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凶宅 作者:风鉴

字体:[ ]

 
文案:
     对jj充满无限怨念中呵呵
 
男人夹紧了怀里的公文包托着沉坠滞涨的肚子快步走进电梯里。
 
他知道自己的假性宫缩又发作了,而且为了早点赶回家,他已经憋了半小时的尿。现在肚子里涨得满满的,膀胱也毫不客气地涨到了最大尺寸。
 
尽管离预产期还有五天、一星期?或者三天?天晓得还有几天,就连自己是怎么怀上的,男人也已经记不太清楚了。总之九个多月前他从那岛上逃出来,男人的肚子就一天天地跟着胀大膨隆。
 
直到这几天,那器官涨得几乎要容不下这东西了,便又开始断断续续地发硬抽痛,大概是告诉男人,这东西差不多可以出来了。
 
至于什么时候出来,长得像谁……
 
说不定长得像十字架上那个受苦受难的家伙吧,男人想着,按下了上行键。
 
其实就是一个小受在不同场景不停生包砸的故事→_→
 
循环、循环、再循环地生包砸。。
 
因为第一次写灵异,所以完全不恐怖!完全不恐怖!完!全!不!恐!怖!重要的事情重复三次!
 
存稿已结束。。。
 
昨天大触给画了个封面,好可怕,完全不敢拿出来。。。
 
 
内容标签:生子 灵异神怪 恐怖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男人们、女人们、以及鬼们。。。 ┃ 配角: ┃ 其它:凶宅,生子
 
