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玫瑰之名[星际]+番外 作者:成于乐cyber

字体:[ ]

 
书名:玫瑰之名[星际]
作者:成于乐cyber
文案:
【一句话简介】女王与忠犬的双向驯养
科幻,主攻,强强[傲娇女王攻×呆萌忠犬受],1v1,HE
排雷:小受是人造人
 
“没有什么永恒,我们讨论的是走向下一个节点的过程。”
我猜到了这开头,猜到了这过程,也猜到了这结局。
只是没有猜到,所有的结局之外,永远另有结局。
 
繁星之隅,玫瑰之名
*¨☆:*¨☆:*¨☆:*¨☆:*¨☆:*¨☆:*¨
「狐狸沉默下来,久久注视着小王子:
『请你……驯养我吧。』」——《小王子》
 
内容标签:制服情缘 未来架空 强强 机甲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垣 ┃ 配角: ┃ 其它:主攻
==================
 
  ☆、玫瑰
 
  第一章、玫瑰
  〖昔日的玫瑰仅存其名。我们所拥有的,也只是那个名字。——埃科《玫瑰之名》〗
  世间莫名之事,大都自有缘由。
  只是往往要等到很久以后,人们才有可能逐渐理解当初那个缘由。
  一切始于一个可疑的早晨。
  事实上,说“早晨”并不确切。太空没有昼夜之分,但人类依然习惯于按照格林尼治时间来生活。
  还不到五点半,技术部长秦焕就接通了下属的电话。
  墙面屏幕上出现一位美青年,披垂在肩头的金发略显凌乱,显是刚从床上被叫起。而那双冰蓝的眼眸精光四射,不露一丝惺忪饧涩。
  影像下方显示着他的姓名和职务:薛垣,沃特希普联邦舰队代理首席技术官。
  “部长,您找我?”青年的声音沉稳而恭和。
  “啊,这么早打扰你真是很不好意思。有两个紧急的事情,需要你去解决一下。”秦焕发送过去两个文件。
  对方快速浏览过,“好的部长,我马上去处理。”
  墙面影像迅即消失,而那一头耀眼的金发却似乎仍在空气里闪烁着辉光。
  秦焕不由心有戚戚,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他才四十多岁,就已经秃了顶。
  ——唉,都是压力太大啦。他摇着头悲哀地想。
  技术部是精英荟萃的一线部门,竞争空前激烈。稍有疏失,就会立刻被踢进废柴的队伍里,再无出头之日。多亏有薛垣这么一位得力的心腹干将,令他大为省心。
  自然,他也不会亏待如此优秀的部下。薛垣二十六岁就做到了这个职务,已属火箭般的破格提拔。
  只要在现在这个位置上熬几年,不出意外,就可以名正言顺去掉“代理”两个字,成为联邦历史上最年轻的首席技术官。
  挂断电话,薛垣立即登陆联邦舰队的官方网站“深空家园”。
  主页无法显示。
  再转到论坛留言板,那里早被大众的吐槽刷了屏:
  “震惊,网站又抽出了新的姿势!”
  “主页这是叫人给篡改了吧,管理员你这么蠢真的好吗?”
  “都20分钟了还没恢复,管理员你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看来情况挺严重。
  薛垣束起长发,换上一尘不染的制服。衬衫最上端的两颗风纪扣照例敞开着,精心打理好领子的角度,半露出性感的锁骨。最后在颈侧喷上香水,对着镜子左左右右看了三遍,才满意地出门。
  数据中心在办公区尽头。正值换班时间,刚下夜班的技术官们三三两两走向餐厅,肩头搭着外套,神情萧散,耳朵上别着的对讲机闪闪烁烁,电子仪器的鸣响错落有致。整个技术部像一台运转良好的机器,每个人都忙碌得有条不紊。
