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哨兵向导]第七年的见异思迁+番外 作者:裹成粽子过冬

字体:[ ]

 
 
文案
穆里斯和林涛在一起七年了。
两人情比金坚。从军校并肩作战到军队的互相扶持,一直恩恩爱爱。他们是众人眼中最模范的爱侣,毫无疑问会白头到老的一对人。
唯一的遗憾,他们都是哨兵。没有向导的哨兵终究短命,所谓白头到老相守一生,也不过70多年。
然而在相恋的第七年,穆里斯出轨了。
[她是个向导。林涛。]
[是的,我爱你。但是我无法抗拒自己的基因。我和她相容度是100%]
[再见吧。……祝你,幸福。]
林涛沉默着,保持着他一贯严肃的面容,离开了他们共同生活了七年的家。
他没有告诉穆里斯,他再不久前刚接受了男性受孕体改造手术。
他也没有告诉穆里斯,他已经有了妊娠初期反应。
一个怀孕了的男性哨兵……
简直就是怪物。林涛一手拖着行李,一手紧紧抓住衬衣,冷汗不住下落。
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穆里斯深蓝的眸子注视着他,久久……
 
[扫雷]哨兵X哨兵 花心(雾)绅士攻X面瘫沉默自强受(有反攻情节)先虐受后虐攻
 
内容标签:七年之痒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涛,穆里斯 ┃ 配角: ┃ 其它:
 
