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第四纪冰河时代作者:吉半两

字体:[ ]

 
书名:第四纪冰河时代
作者:吉半两
文案:
     (剑齿虎X人类)
 
    故事发生在新生代—第四纪—更新世时期的大冰河时代,也就是3万到4万年前的古欧亚大陆上。大概剧情呢就是一个穿越到冰河世纪的倒霉蛋如何跟剑齿虎一起生活创造美好未来(雾)的种田文。
 
主题是人兽,但半两我雷生子,所以不会有生子;而且不会有魔法、随身空间、异能、修真、特种兵balabala;我会尽量不开金手指(比如主人公去的时候带着一大包野外用品)。这个会是一个比较真实可信有点儿小科普的文。
 
主人公当然是我们最亲切的人类,但全文视角是“伪上帝视角”(因为是第三人称所以是伪上帝视角),也就是说大家既可以看到人类的内心活动,也能看到剑齿虎的内心活动,必要的时候还能看到小花小草大冰川的内心活动(大雾)。
 
半两不是学人类学或者古生物学的,所以码字儿时难免会出错。但半两保证重点突出的动物的特征和习性不会弄错,大冰川时期的普遍植被和气候不会弄错,其他的就不保证了。同时,为了增加故事的精彩度,半两还会加入一些目前学术界只有猜测而未能证实的生物、场景(不会胡写,至少学术界是有猜测的)。
 
好了,不说废话,看文吧!^_^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重生 洪荒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剑齿虎瓦尔特,周洋 ┃ 配角:更新世古生物若干,第四纪古人类若干 ┃ 其它:冰川世纪,冰河世纪,远古大陆,原始,种田,生存
 
 
 
