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历劫 作者:现世长安

字体:[ ]

 
书名:历劫
作者:现世长安
文案:
     而他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要等千百年后再次重逢时,执起他的手,告诉他,我已等了你成百上千年。
 
——其实就是一个“我好喜欢你呀你也喜欢我好不好”和“既然你这么喜欢我那我也喜欢喜欢你好了”的故事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辕夙清吾 ┃ 配角:南阳星君(紫微大帝)天帝(帝俊)玉帝 ┃ 其它:
 
 
==================
 
  ☆、第 1 章
 
 
 
  辕夙就只叫辕夙,没有凡人的名字,这说明他从刚出生开始,就是个仙。 
  人分贵人穷人,仙也有好命的仙。 
  辕夙自然就是那好命的仙。
  清吾乃南阳星君座下仙童,自然算不怎么好命的,修炼几百上千年,也抵不过天生金贵的辕夙渡的几口仙气。辕夙捏着他的下巴左右看看,啧啧摇头,“可惜哟。”清吾笑笑,“仙座可惜什么。”
  南阳星君冷笑:“可惜我的小仙童生得不好看,否则攀上仙座,哪里还要修炼。”
  辕夙手摇折扇,眯着一双眼,笑得极是风流,“若是看在你的面上,倒也并不是不行的。”
  星君落下一子,头也不抬对清吾道:“还不快谢谢仙座。”
  辕夙险些被茶水噎着,咳嗽着笑了几声,道好好好,自己装的逼,跪着也要装完。
  清吾给他添茶道谢,低着头,眉眼淡淡,兀自浅笑,仍是那副模样,看得人心痒痒。
  宠辱不惊。这词用来形容他,再合适不过。
  人是带回来了,可仙座是看不上眼的。
  听闻他先前做凡人时就是生得这样,即便成仙,道行不深,也无法化一张倾国倾城的美貌。
  辕夙抨击南阳星君,“你看看你,都把人弄成仙了,再给人弄好看点不成么,再好看些,兴许我就有兴趣了。”
  星君言简意赅,“滚。”
  清吾的成仙历程倒是顶传奇,传奇得辕夙都啧啧称奇。南阳星君下凡历劫时的相好,两人相许生生世世永生永世,若是有违誓愿,天打五雷轰,魂飞魄散,再不为人。
  辕夙打趣儿,“确实不为人,你是个仙。”
  南阳星君眼也不抬,“滚。”
  后来凡胎一死,星君足涌祥云准备回天庭继续炼丹了,阎王在底下鬼哭狼嚎:“星君你快来看看呐,你姘头还等着你死活不肯走呢啊!您行行好了诶我这个月政绩又要不够了啊!”
  南阳星君往地府一瞥,老相好站在奈何桥上泪眼婆娑就是不肯过忘川。星君历劫时乃是个闲散王爷,府上没有佳丽三千,三百倒还是凑得出的,无奈王爷是个情种,独独宠十几岁的小书童,二人花前月下山盟海誓将自己感动得一塌糊涂,结果王妃嫉恨,小书童一命呜呼,王爷皇家子弟,生不能死不得,郁郁而终。
  小书童奈何桥上站了数十年,心中所思脑中所念皆是那生生世世之约,可真真是连就连,我俩结交订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不曾想意中人居然是个下凡历劫的上仙,一腔浓情付水东流,差点一头栽进忘川河。
  王爷深情,南阳星君出了名的冷血无情。衣袖一振便荡回了天庭,继续当他的星君。
  几十上百年飞逝而过,嗖嗖嗖的看不见痕迹。
  南阳星君出门采药,途经地府,突然兴起闲情逸致跟着游魂慢慢磨蹭,竟还觉得十分有趣,走过黄泉路,踏上奈何桥,一偏头,就看到那小书童。
  无情似南阳星君,也终是有所动容,给了颗丹药,小书童于是荣幸飞升,一摇身成了小仙童,倒还是老本行。
  玉帝气得胡子一跳一跳的,架不住南阳星君全不在乎的性子。
  这段佳话辕夙过了几百年才知道,他下凡历劫,本应该比南阳星君还要好命的,当个一世荣华富贵的皇帝,外挂逆天,事事顺心,仙座很是满意。结果不知哪个安排出了差错,成了最不受宠的皇子,杀尽所有兄弟姐妹坐上龙椅,一怒而伏尸百万,一震而流血千里,在位期间生灵涂炭尸横遍野,玉帝闲来无事看看凡间,吓得差点滚下台阶,又不好弄死,好容易等到他寿终正寝,凡间已成炼狱。
  玉帝老泪纵横,“我的错,我的错。”
