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过界 作者:木笙

字体:[ ]

 
算命先生批命:
 
此子十世功德压身,四阳鼎聚,天佑之命。
 
然后,绝世好命的秦飞一路磕磕绊绊活到25岁,
 
他开始每天撞鬼了……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惊悚悬疑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飞,顾寅 ┃ 配角:周峻,宋蒙,顾文凯 ┃ 其它:异灵
==================
 
☆、车祸01
 
  夜晚,寂静的小巷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秦飞快步走着,走出小巷,走到人行道的边上,站在昏黄的灯光下才停下脚步,扶着路灯大口地喘息。
  夜晚的风很凉,但秦飞感觉到的不止是风吹在身上的凉意,还有一种叫人发麻的阴冷感。
  那东西还在!还没有走!
  秦飞深吸了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电话在明显信号不稳的沙沙声中被接通。
  秦飞吐了一口气,然后尽量用平静清晰的声音开口说道:“三舅姥爷,我在池西路23号附近的路灯下。”
  电话那端停顿了一下,然后秦飞听到一声熟悉的爆喝:“我擦!那些东西又缠上你了?!”
  那些东西——通俗的说法叫做“鬼”,人死后因执念形成的灵,不属于阳世的东西,秦飞活了25年从没信过这些东西,他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他出生的时候,乡下的爷爷给找了一个据说很厉害的算命先生给他算了命,那算命先生给他的批命说,此子十世功德压身,四阳鼎聚,天佑之命。然后绝世好命的他,活到八岁大冬天掉河里生了一场大病,还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掉河里的,之后的人生更是大病小灾不断。各路神婆道士又说他是罡火低,魂魄不稳,于是他从小到大身上就没缺过各色护身符,但他成长的人生路照旧过得磕磕绊绊,心酸无比。
  秦飞是不信鬼神之说的,直到一个月前他开始撞见鬼,有些事情也就不得不信了。就连跟他住一个屋檐下,掰扯不清究竟是怎样的亲戚关系的三舅姥爷,他以前就当他是一个做菜很好吃的神棍,现在在他眼里已然成为成为了一个做菜很好吃有法力能抓鬼的道士。
  电话被挂断后没多久,秦飞眼里做菜很好吃有法力能抓鬼的道士就骑着自行车横冲直撞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一个急刹车停下后,那人就把自行车扔到一边,也不看秦飞,直直地盯着秦飞身后那个小巷口位置,从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符纸,嘴里念念有词地走近那巷口,随后呵斥了一声,那张符纸无火自燃。
  在那符纸燃尽的纸灰都落了地,那人才吁了口气,回头对秦飞道:“好了,已经赶走了。”
  秦飞这才回头看向那人,也就是他打电话喊来的三舅姥爷,名叫张知新。那是一个长着山羊胡子的小老头,此刻正一脸紧张地打量着他,就怕看到他哪里受伤了。
  “三舅姥爷,我没受伤。”秦飞出声安抚道。
  张知新还是不放心地绕着他转了一圈,嘟哝道:“别总是那么不走心,你别以为那些东西只会跟着你,厉害了的可是能直接伤人的,你只是现在没遇到罢了。”
  “我知道,你都说过很多遍了。”秦飞说着走到一边,扶起先前被张知新仍在一旁的自行车,推着自行车开始往前走,“走吧。回去了。”
  秦飞没有被晚上遇到的那东西怎么样,但他的身体在他八岁那年掉河里,落下了病根,身子骨弱,降温的天气里,大晚上的在外面跑了一圈,还是着凉了。
  上午刚过九点的时间,天色灰蒙蒙的,天空飘着的雨丝,带着属于深秋冷意。秦飞一手提着一只塑料袋,一手撑着伞走在人行道上。
  这是略微偏离市中心的地段,平时车流量并不大,极少发生堵车现象。但今天秦飞在转过路口的时候,却看到前面接近十字路口的位置,两台私家车歪歪斜斜地停在马路中央。
  不过这并不是堵车,而是一起车祸。
  交警已经抵达现场,事故两方车主正在向交警说明当时的状况,事故周边不少人驻足观望着。秦飞走进观望人群后,看到在马路中央那两台车子的损坏状况——两台车子的车头都严重变了形,其中一台的前车盖已经完全翻起,露出里面的发动机。秦飞猜测,估计是因为这段路车辆较少,道路又较宽,双方都开得有些快了,加上雨天视野不佳,才会正面撞上,导致两车车头变形。