  一头红发的值星官急急上前报告:“已经切换到备用服务器,数据恢复完成,网站可以正常访问了。”
  “查过日志了?”薛垣不紧不慢坐下,悠然跷起小腿,掸了掸长靴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查过了。今天早上五点整,WEB主服务器遭到数据库注入攻击,有人通过ASP木马获得了管理员权限。”
  “追踪到入侵IP了吗?”问这个问题只是例行公事,实际意义并不大。黑客进行攻击时通常都会绑架另一台电脑,也就是所谓的“肉机”。
  值星官的脸色稍稍变得微妙:“是的,已经确认了。”
  等了一秒钟,对方没有下文。薛垣不耐烦地敛眉抬眸:“你在挤牙膏?话不能一次说完?”
  他有一双似笑非笑的柳叶眼,含情处狐媚似水,含威时凛冽如刀。
  值星官吃了这一记眼刀,顿时压力山大:“那个……那个……IP地址是……是您的。”
  “哦?”薛垣发出一个不带感□□彩的单音节。
  难怪值星官脸色微妙。代理首席技术官的电脑沦为“肉机”,传出去实在是技术部的大笑话。
  值星官摸不透那一句“哦?”到底几个意思,赶紧囧囧地替他找台阶:“老大,我知道你们这些高手都是寂寞如雪的,你该不会是太无聊了,自己攻击、自己维护吧?”
  “呵。”薛垣轻笑一声,“不好意思,自攻自受不是我的兴趣所在。”
  “啊对了,”值星官急于脱囧,调出一个页面给薛垣看,“这是当时被篡改后的主页,我保存下来了。”
  画面背景是一座火山,近处是荒凉的沙漠,旁边还有几行字。字体呈暗红色,像凝固在墙上的血,看上去很不舒服。文字内容是这样的:
  《金雀花》
  芬芳的金雀花
  安于荒漠
  寸草不生的维苏威火山
  这残暴的毁灭者
  你却在它贫瘠的山坡
  绽放寂寞的花朵。
  看到这几行字,一道冷光从薛垣眼底骤然划过。他不动声色吩咐:“继续扫描漏洞,有什么新情况,及时通知我。”
  暂时安置好了这里,他马不停蹄赶去处理下一件事。
  对讲机调到公共事务频道,耳中传来一个柔和的女声:“……当前宇宙线辐射强度:220毫希每小时,可以执行舰外作业。请根据本部门的工作情况,通知调度官安排出舱时间。重复:当前宇宙线辐射强度……”
  薛垣接通一个号码:“采蘩,帮我把‘北极狐’准备好,我马上过去找你。”
  本应直接去调度室,脚步却自有主张,径自把他带到了一扇紧闭的金属门前。门头上嵌着一面铜牌:“Cybio-ASI Lab(人工超智能赛博生物实验室)”。
  空旷的实验室正中,矗立着模拟子宫环境的大型培养皿。一个年轻男子全身赤祼浸没在人造羊水里,像一具精致的人体标本。
  虽然知道对方无法听见,薛垣还是用指节轻轻叩响玻璃:“嗨,我们就快要见面了,你期待吗?”
  对方闭阖的眼睑微微动了动。薛垣明白这是躯体无意识的活动,并不是对他话语的回应。
  隔着玻璃,他用手掌覆住对方的脸庞,低声自语:“真遗憾。对你来说,这不是一个善意的世界。”
  调度官迟采蘩站在运输舰的停机坪前。几十部三到四米高的灰色动力机甲整齐排列成方队,这些是无人驾驶的轻便机型,主要用以在太空中采集能源和样本。在它们旁边,通体雪白的“北极狐号”棱棱鹤立。
  忽有香风穿透冰冷的金属气息袅袅袭来,一道白影随之翩然而至。薛垣懒洋洋倚在门框上,指尖微动,一朵玫瑰倏地在掌间绽放。但他并未递给她,而是屈指把它弹飞到一旁。
  迟采蘩轻哂:“这把戏你玩了这么多年,也不觉得腻。”她把一个金属环扣在他的左臂上,读取心跳血压。
