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派狐言 作者:四喜汤圆

字体:[ ]

 
  【文案】
  被作为赔礼送入龙宫的小狐妖白蔹眉目秀丽,与崇琰上仙有七分相似。
  然而龙君殷寒亭听闻传言后却冷冷驳斥道:“他哪里及得上崇琰半分。”
  冰山帝王渣转忠犬强攻X傻白甜卖萌吃货诱受这篇文走先虐受后虐攻路线。
  【替身梗】但是攻爱的一直是小受,只是中间认错人了。
  手痒之作,不喜欢这个路线的亲要慎重嗷~但是保证好看~以及HE和1V1~不换攻~又名:《霸道龙君爱上我?一派狐言!》(真的好想用这个名字……就害怕会被乃们吊打嘤嘤_(:з」∠)_……
  对啦,炮灰受的名字又改掉惹~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蔹(白小草);殷寒亭 ┃ 配角:N多…… ┃ 其它:先虐受后虐攻
 
    晋江银牌推荐:当青丘山的小狐狸被送给东海龙君填床,他与共同拥有一段记忆的龙君殷寒亭之间就注定不会有一个平淡的相逢。只不过时过景迁,殷寒亭将崇琰错认成了他,已追求了多年。就这样阴差阳错的错了多年,小狐狸也渐渐心灰意冷,两者的感情该如何转机?
  本文讲述的是一段被阴谋摧毁的感情是如何真相大白并且重新生长的故事。不是每段回忆都能寻到归宿,小狐狸想让龙君相信他才是回忆中的那个人,却一点一点心灰意冷,而龙君在最后知道真相,他还能找回伤透了心的小狐狸吗?
  ==================
  