  目光从两台车子变形的部位转开,秦飞视线落在那台车盖翻起的车子上,那台车子后车座的车窗被人从里面摇了下来,他先是看到一个年轻的女人面带焦急地往车窗外张望着,随后视线越过那女人,他看到一个摸约四五岁的女孩,歪着身子,侧靠在另一边车窗未打开的车门上,她穿着红色的外套,额头流着血,两只羊角辫已经散了一只。
  秦飞微微蹙眉,这女孩显然是在车祸中受的伤,虽然看两台车子的损坏状况,有人受伤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但看到事故中有人受伤流血,却依旧并不是一件能叫人欢天喜地的事情,除非你跟受伤的那人有什么深仇大恨。
  那年轻女人大概是小女孩的母亲,所以她才会一脸焦躁的模样。不过没多久,那女人脸上焦躁的神情就缓了下来。警笛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少顷,一辆闪烁着警示灯的救护车出现在秦飞的视野中。救护车在两台发生事故的车子附近停下,医务人员很快从救护车上下来,拿着担架朝着那台车盖翻起的车子走去。
  看着开始忙碌的医务人员,秦飞没有再继续看下去,一些见血的场面总会叫他感到不舒服,额角一抽一抽地泛疼,张知新告诉过他,血腥总是会招来煞气,能够影响到像他这种魂魄不稳的人。
  就在秦飞打算转身离开,却在转过头去的刹那,感觉到一道阴冷风夹带着雨丝从自己耳边划过,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挨着他的脸飞过去一般。秦飞条件反射地打了个冷颤,环顾了一下四周,却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
  一愣之后,秦飞皱了皱眉头,就把伞往前倾了倾,挡住雨丝,迈步离开。
  在前面的十字路口处横穿过马路,然后继续往前走。在前面那个十字路口的拐角处,有一家两层的店铺,店铺的二楼转租给两个奇葩,开了一家侦探事务所,一楼是一家叫做“微尘”的书吧,秦飞便是那家书吧的老板。
  在一年前,秦飞大学毕业后,他难得也和普通的大学生那般,斗志昂扬地想要开创一番事业,然而他这难得的雄心壮志一转头就对上了家里人的积极反对——理由是他身体不好,工作必须找清闲的,环境必须适合放松的。然后,他堂哥就雷厉风行地把家里原本打算开餐厅分店的店面,改成了一家书吧。招好人打理好一切后,他堂哥就立刻把他打包塞进了这个书吧。
  于是,在别人大学毕业,开始为自己的理想奋斗时,秦飞成了一个书吧小老板,提前过上了退休老人的生活。
  在微尘书吧门口停下脚步,秦飞收了伞,推开书吧的门,挂着门顶部的铜制风铃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走进书吧,沿着书架隔出来的过道往里走,还未走近吧台,就看到沈薇的脑袋从吧台那边探了出来,笑着朝他挥手道:“老板,你回来了。”
  沈薇是书吧的收银小妹,一个长得颇为漂亮的妹子,性格也开朗而招人喜欢,她主要负责书吧的收银工作。
  “回来了,给你带了零食。”秦飞用带着鼻音的声音说完,转身把手上的雨伞放进吧台旁的雨伞架,然后把感冒药从装零食的塑料袋里翻出来,搁在在吧台上,剩下的零食全部递给沈薇。秦飞的体质确实很弱,像在这种降温的天气里,沈薇这个还敢穿着单薄的衬衣到处跑的人还活蹦乱跳的,他这个一直比沈薇穿得厚实的人却很不幸地感冒了。
  秦飞打算进吧台去给自己倒杯开水,先把买回来的感冒药吃了,一扭头却发现他原以为不会有人的阅览区坐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尽管他此刻在坐在阅览区的沙发椅上,但秦飞依旧敢保证他站起来绝对比自己要高。他双腿交叠着坐在椅子上,看上去优雅而随意。那人侧脸看上去有些冷硬,但并不妨碍那张脸原本的魅力。他垂眸看着手上的杂志,睫毛在眼角留下淡淡的阴影,透出深沉的意味,却有一种叫人移不开眼的蛊惑感。秦飞觉得自己似乎就是受到那份蛊惑的影像,目光落在那人的脸上之后,就再也挪不开眼。
  然而,秦飞的视线并没能在那男人身上停留太久,不过稍稍的一个停顿,便对上了那男人不悦的目光。秦飞回过神,尴尬地收回了视线,可没一会又转到了那个男人身上。这倒并不是因为那男人好看得让秦飞情难自禁,再好看也是男的,不符合他的性取向。秦飞会继续盯着那男人看,只是因为在看到那男人的正脸之后,突然觉得这人看起来有些眼熟,他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就在秦飞努力思索着,试图从记忆力翻出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男人时,那男人已经从沙发椅上站起来,把杂志放回原位,走到收银台前结账了。                    
  作者有话要说:【雷点预警】
  ◆本文主受
  ◇都市异灵向
  ◆架空背景
  ◇乱神怪力,纯属虚构
 
