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薄荷树与猫 作者:何书

字体:[ ]

 
 
 
万物有灵且美
树和猫的故事(°_°)
 
日常向,拥有着日常特有的慢热属性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欢喜冤家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溪和,冷忱 ┃ 配角: ┃ 其它:何书,薄荷,猫
 
 
==================
 
    ☆、 第 1 章
 
      
  临风小镇的上空灰蒙蒙一片,从远处飘来浓厚的乌云,似乎下一秒就会下起雨来。
  临风小镇的振兴街是比较老的一条街,也比旁的街道热闹,虽然乌云袭来,振兴街上的人们却依旧懒懒地不慌不忙地坐在树下闲聊或者下棋,此时街道某棵大树下有一个过路商,他身边停着一辆三轮车,三轮车上有一个大笼子,笼子里有许多似乎孵出来没多久的小鸡仔,他拿出一个竹圈放在地上,打开笼子,随手从笼子里抓出三四只小鸡放到地上的竹圈里让行人看,不一会儿就聚集了好多看热闹的小孩子还有想要买小鸡仔回家养的大人。
  看热闹小孩子里就有溪和,小小的他蹲在竹圈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里面的小鸡唧唧个不停,小鸡仔不时低头吃里面的米粒,嫩黄的小绒毛,乌黑发亮的眼睛,小小的一只,真可爱。
  本来拿着爸爸给的钱来买好吃的溪和,驻足片刻后,毫不犹豫,不作他想,豪爽的递上钱,买走了四只小鸡仔。
  买完小鸡的他开心地抱着小鸡仔们在巷子里穿梭,就在这时,天不负众望地下起雨来,溪和仰头看了看天,不由加快了脚步,生怕一会儿跟怀里的小鸡仔一起淋成个落汤鸡。
  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小鸡,毛茸茸的它们真是越看越可爱!边跑边这样想的溪和伴随着哒哒哒的脚步声继续往家里跑。
  专注看着前方的溪和并没有注意到脚下正有一只浑身脏兮兮正在往与他相反方向走的小猫,小猫似乎没有什么力气,走起来路东倒西歪,仿佛马上就会倒下来,垂着眼皮耷拉着脑袋的小猫并没有注意到前方奔来的小男孩,而小男孩也没有注意到快和地面颜色一样的小猫。
  “喵——”小猫被踢翻,身体无法控制地滑向旁边的墙角下。
  溪和也意识到自己踢到了什么,听声音应该是一只猫,他停下脚步,睁大眼睛扭头向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
  溪和看到它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以为小猫被自己踢死了,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溪和的小心脏猛地一缩,一个小生命因为自己而受到了伤害,看样子,就像是死掉了一样,这太可怕了。
  对于小小的溪和来说,这件涉及生命的事情沉重的令他无法承受,连忙跑过去蹲在地上,用另一只手轻柔地把小猫抱了起来,嘴里不停地说:“对不起,对不起,你还好吗?”都怪他粗心大意只顾着向家跑,没注意脚下。
  而怀里的小猫仍旧一动不动,耷拉着脑袋……
  真的被自己踢死了吗?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滑过,溪和手轻微地颤了颤,连忙往家冲,嘴里念念有词:“很快到家了,到家了让爸爸给你看一看,吃了药就没事了,对不起啊——我没有看到你,不是故意踢你的……”
  紧赶慢赶,溪和终于回到了家。
  溪斛看着左手抱鸡右手抱着猫站在走廊下浑身淌着雨水,气喘吁吁的儿子。
  “……”不是去买零食了吗?
  溪和却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哭丧着脸,紧张兮兮地往前走了几步,把右手上的小猫递向溪斛的面前。
  “快快快,我不小心踢到它了,你看它是不是死了?!”边说边跺着脚,急得不行。
  帮儿子拿来毛巾的溪斛手一顿,转而用毛巾把小猫包起来说:“好,我来看看。”
  被神情镇定的父亲无形安抚住的溪和缓缓地松了口气,转身去里面找了个竹篓,把没怎么淋到雨的小鸡悉数放进去后,立即又跑到正查看小猫身体的父亲旁边。
  希望它不会有事。“它……不会死掉吧?”溪和难掩紧张地咽了咽唾沫。
  溪斛在小猫的腋下和腹部轻轻揉压了几下,摸了摸它的颈脖处后摇摇头:“只是昏过去了。”
  听到这句话,溪和彻底松了口气,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凑近桌子上毛巾中的小猫,用小手为它凌乱的毛稍稍梳理了下,抬头对父亲说:“会醒过来的吧?”
