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阎王找我谈养喵+番外 作者:西方经济学(下)

字体:[ ]

 
 
 
 
 
  去看了房子后,二婶、詹俊先回家,夏谷今晚要回公寓住,詹湛陪着他一起回去了。路上,两人交谈着,对对方的好感度都在上升。
  然而,就在夏谷继续说着他上大学时背诵经书的趣事儿时,詹湛的脚步突然一停。夏谷察觉,也停下脚步来,抬眼一看,迎面走来了一个熟人。
  是敖庸。
  敖庸并没有看到两个人,只是左右寻觅着什么。那天锁定了小龙孙的气味后,急忙跑来,却见两厉鬼打成一团。静观其变的敖庸并没有插手,等打斗结束,看到一个厉鬼抱住地下昏倒的人迅速消失了。
  小龙送的气味还在刚才那人晕倒的地方散发着,敖庸能稍微看清那人长相。这条线索让龙宫看到了希望,这两天加派了兵力在这四周寻找。
  夏谷并不认为敖庸会记得他,但是旁边的詹湛却一动未动,等敖庸距离两人不过百步的时候,詹湛对夏谷说:“我落了些东西,你先走。”
  如果开始夏谷对詹湛没怀疑的时候,这句话并不能引起什么反响。可是现在,夏谷眉头皱紧,看着敖庸一步步走过来,眸色沉了不少。
  詹湛走后,敖庸并没有注意到夏谷。但是,接下来的一个人却让他不得不注意起来。
  远处,许浠拎着一大袋麻辣小龙虾,叫了一声。
  “夏谷!”
  转身之后,敖庸迅速确定了许浠就是他那天见到的人。没等夏谷应声,敖庸已经朝着许浠跑了过去。许浠看到迎面冲过来的敖庸,愣住了。
  他刚拍完戏,想想今天下午詹湛来接夏谷,心里就一直挥之不去詹湛的影子。后来,刚拍摄完杂志封面,妆还没卸,买了三斤麻小就来找夏谷了。
  他从小区门外远远看到夏谷站在那里,叫了一声后,夏谷没有过来,却跑来了一个陌生人。面色严峻,速度飞快,直愣愣地冲到了他的面前,气喘吁吁站定,逮着他就仔细端详起来。
  吓死宝宝了!
  这么没礼貌的动作显然让许浠受了惊吓,一把甩开敖庸,许浠问:“先生,您有事吗?”
  时间已经过去几天,任凭敖庸贴在许浠身上嗅,也只能闻到淡淡的古龙香水味。敖庸急了,问许浠:“你最近见没见过三四岁的小男孩。”
  这他还真见过,他大侄子许嘉天天见面嘛!但是,许浠还是留了个心眼。敖庸这人劈头盖脸就问他见没见小孩,精神有些不对头啊。许浠没说话,身后的夏谷就迎接了上来。
  “敖庸。”
  敖庸听到有人叫他,以为自己幻听。转头一看,看夏谷冲他笑着,才觉得眼前人眼熟的很。但是,敖庸并没有仔细去想他,反而一把扯住许浠,脾气也暴躁了起来。
  “我问你最近有没有见过小男孩!”
  这句话问出来,再联系许浠曾经说的那个梦,夏谷心中的线索一下穿了起来。脑子里渐渐清晰起来,许浠却冲他喊了。
  “来帮忙啊你个混蛋!”
  敖庸拉扯着许浠,这里人太多,不敢动用法术,只能靠着蛮力。然而,靠蛮力是不够的。不一会儿,警卫亭里的保安看到这里拉扯成一片,很快赶来将众人扯开。
  让许浠先去他家,夏谷转头和警卫亭里的人说明了情况,说只是在一起小大小闹没什么事儿。警卫亭里的人散了,敖庸一身法术没法施展,许浠已经不见踪影,蹲在一边扯了把狗尾巴草,嚼了两口呸呸呸!
  小龙孙的事情看来挺急,不然敖庸也不会这样。夏谷蹲在敖庸身边,跟敖庸说:“我和他认识,你有什么想问的跟我说,我帮你问一下。”
  线索虽然串起来,夏谷却不敢鲁莽。
  敖庸扭头看了他一眼,眼睛里红血丝将夏谷吓了一跳。他并不说话,夏谷也没有再问,蹲了一会儿,敖庸平复好心情,起身站了起来。
  “敖庸。”敖青的声音响起,夏谷和敖庸同时转头。
  没想到敖庸竟然和夏谷在一起,敖青也是愣了一下。看到夏谷,敖青脸色明显尴尬了一下,冲着夏谷笑了笑。