  ☆、欢迎来到冰河世纪
 
  
  1、欢迎来到冰河世纪
  高大的冰川稳稳扎根于这片褐黄的土壤上,积雪顺着冰川的脚跟蔓延。一群奇角鹿正埋头啃噬一小片苔原,它们时不时停下进食,警惕地环视着四周。
  四野静悄悄的,连一只鸟都没有。奇角鹿们低下头,稍稍心安地吃着午餐。
  一只年幼的奇角鹿脱离了队伍,它顺着地上的苔藓一路走到了积雪处。这只小奇角鹿并不知道,它已经不知不觉地踏入了捕猎者的死亡之圆……
  “呜!”幼年奇角鹿哀鸣一声,一匹高大雄健的猛兽从藏身的积雪里窜出来,狠狠地压在猎物的身躯上,尖锐的两柄利齿刺穿了奇角鹿的脖颈,动脉中炙热的鲜血瞬间喷溅出来。周边的奇角鹿惊恐地跃起逃离这血腥之地。
  猛兽并没有高高在上地审视这个已死的猎物,他有些疲惫地抖了抖身上的积雪,刚刚他埋伏了一个多小时才等到这只莽撞的小鹿。这是一只前臂受伤的剑齿虎,他一边撕咬着猎物,将尸体分成几大块,一边默默忍受着右臂一道狰狞伤口传来的疼痛。这道伤口来自上一次的群体狩猎。冬天即将来临,天气会变得更加寒冷,猎物也会更加稀少,一只受伤的剑齿虎只能被虎群抛弃。剑齿虎吃得很慢,他希望能慢慢享受这一个多星期以来第一顿像样的午餐。可惜幼年奇角鹿实在没有多少肉,猎物很快被吃干抹净。
  剑齿虎踉踉跄跄地走在荒原上,前肢的伤口根本无法愈合,而他的后肢又不如前肢有力,剑齿虎感到一丝绝望,他想,他或许活不过将要来临的冬季……
  周洋在网上看到这样一个帖子:假如你穿越到古代,你学的专业能让你混口饭吃吗?
  “劳资学化学的!可以给唐太宗炼丹!”
  “化学有啥了不起!我学医药的!”
  “哈哈我学法律,可以去当状师!”
  “学历史无压力。”
  “妈蛋劳资学电影的,必须穿到1895年以后!”
  “我学表演,去当艺妓么……楼上你哪个学校的?”
  “公务员……匿了。”
  “软件开发……看来我只有饿死了。”
  周洋翻着网友们的评论,一边敲桌笑着,一边吃着藏在存钞机里的桶装薯片,丝毫没有注意到背后冒黑气的主管。
  “周!洋!”主管咬牙切齿,周洋颤颤巍巍地转过身。
  “今天加班把报表给我补上!”
  周洋大学学的金融,研究生还是金融,毕业后挤破脑袋进了四大银行,当起了多金米虫。虽然每天要看上司脸色,但工作环境很是舒适——夏天有空调吹,冬天有暖气开,周洋四季都穿着一样的衣服,完全不觉得过热或者过冷。
  今天的周洋算是倒了大霉,猪头主管发现他上班时间摸鱼,看来这个季度的奖金又拿不着了。等到周洋埋头干完活,时针已经指到了八点,他皱皱眉,把筒里剩下的薯片渣倒进嘴巴中,拎上好看但根本不保暖的长风衣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办公室。
  北京的秋天萧瑟并且寒冷,周洋把下巴藏进围巾里,哆哆嗦嗦地闪进了地铁站。
  城市生活就是这样,建筑物外面酷寒,里面又热得不行,周洋经常带着一头汗从地铁站里出来,经过社区的胡同时冷风一吹,顿时头疼。
  不过今天周洋长记性了,他戴了一顶毛线套头帽,是他老娘亲手织的,虽然不怎么时尚,但却非常保暖。周洋哼哼唧唧地溜达进小胡同里,胡同的石板上画着邻家小孩用粉笔涂的跳房子,周洋玩性大发,用皮鞋尖儿踢起一颗小石子,小石子滚落在一个小方格里,周洋洋把公文包夹在腋下,单脚跳着往前走。
  “天上雪花飘,
  我把雪来扫。
  堆个大雪人,
  头戴小红帽。
  安上嘴和眼,
  雪人对我笑……我艹!”
  周洋夹着公文包,像个鹌鹑似的单脚独立站在一片被雪覆盖的荒原上。
  “这他|妈哪儿?”
  寒风呼啸,吹卷着地上的砂石乱雪打在周洋的脸上。
  “我一定是被猪头主管逼得太累了,一定是这样。”说着,周洋搓了搓眼睛,定睛再看,周围的冰川、荒草完全没有变化。
  周洋吞了吞口水,然后把脚按照原来的步骤退回去。
  他没有回到那条熟悉的小胡同里。
  天空中略过几个巨大的鸟类的黑影,它们盘旋着,审视着这片土地的擅闯者。
  周洋开始害怕了,他慌慌张张地在根本不存在的房子里跳来跳去,哆嗦着念叨童谣。
  “天上雪花飘,我把雪来扫……”
  天上真的开始飘下雪花,这是冰川大陆今年的第一场雪。这场雪昭示着酷寒的冬天即将来临。
  剑齿虎抬头看了看青灰的天空,一片雪花掉落在他的鼻头,害他重重打了个喷嚏。严寒让剑齿虎更加绝望,他缓缓踱步在荒原上,忽然,他看见了一个不断跳跃的小黑点。剑齿虎警惕地眯起眼睛,闪身藏匿在一处雪堆后。这头剑齿虎有着银亮的皮毛,金色的纹路点缀在眼周和短尾上,这种色彩的毛发是冰雪王国最好的武器,他可以隐藏在雪中,静静伏击贸然闯入的猎物。
  随着剑齿虎悄悄的移动,那个蹦跶中的小黑点越来越近了。
  这是一个人类,但又和剑齿虎印象里的人类相差甚远。眼前的人比起居住在这片荒原的人类个子更高但体型更瘦,皮肤更细腻光滑,衣着更精致单薄。剑齿虎有些疑虑,人类的确属于他的狩猎范围,但同时剑齿虎也是人类的猎杀对象。这种矛盾从几百年前人类入侵剑齿虎的领土时就开始了,相互的猎杀和仇恨让两个种族都难以安生地繁衍。
  一旁的周洋还不太清楚自己身旁的雪堆里某个大型生物正思考着什么,他现在以为这是一场梦,可他狠狠掐了下大腿却仍旧没有从梦中醒来。
  周洋恐慌了,他焦急地又开始以更快的频率跳着房子,然后滑倒了。他趴在雪地里,望向四周——四周是高达几千米的冰川,而他置身于冰川脚下的盆地,盆地上有枯黄的植物的尸体和粗粝的沙土。没有动物、没有森林、没有人类居住的部落,只有彻骨的寒冷。
  “这穿越到哪个王朝了啊……”
  周洋自言自语,头顶白色的太阳默默地注视着他,尽量给这个可怜的擅闯者带来一丝温暖。周洋爬起来,向前走了几步,他距离剑齿虎藏身的雪堆更近了。剑齿虎按捺不住地后足蓄力,猛地扑了过去直接将周洋压倒在地。
  “啊!”周洋毫无形象地尖叫起来,剑齿虎张开血盆大口俯冲下头颈——正当他要咬碎周洋的头骨时,他停下了动作。剑齿虎凝视着自己身下的小动物哆哆嗦嗦地紧闭着眼,过了许久,小动物似乎感觉到剑齿虎没想吃掉自己,便大起胆子把眼睁开,一双黑漆漆亮晶晶的眸子无助地望着剑齿虎。
  这种绝望、恐惧的眼神剑齿虎见得很多,每一个被他咬死的猎物都会在死前流露出这样的神色,但是,如今他身下的人类在望着自己时竟然还露出一种别样的情愫……
  好奇。
  周洋惊惧中又好奇地望着剑齿虎上颌森白的“双刀”。这是剑齿虎啊!一种早就灭绝的生物啊!周洋的毛线帽掉了出来,有点自来卷的黑色头发软软地贴在额头上,剑齿虎向他凑近了些,轻轻嗅了嗅周洋的脸颊。
  我们的擅闯者终于明白自己置身于什么“王朝”了——他似乎来到了第四纪冰河时代——剑齿虎和猛犸象的“王朝”。                        
作者有话要说:  由于《杀人的星星》还没有完结,所以这篇文的更新速度会非常缓慢,大家可以养肥了再看。
 