  “会。”
  溪和闻言放下心来,过了一两个小时后,小猫果然醒了过来,溪和看着父亲把一碟吃得放在悠悠转醒的小猫面前,小猫似乎是饿极了,看都没看四周就低头猛吃了起来。
  看着小猫把吃得全部吃光光,溪和拿过父亲给的药丸,信心满满地向小猫走去。
  然而,喂药的任务并没有丝毫进展。
  “喵咪咪——啊——张嘴——啊——”溪和的示范得到则是充满攻击性的几声短促的喵呜,他蹲在正冲他亮着爪子呲牙咧嘴的小猫身旁。
  此时的小猫和刚刚吃东西的小猫判若两猫。
  待看清楚了溪和的样子后,它浑身炸着毛,拒不配合。
  溪和沉默一瞬,又往小猫的身前靠近了几分,语重心长地对它说:“喵喵,爸爸说过,良药苦口,啊——张嘴。”溪和说完后还张着嘴给它做示范,必须要像我这样,才能把药丸喂到你的肚肚里。
  然而小猫依旧不听劝地往后退,退无可退后,背部抵着墙,抬起一只猫爪冲溪和乱挥。
  冷忱烦透了对面这个聒噪个不停的小男孩了,他以为用药衣炮弹这一招就能得到原谅吗?他才不会动摇,当初那一脚会永远都记住的。
  “啊——吃了才能得到恢复,乖乖吃药好不好?”再接再厉的溪和继续哄道。
  呵呵,才不要吃又黑又苦的药,并不是不敢吃,而是不想轻易地原谅你,对,就是这样,不会有其他原因。
  “你不配合我,那我只能……”溪和忧愁地叹了口气。
  “!”
  等终于把药喂完了后,溪和已经累得不想说话了,不过还是低头对墙角处一脸不善地瞪着他的小猫露出个天真地笑容,语气无比真诚地说:“你的身体好软啊。”摸了一下还想摸第二下。
  话音刚落,溪和看到小猫竟然一跃而起,张嘴咬住了他垂在旁边来不及收回的手。
  被咬住的溪和疼得嗷嗷叫,起身往后退了几步,跌坐在椅子上,随即,咬他手的小猫也松开牙齿,轻巧地落在了地上。
  “呜——”吸着气的溪和疼得眼泪不受控制地啪嗒啪嗒往下掉。
  溪斛听到动静进来的时候,溪和中指指腹正在冒血珠,检查了一下伤口后,溪斛拿来纱布和剪刀还有药粉,洒了一些药粉上去,止住血后包扎好,无奈地说:“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踢了小猫,小猫咬了我。”溪和边说边瞅了眼角落里的小猫,仿佛在传达“两清了,我并不怪你”的意思。
  冷忱瞪了一眼溪和,扭过头,“喵——”弱。  
  自从被咬了后,溪和单方面觉得他和小猫已经冰释前嫌,比昨天更加亲昵地和小猫交流,虽然常常冲小猫说了七八句话了小猫才喵一声给个回应,而且到现在还不允许他碰它,但这并不妨碍溪和表达自己的热情。
  只是,明明都讲和了,为什么还不允许他抱抱它啊?他可喜欢抱它了,身体好柔软,溪和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托着下巴看着卧在摇椅软垫上的冷忱想着这个问题。
  片刻后,没想出个所以然的溪和悄悄地拖着小板凳靠近摇椅,自以为无声无息,实则他刚停下动作,摇椅里的冷忱就扭过头冷冷地看着还没抬起头的他。
  溪和抬起头就看到小猫猫如冰似箭的眼神,想到前几天指腹处,它给他的疼意,吓得缩了缩脑袋,有些尴尬地相对无言了一会儿,溪和鼓着脸站起来,脚尖在地上划拉了几下后跑到院子里去找小鸡仔玩了。
  走之前在窗台的盒子里抓了一把小米,溪和在院子里站定后把小米洒了出去,游荡在院子里的小鸡飞奔着冲向溪和。
  小鸡1说:“小伙伴们,吝啬无比的地主家终于放粮了!”
  小鸡2、3、4唧唧唧唧叫着一起往粮食所在地冲,边冲边念口号:“不要争不要抢,你一粒我一粒。”
  并不知道小鸡对话内容的溪和刚刚遭受到的冷暴力在热情似火的小鸡仔这里得到了安慰。
  他蹲在地上兴高采烈地叫着小鸡仔的名字,“小黄、小嫩、小花、小爪”挨个摸了摸它们的小脑袋还有小翅膀,接着又从兜里抓了一把小米出来,摊开手掌让它们吃个尽兴。
  被溪和叫做小花的小鸡3说:“天啊,这名字真是太难听了。”
  被叫做小爪的小鸡2,吃了一粒米后说:“得了吧,总比我的好听。”
  小黄骄傲地挺了挺胸部,说:“有的吃就不错了,名字什么的只是用来区分大家的代号啦。”
  小鸡1、2、3齐齐翻了个白眼对小黄说:“bitch!”
  几只鸡嘻嘻哈哈地聊着天吃着米,气氛愉快。
  “只有这么一点米,马上就没有了,小地主长的虽然可爱,但是真的好吝啬!”
  “对啊对啊,不如我们央求一下小地主?”
  “哼,不要指望吝啬的人能变得大方。”
  本来冷眼旁观的冷忱忽然冲几只鸡粗声喵呜了几下,被警告的几只小鸡吓得一哄而散,连溪和手里最后一粒米都不抢了。
  溪和看了看忽然跑开的小鸡们,不开心地看向冷忱。
  “你把我的小伙伴们都吓走了。”脸上明明白白地写满了如下谴责词“你又不和我玩,还吓我的小伙伴”。
  “喵——”呵,愚蠢的人类。                        
 
