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级灵异警察+番外 作者:小奶粉

字体:[ ]

 
 
文案
原名《这里有人》
校园版:
某同学指着空位问:请问我能坐这里吗?
施小明淡定脸:这里有人了。
某同学淡定走开:哦。(小明果然很冷淡啊啊啊!好稀饭冷包子啊!)
某鬼坐在空位上惊奇道:没想几千年过去,人居然不怕鬼了!
施小明淡定脸:是啊。
悲催版:
施小明高考落榜,被逼当了灵异警察。
灵异警察这是一个国宝级的警察种类,人少事多,自从踏上这条路,施小明理所当然的麻烦事更多了……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好大学,不是这么好上的T^T
这就是一个假冷淡真逗比的受带着一帮逗比斗(mai)鬼(chun)破(zuo)案(si)的故事。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施小明小白 ┃ 配角:小毛杜远杨婉婉方圆 ┃ 其它:灵异纯爱悬疑鬼怪爱情甜文
 
 
  ☆、第一章:千年之前一萌物,千年之后一衰货
 
作者有话要说:  大年三十开新坑感觉好爽,哈哈,求收藏求包养,么么哒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地方有座山,山上有个小木屋,木屋里面有个坑,坑里有个“白萝卜”,坑边的老神仙对“白萝卜”说:“乖乖呆着不许动。”
  露在外面的半截萝卜眨巴着一双黑黝黝水汪汪的墨玉般的眼睛呆呆地看着神仙,头顶上翡翠一样的绿叶晃悠悠做点头状。一滴透明的液体从小嘴里流出流进土里,神仙好好看啊~~~
  不知道多少岁的老神仙满意地点点头,躺回床上闭目睡觉。
  “白萝卜”微微晃悠着头上的绿叶,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神仙,眉毛好好看,眼睛也好看,鼻子也好看,嘴唇也好看,头发也好看,好想摸摸。原谅我们刚长大的形容词贫乏的“白萝卜”吧。
  被一直盯着的神仙很无奈,出门一趟门回家就见家里来了个“白萝卜”,还擅自在屋中间挖了个坑做窝,哪来的这么大胆的“萝卜”?
  “闭眼睡觉。”
  “唔。”“白萝卜”低应一声,乖乖闭眼睡觉。睡梦里老神仙一头青丝及臀,剑眉凤目,鼻若悬梁,薄唇微勾,手执玉壶,温柔地为他浇水,为它擦拭绿叶。
  第二天神仙醒来便看见屋正中的那个坑上睡着一个光果果的白嫩嫩的娃娃,肉嘟嘟的屁股撅着趴在地上睡得香甜,头顶两片小绿叶偶尔一晃一晃的。
  “啧啧。”小娃娃咂咂嘴,翻个身大字型仰躺在地上,光明正大袒露小JJ,嘴角流下一串晶莹的水渍。
  神仙不禁微微一笑,起床走到小娃娃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小娃娃纤长如蝶翼的眼睫毛扑闪几下,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握着白嫩嫩的小拳头揉揉眼,看见站在旁边的神仙,咧嘴一笑,一翻身爬到神仙脚边一把抱住神仙的小腿,仰起头看着神仙无齿地傻笑。
  这小娃娃长得确实可爱,一身皮肤白白嫩嫩,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眼瞳墨玉般乌黑莹润,翘挺秀气的小鼻子,小嘴唇水嫩嫩粉嘟嘟,笑起来两颊各一个浅浅的酒窝。
  神仙蹲下身,伸出纤长如玉的手指夹住小娃娃的脸颊肉,往旁边一扯:“你说你一个人参精不在深山老林躲着跑我这来做甚?不怕被吃掉?”
  “嘻嘻……”小娃娃被扯住脸颊咧着嘴,只看着神仙的脸傻笑流口水。
