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他是一只鸡 作者:冬瓜茶仙人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
 
妖精下山
 
看闲书
 
不小心
 
掉进了坑
 
 
故事
 
此文又名:《飞鸿踏雪来》
 
叫哪个随你喜欢
 
=3=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近水楼台 乡村爱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叽叽叽叽叽叽鸡鸡鸡叽叽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他就知道,事情有古怪。
  温自明靠在转角处,隔着一道短短的走廊遥盯着自己书房,心跳得有些快。
  那间小小的书房紧锁着,老式的如意纹窗格上红漆已经剥落了大半,在这样小雨淅沥的夜里无端多了几分落寞和……阴森。
  透过窗纸,温自明能够看到一团小小的、模糊的光。
  那光虽小,但却很亮,还在移动,就好像有什么人,掌着那团光,正在书房里四处查探。
  但现在是四更天。
  这宅子里,除了温自明,就只有小厮青棋和管家老黄。
  这两人都不会背着他来书房。
  这说明今夜有什么人,偷偷潜进了他的书房。
  温自明屏住呼吸,看着那团光一跳一跳,慢慢变亮了起来。
  今天傍晚,他特意吩咐小厮青棋放干了灯油,书房里也没有蜡烛。
  莫非那人还提了个灯笼?
  这还不算,还有更蹊跷的事。
  温自明眯起眼睛,看着书房门上那把黄铜大锁。
  锁没有被撬开,但这是进入书房的唯一一道门。
  那房间本来是堆放杂物的,也并没有窗。
  那里面的人今夜究竟是怎么进去的?
  这样三番五次潜进他温自明的书房,又究竟有什么意图?
  从前两月开始,温自明便不时发现自己的书房不太对劲。
  有时候是错放了书的位置,有时是宣纸莫名变少,还有一次,是桌椅的摆放距离出现了微妙变化。
  他排除了自己管家和小厮半夜进书房的可能后,开始怀疑自家进了个回头贼,所以今夜已经是他第四次半夜起来查看书房,果然就被他撞见了。
  虽然不知道那个古怪的贼究竟有什么意图,眼下被他抓了个正着是事实。
  他手上只拎着个花瓶,是他刚才随手从卧室抄过来蹲点时防身的,温自明想了想,把花瓶拎高了些,刚想迈步,视线落到那把完好无损的大锁上,又迟疑了一下。
  他这么冲过去,也没法进去把那小贼打个措手不及,因为……书房钥匙还在床边的矮几上呢。 
  难道自己要回去拿钥匙,然后再开锁,再冲进去?
  等他把锁打开,被惊动的贼还不知道准备了什么机关在门后等着他呢。
  温自明有点哭笑不得,刚想放下花瓶,身后却有了动静,他立刻警觉回头,睡眼朦胧的少年就被他吓了一跳。
  “少爷……?”青棋还有点迷瞪瞪的:“你也起夜?怎么不叫我?我给你掌灯……”
  温自明连忙示意他闭嘴,可惜青棋半梦半醒,抬眼一看,就发现书房里有光,似乎还在徐徐跳动。
  “那是什么?走水啦?!”青棋立刻被吓醒了:“老黄?老黄老黄老黄书房走火啦啦啦啦啦啦——”
  温自明眉心跳了跳,当下也顾不得其他,转身举起花瓶,把青棋拦到身后。
  偏偏此刻书房里的动静似乎比他们还要慌张,一阵乒乓咣当后,一个人带着光,从门后冲了出来。
  温自明和青棋都惊呆了。
  因为那个人,是真真的,从门后“冲“了出来。
  那把黄铜大锁,还好好挂在门上呢。
  那扇红漆木门,虽然年岁老了些,但看起来还很结实。
  而那个人,就这么直愣愣地,穿门而出。
  温自明惊得说不出话来。
  自从发现自己书房好几次出现了可疑的痕迹,推断出有人偷偷潜入他书房后,温自明不只一次揣测那个可疑人物的样子。
  有可能是附近的二赖子,吃喝嫖赌还不上钱,翻乡邻的墙偷赌资;也有可能是江洋大盗,随手潜进一户人家翻找值钱的东西,或者更离谱点也有,有谁一心向学却交不起束修,打听到他这个书生身上来,想要窃书。
  可是再给温自明想一百回,他也想不出来,在他书房里的,会是这么一个人。
  那人一身白衣,黑檀似的头发松松挽起来,周身发着微光,也愣愣地盯着温自明和青棋看。
  温自明三岁就开始读书,年纪轻轻就得了才子的美誉,可是对上这个人,满肚子的诗词却都像倒空了似的,旁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脑中只有四个字:
  眉目如画。
  温自明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但此刻他仍然觉得,这样的容貌,似乎只有工笔细细地描才有可能实现。
  不过青棋的反应比他直接多了。
  “喝——有鬼鬼鬼鬼啊!!!!!!!”
  这一声吼把在场的人,连同青棋自己都吓了一跳,那个发光的人被这声音吼得回过神来,似乎也有点慌,竟径直转了个身,瞬间钻进墙里消失了。
  温自明:“……”
  青棋:“*&%#——啊啊啊啊啊啊啊!“
  温自明直愣愣地看着光滑的墙面,只觉得自己做了个荒诞的梦。