 
  ☆、怀孕
 
  “林涛……你一定要这样吗?”
  一身紫色职业装的女子放下了手中的叉子,满脸担忧地看向对面的林涛。
  他盘子里的牛排仅仅动了一小块,他本人却抱胸看向窗外,全无胃口的样子。而他的量子兽猎豹则一脸百无聊赖地趴在地上,尾巴甩来甩去。
  林涛回过神,“爱丽丝,你明白我……没什么胃口。”他面色有点苍白地说着。
  爱丽丝桌子下的手一点点攥紧了。作为林涛的青梅竹马,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林涛虽然总是沉默,但他实际上有着无人能及的坚毅与骄傲,何曾有过像现在这幅无精打采的模样?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同为哨兵的男人……
  “我总感觉他不是个值得你这么做的人。”爱丽丝表情严肃,眼中却满满都是对林涛的担忧。
  “七年前你也是这么说的。”林涛像是想开个玩笑,“那时大家都反对,但是我和他不也生活了这么久吗。并且之后,也会继续这样下去……”提起爱人,林涛苍白的面色有了点生气。
  犹豫了一下,爱丽丝开口,“你已经有妊娠初期反应了……你知道这条路有多难走吗?”作为林涛的青梅竹马同时又是他的主治医生,爱丽丝对于他的情况了如指掌,所以更加担忧。
  林涛是个哨兵,还是个能力出众的哨兵。不过30的年纪已经有了上校的军衔,之后必定是前途无量。但是强制去改造身体来受孕,不仅会削弱他的战斗能力,而且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不可磨灭的影响。假如没有向导的林涛原本能活70岁,接受改造后的他就只能活到50岁了。
  更何况,即便受孕,能够顺利分娩的可能性也十分小,死亡率也高得吓人。所以这个技术才会被军方冷藏。 
  林涛有点尴尬,在大庭广众之下讨论这种话题,让一向严肃而传统的他感觉有点儿不自在。
  他咳了两声,压低声音说:“我们需要这个孩子。你知道的,两个哨兵组成家庭……”
  “我给不了他长寿,至少能给他一个孩子。”
  窗外一盏一盏亮起的街灯照亮了他黑眸中柔和的光晕,小麦色棱角分明的脸庞也带上一丝温柔。纵然他什么都没有多说,但所有的表情都在诠释三个字——不后悔。
  明白劝不动他,爱丽丝无奈地摇摇头。不知道是心理因素还是女人的第六感,她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但愿是错觉。
  “好吧。但你一定要补充足够的营养,定时复查,以及……”
  林涛乖宝宝似的点着头。
  “尽量减少房事。”
  林涛点头的动作僵住了,耳根子有点发红。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10点多了。
  后来爱丽丝硬是拉着他说了一大堆注意事项,还强硬地给他做了个全身检查,确保一切无恙后才高抬贵手放他回来。
  有个太过热心的青梅竹马,也有点麻烦呢……
  林涛一边开门,一边无奈地想着。
  室内一片黑暗,没有开灯。但是对于五感都被强化过的哨兵来说,黑暗中的一切事物都清晰可见,当然也包括坐在沙发上的爱人。
  穆里斯后背倚在沙发上,双手交叉搭在腹部,高挑修长的躯体尽情地伸展着。明明是闲适的姿势,林涛却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
  平时如果穆里斯先到家,总是会准备好热茶等他回来。并且在他推开门的一瞬间马上附送上热情的亲吻,伴随着“亲爱的,好想你。”之类的肉麻话。
  穆里斯也是军官,不过是技术人员。他们一个搞科研一个执行任务,总是聚少离多,所以每次相聚都格外珍惜。
  这次也是,好不容易林涛有个小长假,穆里斯却被派去外地研讨。今晚应该是期待已久的见面才是。
  但今晚,穆里斯一贯温柔多情的蔚蓝色眸子里,却含着些淡漠疏离,有些深沉。就像在酝酿着什么暴风雨的大海。对于自己的仪容极度在意的他,连衬衣的领子都没有翻整齐,西服外套也随意搭在扶手上。他的量子兽鵟鹰在黑暗中显得极其不安,焦虑地时不时发出一点声响。
  也许是职业病在作祟吧,这一切的细节让林涛感觉有点不安。
  “去哪儿了?”穆里斯温柔的嗓音,在此刻却低沉沙哑……怪异。
  没有“亲爱的”,没有“好想你”,甚至没有一句简单的“回来了”,而是冰冷如质问的“去哪儿了”。
  林涛沉默。
  穆里斯倏地站起来,走到林涛身前。他比林涛要高一点,只不过林涛的体格比他要强壮,所以大家一直都觉得林涛才是更加强势的那一方。
  而黑暗里,面无表情的穆里斯,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势。他微微俯视着林涛,丝毫不加控制、强势直接的信息素让林涛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问你去哪儿了?”明明嗓音仍然低沉,语气也不急不慢,林涛却听出了一分不耐烦的意味。
  “我……”
  林涛刚要开口,却被穆里斯粗暴地打断了。“算了,我不在乎。”
  他凑过来,狠狠地吻住了林涛。
  这是一个失控的吻,说是啃咬也不为过。两人的唇都是干燥起皮的,毫无预兆地触碰在一起,加上穆里斯近乎粗鲁的搅动与咬噬,两个人都觉得不大舒服。
  但穆里斯却固执地不肯分开,林涛的唇角破了,鲜血流了出来,被他尽数吮去。
  “够了!”林涛推开他,即便控制了力道,穆里斯还是踉踉跄跄后退了两步。
  他扶着沙发,眼神阴鸷。
  林涛有点过意不去地上前一步,想去查看他有没有受伤。却猝不及防被穆里斯一把抱住。
  这个拥抱完全没有任何缱眷缠绵,简直有点像是宣告所有物。穆里斯的用力让林涛骨头疼,但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来做吧。”穆里斯凑到他耳边,缓缓说。说罢,粗暴地开始扯他的扣子。
  本来,林涛是不想拒绝的。但是临别前爱丽丝特意叮嘱的“尽量减少房事,妊娠初期一定不能□□。”突然浮上脑海。
  “穆里斯,我今天不想做。”林涛轻轻抚着穆里斯金色的头发,语气带着点恳求的意味。
  穆里斯眸中燃着兽性的火苗,这一点安抚除了加剧他的冲动,起不了任何作用。
  直到轻微的绞痛从腹部传来。
  “穆里斯!”没有办法,林涛厉声呵斥。同时信息素完全释放,带着满满的攻击意味。他的猎豹也对鵟鹰危险性地呲了呲牙,鵟鹰的翎毛都炸了起来。
  两人缠绵多年,即使哨兵间的信息素不能交融,他们的信息素也从未对彼此释放过敌意。
  穆里斯眸中的火焰渐渐熄灭了。在信息素的刺激下他后退一步,缓缓勾起一个讽刺意味十足的笑,声音满是疲倦,“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现在,不行。”再过几天,等时机成熟,我会亲自告诉你。亲爱的,我保证,那是个你会感到欣喜的好消息。
  林涛暗暗握紧拳头,潜台词没有说出来。
  穆里斯紧紧闭上眼,再次睁开时眸中已是一片清明。他拿起搭在扶手上的西装,淡淡地说:“我出去静一静。”然后关上了门。
  对于两个对彼此释放出敌意的哨兵,分开,是最好的方法。
  只留下林涛一个人站在客厅里,呆呆地不知所措。
  满室空寂。                        
作者有话要说:  新手开文求收藏求留言~mua~
 
