿白,你是我弟弟,不是我的佣人。”
  “开始工作时您就是我的效忠对象,现在您是顾家家主。”
  他叹了口气:“你还是这么死板。”随即在转椅上坐下。
  我沉默地把整理好的文件给他过目,他接过去之后仔细地翻阅,我趁这时候替他泡了一杯咖啡放在桌上。
  时间就那样静悄悄地过去。
  哥哥没有说一句话,但我想他应该是看进去了。
  家主行事我不应过问,他办公时我更不应该打扰。
  我带上门,站在走廊里,望着院子里的风铃草和风信子。靠在门上仰望星空。
  不知过了多久,门突然开了,我被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更深露重,你站在走廊里要着凉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