  ——————————————————————————————————————————
  从小就跟在温自明身边的小厮兼书童青棋,今夜感觉自己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温自明和声安慰他:“好了,你还小呢,有什么要紧。”
  青棋都要哭出来了:“少爷!”
  他都十四岁了!
  老黄可不比温自明含蓄:“不就是尿了裤子么,洗洗晾干又是条好汉,哭个什么!”
  青棋悲愤交加,恨不得跳进院子里那口井里去,一了百了。
  他五岁后就没尿过床了,十岁后就能一个人睡温自明外间随时伺候,青棋一直觉得自己十分成熟优秀。
  谁能想,这天晚上被个妖怪吓得破了功,尿了一回裤子。
  虽然他本来就是半夜尿急,才爬起来去解手的,可是可是!
  “少爷!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说到底,现在青棋还是怕多于羞。
  而在青棋心里,读过那么多书,又中了举的少爷是什么都懂的。
  不过这一回,饱读诗书的少爷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那是什么?温自明也不知道。
  他原以为是个古怪的贼,可是普通的贼……是决计不会穿墙而出,就地消失不见的。
  安抚了青棋,温自明想了想,又提着灯去书房。
  刚才这么来回一折腾,天已经将将要破晓,不管“那个”究竟是什么,八成都不会再出现了。
  温自明进了书房,细细察看了一回自己的书桌和书架。
  果然,一本书半摊开横在桌上,一个笔架还被碰倒了,毛笔掉了一地。
  温自明拿起那书,发现是自己同窗送的《野柳杂记》。
  两年前他还在书院念书时,有个交好的朋友,文章做得相当精妙,就是性子太过跳脱,还十分喜欢看一些先生严禁的杂书,尤其是鬼怪精灵一类,自己看了还不够,还时常大力向温自明推荐。
  临分别时,那个同窗大方地把自己收藏的这类书送了一部分给他。
  不过温自明虽然珍藏,但对鬼神故事兴趣不大,那些书这么久了,也没有仔细翻过。
  他把灯放在桌上,将那本《野柳杂记》凑近了看。
  书正翻到一则小故事,讲的是一个穷书生连夜赶路夜宿山神庙,生火时不小心烧着了破庙的供桌布,得罪了栖身破庙的一只狐狸。
  那狐狸怀恨在心,就偷偷跟着书生一路陷害,幸而书生半路结识一对兄妹,会些江湖法术识破狐狸伎俩,护送书生赶考的故事。
  温自明一目十行地看完了,把书合上,心里总觉得有点古怪。
  这书他是放在书架最上面的,这时被放到桌上,显然是昨夜那人从书架上拿下来的。他刚才进门时,书还是摊开的,正翻到那对兄妹和狐狸斗法的情节。
  虽然有些荒谬,不过……温自明的指尖慢慢抚过书脊,心中慢慢有了个念头。
  那个不请自来,身份不明的“人“这段日子的造访,莫非目的就是为了他这一屋子的书?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目的肯定是为了害人。”
  老黄说得很笃定:“青棋说那人周身发光,惨白惨白却漂亮得很,肯定是山里的精魅出来害人了。”
  温自明哭笑不得:“什么精魅一心钻书房?“
  “所以那妖物肯定是要害少爷你啊!”老黄分析:“我平时都和佃户打交道时常不在家,青棋一个毛头小子……”
  温自明说:“我有什么可害的?“
  老黄顿了顿,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以言说的微妙表情。
  “这种事不值得少爷费心,眼下您最要紧的是读书。”老黄说:“我打听过了,且让我把这八卦镜和剪刀挂到门梁上去,我托了李大高找个道士,下午来做场法事,贴几张符,收了那妖怪。”
  “也未必就是妖怪。”温自明说。
  其实青棋是吓傻了,老黄又没亲眼看见,那个穿门而出的……人,模样非但不可憎,温自明甚至不觉得对方身上有什么不怀好意的邪气。
  硬要说的话,青棋嗷的那一嗓子,似乎使对方比他们还要害怕,一句走火就吓得不管不顾地从书房里一头撞了出来,还跟他们大眼瞪小眼。
  真的会有这么憨的妖物吗?
  “肯定是个狐狸精。”青棋也说。
  “别胡说,怎么就定是个狐狸精了?”温自明问。
  “我和莫二田去爬……去溜达的时候他跟我说的。”青棋一脸神秘:“那时候咱们刚搬来不久,我问莫二田这里风物人情怎么样,少爷你猜怎么着?李家村后门那座山,你知道叫什么山不?”
  温自明:“唔?”
  老黄一拍大腿:“是了!我倒是没想起来,肯定是只狐狸精下山来了!“
  温自明天天在家读书,完全被这两人弄糊涂了:“你们一个一个说。“
  “那山叫白离山。”青棋说:“这名字大有来头,李家村连小孩都知道这事。几百年前白离山上有只狐狸精修炼想成仙,但渡劫的时候被劈成了两半。肉身没了,但狐珠却留在深山里,造福了山里大大小小一群狐狸,那些狐狸天天对着老祖宗的狐珠叩拜,全都成了精呢。”
  “没错。”老黄说:“那肯定就是只狐狸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