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宝石的契约 作者:红尘渐染

字体:[ ]

 
文案:
     或许你走在街边,随意拐个弯,就能在那个巷子里找到一家宝石店,不标地址,没有店面,只有个木牌挂在门口,写着“宝石”二字。这家店卖未经雕琢的原石,偶尔会卖些极精美的珠宝。店主是个美人,奇怪的是,你只能直视他一眼,出了店门就会忘了他的具体容貌。每块宝石都是一个契约,每个顾客只能买一块宝石,建一个契约,它能让你满足愿望,但你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作为购买宝石的凭证。没错,宝石不要钱,但你要先找到这里才行......
 
    你可以买走权利,但要付出信任;你可以得到财富,但要享受猜忌;你可以用宝石得到你要的爱,但你会丢失你所爱的;你可以得到永生,但你会失去一切情感......想要多少,就要用多少去换,这很公平。
 
    欢迎光临....
 
另附:伪温柔真冷漠粗神经强受 伪深沉真中二微病娇强攻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曌,白朏 ┃ 配角:秦暄 ┃ 其它:黑白对决,HE,主受,先杀后爱不虐坚决不虐
 
 
==================
 
  ☆、权利
 
  安琪是个爱美的女孩。这很正常,女孩都是爱美的。
  她是个上班族,毕业不到两年已经在某大企业的销售部混出了点成绩,这很好。但每天晚上坐已婚的销售部经理的车回家,往东开的方向能开到西边去,5点下班10点到家不知道在干嘛,这就不好了。办公室里的女孩问她:“你晚上去干吗啊?”安琪笑笑:“只是和经理出去有事。”女孩瞥一眼安琪脖子的吻痕,不说话了。谈事能谈到床上去?这也是安琪的能耐了。同事们对安琪表面上看着还好,其实内心颇有微词。安琪一点都不在乎。
  ‘我没有错。’她这么告诉自己。
  安琪爱喝咖啡。比起那些极有情调的咖啡屋,她更爱街边的奶茶店里的咖啡,同一款咖啡在不同的奶茶店里口感不同,她喜欢这种类似探险的寻找活动。她不在乎咖啡是不是现磨,只找那种自己喜欢的感觉。大多数情况下是甜的。
  “您的奶咖,慢走…”安琪接过咖啡,道了声谢,走出了店。没走几步,就被一道亮光晃了眼。安琪转头,橱窗里是一款宝石项链,亮黄色的宝石如同浸润了太阳的光泽,缠枝纹的装饰扣住了那块宝石,由银色的颈链串起来,挂在了黑色天鹅绒的假人脖子上。“这家店真奇怪,连个店名都没有….”虽是自言自语,但安琪还是进去了,看看也是好的。
  “欢迎光临。喜欢什么自己看,有兴趣找我,店里人手不够,不能随身接待你了真是抱歉。”道歉说得很傲慢,坐在柜台里的人甚至都没抬头看一眼。安琪撇撇嘴,不理他。
  “你们店里的首饰好漂亮…是定制的吧…”安琪的脸都快趴到展示柜里了。
  “私人定制,诚信出品。”柜台里的人一本正经地敷衍着。
  安琪倒是笑了,回头望望,还是看不见那人的相貌。声音很好听,大约是个帅哥吧。又在展示柜台前转了几圈,柜台里的人倒是不耐烦了:“小姐既然你能找到这里,聪明人就知道不该看那些首饰,因为比起另外的,它们的价值在这里比玻璃珠子都不如。”说着,那人从柜台里走了出来。这是个很帅的男人,看上去大约20出头,他的眉眼很精致,是一种极具攻击性的美,身材比列也很协调,走起路来悠哉哉的,浑身上下是一股与身居来的傲慢感,即便他在靠近你,都会让你有距离感。
  安琪来了兴致,“你说那个最值钱?”
  “这里….”男人领着安琪到了一处角落的柜台前,笑得亲切,并无什么疏离感。
  “这…..还没加工过吧….”安琪只在柜台里看见了一块宝石,只是稍显粗陋地打磨了全身,甚至都没打磨出造型,也没有任何装饰,大小却有鸽子蛋那么大,通体的亮黄闪烁着莹莹光泽。
  “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男人凑近了问,语调里带了点诱惑的味道,气息几乎都要喷到安琪的脖子了。
  安琪有点不自在地撇撇头,回答:“一块黄色的鸽子蛋大的宝石?”
  “啊…这次是黄色…”男人从柜台里拿出了宝石,“很大的愿望啊….”
  “抱歉,我可能买不起。”这么大的宝石,安琪不了解到底多少钱,但一定是她付不起的。大约是这男人见她不买想赶她出去吧?正想出去,男人却叫住了她。
  “只要有权利,什么都可以做到不是么?一块宝石而已…”
  安琪像被电了一下地转身,有点惊讶地望着男人。黄色的宝石男人手中衬得更具诱惑性了。
  “黄色代表权利。你渴望权利。”男人将宝石对着阳光,宝石立即反射出刺眼的光芒,比橱窗里的还要热烈。
  “渴望权利有什么不对!想要过的好有错吗?神经病!”安琪像被人戳到痛处,拉开门就像出去。
  “没有错。”一句话就让安琪停了手,“想要多少,就要用多少去换。这很公平。你没有错。”
  安琪望着男人,握着门把手的手紧了紧。
  “我可以帮助你。”男人放下宝石,“要签订契约吗?”男人望着安琪,将宝石递了过去。一如当年伊甸园里夏娃遇到撒旦,撒旦向夏娃递出了苹果。阳光洒在男人头上,镀上了碎钻,那种惊心的美让人移不开眼,淡淡的笑容具有安抚人心的力量。
  ‘像个天使。’安琪想。没错,像个天使。
作者有话要说:  
 
