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开芊道之酒色美人 作者:堂堂于家小小点

字体:[ ]

 
 
书名:开芊道之酒色美人
作者:堂堂于家小小点
 
文案
乱世几回眸,心系少年情不休
许她一言,共同见证这领域的真正面貌
与他携手,推动时代的齿轮
千年前,那人为了我,设局天下,成了麓灭王朝的罪人;千年之后,我为了那人,成了全领域的罪人。
我们执手,一同跪向浩浩天地,跪向所有的我们愧对的人,这片崭新的领域,就当我们给所有人的赔罪。
 
内容标签:强强 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莘芊,垲逸一 ┃ 配角:闻人千祭,容彻,若华,墨承,麓灭 ┃ 其它:圣晶体,酒殇村
 
 
 
  ☆、枯境迎女神,三途永徘徊
 
  在二十世纪与二十一世纪交界之时,默默流传了千年的闻人家族,在最后一代巫女——闻人千祭去世后,走向了灭绝。闻人一族在黄帝炎帝与蚩尤的涿鹿之战中诞生,在贞观的盛唐达到鼎盛,在分裂动荡的清朝开始衰落,他们作为隐士维护历朝历代短暂的和平,见证了华夏千年的文明。
  三途河畔
  黄泉之下,三途河上,妖异的薄雾氤氲,雾中若隐若现着如漆幽光,已绝种的光明圣女蝶抖动着被雾气沾湿的翅膀,停歇在河畔的一朵墨色鸢尾上,等待着下一世的轮回。 
  蝶翅还未收起,蝶儿就被溅起的水滴惊飞,一艘木船出现在雾中,河上。船头上站着划桨的少女,乌黑的长发盘在脑后,发髻上的翡翠发簪与奢华精致的凤冠交相辉映,一身火红的嫁衣披于身上,嫁衣很简洁,只有一个凤凰的图案,是还未嫁人便已逝去的新娘,依旧美丽的脸庞早已无悲无喜。
  涂着蔻丹的双手轻轻摆弄着木浆,水波声惊醒了船上的人。木船中央躺着闻人家族最后一代巫女——闻人千祭。
  船头上的少女轻起朱唇,音调冷的刺骨,不掺杂丝毫情感“你醒了”闻人千祭试着发出声音,喉咙却干涩得很“我死了吗”“是的”她尽力挪动身躯,却力不从心,“没用的,你只能等待轮回”。
  许久,雾气消散,迎面扑来一阵淡淡的血腥味,闻人千祭皱眉:“我不想轮回”少女放慢了速度:“或许,你可以像我一样,因执着不愿轮回,做三途河畔的摆渡者。”水声变得急促起来,“怎么了”少女遥望:“要到忘川了”
  闻人千祭心中不甘的情愫开始蔓延:闻人家族世代传承的记忆怎能就此泯灭,我必须活下去。在某种条件下,不甘比坚持更有力,或者说,不甘就是坚持的动力源泉。
  挣扎让船体轻微晃动,“我们要顺流直下了”“不,我必须活下去”。水流湍急起来,在忘川与三途河畔的交界处,忽然从水中升腾起若干朵鸢尾花瓣,交织,纵横,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少女注视着逐渐散开的鸢尾花瓣,一个人影逐渐浮现,少女有些惊讶,声音还是那么落寞:“是你”闻人千祭因无法动弹,只能听到两人的对话,那人带着些怜悯的目光看着少女:“你还是执着于前世的记忆,不愿转世轮回吗”少女侧首:“这是,我的选择”那人俯瞰了闻人千祭一眼,又看向少女:“我若让你到人间再与那个男人见一次,你会把这个人交给我吗”。少女一怔,随即将船桨交给那人,那人邪魅一笑,“很好,你会见到他的”余音还未消散,少女已没了身影。
