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相思有意+番外 作者:东栏

字体:[ ]

 
书名:相思有意
作者:东栏
 
文案
对狐互相暗恋的故事,改了下人设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七,二哥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阿七本是只十分上进的狐狸精。
  他在小南山中像个苦行僧一般修炼多年,活了近千年,连个美狐的小手都没牵过,可谓是一心向道无杂念,却在最后渡劫之时被天雷劈成了一只乌漆抹黑的毛球。
  临死前一刻,他脑海中一下子涌出了无限的感慨。
  苦闷,难过,不甘一齐涌入心头,砸的阿七天灵盖生疼,待阿七睁开的眼睛的时候,就变成了鱼家的二公子。
  鱼公子可是个远近闻名的丑胖子,还一心痴恋隔壁家的美男子,不料一颗痴心在他人眼里却是个笑话。
  凡人常说子不语怪力乱神,阿七虽然是个妖怪,也不曾听说过渡劫没成反成人的事儿来,那日,阿七在鱼微微宽阔的大床上沉思了许久,终于挨不住这付沉重的肉体凡胎,倒床不起。
  当阿七像个千年老王八一样张牙舞爪的在床上翻不了身的时候,却依然能抽空听得旁边的房梁后传来了一声嗤笑。
  这声音有些耳熟,阿七艰难的转过鱼公子的胖脖子,果然看到那人穿着一身颇为骚包考究的翩翩白衣,三月天里手中却摇着一把折扇,一双桃花眼弯成了月牙儿,眼里满是讥讽的笑意:“这不是我们南山上的苦行狐么?怎么,不想去当天宫上的仙狐改作王八精了?”
  由于身体不便,阿七只得怒视他,大约是阿七现在的小绿豆眼实在没什么杀伤力,他被阿七的眼刀子刮的乐不可支,他向前走了两步,啪的合上了扇子,在阿七脸上拍了几下:“还是个胖王八。”
  子曰,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当然阿七只认同后面那一句,譬如阿七眼前这位,就是个十足的落井下石的小人。不同小人争辩,阿七很有风度地却很艰难的扭过了脖子,眼不见为净。
  可对方偏偏倒是卯足了劲儿要在阿七的净土上撒野。在阿七这个失了内丹,没了法力的前·狐狸精面前,他很不要脸的念了个咒,将阿七定在了床上,而他自己则悠闲的飘在了半空中,摆出了个叉腿打坐的姿势,摇着扇子道:“你师父托我下山来看你,你却对我这个态度,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
  拿阿七怎么办?他干脆两眼一翻,他好好的狐狸精不做做个恶名远扬的丑胖子,还变了性,你以为他乐意?于是他哼哧道:“好办,凉拌大王八。”
  他摇着扇子的手一顿,脸上却没了笑,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个漆黑的物什,慢条斯理道:“小阿七,你看看这是何物。”
  阿七定睛一看,只见那玩意四肢大张,作扑街状,脸蛋尖尖,隐约带着对枯瘦的爪子。由于离的有些远,鱼胖子的眼神又不太好使,阿七努力端详了许久,迟疑的说出了心中那个最希望得到的答案:“乌鸡?烧鸡?烤焦的老母鸡?”
  难道这家伙大发慈悲弄了只鸡来款待他?
  他却没有与玩笑的心思,他将那团黑物甩到他脸上,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阿七:“连自己的肉身都认不得了?你脑子是被踢坏了还是被雷劈傻了?”