  ☆、权利
 
  只是愣了一下下,安琪重又恢复平静.。“你没睡醒吧,神经病。”安琪再也不想和这个神神叨叨的怪人在一处了,即便他长得很好看。这次安琪头也不回地低头出门。可是当她抬头,却发现她又走进了店里。安琪心跳了跳,前面的男人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安琪强迫自己冷静,深呼吸,转身,开门,望着外面的马路,走了出去。可是!当安琪两只脚都走出店,眼前的场景又变成了这家珠宝店!安琪害怕了,呼吸不稳,紧张地望着男人。
  “不要紧张嘛….”男人向安琪走进了两步,见安琪后退了三步,只得安抚地笑着停了下来,“你能找到这里本身就是个奇迹…”男人复又拿起了黄色宝石,对着阳光转了转,“…这里卖宝石…”虽然只是粗磨了一下,可宝石还是折射出绚丽的光芒,“…神奇的宝石…”男人的手放了下来,可宝石还是在空中悬浮,旋转着,散发的光芒越来越绚丽,越来越诱人。
  安琪不由自主地往前了几步,想抓住它。
  男人一把将宝石握在了手里,“我可以将它给你,不用花钱。”
  “送我?”安琪不敢相信。
  “想要多少,就要用多少换取。”男人把玩着宝石,漫不经心,“我以为你已经深谙其道了。”
  “你想要什么?”
  笑声蒙在男人喉间,低沉而有磁性,“你要有东西换。这块宝石不仅漂亮,还能为你带来权利。你可以得到权利,不用再付出…”男人犹豫了一下,“…你的肉体。”
  “你要什么?!”安琪声音大了些,有些急切。
  “其实在契约达成之前,”男人还是那种不紧不慢的调子,“我也不知道你会给我什么。这是一场豪赌。”
  “只要我有,我会给你。”
  “不不,我对你的身体没兴趣…”男人马上理解了安琪的眼神,“不用你付出到这个地步…大约。”食指挠了挠脸,“要签订契约吗?”
  “…好。”我大约也是疯了。安琪想。
  “那么契约,成立。”
  …………………………..
  “没反应吗??!!”安琪觉得要疯了,“难道不该一下子有个魔法阵然后各种闪亮吗?!”
  “你才是玄幻小说看多了吧!”男人看神经病一样地看着他,“明天我就把宝石送去。就这样,再见。”男人一副慢走不送的样子。
  “我真是疯了才会相信你。”安琪扶着脑袋就要离开。
  “契约一旦达成就不可解除哟。”男人还在提醒安琪。
  这回安琪不在理男人,直接开门走了。很好,回到了街上。‘疯了我居然还觉得他可信。’走出了几步,安琪控制不住地回头望望。可是……
  那家珠宝店,消失了。
  本该是珠宝店的地方却是一个大门紧闭的空房,铁门上是“房屋待租”几个字,下方是一排电话号码。
  ‘真是…疯了。’安琪想。
  “安琪,这份资料麻烦去复印一下。”
  “哦,好。”安琪抄对方笑了笑。
  一天下来,安琪已经准备把昨天的事忘了。他又不知道我干什么的怎么能送来。‘一切都是梦,没有人可以帮到我,神也不行。’做着深呼吸,可安琪还是忍不住为昨天的诡异而发抖。
  “安琪,楼下有人找你!”同事叫她,安琪经过时又拉住了她,朝她挤眉弄眼,“是个帅哥哦。”
  安琪想到了昨天的男人。奇怪,他长什么样来着?怎么想都记不起来了,但是是帅的。可记不起相貌怎么知道他帅?安琪纠结着来到一楼。心跳在见到男人的那一瞬停了停。
  “您的项链,安琪小姐。”男人打开了手里的盒子,里面是条黄宝石项链,比橱窗里的都精致,“另外,神是存在的,小姐。”男人笑着,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
  如同天使。
作者有话要说:  
 