==================
 
  ☆、1.电梯
 
  男人夹丨紧了怀里的公文包托着沉坠滞涨的肚子快步走进电梯里。
  他知道自己的假性宫缩又发作了,而且为了早点赶回家,他已经憋了半小时的尿。现在肚子里涨得满满的,膀丨胱也毫不客气地涨到了最大尺寸。
  尽管离预产期还有五天、一星期?或者三天?天晓得还有几天,就连自己是怎么怀上的,男人也已经记不太清楚了。总之九个多月前他从那岛上逃出来,男人的肚子就一天天地跟着胀丨大膨隆。
  直到这几天,那器官涨得几乎要容不下这东西了,便又开始断断续续地发硬抽痛,大概是告诉男人,这东西差不多可以出来了。
  至于什么时候出来,长得像谁……
  说不定长得像十丨字丨架上那个受苦受难的家伙吧,男人想着,按下了上行键。
  头顶上红色的数字在缓慢拖沓地减小着,但男人的宫缩却没这么慢踏踏的脾气。本就沉重得快要裂开的腹底骤然发硬剧痛,男人不由倒吸了口冷气,下意识地叫了声上帝,仿佛能使他的儿子消停些般。
  男人把手撑在墙壁上,按住自己的公文包,另一只手又在腹上来回地揉丨搓丨着。
  “呃——天哪天哪……”
  这造的是什么孽?男人一边在心底吐槽着,一边不忘在调整呼吸之余安抚着自己的肚子。
  这时他抬起头来,发现电梯已经到了十几层,可磨人的腹痛与强烈的尿丨意几乎磨光了男人的性子。他狠狠地、连续地戳了电梯按钮不下十次,可又很快遭了报应,肚里的东西似乎被男人烦躁的心情影响,在男人肚子里不安地滚动了一阵,恰好顶着那敏丨感点上,惹得男人猛然夹丨紧了双丨腿。
  差点、被顶到失禁啊……
  男人额上的汗明显地沁出来。等这阵尿丨意稍缓,男人感觉自己后背的衬衫也几乎湿丨了一层。他这时抬头望向电梯的层数,眼里已经带上了一层哀求的味道。
  实在要憋不住了啊……
  终于,那数字从两位数变成了个位数,最终又慢腾腾地挪到了1。在电梯门打开的刹那,男人立刻冲进电梯里,丝毫不像怀丨孕待产那般有一丝的迟钝或笨拙。
  他按下自己所在的楼层数,对着关门键又是一阵发狠的猛戳。看着电梯门缓缓关闭的瞬间,男人身上的尿丨意与阵痛仿佛都消失不见,他靠在电梯上,一手撑住扶手,伸手松了松有些发紧的腰带。
  男人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感觉这阵宫缩大概已经平息,但肚子仍然涨得十分厉害。本就处于崩溃边缘的纽扣君顽强地守住最后一道防线,将男人圆丨滚的肚子从侧面勒出一道紧实圆丨润的曲线。
  男人轻轻发出一声放松的喟叹,微微挺丨起肚子放松身丨体,拿手在自己腹底温柔地来回抚动,可这时电梯与肚子一同发出一股沉坠感,男人抓紧了扶手,感觉电梯停了下来,停在了四楼的位置。
  电梯门打开关闭,一个穿着红色夹克的男人走进了电梯,他没有按任何的键,进来之后就站到了男人的身边。
  男人可不愿意让他人看见自己挺腹瘫丨软的模样,他不自觉地直起身丨体,往旁边走了走,目光和身旁那人一起,望着跳动的数字。
  可不一会儿,男人又开始不安地扭丨动着身丨体,时不时地发出一阵阵压抑的抽气声。
  他的宫缩又开始发作了,而且那肚子一阵比一阵硬得厉害,方才消失的那阵尿丨意又重新回来助阵,使他生怕自己稍稍用丨力抵丨抗宫缩,积满的尿丨液就要从他的膀丨胱里喷丨射丨出来。于是男人只得夹丨紧了双丨腿,躁动不安地不停低头抬头,看着层数缓慢地移动着。
  旁边那个穿着红夹克的男人轻轻转头瞥了男人一眼,又慢慢地回过头去,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很快,男人握着扶手的手心开始冒汗,他的手开始在圆丨滑的扶手上拧动抓紧,又时不时地夹腿挺腹,发出一阵阵煎熬矛盾的抽气吐气声。他甚至闭起眼睛,感受着胎儿在自己腹中缓慢的蠕丨动,不愿意睁眼来去看那规律跳动的、令他百爪挠心的数字。
  在电梯到了二十多层的时候,男人险些坚持不下去了,腹底蓄满的液丨体几乎不受他意识的控丨制,那种痛苦而又尴尬的、不能把握自己什么时候会当着陌生人的面尿出来的羞耻感和恐惧感占据了男人的全部意识。
  好在对方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只是淡然地抬着头,双手插在裤带里望着电梯层数。
  男人喘了几口气,现在比起宫缩,真正让他觉得折磨的却是那无止尽的尿丨意,那种下丨半丨身失去控丨制,自己随时可能被尿得湿丨透的预感,甚至还有尿丨液从自己的脚边淌出,流满整个电梯地面的画面……
  男人羞耻地闭上了眼睛,立刻停止了这种可怕的想象,但是想到肚子里的小恶丨魔,只要它再稍稍冲撞一下,或许就真叫他……
  一声怪异的巨响猛然打断了男人的胡思乱想。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电梯倏然刹住了脚步,使得电梯里的两个人同时踉跄了几步。
