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钓到一只鲛人+番外 作者:藻兼

字体:[ ]

 
文案:
     师父和小徒弟从异兽铺子里用塑料袋装回一只鲛人宝宝,好不容易把他养大,没想到小鲛人还是皇族的血脉,又牵出一桩上古的奇事来……
 
排雷:
 
  面瘫痴汉修道之人□□攻X说不清楚人话幼年小鲛人蠢受
 
  攻宠受,甜文无虐HE,古耽架空。
 
  攻养成受,这只小鲛人非常小……多小呢,被吃掉的时候大概也只有十三四岁吧……
 
  中篇左右吧。
 
PS:
 
  内有标明《隐藏路线》的篇章,解释的是小鲛人和背景和师父的计划,不是特别甜,当然也不虐啦。
 
  这些会使剧情更合理和丰满些,全程跳掉也可读。
 
  因为有些人(比如我)有时候就会想看一些纯粹无脑甜文,不想看要用到一点点脑的东西,所以喜欢想来想去的,包括感觉行文发展有点怪异的可以直接阅读全文,想保持蠢蠢单纯搞对象基调的就不要看标明《隐藏路线》的了。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盗墓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宝宝,张卧玄 ┃ 配角:鲛人哥哥,师父,赤月,等等 ┃ 其它:鲛人受,痴汉攻,养成,攻宠受,HE
 