  辕夙终于自感罪孽深重,要去如来座下为冤魂诵经,还想拉着玉帝一起,玉帝扒着仙台死命摇头,“你请,你自己请就好……”
  这一诵,就是四百年。
  四百年后辕夙回来,发现南阳星君居然有了个姘头,好生寂寞,哀怨连连。
  那小仙童安安静静的立于一边,淡淡笑着。 
  辕夙偷偷同南阳星君说道:“我看清吾,别不是还对你有情吧?”
  南阳星君翻过一页书,不理他。
  辕夙再接再励,“诶你看你这样多不厚道啊,人家是为你而死,你现下这样子,让人家求不得离不得的,太不像话了。”
  南阳星君终于抬眼看他,辕夙展开折扇遮住嘴,“我自己滚……”
  辕夙是生得极好看的。眉眼风流,浅笑盈盈,饶是不用幻术,那张脸也是很能招摇撞骗的。
  西海龙王的宝贝女儿成日上蹿下跳非他不嫁,便是被那张脸蒙蔽了双眼,没能看清他那渣到底的本质。
  任由清吾替自己盖好被子,在那双纤细的手抵至肩前时突然伸手一把握住,笑道:“清吾,我问你啊,要是我没有现今这样的法力,你还跟我回来吗?”
  清吾垂下眉眼,笑了笑,没说话。
  辕夙弯起那双极好看的眼,继续笑道:“那我再问你啊,你是不是还喜欢你们家星君呢?”
  清吾笑意更深,辕夙忍不住伸出手指去勾他的下巴,放低了声音,“是不是呀,放心,仙座不跟你家星君说。”
  清吾轻轻挣开他的手,放进被子里盖好,笑了笑,“现在只有仙座。”
  辕夙怔愣住,没等他反应过来,清吾已经退了出去。
  第二天辕夙便跑去找南阳星君,一进门便道:“你家小仙童不得了不得了……”
  一抬头便看见清吾的笑脸,退出去看看牌匾,眨眨眼睛,呆住了。清吾扬扬自己手中的包袱,笑道:“小的来拿点东西,昨日走得急,没收拾干净。”
  辕夙呆呆的点点头,清吾朝南阳星君行了个礼,笑着从他身边走过,还不忘停下问他中午是否回去用膳。
  辕夙点点头,“啊,回去,回去的。”
  清吾行了个礼便离开,辕夙目送他,仍是没回神,南阳星君瞥他一眼,“要进来就快点,不进来就快滚。”
  辕夙这才想起来意,急忙拉着南阳星君把昨晚的事同他说了一遍,直说的口干舌燥,灌了一大杯茶,呼出一口气,道:“怎么说?”
  南阳星君捻起一块点心喂进嘴里,辕夙眼巴巴的看着他咽下,洗耳恭听,星君终于抬眼,淡淡扫了他一眼,然后,哦了一声。
  辕夙气结,差点要化作原形同他决斗。
  两人将几碟点心消灭殆尽,辕夙还意犹未尽,“味道不错,改日叫你那厨子做一些送我那儿去。”
  南阳星君抿了口茶,“说反了。”
  辕夙挑挑眉,笑出声:“清吾做的?我倒是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一手。”
  星君捻着棋子冥思苦想,嗯了一声,“他先前喜欢的那人,喜欢吃这些东西。”
  辕夙一双眼弯起,“哟……”
  南阳星君突然抬起头看他,冷笑一声,笑得他脊背发凉,“怎、怎么了……”
  南阳星君冷哼一声,低下头去看棋局,不理他。
  辕夙被这主仆二人搞得莫名其妙,回到府上用完膳,去书房作画,瞥见桌案上搁着的点心,不禁莞尔,喃喃自语:“倒还真是……”
  清吾垂着眉眼立于一旁,几乎要隐进墙壁里,辕夙一边作画,一边同他讲话:“你可是痴情。”
  清吾笑了笑,算作回应,辕夙也不恼,自说自话,“忘了他吧,跟着仙座我,也不差,我不比你家星君好看?”
  清吾笑意更深,道:“是。”
  辕夙一番攻势全似打在棉花上,倒也习惯了他这样的性子,冲他招手,笑道:“过来。”
  清吾便走过去,顺从的偎进他怀里,那人一手揽着他的腰,一手握着他的手继续落笔。后背隔着衣料贴着他的胸膛,耳边拂过他的气息,仙气浓郁,惹人不禁稍稍侧过头去。
  辕夙也侧过头来,语带笑意,一双华目盛满温情,脉脉的看着他,“在想什么?”
  “在想……”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平静终于崩裂了些。
  辕夙稍稍收紧环在他腰上的手臂,将人更贴向自己,几乎是要吻了上去,“嗯?”
  清吾回过神来,柔柔笑了,声音还是那般纯净,“在想要是能让仙座渡得几口仙气,兴许就好几百年用不着修炼了。”
  “……”辕夙愣住,清吾依旧垂着眉眼笑而不语。
  好一会儿辕夙才止不住的笑出声,拍拍他的头,“你呀……”
 