 
☆、车祸02
 
  秦飞微微仰着头,看着此刻距离自己不过三步远的男人,迟疑了一会,最终还是开口问道:“我说……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那男人侧头,秦飞的视线对上他那双暗沉的双眸,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随后他听到那男人发出一声极具讥嘲意味的嗤笑声,低沉的嗓音响起,“搭讪?你不觉得你这个方式老土过头了吗?”
  这人说话一点也不像他的长相那样让人赏心悦目……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看起来有些眼熟……”秦飞耐着性子解释道,心里却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开口和这个男人说话了。
  男人收好找回来的零钱,双手放在风衣的口袋里,微微侧身,用挑剔的目光上上下下地把秦飞打量了一遍,“长得不错,就是还远远不够我的入眼。还有……我们并没有见过面。”
  说完,那男人也不等秦飞再开口,转身扬长而去。门口的风铃发出一阵响声,昭示着那男人已经走出了书吧。
  “这……什么人?”沈薇直愣愣地看着那男人离开的方向,被被对方刚才那番话给镇得半天反应不过来。
  那人长得是好看,气质就像一个优雅的贵族,结果一开口,说出的话却只叫人想抄起什么东西往他脸上糊,这就是所谓的人无完人真实写照吗?沈薇收回目光,转头看向秦飞。果然像老板这样的才是她心目中的男神,容颜俊秀,性格也温和,还极少发脾气,黑色的短发看起来就很软很好摸……总之——刚刚那个男人根本没法比!
  沈薇默默地坚定了自家老板在自己心中男神地位,然后殷勤地帮秦飞倒了一杯开水,然后把水杯和秦飞搁在吧台上的感冒药一起推给秦飞。
  “老板,怎么都不生气?刚刚那男的说那样的话……”沈薇现在回想起刚刚的情形,骤然觉得自家老板受了欺负,而且还没有欺负回去!
  秦飞双手拢着水杯,汲取杯壁上的热量,漫不经心道:“为什么要生气?就因为他看不上我?”
  沈薇:“呃……”
  秦飞:“我又不喜欢男人,被他看上才比较糟糕吧?”
  沈薇怔愣了一会儿,才赞同地点了点头:“确实……”
  想不起来的人多半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又或者根本是自己记错了,那个让秦飞觉得眼熟的陌生男人,最终被秦飞当成一段意外的插曲抛之脑后了。
  微尘书吧的员工,除了收银小妹沈薇之外,还有两名服务生。其中全职的叫谢哲,和秦飞相仿的年纪,和同样全职沈薇平时轮班,周末加班;兼职的叫何释东,是附近一所大学的新生,只有周末和假期才会来书吧帮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