  夏谷不怪敖青,倒是他催化了自己和阎王的感情。但是,想想敖青还一直觊觎着阎王,心里也稍微有些紧张。但是再仔细想想,这么多年都没给她惦记了去,现在自然更是不能。
  地府的事情,敖青多多少少听说了。今天去的时候,白无常在那夹枪带棍的把阎王与夏谷现在好得蜜里调油的消息传递给了她,敖青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也就走了。
  没想到,刚从地府出来,就看到了夏谷和敖庸。敖青稍微点点头算是打招呼,拉着敖庸就走。
  敖青的神色,像是认识夏谷。敖庸一把抓住敖青,问道:“你认识他?”
  不想与夏谷纠缠,敖青拉着敖庸,皱着眉头,硬扯着走说:“先回龙宫。”
  对于敖青,敖庸向来是言听计从。敖青说完,敖庸看了一眼夏谷后,跟着走了。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身影,夏谷也回了家。
  小龙孙丢掉,敖庸承担最大的责任。敖庸喜欢小孩,跟小龙孙玩儿的最好。小龙孙年纪太小,不能出入阳界。但是敖庸熬不住小龙孙求,就领着他去了。然而,就在他去取冰淇淋的时候,转身小龙孙不见踪迹。
  敖庸当时就急了,小龙孙气味还在,追着过去,寻行无果。显然,这是一出有预谋的劫持事件。敖庸怕说出去会引起恐慌,想着自己先找找。没想到,就因为这样自负,错过了小龙孙最佳寻找事件。敖庸跪在龙王面前任凭打骂,龙王差点抽了他的龙筋,被敖青拦下。后来,敖青让龙王给敖庸一个月的时间,找到了皆大欢喜,找不到再惩罚敖庸也不迟。
  龙王下了调遣令,从没有这么浩荡的虾兵蟹将。修行浅的在海岸沙滩上找,修行深的变化成人,去阳界寻找。这么多天,如大海捞针一样,根本找不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小龙孙找回的机会愈发渺茫,敖庸心中愧疚,这些天找小龙孙,都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都有些神经衰弱了。
  “记得我那天跟你说的么?我刚才碰到那人了,他认识刚才和我一起的那个人。”等两人刚入龙宫,敖庸赶紧跟敖青说。
  “你认识刚才和我一起那人,你去问问,说不定就有敖漓的消息。”
  敖青心思烦乱,还在想着夏谷的事情。这几天揽下和敖庸一起找小龙孙的活,她也累坏。听敖庸说完,敖青看了他一眼,说:“刚才那人是阎王大人跟前的人,你可以去求阎王让那人帮忙。”
  敖青这么一提,敖庸想起来了,夏谷随着阎王一起来过他的婚礼。因为敖青的关系,敖庸向来不喜欢阎王。但是为了小龙孙,这趟地狱是必须得下了。
  陪着许浠喝酒聊天,夏谷吃得一身酒气。许浠躺在沙发上睡了,钟馗去后,看着一片狼藉的夏谷家,掀了掀眼皮。
  上次钟馗没接到他,夏谷这次专门买了可乐,见他过来,将可乐递过去,笑着说:“大人。”
  死鱼眼的钟馗,面瘫着脸,看了一眼夏谷后,看看可乐,眼睛闪过一丝光芒,闪了夏谷一下。接过可乐,钟馗双手抱着,喝了一口后,嘴巴里霹雳啪啦的泡泡,让面瘫脸上也带了些兴奋。
  特意装了一整袋子的可乐,夏谷拎着去了地府。刚进大殿,就看到敖庸恭恭敬敬地站在大殿正中,听到门外的声音,转头一看。确认是夏谷后,疲惫的脸上都有了些色彩。
  夏谷刚进去,小花蹭得窜进了他的怀里。跟敖庸点了点头,上了高台。原本一脸严肃,又有些不高兴的阎王,见夏谷过来,表情瞬间柔和,夏谷的手在桌子后面,阎王的手指勾了勾,勾住了他的小手指。
  夏谷笑了。
  敖庸看不到后面的小动作,见到夏谷后,只是一俯身,满脸真诚地请求道:“夏先生,请你帮龙宫这个忙吧。”