  ☆、第 2 章
 
  辕夙是中天右君,玉帝对他尚要礼让三分,自然是金贵得不能再金贵的。
  辕夙也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瞧上谁便拐过来,要宅子就附赠奴仆,要修行就渡点仙气,好不大方,气得玉帝要呕血,还不好说。
  毕竟活了几千几百万年他自己也数不清了,似乎是盘古劈开混沌之时他便出生了,隐约记得女娲造人之时自己还去凑过热闹,等到要补天了跑得比谁都快,若不是自己闲得发抽要抽掉仙骨,恐怕还是要这么活下去。
  一身法力浑然天成,几乎不用怎么修炼,着着实实是好命。
  于是不怕死的跑去拐南阳星君,要跟人家发展不正当关系,第二天玉帝叫他过去喝茶,正想着怎么混过去。一进门便看见玉帝老儿旁边坐着的人,拔腿就跑。
  玉帝抽出捆仙索将他拉了回来,皮笑肉不笑,“还不行礼。”
  辕夙只得抽泣着作揖问好,“尊上……”
  那人放下茶杯,抬眼淡淡扫了他一眼,同南阳星君几乎一模一样,吓得辕夙又抖了抖,他才慢悠悠开口,“听说右君蛮喜欢南阳星君……”
  辕夙哪还能不明白,将头摇得几乎要甩出去,“没有没有,哪有这种事,您听错了,听错了……”
  天帝放下茶杯,冷冷扫了他一眼,道:“那没事了,你请坐,本座先回去了。”
  辕夙吓出一身冷汗,玉帝捂着嘴倒在座椅笑个不停。
  后来看南阳星君怎么看怎么郁闷,跟天帝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怎么就能凑到一块儿。
  没忍住将心中疑问抒发出来,南阳星君那张像是被万年玄冰冻了上千年的脸终于裂了,双颊潮红差点把辕夙打得灵魂出窍,“谁跟他是一对!”
  辕夙拍拍皱成一团的衣裳,摇头叹气,看着南阳星君气急败坏的背影,转头对清吾道:“你看,你还是放弃吧,我一个右君尚且有性命之危,万一让天帝知道你觊觎他的人,上诛仙台都不用排队了。”
  清吾看着眼前的人,狼狈至极却仍无限风流,垂下头笑了笑,道:“谢谢仙座提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