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当末世遭遇修真+番外 作者:将戈

字体:[ ]

 
书名:当末世遭遇修真
作者:将戈
 
文案:
2023,世界末日,
比起一团糟的感情问题,
活下来,才是楚何的首要目标。
要知道,这年头修真者也不好当,尤其是灵根都裂了的修真者。
幸好,他的后台够硬。
 
高深版:
世界末日,人间浩劫。
那一线生机,究竟在哪儿?
 
我不知道是末世叵测了人心,还是人心叵测了末世,但在这片土地上,总有一些东西,关于善,关于爱,关于希望,永不磨灭。
 
食用指南:
1.本?闹魇埽?1V1,伪兄弟,有修真元素,亲妈品质。
2.本文主角非重生非穿越他本来就是修真者,嗯,在我的设定中修真界本来就存在。另外,本文非传统升级打怪流,丧尸的戏份小。
3.有虐渣情节(这个占得比例应该不会大,本文主旋律不是这个),有配角重生(不炮灰),可能会神展开。
4.如果你觉得本文尚合口味的话,请不要大意的收藏吧O(∩_∩)O~,如果你觉得作者尚合口味,请戳专栏收藏哦!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种田文 仙侠修真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何 ┃ 配角:很多 ┃ 其它:末世,修真,大乱炖,HE,伪兄弟
 
 
 