  ☆、向导
 
  一整个晚上,穆里斯都没有回来。
  林涛独自一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辗转。习惯了两个人的温度,如今他面对身侧的冷清,难以入眠。量子兽像来是主人心情的最直观体现,猎豹也在床下翻滚着,发出难受的喘息。
  甚至,因为无法入眠的神经衰弱,他偶尔会出现幻听。听到开门的声音,听到电话响的声音……当他披好衣服起身查看,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样几次之后,林涛几乎要崩溃了。
  有时他会想,是不是根本就不存在这样一场争吵呢?穆里斯还在外地研讨,而他,则满怀期待地在家里等待他回来。
  但信息素互相排斥造成的触电一般刺痛的感觉仍然留在指间,提醒着他,一切都真真实实地发生过。他为了肚子里的生命,气走了自己的爱人……
  我是否做错了呢?林涛想。
  但是,他真的不想失去这个孩子。
  一个他们的孩子,一个林涛和穆里斯的孩子。
  两个哨兵领不了结婚证,法律是不承认他们的关系的。即便他们已经默认成为了伴侣关系,也得到了周围人的支持,但是,还是觉得残缺。
  林涛在一个传统的中式家庭里长大,父亲母亲孩子,三个人是无比相亲相爱的一家。这也造就了他的婚姻观念。
  林涛本来的人生规划是娶个贤惠的姑娘,生个孩子,一家人开开心心地生活。但是他遇见了穆里斯,于是,规划只好改变。
  两个人就这么过日子,也不错。刚恋爱的那几年,林涛是这么想的。两个人恩恩爱爱几乎不分彼此,再艰难的路也熬了过来,那么,今后就这样,也好。
  但是后来,事业在人生中的比重越来越大。林涛的军衔不断升高,要执行的任务也越来越多。穆里斯渐渐能够独当一面,还成立了自己的科研小组。两个同样强势的人,谁也不肯放下自己的骄傲,谁也不肯妥协。最后,爱情在生活中的比例越来越小。
  逐渐错开的生物钟,慢慢减少的亲热次数,约会时突然打来工作电话……敏感的林涛首先意识到,两人的感情出现了裂痕。
  他不知道要如何修补。
  这时,爱丽丝结婚了,爱人也是个医生。生了一对金色头发的双胞胎,即便夫妻两人都忙事业,家庭仍然温馨和睦。曾经的同学一个个成家,家庭不断壮大。只有林涛和穆里斯,永远的两个人。
  不知不觉,林涛的目光在婴幼儿产品上停留的时间变长了。他经常去爱丽丝家登门拜访,只为了那两个金发蓝眼的小天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