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幻夜梦华录 作者:宋卿予词

字体:[ ]

 
书名:幻夜梦华录
作者:宋卿予词
文案:
     荒山野林。
 
  “……你是谁?”他皱着眉,大着胆子问道。
 
  “我是鬼呀。”他很认真地回答,眉眼弯弯,笑看着趴在地上的他。
 
  可怖的夜晚。
 
  “闭上眼,我带你去个地方。”美若谪仙之人,穿过冗长的黑夜,向他伸出手来。
 
  于是,所有的恐惧消散,他的眼中,只有流光溢彩与他。
 
  暗香浮动之时,他莞尔,望向锦衣华服的遥遥身影。
 
  他以为可以一直这样下去。
 
  一场妖魔的血洗,他的生活刹那间天翻地覆。
 
  “等我。”他站起身,走向无尽的黑夜,笑得绝美。
 
  而他只能这样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莫安,再会。“这遗世的笑容,在此后的十年岁月中,一直被他深藏心底。
 
  他法力尽失,却依旧愿意为他赴死。
 
  “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世上好戏,总要散场的……”
 
  红颜枯骨不过须臾之间,从此长夜如磐,风雨如晦,再无人与他相伴至天明。
 
  而后十年间,他拼尽全力,只为斩尽世间妖魔。
 
  十年风雨飘摇,终于换来一场盛世无争。
 
  世人皆言他一夜之间脱胎换骨,却不知深藏其中的刻骨铭心。
 
  旁人道执念终成心魔,但若心魔能换他回来,就算万劫不复,又如何呢。
 
  好在最后终于等到你,也就不负此生了。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莫安,白夜 ┃ 配角:白月,妖魔,算命先生,茶楼老板,孟老 ┃ 其它:耽美,HE,人与鬼,等待,十年
 