  水波声再度响起,节奏凌乱,那人定不是摆渡者,闻人千祭心想。“你觉得我划得不好是么”静默
  “你是谁”那人把桨扔在一边,坐在船头上,闻人千祭这才看到那人,她的眼睛,泛出淡淡的紫色光芒,“你是魔族”那人赞许的扬起嘴角,露出十分满意的神情“不错嘛,选择你果然没错”。
  “你想得到永恒的生命,我可以帮你,你也要帮我做一件事”“什么事”“我是魔族的公主,作为王室的一员,我要不断争夺领域”闻人千祭心想:难道她要我帮她去争夺领域,那个魔族似乎是会读心术:“不,我最近在混沌处发现一片领域,那片领域上的生物大多具有法力,可惜,那里太落后了”“所以你要我去调理那里”“没错,我相信你的能力,答应我吧”闻人千祭心中不禁澎湃“好,我答应你”。
  混沌之处
  “到了,就是这里”,闻人千祭闻言,低下头去看着身下混沌中的辽阔的领域,一望无际,虽无人界的绿荫芬芳,但她看到了生命的新的开始与无限生机。
  “我会用我们闻人一族传承了千年的记忆与力量去带领这片领域进入文明时代,我想看到这片领域真正的面貌。”闻人千祭不知道,莘芊为这句话敬爱并追随了她千年,当然这是后话。
  公主殿下不禁唏嘘“你好伟大啊,好了,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会经常来帮你的”。闻人千祭抬起手,轻抚着刚熔铸的新身躯,心想:永恒的生命,在这里,便是我的生命的意义了吧。
  三途河畔,奈何桥
  魔族的公主从混沌之处归来后,在奈何桥上驻足,遥望,等待。
  孟婆徐徐地踱步过来“爱斯特薇公主可是在等那位新娘子”“是呀,她回来了么?”孟婆坐在石桌旁,开始调配汤药:“她会回来的,她需要我的汤来忘掉这悲惨的记忆”爱斯特薇公主不悦:“或许她现在已于那男人喜结连理了”孟婆沉闷的笑“那我们打赌,输的人替黑白无常抓一个厉鬼”“没问题,看,她回来了!”。
  孟婆端起茶汤迎过去,少女站在船上,掩盖不住的失魂落魄,爱斯特薇瞬间移动将少女带到石桌旁“发生什么了”孟婆凑过去:“是你的如意郎君早已忘了你,娶了其他女子了吧”少女低眉不语,公主殿下眼看打赌要输掉:“我去把他杀了,让你们在阴间相守”孟婆与少女不约而同的拉住她,孟婆端起汤:“没事的孩子,忘了吧,下一世找个真正爱你的人”。
  少女用微微颤抖的手指接过汤药,眼角有泪水凝聚,公主感慨“要输了呢”却没想到,少女反手将汤药倒在地上,露出一个凄惨绝美的笑容,孟婆惊讶地看着少女:“姑娘你这是”“我不想转世,继续让我做三途河畔的摆渡者吧”“你还是不愿忘记那段姻缘”。
  少女转身,向三途河畔走去“就这样,让我被永远束缚下去吧”。
  爱斯特薇公主望着少女落寞却坚定的背影:“好像,我们都输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主角尚未出场,闻人千祭和魔族公主作为灵魂线索人物不时会在文中出现。
 