  ☆、第1章 小狐狸快跑
  
  “公子!公子!”丫鬟碧青的声音由远及近。
  “怎么了?”白蔹蹲在厨房里,小灶下面的火苗还不太旺,他正在小心翼翼地往里面添着柴火。
  “公子你快些逃吧!”碧青扑进门来,急得眼睛都红了,结果却看见白蔹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蒸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道:“糕饼糕饼!你就知道吃糕饼!”
  她一把拽住白蔹的后领,几乎快将比她还要高出一个头的人提起来,“公子我这就给你收拾东西,咱们去人间避避风头!”
  白蔹糊里糊涂地被碧青一通蹂躏,竟然还不死心地伸出了一只手摸向蒸笼里的糖糕,“到底怎么了?你都不告诉我……唔……还不够软,得再蒸上一会儿。”
  碧青看到他这副没心没肺的模样更是急得直掉眼泪,“公子!长老把你送去东海……怎么办……呜呜……你还吃!这是要把你往火坑里推啊!”
  白蔹这才怔住道:“为什么要去龙宫?”
  白蔹从来不爱出自家院子,每天捣腾捣腾草药,蒸一蒸糕饼,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闲散狐,和狐族本族的人更是接触不多,能把他想起来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碧青哽咽着道:“我听说是在前几日上界的赏花宴上,长老领着幼主去识人,刚好撞见了龙君……”
  白蔹疑惑,“龙君也去赴宴?”
  碧青咬了咬牙,“去了,当时幼主就被龙威压得现出了原形!”
  狐王吓得瑟瑟发抖,匍匐在龙君脚下,天界都传遍了!龙君虽为四大仙君之一,但狐王是王啊,不是奴婢,跪了龙君,便是把自己的尊严踩在脚下,狐族以后还怎么立足?还怎么挺直腰板见人?
  更何况,能让各族王首下跪的,从来只有天帝,龙君虽然行事霸道,但也越过不了天帝,而天帝免了各王族的跪礼,狐王没跪得了天帝,却把龙君给跪了。
  “当时龙君的脸色就很不好看,幸好天帝宽厚,并未追究王的失礼,还说他尚且年幼,赏了仙丹。”
  白蔹顿时蹙眉,年幼不是借口,被龙威一压就现了原形只能说明幼主实在能力平平。
  他们这些小仙纵使身份微末,也知道不可在外人面前轻易现出原形,这是一种示弱,表示自己已经无力抵抗,不堪一击。
  碧青的语气开始还夹杂了几分庆幸,可是紧接着又冰冷下来,“没想到宴会结束以后,长老主动去拜见了龙君……就在刚才,我去赤霞殿找大姐,这才听见长老在大殿里讨论要把你送到东海龙宫的事情……他们给狐族丢了人,却要把你送去赔罪!”
  现下狐族长老把持政事,幼主无能,族内怨声载道,早已经埋下后患。白狐一脉式微,积贫积弱,数量也越来越少,而红狐一脉则仗着有长老做靠山,迅速膨胀,几乎将白狐一脉打压进了尘埃里……
  好巧不巧,白蔹就属于白狐一脉,还是血统颇为纯正的、将来或许能修成九尾的白狐!
  碧青红着眼咬紧牙关,“简直欺人太甚!”说罢转身就要去收拾包袱出逃。
  “等等……等等!”白蔹抓住掉头就跑的碧青,“我还是不明白这到底和我有什么干系?”
  狐族个个都是美人,一抓一把,多得是,这伺候人的差事怎么还落到他头上了?他是上一代狐王定下的王储之一,新王上任,他让了权,退居山间小院,闭门不见任何人,也不再干涉王政,自问已经做得足够好。
  难道这样都容不下?
  碧青怔愣了一下,她似乎也不太明白真正的原因,只拉着白蔹的袖子,低声恳求道:“不论如何,我们逃吧公子……这里一点都不好,我们可以去人间,你开药铺,我卖糕饼,难道不比困在这个院子里要好?”
  白蔹一动不动,眼神落寞。
  碧青也随着他的沉默脸色苍白下来,她只能劝公子逃走,不然又能怎样呢?她的法力微弱,而白蔹身上则带着“咒枷”,根本使不出任何法术。
  白蔹伸手摸了摸碧青的脑袋,碧青还小,修行刚好三百年,按照人族的算法正是豆蔻年华,最新鲜水嫩的年纪,“我答应过先王,要跟在幼主身边。”
  “幼主被长老挑唆,讨厌你还来不及呢!”碧青个头不大,胆子倒是不小,可见平日没少在背地里把长老和稚嫩的狐王挨个地骂遍。
  白蔹相比较起来倒显得平静得多,“王还未真正掌权,他有他的难处。”
  碧青心知白蔹是铁了心要呆在这儿不走了,于是一个人蹲去墙角,想着想着又嘤嘤哭了起来。
  白蔹从蒸笼里夹出热气腾腾的糖糕,上面沾着一层淡淡的焦黄色的糖渍,他递了一块给碧青,温声劝道:“别担心,若是我真的被送去龙宫,你就去找你大姐姐,她会护着你。”
  碧青捏着平日里最爱吃的点心,却食不下咽,她想了半晌,终于坚定道:“我要和你一起去!”
  几日后,狐王的密令果然传达到了白蔹手上。
  白蔹站在自己被禁足的小院门前,门上红纸糊的灯笼被风吹得摇摇晃晃,光线恍恍惚惚,他看着一顶黑色的小轿落在门前,几乎快融进昏暗的夜里。
  白蔹对着领轿人道:“王没有其他要和我说的吗?”
  领轿人毕恭毕敬地行礼,答道:“王自从赏花宴后身体一直不适,胡长老看过了,说是心病。”说罢他招了招手,将手下呈上来的锦盒转给白蔹,“这是解咒的丹药,一日一粒,一月后可解。”
  这样的回答让白蔹有些心寒,他接过药,不再多问。
  领轿人又道:“长老觉着碧丫头机灵有趣,已经自行做主将她留在王身边侍奉,是以不能陪伴在公子身边,还请公子勿怪。”
  白蔹淡淡笑道:“不怪,长老有心了。”他待碧青如亲妹,这样一来,即使他恢复了法力,只要碧青还在长老手中,他便一日不能恢复自由。
  真是难为了那一老一小,就是不知东海龙君又是为何同意的这等荒唐之事?难不成东海的龙君也是个贪- yín -好色之徒?
  不过一个巴掌拍不响,狐族自古皆有向他族进献美人的“传统”,白蔹无奈,只得弯身入了轿子。
  夜色中,轿子悄无声息地出了狐族统领的山域,如疾驰的鬼影在斑驳的山林间飞快窜动。而至凌晨,阳光从山坳的缝隙透出。
  白蔹撩开轿帘,终于看到远方蔚蓝色连绵的海线,他心思转了转,表情忽然变得轻松起来,像是已经有了主意。
  反正狐族的脸面也已经丢得差不多了,不过是再来一次。
  轿子落在沙滩上,几名虾兵早已经等候多时。
  双方稍作寒暄之后,领轿人拜别了白蔹,待到狐族的轿夫们都撤走了,这几名虾兵中的伍长这才走到轿子前,不怀好意道:“美人儿,下轿吧,这东海的水路可不是轿子能走得了的。”
  过了一会儿,轿子里还是毫无动静,伍长没了耐心,直接把轿帘掀了开来——
  伍长:“??????!”
  虾兵们:“????????!”
  说好的美人呢?!
  