 
==================
 
  ☆、让一个海鲜过敏的人去买鱼
 
  汨阳城独有的早市真可谓是客流如织。
  天上高挂的烈日也挡不住来这里参观异兽的人群,买卖双方讨价还价叫喊声,鱼鳍、翅膀拍动声,小动物嘤嘤撒娇的叫声,你扑我一下我拍你一爪子,乌泱泱混成一团,直嚷得城池上方云气翻滚,到晌午才稍微歇停下来。偃旗息鼓,只待下午开市再闹腾一番。
  既说是独有的早市,何谓独有?独就独在市上卖的非人非物,而是一只只奇特的异兽。
  说来也是奇怪,近几十年不知从哪里兴起了一股豢养异兽的风尚,从长着耳朵的狐狸兔子,到有翅膀有尾巴的奇妙生物,只要你想得到出得起价格,保证光光鲜鲜调/教得好好的送到手上。这些个小妖精自然不是什么奇形怪状的妖怪,它们大多数不仅长了一张漂亮的脸,且腰身纤长皮肤白皙,只除了留下一部分妖怪的特征,其余外貌上与人类基本没有差别。
  它们不仅能化人形,还能变回原形满足一些人奇特的癖好。这样的山妖水怪一旦送到人市城郭中,带来隐约的神秘感更是受人追捧,在贵族间更是以拥有异兽为时尚,如果出门不拥着一只小妖怪,那难免就要遭到他人背地里的嘲笑和揣测。因此无论是正儿八经的贵族阶级,或者是想要攀附权贵的新人及炫耀卖弄的暴发户,都免不得要买上一只。
  再加上从外邦过来,对异兽们充满了好奇和兴趣的游客,这些人一窝蜂地涌向汨阳城,令异兽市场早市晚市都很热闹。
  行人摩肩接踵,挤得整个市场满满当当,人群带来的热气和味道熏得那些坐在各个铺面的展示桌上,因为年幼人形和兽形的切换都还不稳定的小妖怪哼哼唧唧地叫唤着,细看之下,这些小生物和普通的动物妖兽没有什么两样。只有等到长成后,才能看出一只异兽究竟品相如何。
  如果有不法商家拿着普通动物充作幼年异兽来糊弄,那抓起来是得剁手的。可即便有律法保证,大部分买家为了保证异兽的品貌质量,也为了能够更快地‘使用’它们,一般都只会购买成年异兽。
  细究起来,异兽买卖被写入律条也就是这二三百年间的事情,但其推广却是史无前例的快速,当年从边境行游至都城的国师呈书上达天听后,几个反对最厉害的声音都被压了下来,自提案到执行不过短短五年时间,上头联合着佛门、道家与阴阳方士协调压制,下面各方迅速响应,很快瓜分了整个利益链条。
  如今异兽买卖进行地如火如荼,为天/朝带来了十足的利润,那些被买卖小妖怪高不高兴可不可怜,谁会管那么多呢?
  花鸟鱼虫一条街因比别处更凉快些,地摊上一个个水桶,里头多是给水生妖精准备的食粮,价格从低到高一字排开,瞧着比桶装货要好看很多,正等着宰上门的富户。还有些蔫里吧唧的小妖精挤在一个水缸子里,恹恹地打着哈欠——虽然来汨阳城的官商权贵很多,也架不住大半还是普通人家,总有小孩嘬着手指眼巴巴地盯着妖精看,有时候店中也会准备些低等的妖精和有缺陷的次品低价出售,因此也就有人提溜着个水袋,沿街兜售给这些鲂鱼精草鱼精吃的水草。
  至于那些上等货色,哪能和这些个一起受着毒日头的罪啊,自然都放在里头好生养着呢。 
  城中一家门面比较大的珍禽异兽铺子门口,一老一少两人站在招牌下面,师徒二人盯着招牌看了半天,老的那个轻哼一声,嘴里颠来倒去地念叨店大欺客滥竽充数之类的话,拿起门前挂着的铜锣“咚”地一敲。
  门口开了个小窗,过一会儿,店家披着外套匆匆卸下门板。师父睨了他一眼,掸掸衣袖步入大门。
  “拿只鲛人出来看看。切记要血脉好的,年纪不可太大,性格还是比较乖巧听话为好,也不要那些启发灵智后成天伤春悲秋的,哦,对了——可别拿街边路摊上那些个西贝货与我,染了尾巴也不晓得把瞳色换换,做个假不说,还不做全套,要是没有趁早讲清,没得耽误人功夫!”
  这老人家实在聒噪,而且甚是挑剔,卖给他一条付出的口舌都足够卖给别人十只鲛人,正是商家最不喜欢的那种顾客,要不是看起来自由一番仙风道骨,不知是哪里来的高人,别说开门接待了,真是连好脸色都不愿意给他一个。
  店老板心里抱怨了几句,打着哈欠,上下打量了两人的衣饰气度——虽然不甚华贵,但颇有一番白衣飘飘仙风道骨的气质。他也开了好几十年的异兽铺子了,贵客平民来来往往,最是炼就一番火眼金睛,再加上异兽铺子也要和那类人打交道,当下老板就断定这两人应该不是市面上装模作样的神棍,说不定真有一些门道。
  那这位普通货色定是瞧不上眼了,要把好物给这种没权没势的隐士高人,一是他们出不起高价,二也拉不来现世中的人情靠山,他自问也有相熟的术士,不需要再麻烦其他高人了。
  可不是怎么说也不合算嘛?
  偏偏按照老板的经验,这些高人自有一番探查的方法,藏在床底下的私房钱他们都知道在哪,他又不敢揣着有货偏说没有得罪人家,老板挠了挠头,心里琢磨起来。
  给他什么呢?昨天刚送来的黄尾鱼精?
  不行不行,那是王员外定下的。
  要不店里留下的母鲛人?更不行了,年纪大了不说,还是特意留下来作母体繁衍后代的。
  要不刚刚化型的美人鱼吧?那可是好不容易弄出来,上头指定的人,他还不想因为这事掉脑袋。
