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每次做梦都遇见深井冰 作者:菜小酱

字体:[ ]

 
 
文案:
 
叶清是个哑巴,同时也是亚江网上的一枚二流写手,仅凭着微薄的稿费过着拮据的生活。
 
但是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叶清,每次他写完文,不管发没发表,自己当天晚上都会梦到文中的男主……
 
对于找上门来的主角,叶清表示自己真的只是随便写写╮(╯_╰)╭
*****
君斐是个死人,为了重生复仇与系统绑定开启打工之旅,在各个世界中忙碌着。
 
但是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君斐,那个不管在哪个世界都会出现在他身边的哑巴少年到底是谁?
 
对于不肯承认的哑巴少年,君斐表示自己可以身体力行帮他回忆起来^_^
 
#每次做梦都遇见深井冰肿么破,在线等,急#
#自家男主被穿了怎么办?#
#自己写的文死也要走完剧情#
#被一个深井冰看上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拆了自己写的CP,我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
 
主剧情线!非甜宠!相杀再相爱!慎入!
 
PS:
①cp君斐x叶清,隐忍腹黑攻x冷淡哑巴受,HE。
②主受,颜控,各种神开展,脑洞特别大!
③主剧情线,感情线缓慢,谨慎跳坑,不喜右上!
 
内容标签: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 快穿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清,君斐 ┃ 配角: ┃ 其它:慎入
 
 
  ☆、第一个梦(1)
 