  面对面的看着自己那被劈焦了的肉身,不由的疑惑起来,当初他可是坐姿端正,堪比山下馆中老道青梅子,怎么死成了这么一副四抓扑街的蠢样?
  不过他的肉身的模样虽然难看了些,但是好歹伴随了他阿七千年,这千年里他连人形都没化过——不是他化不出,是他实在太忙了,每日里吃饭睡觉打坐都要耗去他大部分时间,好不容易有闲暇,也是用来给自己挠肚子顺毛打滚用的,况且他可是修仙的狐狸,又不用走那些采阴补阳的旁门左道,要化人形做什么?
  所以他干脆一直以狐狸的模样示人。
  况且等他成了仙那不就是一只都是人的模样么。
  现在想来,却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自己会被一道天雷给劈的外焦里嫩还不如先前变化一番,让自己不留遗憾。
  至少,他的人形应当不是鱼微微的模样吧。
  那人见阿七微微失神,便又道:“当初你渡劫未成差点魂飞魄散,你……师父趁着你肉身刚被劈坏的空当,将你的魂魄收在了这半颗狐珠里,恰好鱼公子因为心上人又要娶亲伤心欲绝悬梁自尽,奈何生的太壮实,硬是把绳子给弄断了,身子却安然无恙,可惜他的魂魄看到了前来提鬼的黑白无常,三魂七魄去了大半,成了个傻子,你……师父见状,就你塞了进去,抱住了你一条命。”
  阿七愣了楞。想着师父可不是这么善心的人,他之所以叫阿七是因为阿七头上还有六个师兄和师姐,却个个因为渡劫不成而命丧黄泉,师父本就是个冷酷无情之人,是绝不会为了阿七而突然大发善心的。
  他瞧阿七不信他,别过头道:“我干的,成了吧。”
  阿七冲他一笑:“那阿七就多些二哥救我一命了。”
  这人的名字去的极好,叫做寒铮,虽说他同阿七一样也是狐狸精,却是南山这一族里是天资最高的那一个,他年纪比阿七大不了几岁,却早就修道成仙,被奉为狐主。不过他天性风流,不爱族人称呼他为狐主大人,而是喜好被叫做二哥,说是这样听得更加亲昵些。
  听闻他头上还有个同胞哥哥,可惜没什么仙缘,只是个普通狐狸,早早的不在这世上了。他敬那只没开过窍的小毛团为自家大哥,自己则自称二哥。
  阿七又道:“可是二哥不是应该在天上做神仙么,怎么有空理会阿七这等小辈?”
  寒铮飞快的摇着扇子:“还不是为了你?当初你渡劫失败,被天雷劈的抱头鼠窜的时候,正巧我路过,便做一回好人将你救下,可惜不小心违反了天条,如今我被贬下了凡,要将功赎罪。”
  他又颇为不高兴的说道:“果然好人做不得。”
  阿七道:“那要如何将功赎罪?”
  “你如今上的是鱼公子的肉身,鱼公子命格显贵,阳寿还有六十余年,却如今被你给钻了空子……”
  “打住!”阿七连忙反驳:“什么叫被我钻了空子,我自个儿也不是乐意当着胖王八的!”
  他脸色微变,目光如炬:“哼!不知好歹!”
  顿时一阵钻心的灼痛从脚底传来,阿七忙抱住脑袋:“小的知错!小的感谢二哥救命之恩,二哥于阿七就是再生父母!”
  “哦?”春葱一样修长雪白的手指点了下阿七的脑袋:“你说说,你要怎么报答我?”
  阿七眼珠转了转,讨好的笑道:“自然是将您当做阿七的爹娘一样供奉在心。”
  寒铮冷冷一笑:“我可生不出你这样的大王八!”
  阿七也一乐:“既然恩公不愿意当阿七爹娘,那我只好……以身相许了。”
  许久,阿七本以为他又要将他脚底心烤上一烤,胆战心惊的等待了许久,却抬眼看到他竟抿着淡薄的双唇,面色微红。
  眉目如画,目若点漆,任是无情也动人。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了一下人设哈
 