  “啧,”神仙皱皱眉放开手:“有名字吗?”
  小娃娃摇摇头,继续两眼亮晶晶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张脸。
  “以我现在的修为吃你也没用,你虽说傻了点不过模样生的不错,你可愿呆在我这里?若呆着这里以后便有我护着你,自然没有东西敢动你。”
  点头点头。
  “既然同意,我便为你起名白萝卜吧。”
  点头点头。
  神仙一乐:“果然呆傻。”
  “吸~”一滴口水:“好看。”声音软软糯糯,头上的绿叶欢快地摇动。
  神仙面色一僵,似是有些无语,起身往屋外走去。
  小娃娃跟在他身后一点也不慢地往外爬。
  “唉,”神仙叹气:“站起来走,不许爬。”
  看上去两岁大的小娃娃歪了歪头,扁扁嘴,扯着神仙的裤脚慢慢站起来,初时站着还有些摇晃,没一会便自己学着站得稳稳当当。
  神仙看着那光明正大遛出来的小小鸟,按了按额头,走回屋子从床边的柜子里拿出一块碎花布,手拂过,碎花布便变成了一个小肚兜。
  小娃娃站在原地,看看神仙又左右看看,终于尝试着迈出一只脚,“啪叽”一声大字型摔在地上。
  小娃娃也不哭趴在地上,抬起头两眼无辜地看着神仙,满身散发出“求抱抱,求摸摸”的信息。
  “唉,”神仙一叹,走过去抱起小娃娃放回床上,再给他穿上小肚兜:“看来你要先学会用两只脚走路才行,我养的白萝卜可不能这么丢人。”
  “唔,好看,吸~”
  “闭眼!”
  世人常道那山上住了一个俊美无双的神仙,神仙身后常跟着一个白玉童子,两人常出没于山林之间;也有人道,俊美无双的神仙不假,但身后跟着的不是童子,而是一个会跑的白玉萝卜……
  “去,谁信?哪个神仙后面跟着只萝卜?还是只会跑的萝卜?”
  不过的确是萝卜,也是童子。一神一萝卜在山里悠然自在,春天萝卜扑蝶,神仙看着;夏日萝卜戏水,神仙看着;秋季萝卜摘果,神仙看着;寒冬萝卜玩雪,神仙还看着……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山中无岁月,世间已是千百年,就这样年年岁岁过去了很久很久……
  很久很久……
  很久很久过去,依旧是那一轮明月,那一轮艳阳。
  奔跑的少年挥洒着青春的汗水,年轻充满活力的俊秀脸庞透着健康的颜色,奔跑,奔跑,他沉默而坚持地奔跑着,不管路有多远,不管路有多坎坷,向着希望,向着太阳奔跑!
  毛线的希望太阳!小学作文写多了吧!后面那个死鬼到底要追到什么时候啊?!!!施小明喘着粗气,瘫着一张脸快要抓狂了。
  “你跑不掉的,嘿嘿嘿嘿……”飘在空中的黑影只有一个朦胧的人形,雾蒙蒙一团,只有一双发着红光的眼睛无比清晰,嘶哑的声音里是满满的恶意。
  你看我跑不跑得掉!施小明咬咬牙再次加快速度,卧槽,不过挤个公交撞到不知道谁就惹来个这种东西,华国13亿人口,以后还要不要我坐公交了?!计划生育必须严格执行!
  一边想着计划生育的种种好处,施小明一边从兜里抓出一把香灰洒向身后,暂时拖延一下那东西的速度。
  “卧槽!死小子你乱撒什么东西?蛇精病啊!”站在下风处的行人吃了满嘴灰,愤怒地一边大骂,一边“呸呸呸”猛吐口水。
  你才蛇精病!乱吐口水不讲卫生!香灰辟邪,刚刚有鬼从你身体穿过,你造吗?没吃到香灰你就等着生病吧,哼!
  “桀桀桀桀……香灰对我没什么用的,不要白费力气了,乖乖站住吧。”黑影一直不远不近地缀在他身后,看着他越跑越慢无比得意。
  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那我多没个性!施小明淡定着一张脸,向后竖了一个中指。