  突然被龙太子称先生,夏谷浑身抖了个哆嗦。见一向心比天高的敖庸如此真诚的请求一个人帮忙,夏谷也有些动容。只是,他也不确定的情况下,他不能将詹湛说出去,这样会让整个龙宫都把詹湛当做敌人。
  夏谷说:“我会尽我所能帮忙,能帮上必然好,帮不上那就真的抱歉了。”
  听夏谷应了,敖庸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一点。比起没有希望,现在就算有一丝光芒,敖庸都不会放过。有了这么个态度,夏谷肯定会倾心倾力帮他。敖庸感恩戴德的走了,夏谷回过头,看着阎王。
  阎王的脸有些黑。
  以为阎王还在因为敖庸对他不敬的事情生气,夏谷捏了阎王一把,笑眯眯地问:“怎么了?”
  抓住夏谷的手,阎王眯着眼睛,严肃地问。
  “许浠是谁?是不是那个你在他家吃饭那个?是不是那次把你按了床上的那个?”
  夏谷被三个问号砸得有些懵,等反应过来,顿时笑出声。一边拍着大腿一边笑着,夏谷笑哈哈地过去把阎王一把抱进怀里,揉着阎王的脑袋来回摸着,边笑边说:“你吃醋了啊?”
  被夏谷抱在怀里,心情好了些。但是面色依旧严肃,阎王没有说话。夏谷揉捏够了,双手捧着阎王大人的俊美的脸。
  与夏谷对视,阎王想想刚才说的许浠,不禁鼓了鼓腮帮子。
  没有回答就是默认,夏谷心里抹了蜜一样,笑着从旁边的袋子里拿出一罐可乐,放到阎王跟前问:“要不要?”
  “要!”阎王双眼都冒起了泡泡。
  将阎王哄好,这边处理好今天的卷宗,两人就去了泳池。虽然两人袒露了心声,可夏谷还是害羞。当阎王的手摸过来的时候,夏谷下意识一躲,然而还未等躲开,那边阎王放在夏谷腰上的手一用力,两人身体“啪”得贴在了一起。
  夏谷没有反抗,抱住阎王,任凭他动手。等事情做完,夏谷气喘得太粗,热气呵在阎王的耳边,引起阎王的一声轻叹。
  等清洗干净,两人回到床上,将体朱放好。阎王抱住夏谷,睁眼看着他,怎么也看不够。心里满满都是夏谷,一天到晚想个不停。
  夏谷迎头笑着,眼睛干净澄澈。阎王爱死了他的笑容,低头亲了上去。阎王的吻霸道了些,夏谷被吻得喘不上气,两人夹着体朱闹着,夏谷差点又被闹硬。
  似是无意,夏谷笑着提了一句。
  “大人,体朱什么时候才能孵出来?”
  眸光一深,阎王沉默一会儿,唇角勾起一个弧度,笑得意味深长。
  “孵出来做什么?”
  知道他想歪了,夏谷也是一阵口干舌燥,赶紧稳定心神,夏谷说:“我二婶过几天结婚,我想领你参加婚礼。”
  阎王:“……”
  “夏谷。”
  在夏谷昏昏入睡的时候,阎王突然叫了夏谷一声。
  迷迷糊糊应着,夏谷睁眼,迷蒙地看着阎王,带着鼻音问:“怎么了?”
  “体朱孵出来,你很期待吗?”阎王低头看着夏谷,目光专注而深邃,仿佛要将怀里的小鬼吸入身体。
  心微微一提,夏谷唇角也勾了起来。
  “嗯。”
  阎王笑了。
  
  第40章 及时
  
  钟馗将夏谷送回去,夏谷去浴室洗澡。哗啦啦的水声将沙发上的许浠吵醒了,头有些疼,许浠睁眼看看时间,揉了揉脸,揉了一手的粉底。
  洗好后的夏谷,浴巾都没围就出来。刚一开门,就对上了许浠探寻的目光。心下一慌,双手捂住下面,笑着问:“你醒了。”
  果然是练武的,身材真是好的没话说。夏谷皮肤白,一身漂亮紧致的肌肉看着阳刚十足。许浠上下看了看,调戏道:“是不是该我洗了。”
  夏谷无奈一笑,旁边扯过内裤套上,套了个衬衫后问他:“要继续睡么?”
  “你陪我?”许浠还色兮兮的。
  “哎。”夏谷笑着拍了他一巴掌,正色道:“说正事呢。”
  脑袋疼得难受,许浠也没与夏谷再闹下去。收拾着自己的外套,站起身来说:“你都不跟我一起睡,那我在这也没什么意思,我先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