  ☆、对峙
 
  2、对峙
  剑齿虎刚吃完一头鹿,他现在虽然不饱但并不算饿。身下的人类被自己吓得不敢反圌抗,剑齿虎得意地眯了眯眼睛。这是他的习惯动作,心情一愉快,他就会垂下眼皮,把一双蓝得像深海冰晶一样的瞳眸盖住四分之三,这时,瞳孔会因光线减少而快速收缩,眼神也跟着凌厉起来。剑齿虎很喜欢这个表情。
  然而,他身下的周洋可就不那么喜欢了。周洋看到剑齿虎眯起眼凶巴巴的样子,心脏跳动得更快了。他想要自救,可身边连个武圌器都没有,周洋的手在周围的雪地上轻轻摸索着,忽然,他摸圌到了公文包的皮跨带。
  此时,剑齿虎开始思考要不要吃掉这个人类。剑齿虎一族长久以来有个规矩,那就是不到关键时刻绝对不与人类发生正面冲圌突。因为人和虎这两个族群几乎势均力敌,单反打起来一定会两败俱伤。而且人类是报复性很强的动物。剑齿虎还记得自己的一个兄弟无法忍受饥饿吃掉了一个人类的小孩,结果使族群被人类围圌捕追杀了一年有余。
  正在剑齿虎犹豫的当口,周洋猛地一脚踹在剑齿虎的肚皮上,剑齿虎向后滑了几步,等他反应过来,刚想冲周洋嚎叫两声时,周洋用公文包的皮圌带快速缠住了剑齿虎的嘴巴,金属扣扎得紧紧的。剑齿虎甩了两下头发现没法弄开皮圌带,便伸手去拍周洋,周洋慌张地奔跑,剑齿虎也立即追上去,一人一虎在苍莽的雪原上狂奔着。剑齿虎前臂的伤口开裂,雪地上留下一串沾血的脚印。
  周洋筋疲力竭地跑出了剑齿虎的扑猎区域,他喘着粗气,站在远处凝望着摔倒在地上的剑齿虎。剑齿虎用爪子狠狠撕着嘴巴上的皮圌带,周洋惶恐地在地上找了根粗树棍,摆出攻击的姿圌势。
  皮圌带终于被扯了下来,剑齿虎瞪着蔚蓝的眼睛看了眼周洋,周洋紧张地提起棍圌子。然而,剑齿虎并没有再追上来,他前臂上三十厘米长的伤口皮圌开圌肉圌绽,已经无法支撑他哪怕是向前走一小步。剑齿虎趴下圌身圌体,伸出舌圌头舔侍着毛皮上的血液。
  周洋看那老虎过不来了,他一下子松懈,瘫坐在地上。
  天空中的雪停了。地面气温显然高于0摄氏度,积雪开始融化。周洋紧了紧衣服,他目前还不觉得太冷,但气温再低个10度,他恐怕就要死在这儿了。周洋有点羡慕剑齿虎厚厚的皮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