 
==================
 
  ☆、你是鬼吗
 
  一轮皎洁明月悬在空中,薄纱般的清冷月辉铺洒在林间。
  已是深夜,白日的喧闹早已不复。浓稠的夜色下,唯稀疏的几间草房静默在山林中,而此刻俱是熄了灯火。
  宋莫安独自一人背着沉重的行囊走在这荒山野岭中。四周除了风吹过草木“呼啦啦”的声音,寂静一片。因为夜已深,宋莫安即使沿途偶尔遇见了几所草屋也不敢去投宿,怕惊扰了人家的好梦。
  于是,莫安只得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野中独自兜着圈子。到此刻为止,他已兜兜转转了近两个时辰。宋莫安提着盏灯笼,本就微弱的昏黄烛光在风中摇曳,忽暗忽明,不久便要熄灭似的。他望着树干上自己所做的标记,无奈地长叹,这已是他第五次回到这个地方了。
  宋莫安望着四周的密林,它们在这黑夜中更显狰狞。胆小的他想起了小时候老人们同自己讲起的鬼怪故事,不由得心悬到了嗓子眼。他忙虔诚地默念“南无阿弥陀佛”,若再找不到出山的路,他可能真要成了那些魑魅魍魉的腹中餐了。
  想到这,宋莫安加快了步伐。
  他越走越快,脑袋里也正飞速思考着。莫安不禁感叹起自己的命运多舛。他原是京城一除妖世家的后代,家世显赫。先辈们个个是上等除妖师,降妖无数,可到了他这一代,虽继承了优秀血统,却没半点本事。半月前,一群极强大的妖魔为报复屠了整个京畿,刹那间便是漫天的血红。先辈们拼尽全力才将传家玄玉交给宋莫安并送他平安逃离。每想起亲人绝望的眼神、人们声嘶力竭的叫喊,宋莫安心里都一阵痛苦。
  他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不能保护身边的人。
  宋莫安越想心便愈发地刺痛。他逼迫着自己跑起来。
  内心的恐惧与不安催促着莫安,他此刻真恨不能长出一对翅磅,快点离开这深山。冗长的黑夜使他不能冷静地思考。
  宋莫安跑得正欢,耳边呼呼生风,他愈发觉得像是妖魔的怪叫。
  蓦地,莫安脚下一软,他在心里大叫一声不妙,却为时已晚。
  宋莫安整个人都腾空扑了出去。脸朝地,“啪”地一声砸在了地上。接着又翻滚了几圈,背上的包袱早已被树枝勾开,里面的物什乒零乓啷滚了一地。他的衣衫被勾破了几个洞,手臂脸颊也被枯枝叶擦破了些皮。宋莫安骇得整个人清醒了许多。
  “嘶——痛痛痛!“宋莫安双手捂着头,这一摔差点将他骨头摔散了架。幸亏这陡坡上并无什么坚硬的石头,倒全是厚厚的枯树叶铺着,否则,他现在就该去见十殿阎王了。
  宋莫安觉得浑身痛得不能动,又走得乏了,便索性赖在一堆树叶上,不肯起了。
  四周悄寂。偶尔传来高枝上猫头鹰的”咕咕“叫声。那轮高垂的皓月,被飘来的几缕云絮遮住了大半,夜色更显黑沉。宋莫安浑身打了个哆嗦。他隐约听到有人向他走来,带着浓重的杀气,脚踩枯枝败叶发出清脆的”咔擦“声。但或许又不是人。莫安的脑海中忽地闪过一个念头,却很快被他否决了。听说鬼都是用飘的,哪里会发出这么大动静?想到这,莫安的心稍稍松了松。
  可还未等到他舒完一口气,宋莫安便感觉到两道炽烈的目光。
  有什么东西正盯着自己看,并且一时半会儿还不会走的样子。
  身上的试妖铃并未有任何动静,说明应该不是山魈魔怪一类的。排出了鬼灵的可能,那剩下的只有山匪了?宋莫安脑中渐渐浮现出五大三粗的山匪摸样——个个胡子拉碴满脸横肉,目光凶狠,手中的大刀寒光凛然。他的心登时凉了一大截。这下算完了,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又手无寸铁的小少年,可怎么同那些个挥舞着刀枪的成年壮汉比?他在这人世也不过待了十七年,终是要将性命赔在这儿了。
  宋莫安认命,只乖乖地趴着待山匪来取自己的项上人头。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
  宋莫安脸贴着地,足足等了约莫半个时辰。这期间除了风吹草木声与远处的狗吠声,竟再未听得半点动静。他感到一阵莫名其妙。
  这山匪的耐性,比他想象中的好太多了吧?
  宋莫安再也无法忍受长时间处于崩溃的边缘。他鼓足勇气,费力地用发麻的手肘撑在地上,微倾起上半身,仰头望向身前之人。
  一双亮如星子的眼眸对上了一双幽蓝如夜空的眼眸。
  好美。
  这是宋莫安见到那人的第一反应。
  那人手提着方才莫安掉落的灯笼,正蹲在他的跟前,笑眼细细打量着他。
  借着烛光与已从乌云中出现的月亮的清辉,宋莫安刚巧能看清那人的摸样。