  薛垣转眸望向别处:“我刚才又去看了看,‘他’应该就快好了。”
  “……”迟采蘩没做声。他们都有意无意地回避着一些彼此心照不宣的东西。
  她按掉测量仪上的生理读数,“身体状况正常。去换衣服,准备登机。”
  登入驾驶舱后,薛垣花了点时间把自己固定在抗负荷装置里。机甲被发射出去的过程中,他的身体将承受8到9个G的加速度,这些装置能最大程度保护他的脊柱,让他不至于以断成两截的方式悲惨地香消玉殒。
  然后检查头盔和防辐射服。真空中遍布着高能粒子射线,这些电离辐射像一把把看不见的利刃,切断人体的DNA。
  ——人类的身体,可真是脆弱的东西。薛垣不无嘲讽地想。
  以自然人类的标准来说,他的体质是当之无愧的强者。然而在宇宙的尺度下,亦不过是一只不堪一击的飞蛾。
  无暇感慨更多,北极狐号被送入了加速舱。这将是机甲从发射到着陆的全过程中最令驾驶员痛苦的环节。
  加速舱是一段长长的通道,与枪|管的构造极为相似。北极狐号充当弹头,底火是二百吨当量的核|弹。
  “嘭!”
  薛垣觉得后腰仿佛挨了一记火箭飞拳,瞬时加速度足有10个G。机体时速攀升到三万公里,在膛线作用下开始高速旋转,以保持平衡。
  不管你是谁,金刚狼也罢钢铁侠也罢,被以步|枪子弹出膛初速十一倍的速度弹射出去,都绝对好受不了。你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拼命咬紧牙关,要么被自己的呕吐物窒息。
  终于,在把驾驶员折腾死之前,北极狐号脱离了舰艇的人工引力场,开始减速并逐渐停止自旋。
  泰山压顶般的重力陡然从身上卸去,五脏六腑回归原位。薛垣长喘一口气,庆幸自己没吃早饭真是英明神武。
  “伊万?你死了没?”迟采蘩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
  薛垣无奈地翻翻眼睛。这么多年了,这个女人说话还是这么不讨喜。
  “哎哟,哎哟我靠!我的腰椎间盘疼死了,我要申报工伤!”
  她对他的打滚卖萌完全不予理会:“你最好动作快一点,辐射在增强。”
  薛垣看一眼面板,265毫希/小时。人体一次性接受的辐射量超过四百毫希就会致伤,他必须在一个半小时内完成任务——搜索旅行者1号太空探测器。
  自1977年升空以来,一百多年间,旅行者1号飞越了将近七百亿公里。
  它的钚电池早在2025年就停止了工作,联邦舰队打算追上它之后暂时回收,换上新电池后再重新放入太空。
  然而还没来得及回收,它突然神秘失踪了。监控数据显示,今天凌晨它飞到这附近某个区域时,瞬间失去了全部信号,就像凭空蒸发了似的。
  因为舰队前方有一颗周期性彗星正在经过,技术人员猜测,它或许是撞毁在了那里。薛垣此次的任务就是登陆这颗彗星,进行搜索。
  机体很快顺利进入彗星同步轨道,开启了巡航模式。推进器发射出两根长长的钢缆,直钻入彗核深处。北极狐号像一只雪白的风筝,“飘扬”在彗星上空的太阳风里。
  薛垣关闭巡航控制系统,改为手动微调操作。彗星体积虽大,质量却很小,逃逸速度是个很低的数值。着陆时与地面撞击的力度稍大,就会重新被反弹回太空。
  十几分钟后,北极狐号软着陆成功,稳稳降落在彗星表面。
  这是一个沉寂的寒冰世界。自太阳系形成之初就凝结于此的玄霜,封冻着数十亿年的时光与星尘。白色机甲茕茕孑立,仿佛北西伯利亚平原上一只孤独的雪狐。
  薛垣打开程序窗口输入指令:“扫描元素:金,铀238。”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