  ☆、第 2 章
 
  因被寒铮美色所误,阿七最终答应寒铮要为他渡劫。
  俩人在鱼公子房中中寒暄了几句,寒铮便挥着扇子进入了正题。
  阿七打了个喷嚏:“二哥,三月天里,乍暖还寒,别扇风了,冷的慌。”
  只听啪嗒一声,寒铮一反手,合上了那把金扇子:“哼,肉体凡胎。”
  阿七委屈:“我也是没办法,若是当初得道成仙,还用得着二哥你费劲来救我。”
  寒铮哼哼道:“知道我的好就好,我不过是怜你为我族人,看你被烧焦的样子实在可怜,于心不忍,这才出手相助的。”
  阿七鞍前马后,端茶倒水:“我懂,我懂。”
  寒铮看她个胖子这样折腾也不容易,哼道:“懂就好,想你鱼小姐出身富贵,怎么在这儿连个丫头都没有?”
  阿七一愣,回顾了一下鱼公子的记忆,忙道:“早上有个丫鬟伺候我洗漱,后来听说鱼公子的妹妹鱼弦歌回来省亲了,丫鬟们一溜烟儿都走了,都去看那位倾国倾城的鱼弦歌了。”
  阿七话音一落,忽而听见一群人叽叽喳喳说话声音,再是一阵香风,环佩叮咚。
  先窜进来一丫鬟打扮的绿衣姑娘,俩黑葡萄似的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过来,见着阿七起来了,忙道:“哎呦,公子,您终于起来了呀,二小姐今儿带着姑爷回来啦,正我们这儿走呢,您要不先换件衣裳?”
  瞅见丫鬟眼底的鄙夷,阿七这才想起自己只穿了件中衣,先前因断袖上吊未果,反倒伤了身子,每日都病怏怏倒在床上,外加他做狐狸时自由惯了,总觉得做人麻烦,衣服里里外外得套上好几层,鱼微微又是胖子,卡的慌。
  阿七索性转入被子里,瓮声瓮气道:“告诉我妹妹,我今儿身体不适,改明儿再去看她吧。”
  不想香风已至,早有美貌女子挎着个青年公子,莲步轻移,婀娜摇曳,见着了阿七,微微笑道:“哥哥,许久不见,妹妹与三郎很是想你。”
  人长得美,声音也是温温柔柔,如春风一般。阿七忍不住一抬眼,便见着个光团,光里站着个人。
  翩翩公子,温润如玉,那人触及到阿七的目光,也是温柔一笑,低声道:“微微,别来无恙。”
  他又道:“前日里听闻你想不开自寻短见,十分担忧。”
  阿七傻了。
  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
  他脑中只剩这几个字,反反复复,只听到一句。
  三郎,我想和你在一起。
  直至人走远了,只剩一片光影斑驳,阿七愣愣地看着来人的方向,缄默不语。
  一旁被冷落许久的寒铮冷冷一哼,才让阿七突然醒了过来。
  寒铮道:“眼珠子都粘在人身上了。”
  阿七却哭了。
  眼泪一如流水,哗啦哗啦,在鱼公子圆圆胖胖的脸上,找不到梨花带雨的味道,反倒是有些可笑。
  寒铮手足无措:“好好的,哭什么。”
  阿七呜咽道:“我也不晓得,只是看到他,心里就难受,就想哭。”
  寒铮脸色微变,忙掐指一算,最后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阿七问道:“怎么了?”
  “你可曾记得鱼公子是为情所困才寻了短见?那位让他害了断袖毛病的美男子就是这位三郎。”
  “……那,那我方才是受了鱼公子的魂魄所扰?”
  寒铮不知何时又打开了那把金扇子,呼呼地扇着风,眉目微蹙:“不错,这也是我要同你说的正事儿。”
  “鱼公子阳寿未尽,而被你钻了空子,今日我想到个法子,让鱼公子可以复原,而你继续变回狐狸修炼,我也能重新回天上做神仙,两全其美。”
  阿七道:“如何是好?”
  “方才你见了三郎,一脸痴相,实为狐族之耻,我方才一算,这才知晓,原来鱼公子三魂六魄一半都去了三郎那儿,这才失魂,让你得到这副躯壳。”
  阿七点点头:“难怪,我连三郎什么模样都不不记得,却觉得心里满是喜欢,我难道变成了断袖狐?”
  寒铮听见喜欢二字,扇子摇地更猛了些。
  “有个法子倒是可以解,鱼公子痴慕三郎,若是他的躯壳同三郎修成正果,那么他的魂儿就会回来,至于你嘛,我改明儿捉只公狐你占了它的身子就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