  银白色的长发披散着,额前几缕发丝被别至耳后。幽蓝的眼眸中若有若无闪着微光,似水波般荡漾,此刻正温柔地望着莫安。细眉如同是极细的毛笔蘸了上好的墨汁勾勒而成。嘴角微挑,带着吟吟笑意。这张脸,精致得仿若谪仙。
  那人通身散发着冷香,遥远虚幻。
  只是他衣着随意,半敞着玄色衣衫,倒有点风流之感。
  宋莫安看得傻了眼,半响才回过神来。他望眼前极美之人,呆呆地问:“你是山匪吗?”
  “……我看着像那般野蛮之人吗?”那人哭笑不得,反问道。
  “我方才听见了一阵响声,被吸引了来。到这时,便见你一动不动地趴这儿了,还以为你死了呢。”那人放下灯笼,双手拄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盯着莫安。
  “……那你是谁。”宋莫安又大着胆子问。面前的少年,美得让宋莫安有些恍惚。
  那人似是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嘴角更向上翘了几分,笑着说:“我是鬼呀。”
  宋莫安听他那轻松的语气,扫了他一眼。自己刚才分明听到了脚步声,且听老人们说,鬼的相貌都是极骇人的,哪能这么美?宋莫安狐疑地又看了他两眼。
  那美人儿似是蹲得乏了,干脆盘腿坐下来,双手搭在腿上。“我本以为你已死,还蹲在这儿思考了半个时辰是该将你红烧好还是清蒸好。现在我的大餐没了,快饿死了,你有什么好吃的没?”依旧一脸的人畜无害,笑意更盛。
  宋莫安登时打了个寒战。他欲哭无泪地看着自称是鬼的少年。
  两人大眼瞪小眼,相视无语,沉默了许久。
  绝艳少年只觉着自己笑得脸快抽筋了。
  终于,宋莫安吃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扑扑从头到脚的灰,拾起散落在地上的物什,这才翻出行囊中的纸包递给少年。
  那少年也毫不迟疑,伸出纤长的手指接过来。宋莫安这才意识到,少年竟是这样的白净,肤色甚至白得有点不自然。少年拆开油纸包,兀自端详了会儿手中墨绿色的两块饼,方小口咬起来。
  宋莫安坐着看着他吃,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眼中闪烁着光芒:“你应该是这附近城镇里的人吧?我从外乡逃难而来,不熟悉这里的情况,已在这鸟不拉屎的山里困了三个时辰了。”他像是见着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满怀希望竟不自觉将手攀上了对方的手,“壮士!恩公!帮帮忙带我去城里吧!”
  少年瞥了眼莫安搭上来的手,挑了挑眉,勉强咽下最后一口饼,耳畔回响起鬼婆的叨念:“白夜啊,你要多多行善,来日方可转生成人,不必终日游荡……”他仔细想了想,方答应下。
  少年和宋莫安一前一后地走着,乌云又将月亮遮了起来,寂静无人的山野,此刻更显森然。
  少年走起路来很快,有点飘飘然,竟未发出一点声响,不多时便已将宋莫安远远甩在了后面。莫安看着那橙黄的灯火渐渐远去,顿时慌了神,三步并作两步匆匆朝前跑去。将要赶上之时却见那人突然伸出手臂将自己拦住,反应不及差点向前跌去。
  少年吹熄了灯笼,目光凛冽,不动声色地环视四方。幽蓝的瞳孔中泛着冷光。莫安见灯被熄,发出一声轻呼,却立即被冰凉的手指捂住了嘴。
  “别出声。”少年轻声道。宋莫安感到脊背有些发凉,一阵不安袭上心头。他下意识地摸摸口袋,顿时心下一沉——坏了,试妖铃呢?!                        
作者有话要说:  hi读者们你们好,我是宋卿予词。高中党。《幻夜》是一篇短篇,字数在一万五左右~没有特殊情况的话每三天更文一次,每次2000~3500字,所以预计四章完结^V^ 谢谢可爱的你们能够光顾我的文章,也希望你们能够喜欢主角之间的故事。读者们有兴趣的话可以关注我的新浪微博:宋卿予词_Ryan  欢迎互粉~ 欢迎催更~
 
  ☆、给你试妖铃
 
  少年许久才松开手,随意打了个响指,纸罩内的蜡烛便又重新燃了起来。不过,是苍蓝色的焰。宋莫安一被松开,便急忙翻开包袱,东找西找,又突然抬头问少年:“你见着一个金色的铃铛没?”语气中透着忐忑。少年摇摇头,随即又说:“许是掉在某处了,待会儿我帮你寻寻,莫要急。”
  宋莫安点头应了。“方才是怎么回事?那么紧张?”
  “……没什么。大抵是我多疑了。”少年漠然道,继续向前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