  ☆、矛盾
 
  2023年5月9日
  被命名为5X的流感病毒全球范围内爆发,传染力极强,破坏性大,被感染者出现发热昏迷等现象。
  2023年5月12日
  磁场紊乱,天空昼黑,世界末日。
  ……
  ……
  2023年7月12日,距末世爆发已有两月。
  电视机一片雪花,嗡嗡作响。
  楚何关上电视,走到窗边。道路上,零零散散的行人——更贴切的讲是丧尸——缓慢的歪七扭八的走着,地面上可以看到血迹干涸后的褐色的大片痕迹,一些轿车车门大开,车身被撞的凹凸不平,到处是一片凌乱。
  脏乱,血腥。
  明明是青天白日,却恍若人间地狱。
  楚何无意识的用手指在玻璃上轻划,勾勒出一个又一个玄秘的符号,思绪有些空茫。墙上的挂钟时针指向十一,“咚咚咚”深沉厚重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绪。他走进厨房,把正在保温的饭菜拿了出来。
  不一会儿,玄关处就响起了开门声和说话声。
  “啊啊,累了一上午,饿死我了!”
  “得了吧,一会儿就吃饭。楚何肯定把饭做好了,明天让楚何做个杂炖,馋死了!”
  “阿何不是专门给你做饭的。”
  “嗯嗯,那些东西吃多了也不好。学长,今天我在中药店收了些药材,一会儿做点药膳给大家补补,大伙今天都没少出力。”
  “啧啧,雨婷真贤惠啊,天哥有福!”
  一行人说说笑笑走了进来,楚何注意到江雨婷说出力的时候特别看了他一眼,他没在意,只是平静地说:“回来了赶紧吃饭吧,凉了味就变了。”
  “楚哥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做的饭可不能浪费了。”江雨婷笑着说,一边招呼大家坐下,“今天遇到了二级丧尸,幸亏大家伙配合的好,还得了个二级晶核,真应了那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孙伟用筷子在他面前那盘菜里插来插去,找了半天也没看见块肉,没好气地说:“是呀,人家是大少爷,做个饭多不容易啊!连块肉都没有,不知道我们在
  外面出力气吗?”
  楚何听着想笑,韭菜炒鸡蛋你找什么肉啊?有肉才奇怪吧!
  宋成武吃着饭,皱了皱眉,觉得孙伟有点过分,但是想起自己和对方的实力差,最终没有说话。
  陈天旭看着孙伟,冷声道:“不想吃就别吃,鸡蛋里面挑骨头,有用吗?”
  孙伟顿时噤声。
  江雨婷微笑,打了一下圆场:“快点吃饭吧,大家都饿了。”她顿了顿,又开口:“学长,我们下午还是这样吗?有没有其他什么打算?”
  陈天旭想了想,回答她:“今天下午我们先……”
  楚何沉默地吃着饭,看着其他人讨论今天下午的安排,杀丧尸的话题他是插不进去的,所以江雨婷每次都想办法把话题控制在这方面,也难为她了。
  至于为什么没办法□□这种话题,原因也很简单——楚何没有异能。
  这个前不久组成的小队,成员有五个人。除了楚何,其他人都是异能者。陈天旭,火系异能者;江雨婷,水系异能者;宋成武,力量系和空间系异能者;孙伟,土系异能者。
  而身为普通人楚何可以在这个小队里呆着,不过是因为有个实力最高的陈天旭是他的恋人,恩,准确点,是前任恋人。
  事实上,楚何相当迷惑。他无法理解为什么陈天旭一边说着爱他以爱人的身份看待他,死死扯着爱人的招牌不放手,一边又和江雨婷发生关系,且不止一次。
  这是哪门子的爱?他不理解。
  等到吃完了饭,楚何收拾了餐桌开始洗碗。他尽可能做着自己可以做的事,楚何希望自己作为一个单独的个体留在这里,而不是谁的附庸。
  泡沫浮在水上,一触即破的模样。
  楚何看得有些发呆。
  开门关门的声音响起,他没有回头,却已经知道是谁。到底认识了很多年,彼此都是熟悉的。
  “阿何。”陈天旭轻轻的唤,语气温柔到成了叹息。
  “什么事?”楚何问,声音淡淡,听不出情绪。
  “没什么,只是想叫一叫。”陈天旭看着他。
  阿何真好看,他有些着迷的想。
  楚何的确很好看。他相貌生的顶好,气质也好,整个人往那一站就是一副画一样。他一向不追求时尚,偏爱纯色的衣服,就像今天,他穿着柔软的棉质纯白衬衫,配着简单的蓝色牛仔裤,却透出一种别样的纯粹的清爽。
  陈天旭的视线在他微微挽起的袖口缠绕,在他漏出的那一节白瓷般的手腕上留恋不去,然后努力去想象那里的触感、温度,几乎想要叹息。
  对方的视线太过露骨,楚何无法不在意,他把碗筷收进橱柜,转过身,开口:“我想我们应该谈一谈。”
  “什么?”陈天旭一时没有回神。
  “比如,分手?”楚何直视着他。
  陈天旭移开目光,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你有没有一点在意?江雨婷的事。”
  “如果你想和她在一起,我们分手才是最好的,不是吗?”楚何冷淡地说,像是一点都不在乎一样。“我想我们该谈一谈。”他又重复了一遍。
  “今天、不、明天晚上,好不好?”陈天旭几乎是在乞求,“总之不是现在。你让我想一下,你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时间也改变不了什么,楚何抿了抿唇,收住了快要说出的话,点了点头。五六年的朋友,他喜欢过的人,走到今天这种地步,谁希望看到呢?
  ……………………
  陈天旭回到房间。
  无能为力无从下手的落败感几乎要把他击溃,隐隐的焦躁感更是让他快要疯魔。
  他打量着这个房间。
  这是一间客房,房间装修的并不抢眼,但每一处都很顺眼,朴实大气又自然。木头、玉石是这个房间的主材料,地上铺的地板是黄花梨的,家具都是木制的适当的装饰了一些温润的玉石,有一些木材他叫不上名字,但看样子比起黄花梨似乎更好。房间里装饰很少,只有几件一看就有些年头的古董,但若是细心的话,会发现在细节处这些东西上都有巧妙的处理,例如一些繁杂而古老的花纹。
  他当初花了一番心思才住进了这里。他悄悄地驱赶了楚何身边的所有人,卑鄙的利用了楚何不愿意失去他这个唯一的朋友的心理设计对方慢慢接受他。哪怕这个交往并不是那么尽人意——楚何一直不同意和他发生关系——虽然这在交往之前对方就已经说过,,他们之间最亲密的接触不过是几个吻而已,可他当时是满足的。
  可人总是贪心的,陈天旭逐渐已经不满足这里,他希望可以和楚何再进一步。比如,主卧。之前他可以忍受,他可以徐徐图之,他可以选择温水煮青蛙,但是现在他忍不了了——因为末世了。楚何为什么不肯接受他和他走到最后一步,是不爱他吗?这种猜想让他疯魔。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头嗜血的野兽,他也是。之前这头野兽一直在他心里关的好好的,但是末世打开了某个开关。
  楚何没有异能,他有。
  这是原罪。
  末世打破了他和楚何之间的平衡。末世之前,他除了按部就班别无他法;可是现在却多出了另一种十分具有诱惑力的选择——武力。
  现在是末世,秩序崩溃,法律就是一纸空文。
  只要他有实力,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他可以用任何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比如,强迫。而且,楚何也没有办法反抗他。
  这种想法太有诱惑力,盘旋在脑海里几乎让他无法呼吸。
  只要一步,很简单的一步,他就可以得到楚何,那么那么简单。
  陈天旭几乎用尽了全身的自制力来遏制自己的念头,他不想伤害楚何。但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他越来越忍不了了,两种念头不停地作斗争,精神上的压力让他快要崩溃。
  他爱楚何,他不希望也不能容忍楚何受到一点伤害,所以只能寻找别的办法化解压力发泄精力。而随着他实力的提高丧尸已经造不成太多伤害,这种化解压力的方法也越来越没用。
  于是就有了和江雨婷的事。
  他已经别无他法。
  江雨婷雪肤黑发纤腰细腿,是个美女,还是个主动送上门的美女。更重要的是,她的唇形像极了楚何,很是缓解了他对楚何的渴望。如果没有和江雨婷的关系,陈天旭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忍不住伤害楚何。
  他知道在发生这件事后,楚何开始疏远他。他甚至隐隐高兴,因为这说明了对方在乎,因为在乎,所以难以忍受。他期盼着楚何可以跟他服一下软,哪怕是告诉他他不高兴看到这些。
  但是,绝不包括分手。
  简直无法忍受,他怎么可以忍受楚何离开他?
  陈天旭眯了眯眼,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绝对不会放手。现在是末世,没有他楚何怎么活下去呢?不要在意过程,只要结果是他想要的不就可以了吗?
  阿何,不要逼我。
  他有些疯魔的想。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新气象,谢谢支持。
  求留言,求收藏,求撒花。
  爱你们,么么哒。
  最后,附上专栏直达车
  
 
  ☆、筹谋
 
  下午,其他人都出去了。
  楚何留在家里,他休息了一会儿,开始打扫房间。
  他是没办法出去的,除了没有异能,更多的是因为身体原因。
  作为一个木系修士,尤其是被封印后毫无抵抗能力的木系修士,出去可以和找死画上等号。楚何曾经做过实验。当然,为了安全,他并没有亲身上阵。他只是用自己的血液浸湿了布条做诱饵,扔到了楼下。
  然后,说是丧尸围城也不为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