  男人额上的汗顿时密集起来。
  该不会是……
  不等他想象,电梯立即以剧烈的震动与急速的下落做出了回应。电梯上的数字键顿时噔噔噔地向下飞速跳动。男人顿时瞳孔缩小,死死抓丨住电梯的扶手,紧丨咬住嘴唇才没大叫出声,他体会着前所未有的失重感,双丨腿已经发软无力,只有双手还抓着扶手,此时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但由于强烈的失重现象,男人感觉自己的手心越来越松,几乎没法抓丨住那扶手,整个人似乎将要腾空飞起似的,连脚底都一阵发虚。
  急速下落的时候,一旁红色夹克的男人看见男人脸上濒死的苍白和他求生的动作,他也微微向后退了一步,轻轻搭住扶手。
  电梯又猛然刹住脚,停在了十八层的位置,一股强烈的超重感自脚底冲上来,男人的双丨腿不由得一阵发软,他发丨颤地吐出一口气,胸口因为心脏过快的跳动而隐隐有些发闷,却忽然手上一滑,嘭地一下带着那沉隆的肚子跌坐在地上。
  男人现在哪顾得什么尿丨意痛意,犹是摔倒在地,他也一动不动地发呆发愣了好一阵,只有肚皮跟着呼吸快速地起伏。等他感觉着疼,找回了身丨体的感官时,那个红色夹克的男人已经放下了紧急电丨话,回头对他说:“电丨话没人接。被困在里面了。”
  “嘶……”
  男人感到自己的尾椎剧烈地疼痛起来,连带着内心的绝望感,他伸手抓丨住扶手,撑起自己下坠得不像样的肚子,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
  男人现在还是有点清丨醒的,他打开被自己抓出了几条抓痕的公文包,双手发丨颤地拿出手丨机,给物业打了电丨话,但是电丨话里始终都是忙音,在男人重拨的时候,电丨话那端甚至出现了刺耳的杂音。
  男人不得不挂了电丨话,再看手丨机时发现已经处在了无服丨务的状态。
  “不、不能呆在这里。”他说。
  红夹克的男人看了看他,微微转了转脖子。
  “你要生孩子了吗?”这人问他,“在这里,怎么生得出来呢?”
  男人一阵心惊肉跳。他可不能把孩子生在这电梯里,还要当着这个陌生人的面。
  男人捂着自己的肚子,说:“不会的,还没到日子,没事的。”
  那红夹克听了,眨了眨眼睛,忽然说:“对,不能生在这里啊。”
  男人听他的尾音微微有些感叹,他觉着有些奇怪,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哪里也去不了,一个继续拨打着紧急电丨话,另一个则开始给自己的手丨机重启来找到信号。
  男人问他:“你有信号吗?”
  那个红夹克摇摇头,说:“手丨机落在家里了。”
  男人不免有些沮丧,他挺着肚子站了一阵,又渐渐不安起来,何况又憋着尿,几乎教他生不如死。
  那个红夹克听着男人撑着腰连连叹气,他手里拿着电丨话,慢慢地扭过脑袋,脸色被头顶的灯光照得雪白。他见男人把公文包放到一边,扶着肚子慢慢地坐在了地上。
  巨大的肚子已经使他的双丨腿无法并拢,他只能打开双丨腿,让滚丨圆的肚子抵在大丨腿上,双眼无神地望着头顶的灯光,脸上隐约都是汗水。
  那个红夹克的男人回过头来又站了一阵,就听身后的男人忽然发出一声绵长的呻丨吟声。
  “呃——!”
  他转过头来,见男人的双手护在隆丨起的腹侧,不停地安抚丨揉丨动着。而男人的脸色比起之前,显然难看了很多,脸上的汗水也更加地明显了。
  男人看见那人转头看他,喘了喘气,才慢慢地说:“没事,你再、再试试电丨话。呃!”
  说着,他猛然挺丨起身丨体,十指紧紧扣住紧绷的衬衫,面上的神情似乎要痛哭出来一般。
  这次阵痛发作得又急又猛,偏偏还是在他说话的时候,肚子里涨得几乎要炸开来似的,又有大量的尿丨液灌满了他的膀丨胱,撑满了他的肚子,使他找不到半点余地给自己的肚子松松劲。
  男人喘着气,等这阵痛过去,他又抓起一旁的手丨机,发现仍然没有信号。他不由骂了声该死,仰起头看着电梯上那个鲜红的十八,呼哧呼哧地喘起气来。
  那红夹克的男人走上前来,看着他被肚子撑满的衬衫,他弯下高大的身躯,微微转过脑袋,恰好挡住男人脸上的灯光。
  “你,好像要生了吧?”
  男人无力地摇了摇头,说不出回应的话来。
  红夹克看了看他的肚子,又转眸眼睛直直地盯着男人,男人听他的声音又缓又慢,不轻不重。
  “在这里,是生不出来的。”
  男人不禁心生苦涩,说:“我、我也不想把它生在电梯里,所以、快去打电丨话吧。”
  那红夹克听了,僵硬地直起身丨体,骨碌、骨碌地转动了两下眼睛,又走到一边去。
  男人望着头顶炫目的灯光,眼前渐渐有些模糊,他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身上的感官也慢慢迟钝,就连尿丨意也不再那么明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