  虽然考虑了很多,也不过是一念之间,老板看向欲迈步踏入店内的二人,刚想找个借口婉拒,一个想法忽然硬生生地闪现在他脑海中。
  他心念一动——要不,干脆把那条卖给他们?对于这种无权无势却有实力降妖伏魔的术士,那只鲛人无疑是最合适的了。打定主意,老板口中连连喏喏应道:
  “哎,哎,正有个好货色,刚刚满三岁,保准血统纯正,您跟我来。”
  店中屋顶极高,老板引两人走过一道长廊,两侧连着墙俱是整面水晶壁,借着从门缝里透进的微弱天光,地面都被水体映着莹蓝一片,一条条银带随波抖动晃荡,瑰丽非常。
  水晶缸内里水光潋滟,水草海葵围绕着艳丽的珊瑚舒展摇摆,茂密的草丛间或张开,露出一张人脸或是莹莹流光的鳞片,充满了神秘莫名的吸引力。
  两人缓缓步行有两三分钟,店中陡然开阔,贴着前后两层楼那么高的水晶缸,从透明缸壁看进去,幽幽远远不知通到哪里。缸边摆着木梯,在右侧青石堆砌的普通墙壁上还挂着极长的铁钩和捞勺,供店中员工打扫水缸,照料缸内的水族用。
  老板引两人到正中的缸边站定,在水缸侧壁的视线盲点内按了几下,侧面一片幕布遮盖的水箱展现在他们面前。
  老板指着水面上那个小小的团状物:“你看,他浮在水面上睡觉。”
  随着店老板的指示,师徒两人抬头望去,只见巨大的水晶缸上浮着一只小鲛人,抱着尾巴睡得正香,长长的金发杂乱得包裹着自己,有一簇垂在水中,顺着水流飘来飘去。
  “是个男孩子,从头到尾尖一尺七,尾部鳞片纯宝蓝色,瞳色是宝蓝杂着银线,尾部背面有银丝连成的弦月形。”
  听了老板的介绍,饶是挑剔的师父也只是哼了一声,挑不出茬来,只是冷笑道:“听着倒好。也不怕牛皮吹破了,当我外行好糊弄。篮眼尾缀弦月,可不是鲛人皇族的特征?这种好货色是你们店里能养出来的?”
  老板长叹一声,这高人还真是个懂行的,忙道看座上茶,坐下慢慢再谈。
  招呼伙计上了好茶,老板这才交了底,原来这只鲛人是店内进货人在山间捕获繁殖母体时无意间捡到的一个蛋,旁边竟无妖兽看护,猎妖人头领看那蛋壳莹润洁白,见光亮新鲜,可不正是一只上好的鲛人卵吗,觉得是个好货色才捡回店中,孵出一看,果然血脉精纯。
  可是这样老板反而犯了难,这种血脉皮相,指不定就是哪个大妖留下的血脉,抓些小妖精小怪物大妖不出手,抓了人家子孙后代哪还能由着你来呀——?所以老板一边急于将小鲛人脱手,抛掉这个烫手山芋,一边又觉得奇货可居,想攒在手里待价而沽,等个识货的人来能卖个好价钱。
  然而这种充作宠物的小妖精多半得等到眉眼长开,狎昵起来才有味道,本来养了三年平安无事,老板也起了侥幸的心思,想着不妨干脆等到长成献给上头,可偏偏这两天又有几家同行被妖物捣了老巢,老板唯恐怀璧其罪,也被妖物袭击从此一蹶不振,才肯拿来出手。
  老板道:“这只虽不是鲛人皇族,血统也是极精纯的……”他话留了半截,挑着眉毛,脸色暧昧不明:“您也知道,就算史书上说鲛人已经被屠戮殆尽,可上头做事情……若真如此,我们又从哪里抓来那些母体呢?反而是这些被驱赶到人间的妖兽敌意更是厉害,听说前些天我们同行被捣毁的店里还留了一地鸟毛,这官面上说得越真真儿的东西,越是不能信。”
  师父听了,又挑出几个问题细问他。
  两个上了年级的人行事精明缓慢,小徒弟却是坐不住的。在店里转了几圈,见除了鲛人之外,只剩下几只怯生生的海草妖精,瞧着有生人都偷偷藏在草丛里,小徒弟很没意思,只拿着剑柄把水晶缸壁敲得咚咚作响。
  这一阵乱敲把海草妖精吓得花容失色,一群群缩回洞穴里,他面前瞬间空了一大片,不知是没看到,还是看到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小徒弟手上继续按原来的节奏敲水缸,嘴角抿得直直的,一点表情都没变。
  这一路上不管有趣没趣,风景事物有多少见新奇,他的表情几乎都没有改变,也难说是真对这一切心如止水,还是喜怒不形于色罢了。看过他根骨和面相的人都道这孩子禀性精纯,入了老师父门下就是结了道缘,一路修炼下去,不要多久就能达到对外物无心无欲的境界,最是适合修仙。
  这位被盛赞的小徒弟正经名字叫张卧玄,是祖师亲赐的道名,只因小时候吃了海鲜身上起红疹,性子再无欲无求,对师父来这里买鲛人的行为也很不高兴,不过他也知道师父估计有自己的打算,识趣地什么都没说,可是在这里待久了,多少有点逆反情绪冒出来,只在店中来来回回转个不停。
  “师父,鲛人会不会腥?”看了看水晶缸中的妖怪,小徒弟面无表情的脸上似乎流露出淡淡的嫌弃。
  看完老板拿出来的详细记录,师父似乎对这只鲛人的来历有了数,心里不禁翻起了波浪,面上也隐隐有些激动的样子,当下正与老板讨价还价,两人为一金半银的差价争的你死我活,哪里顾得上他,摆了摆手让他有什么问题自己想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