 
    ☆、 第 2 章
 
      热情的小伙伴们被吓跑了,溪和站在原地陷入了思考,然后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瞅了瞅小猫。
  他知道啦,这一定是小猫吃醋了在表达……它对他的在意!嗯,就是这样,忽然之间,溪和浑身都洋溢着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激动,心里开始喜滋滋地冒起泡泡,抬脚就往摇椅的方向跑。
  冷忱本来已经闭上眼睛准备睡一会儿了,听到动静,一个眼刀射过去,眼神戒备地看着莫名其妙冲他笑的溪和,你干什么?
  溪和看到冷忱露出冷若冰霜这个他特别熟悉的表情后,心照不宣地露出个微笑,一脸“我懂,你这是在害羞!”的表情。
  没关系,你害羞,我主动一点,谁叫你是我的朋友呢。
  冷忱如果知道溪和心里想得什么,估计得气得吐出血。
  溪和乐颠颠地拉过旁边的小板凳,和冷忱面对面坐在一起,一本正经地做着自我介绍,“小猫猫,忘了跟你说我叫什么啦,我叫溪和,溪是溪水的溪,和是和煦的和,溪水的溪你会写吗?妈妈说这个笔画可多了,得等我大一点才能写出来。”稚气的声音有种让人的心变软变融的力量。
  冷忱面部微微抽动,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蠢的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接着溪和又用我不是在歧视你的语气说,“看我问得什么问题,你怎么会写这个字,毕竟你是只猫嘛,你又不会拿笔写字哈哈哈哈哈。”溪和自顾自说着说着笑了起来。
  被自己的话逗乐的小子根本没注意到对面,他的“新朋友”正一脸扭曲。
  就在冷忱低头想着要不要给他挠上一爪子的时候,身体忽然腾空而起,从原本卧在摇椅上,来到了一个温暖且散发着淡淡甜香的怀抱,总之,他喜欢这个味道,无法抗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