  ☆、无极阙阁,忆往昔
 
  
  【距闻人千祭来到这片领域,已过了百年,迷惘的混沌早已褪去,展露出的的日益繁华与强盛。闻人千祭按照唐朝的制度改革了这里,并将宋朝的文化增添。她把这里的生物以“人”来命名,只是因为他们有着与人类相似的外表,尽管他们并不是人类,在他们的左胸处,没有炽热的心脏,而是冰冷的水晶,水晶中蕴藏着丝缕魂魄,那是他们的灵魂,他们的外表不过是保护水晶的躯壳,闻人千祭将水晶叫做“圣晶体”,在研究数十年后,将圣晶体秘密公之于众,教授使用方法,并引导人们如何发挥圣晶体的力量。闻人千祭的到来为这片领域带来了光明与文明,她早已被人们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
  无极阙阁,郁孤塔
  高耸的塔直插青冥,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塔外,守卫恭敬地作揖“阁主您来了”“嗯,千祭女神怎么样”“一切安好”阁主轻轻颔首,守卫推开门,摆出请的姿势,他便小心翼翼地迈上了楼梯。
  硕大的房间四壁上刻满了梵文,屋顶上悬坠着几颗血红的玛瑙,不断地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乐音。
  “千祭女神”,声音回荡了许久,“你来了,小芊”被叫做小芊的男子走了过去。
  偌大的紫砂台边摆满了上百个刻着花纹的火烛,烟雾从镂空的窗户中飘出,飘散到各个地方,为闻人千祭传递外界的信息,紫砂台上,流苏环绕。
  闻人千祭睁开双眼,“小芊,你又出现变化了”小芊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脸,忽然发觉“嗯,我昨天突破了圣晶体封印的第九重”“你永远是努力的,你的成就是你赢得的结果”“不过,我如果当年没有您的帮助,我也不会在灭掉苏涟家后,一夜之间建起这座悬浮的无极阙阁”。
  闻人千祭转头看向塔外“若不是我当年的预言,想必苏涟家也不会毁掉莘家,害的你从小失去双亲,唯一的弟弟也下落不明,这,是我的责任”。因自己而起,由自己终结,这就是承担责任的一种方式。
  “您帮我只是因为这个?”声音中带着些不满,像幼狮的低嚎。
  “不,小芊,我相信你就是我预言中能揭开这片领域真正面貌的人”。
  “千祭女神,您已经使这里脱胎换骨了”。
  闻人千祭熄灭即将要燃尽的火烛“我带来的只是另一个世界的文明,我真正想做的,是引导人们自己去推动时代的齿轮”。
  小芊似懂非懂“您的话总是这么深奥,在您眼中,我们是不是很可笑”,闻人千祭一抹苦涩的笑:“我很羡慕你们,你们为自己而活,我只能看着你们活”。这便是当局者与局外人的差异,有人想要局外人的清醒,有人想要当局者的真实。
  小芊起身:“千祭女神,几天之后,墨承的承渊盟召开大会,大概是讨论重新划分狩猎区域的事,我想帮临仙夺下凌腾鹜的区域”“岚幻城的司空凌轩?可是,你不是一直与他在冷战吗”
  “冷战是什么?新的斗法方式吗?”这个词,是闻人千祭在人界的末尾的几年中了解的。
  闻人千祭斟酌些许“就是他几年前没有准时赴约,之后你不去找他,他也不再与你联系”。
  小芊想要反驳些什么,欲言又止:“无论是什么战我也不会输的,就像您教给我的一句话:有时,输比死更难受”语罢,小芊转身离开,闻人千祭注视着小芊,又像是注视着未来。
  夜半,无极阙阁
  【小芊视角】
  千祭女神说过,夜晚的空中,像碎钻一样璀璨夺目的东西,叫做星。有星妆点夜空很迷人,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夜夜到无极阙阁最高的塔顶上,饮酒,看星,陷入回忆的漩涡。
  几朵淡粉色的樱花瓣不时粘在我的面颊,除了这里,再难见到这花了。
  我随手捻起几朵花瓣,这是千祭女神教暇白宣种下的,他虽然同我一样是男孩子,却对花草甚是喜爱。
  倏忽,一阵轻盈敏捷的脚步声传来,不用想也知道,定是这樱花树的主人——暇白宣。
  “白宣,你这是公然离职吗”白宣随意的把酒红的齐肩短发绾在耳后,小心的把我脸上的花瓣取下来摆在手中。
  “身为小芊阁主的贴身护法之一,除了暗中保护您的安全之外,美化无极阙阁当然是我暇白宣义不容辞的事”。
  我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其他人呢?”“敖顾他们在帮我修剪枝叶呢”“你怎么不去指挥他们”我明知故问,他也不揭穿我,“还不是看你在这郁郁寡欢,我来替你分担一下喽”。
  我顿时想找人倾诉,在这让外人可望不可即的无极阙阁中,真正能与我贴心吐诉心事的,只有我的五位护法与千祭女神了,虽然长老和其他人也很关爱我。
  “白宣,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的事么?”
  白宣找了一个还算惬意的姿势躺下:“我只记得父母因疯狂的修炼圣晶体使魂魄负荷过重,与晶体外壁融为一体而失去了意识,像傀儡一般死去,不过还好我被你和千祭女神所救,就一直跟着你喽”我默不作声,他从未向我说过自己的曾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