  “卧槽!死小子今天不教训教训你我就不姓路!”刚吃了一嘴灰的路人甲看着对着自己的中指怒发冲冠,一挽袖子连公交也不等了,拔腿追了上去。
  卧了个大槽!让你手痒!比什么中指?文明造不造啊?报应不要来得这么快啊?!快累死的施小明终于崩不住他那张淡定脸,快哭出来了都,鬼没甩掉又惹来一个人。
  “嘿嘿嘿嘿……就快抓住你喽。”
  “有本事你别跑!臭小子,今天我非教训教训你不可!”
  身后一人一鬼的叫嚣,肺部缺氧的疼痛,弄得施小明头昏脑胀,直想直接昏过去。“啊~~~”大字型扑倒在地的瞬间,施小明在心里画了个圈圈诅咒那个在人行道上随便放板砖的没有公德心的罪人!一个大好少年就要被一块他随意放的板砖毁了!
  施小明翻身看见迎面扑来的黑影,闭上眼睛,这下完了。
  “啊!”伴随着凄厉的鬼嚎,黑影消散在空中。
  “啪。”随即传来玉碎的声音。施小明捧着从中间裂开几条缝的玉诀,默默流下两滴悲伤的眼泪,完了,999块软妹币又没了。
  “臭小子总算让我逮着你了!”
  衣领被拽住,施小明手一动裂了几条缝的玉诀彻底碎成几块,施小明抬头眼泪汪汪地看着路人甲。
  “额,”路人甲拽着他的衣领一时不知道说啥,眼前的少年坐在地上,蹭破皮流着血的双手捧着碎了的玉块,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着泪光,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因为跑太久一个劲喘气,连嘴唇都是紫的,不过:“装可怜是没有用的!你太没有礼貌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可怜兮兮。
  “不是故意的?”怀疑的眼神:“不是故意的你撒什么灰?!竖什么指头?!”
  “灰是意外飘过去的,指头也不是对着你的,”施小明可怜兮兮,弱弱道:“有鬼在后面追我,你看我的护身玉符都碎了。”
  “你接着编,”路人甲简直快要暴跳如雷了,你撒谎也找个像样的理由啊!“有鬼?!我信你才有鬼!”
  “不信算了。”施小明瞬间恢复淡定脸。
  路人甲看到那张死人脸一口老血梗在心头,刚才的弱质美少年呢?!右手抹一把脸,冷静,冷静。但看到那一手的灰,瞬间又要怒发冲冠。
  “对不起,我错了。”施小明淡定道歉。
  “啊?”刚刚还死不悔改撒谎,怎么现在就知错了?
  “对不起,我错了。”施小明再次道歉,慢慢站起身。
  路人甲看他稚嫩的脸,眼角还有泪痕,清秀的脸上满是汗水,连站也站不稳的样子(跑太久,腿软)实在下不去手,长出一口气,摆了摆手无奈道:“这次就算了,你小子以后可不能再这样,这次是遇到我好说话,要是遇到别的什么人准揍你一顿!”
  “谢谢。”勾唇露出八颗牙的笑脸。
  路人甲看他笑得好看忍不住再念叨两句:“小孩子就应该在学校乖乖上课,要讲礼貌,不要在路上狂奔疯跑,撞到别人是要负责的。”
  “知道了,”施小明甩了甩腿,淡定脸:“再见。”转身便跑远。必须在天黑之前回到家啊啊啊,不然鬼知道又会遇见什么东西!
  “呼~~~”一阵风吹过,扫起几片落叶,爱幼的路人甲背影萧瑟。
 
  ☆、第二章:在你手心啊
 
  “爸妈,我回来了。”终于在天黑前回到家的施小明长出一口气,总算平平安安走到家了。
  “总算回来了,就等你吃饭呢。”施妈妈付明雪看离家5天的儿子终于回来了很高兴:“怎么这么狼狈?是不是谁欺负你了?”但一看施小明摔得脏兮兮的白衬衫,膝盖破了洞的裤子,立马柳眉倒竖,怒了。
  “谁敢欺负我儿子?!”一旁悠闲喝着小酒的施可尘一听自家儿子被欺负了可不干了,挽起袖子,我都不敢欺负还有谁能欺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