  ☆、第2章 小狐狸进宫
  
  几名虾蟹士兵对着轿子面面相觑,轿厢内,一只雪白绵软的团子正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睁开的如琉璃石般莹润的红眸,那眸子还带着朦胧的水色,明显刚刚醒来。
  “这……怎么回事?”
  “不管怎样,先把避水珠喂给它吃了……”
  于是虾兵们只好把这只睡得晕乎乎的小狐狸抱了出来,喂了一颗珠子后,弃了轿,向海底通往龙宫的方向游去。
  虾兵怀中,化成了狐狸的白蔹暗暗打量起这个陌生的海底领域,他们顺着海底的珊瑚藻一路前行,由于速度很快,穿过王城时,熙熙攘攘的海底王都几乎在眼前一晃而过。
  东海龙宫终于到了。
  前段时间幽冥深渊那块海域总是不安宁,叛军时不时侵扰着附近的居民,然后人间又恰逢春旱,龙君殷寒亭一边忙着剿匪,一边忙着治灾,连赏花宴都只是匆匆露了一个脸,等到这天终于得空,便听属下传报,狐族的赔罪礼已经在送来的路上。
  殷寒亭冷漠地端着茶碗,狐族?八成进献的美人。
  狐族的貌美在三界中早已声名远扬,与其同样出名的,还有狐族从不外传的房内秘术,就连人间的话本也极爱写那丰满美艳的狐妖夜半勾引落单的书生,书生在狐妖的声色中沉溺,世人多有艳羡。
  罢了,后宫里很久没有填过新人了。
  所以当虾兵们把白蔹呈给内侍,侍卫又将这只油光水滑的白毛狐狸捧到龙君内殿时,不仅殷寒亭愣住,连专门跪在一旁等候着安排白蔹日后生活起居的大侍女蓝玉也跟着呆住了。
  什么玩意儿?软绵绵……白花花的……
  说好的美人呢???
  殷寒亭微微蹙眉,狐族的确和他说过要送东西过来,奈何他那些天忙得很,根本不屑于计较这些杂事,也没把狐族所谓的赔罪放在眼里……所以礼物什么的,龙君不在意,宫里的一干人等不明真相,也都以为狐族是要供奉美人来给自家君主暖床。
  殷寒亭将茶盏放了,示意侍卫再凑近一些,而他纤尘不染的黑色靴边,恭顺地跪着侍奉的女子接过他刚放下的茶盏,在可怕的威压下战战兢兢地退了。
  无形的威压从殿中那人身上散发而出,那人面容冷峻,眼神沉毅,大概是刚从朝会上下来,白玉发冠一丝不苟地束着,连垂下的浅金色衣摆也平整得找不出一丝褶皱。
  东海龙君,原身是一条能搅得四海翻天覆地的血脉纯正的青龙,位列四方仙君,地位比北、西、南三海的龙王(原身水蛟)高得不是一星半点,就连天帝都要给其几分薄面,自然,他的冷漠与倨傲在仙界也是出了名的。
  寒冷刮骨的气息几乎扑面袭来,不知道是不是狐狸鼻子比较敏感的关系,白蔹甚至还闻到了一股若有似无的海藻的腥甜……不……也有可能是血的腥味。
  殷寒亭漠然地伸手拎起白团子的后领毛,横看竖看,左右不过是一只普通的狐狸,除了毛茸茸的脖子上挂了一条红线,上面缀着个小小的香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