作者有话要说:  挖篇长坑慢慢填,脑洞最近比较大_(:з」∠)_
  新人练笔之作,逻辑死,不要太较真,如果有较大的bug请提出,小酱会尽力改正。
  目前日更或隔日更,喜欢的话收藏一下吧~欢迎和小酱讨论剧情~=3=
  最后非常感谢你点进这篇文,这将是小酱写文的莫大动力!OVO
  其实,叶清觉得自己是个哑巴挺好的。
  十分钟前。
  一行八人来到一座诡异的别墅前,天色越来越暗,只能透过些许稀薄的枝叶看见一丝昏黄的余晖,静谧的森林里似乎有什么沉睡的东西正要醒来。
  偶尔能听见掠过头顶的一两声乌鸦叫和翅膀扑腾的响动,再加上犹如哭号一般的风声,这无疑就是恐怖电影里经常渲染出的氛围。
  八人中的两个女人早就害怕得躲到各自男友怀中,一共有三个女人,另外一个胆子异常冷静,一身黑色的运动服包裹着纤细的身躯,干净利落的短发下是一张清秀的面孔,她来到这个小岛之前,职业是一个护士,所以平常身上都会背着一些急救的医疗用品,以供不时之需。
  护士,暂且就以职业相称,护士仔细看了看面前被枯藤和杂草覆盖的铁门,皱了皱眉,转头对也在观察着这座城堡的少年说:“这座别墅应该是废弃的,但是我的鼻子闻到了血腥味,只有一点点而且太远,我不能判断到底是人血还是动物的血液。”
  那位少年,上身白衬衫打底蓝绿色条纹相间毛衣外罩,下着一条贴身休闲裤,单看外表也只不过十七八岁,这个年纪的少年应该是个在校的高中生,但那双深色的墨眸里是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成熟与冷静。而且,看护士的态度,似乎这个少年才是这八人的头领。
  少年没有对护士的话有任何情绪波动,反而那两个窝在男友怀里的女人有些失控。
  其中一个栗色波浪卷浓妆艳抹的女人大声叫起来:“有血腥味!肯定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里面!说不定是杀人狂埋伏在里面,或者是吸血鬼……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可是付了钱来度假的,不是来体验恐怖逃生的!有没有人能带我离开!我愿意出一千万!”
  标准的胸大无脑,他作为一个男人并不欣赏这类女人,但怎么也抵不过人家有钱。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再有钱又能怎么样?就好比一个快渴死的人在沙漠里找到一块金子。
  抱着卷发女人的男人是个儒雅斯文的商人,他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边框眼镜,安慰道:“阿雅别怕,我在这里,我会一直陪着你。不用担心,之前不是已经和国际警察求救了吗?他们只是在锁定我们的位置上遇到了困难,相信很快就可以解决。只要一晚,明天就能回家了,回去之后我们就结婚好吗?”
  耳边温柔的呢喃成功让卷发女人安静了下来,只是将头埋进了商人的怀里。
  另外一个及肩长发的柔弱少女早已满脸泪痕,一身干净的衣裤上布满了各种痕迹,却难以掩盖她出尘的气质。据之前了解,她是音乐学院学钢琴的学生,当然肯定也是校花。对面前一切不知所措的她只能依靠陪着她来旅游的男人——也就是抱着她的那位保镖先生。
  听到护士的话,白衣少女抖得更加厉害了,却没有眼泪流出来,可能是之前都流干了吧?保镖先生则是非常尽职的保护着白衣少女,身陷困境,一张面瘫的脸上毫无表情。
  少年瞥了那两对一眼,只是双手搀扶着比他稍大一些的少年,开口:“阿清?”
  思绪被带跑了的叶清被这一声唤醒,有些透明的淡色眸子看着面前的人,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拽住了少年的衣角。
  他现在只能依靠面前的这个人,因为这个外表似高中生的少年是这篇文的男主——也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
  少年见他这般,笑了笑,想说什么,却被一声粗口打断。
  “去你大爷的!怕什么!好不容易找到了过夜的地方,管他有没有鬼,就算有鬼干掉不就好了?女人就是麻烦!”名副其实的破锣嗓子,洪亮的嗓子让生锈的铁门颤了颤。
  对这糙大汉的话,少年认同地点点头:“李叔说的不错,天快要黑了,这森林里也不知道会不会再遇上什么,虽然可能有未知的东西,但总比夜晚的森林危险系数低一些。”说完后,又看向叶清,“阿清你认为呢?”
  明明都已经决定了,再问他还有什么意思吗?而且少年说的对,进入别墅是最好的选择,叶清摇头表示没有意见。
  少年冲叶清笑了一下,然后一只手默不作声的搭上他的腰,示意让被称为“李叔”的人开路。
  叶清看着面前带着一瘸一拐的自己走进城堡的少年,心里总是萦绕着一种无力感——他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或者说在三个小时前少年就应该抛弃他——他是个累赘。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他变得对自己格外温柔耐心的面孔,叶清心里竟生出一种浓重的悲哀,或许是为自己这个角色所哀伤吧……