  ☆、权利
 
  男人在邮件上一笔一划地写下自己的名字,端正优雅的两个字:秦曌。向邮递员道了谢,退回房子里。
  “我以为你这里的防御措施会很好,秦晛。”沙发上的男人翘着腿,欣赏着四周,“可事实上并不怎么样。”
  秦曌倒是淡定回卧室将包裹放好,悠哉哉地走了出来,倚在卧室门边,叹了口气,才说:“首先,我不能叫秦晛了,是秦曌。其次,这里是我家,我们是死敌关系,所以麻烦你别如朋友一样跑过来玩先礼后兵虽然我是这样。最后,我其实只想在这里做做小买卖,不想再和你们玩了能不打了么每次收拾起来都很烦。最后的最后,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来了我是不是该说声欢迎光临,白朏。”
  “……”
  “……”
  然后就是一场乱战。
  白朏的力量将秦曌的肩膀戳了个洞,还差一点就到了心脏。秦曌的力量倒是洞穿了白朏的心脏。可是,白朏倒是像没事一样自己站了起来,而秦曌倒是像忍受着极大痛苦一般靠在墙上大口喘息。
  一阵枪花乱舞,白朏的长枪已经指在了秦曌的脖子上,他这才嘲笑着开口:“秦晛,过去的你可以让我受重伤,可现在的你…”心口处的伤已然愈合,“…却只能像这里的所有野狗一样残喘!瞧你,住在这群野狗住的房子里,吃着野狗们的食物。你自己,都在变成野狗。”
  慢慢将枪尖挑开了些,秦曌这才慢悠悠地说话,语调依然如闲庭信步一般放松而优雅;“首先,你还是那么喜欢耍帅。其次,他们不是野狗,他们叫人类,野狗比他们低级,虽然在你眼里是一样的。然后,人类的是唯一有‘精神’、‘信仰’这类东西的,这是我们力量的源泉,其实你不该鄙视他们。最后,这里叫人间,佛语里称娑婆世界,不是‘野狗们的社会’你就这么想的别否认,你的中二病该治治了。最后的最后…”秦曌一拳打在白朏的心口,看着白朏被打在墙上,碎裂了墙壁,黑白两种颜色在秦曌手臂上缠绕,“…我觉得我大约还是有能力打你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