  这个角色算是最接近叶清的,一样的名字一样是个哑巴,唯一不一样的就是身世遭遇了。原主和男主从小青梅竹马,却总是被男主利用,甚至原主不会说话也是男主一手造成的。
  男主越是利用原主就越是对他好,原主并不是傻子,却装作不知道,因为他喜欢他,所以纵容,纵容他利用伤害自己。直到最后的死。
  叶清完全理解原主的感受,因为他便是以自己为原型塑造的角色——是的,叶清就是这篇文的作者。
  许多读者都认为知道剧情是个金手指,可是那也需要有能力去改变或去利用,但是叶清不能。并非因为他是作者偏袒男主什么的,而是他根本无法改变。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
  男主被穿了。
  是的,男主被穿了。别人说这句话可信度不高,但身为作者的自己来说,那就不一样了。
  叶清在看到男主的第一眼就已经知道了,他不是真正的男主,甚至比原来的男主更加深不可测。
  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按照穿越文的定律,男主会改变剧情大开金手指,可是叶清知道他绝对不会,因为这文是一个中短篇,而且没有任何种马龙傲天金手指等设定,就算男主被穿了,除了可能会导致剧情走向不对之外,不会有其他的变化。
  换句话说,走完了剧情就没男主什么事了。
  所以叶清得知自己的男主被穿了,更多的不是惊讶,而是挺同情这位穿越者的。
  对于自己并不光明的未来,这位穿越者倒蛮尽职,除了男主性格略有偏差之外,剧情仍旧照着原来的轨迹运行着。
  但是叶清知道,他不会真的按照剧情来,只是方便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如果说将文的结局视作一个任务的话,他一定会以最快最平稳的方式提前完成。
  这栋别墅就是整篇文的□□处,而明天就是大结局的日子,他会怎么做呢?
  叶清并不知道的是,在他思考的这段时间,自己在意的少年也在进行关于他的对话,只不过是在脑中。
  “你是说叶清也被穿了?”
  【不能十分确定,但是我检测出他的灵魂有一瞬的震荡,再次检测时却发现灵魂和身体契合度很高,或许是我的错觉。】
  “系统也会产生错觉?”少年脸上的笑意更深,“要是真被穿了那会有趣得多。”或许,他需要改变一下自己的计划,不过在这之前必须试探叶清到底是否被穿。
  【宿主不用担心,这个世界难度虽然是A级,但是你身为主角,就会受到这个世界对主角的偏袒。】
  “哦?这就是所谓的主角不死定律?”少年看着面前又神游的叶清,眼底溢满了柔意。
  【算是吧,但是提醒宿主最好不要作死,世界的规则也是有底线的。】
  少年在心里嗤笑了下,然后圈着叶清的腰,对众人提议两个人一组分开搜索这栋别墅,如有情况立即大喊。
  叶清自然是选择跟着少年,却没想到被少年带进了一间卧室。看着这间卧室布满了灰尘,似乎是很多年没人住的样子,不过这里的家具和摆设都无不显示出原主人的富有。
  猝不及防的,叶清突然被少年压在了一张已经被整理干净的床上,两片唇紧贴着。
  ???
  叶清眼里的惊讶一闪而逝,感觉到唇上的湿软动了动,然后就懂了。
  少年对他做了口型,告诉他——这儿有摄像头。
  他懂了,眨了眨眼,然后回复少年——要怎么做?
  少年却没有再开口,而是低头啃咬起白皙的颈项,留下种种暧昧的痕迹。
  叶清没有反抗,他知道少年并不是在对他发情,因为少年除了种草莓之外,双手很安分的支撑着床,身体看似贴的很近,却只碰到了衣物,根本没有任何肉体上的接触。
  只不过,心里那种悲哀更浓重了,却没有表现出原主这时会表现出的紧张和羞涩。
  叶清知道少年在试探他,也在利用他。
  少年自然没有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一毫的表情,感觉到唇下的冰冷柔嫩,眼中的笑意更甚。
  会很有趣吧,这次的任务。
 
  ☆、第一个梦(2)
 
  叶清知道他很爱笑,笑起来也很好看,但是每次看到他笑,总是忍不住想打他。
  尤其是现在那人压在自己身上,还笑得一脸灿烂。
  三个小时前。
  八个人围坐在一棵大树旁,一阵静谧,直到其中年龄最小的少年开口打破了诡异的沉寂:“先自我介绍一下吧,估计之后都得待在这里等救援了,认识一下互相照顾总比一个人好。我叫孟京博,刚高中毕业。”
  有了开头的一个人,后面就顺畅多了。
  “我叫李常,跟着孟少一起出来的,算是保镖吧!”站在孟京博身边的糙大汉粗着喉咙说。
  “原来是京都的孟少,我是宋竹鸿,想必孟少应该知道宋氏企业吧?”宋竹鸿扶了扶眼镜,挂着商业的笑容介绍道,“我身边这位是裴森雅,珠宝大亨裴陆庆的女儿,也是我的未婚妻。”
  孟京博抬眸看了两人,客气的回笑道:“原来是宋……宋先生,久仰大名。”语句中略停顿,表示有些不熟悉,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连名字都没记住,哪来的久仰大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