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之物极必反+番外 作者:空醉雪

字体:[ ]

 
文案:
     郑晓州一直以为方艾恨不得他去死,没想到方艾竟然差一点为了他去死。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方艾,郑晓州发誓以后一定不和他对着干了,可是没想到还没等方艾醒过来就末世了。郑晓州好不容易带着方艾离开了医院,又发现方艾竟然狗血的失忆了。
 
方艾:(斜眼)呦,又要做黑暗料理了
 
郑晓州:(点头)我知道了,艾艾,我以后一定努力学习做饭
 
方艾:(鄙视)懒虫
 
郑晓州:(星星眼)明天早上一定起来训练
 
方艾:。。。。。。
 
方艾都快疯了,这人到底是怎么把他的话听成鼓励的,啊啊!!
 
PS:本文主受,我会努力把受的形象控制在一正常男子上的,但有的时候不能保证,出现这种情况或者其他地方写的不好╮(╯﹏╰)╭希望大家告诉我,我回去改(毕竟本文主角与作者性别不同,看世界的角度也很可能不同)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晓州,方艾 ┃ 配角:戴逸夜等 ┃ 其它:异能、末世、丧尸
 
 
==================
 
  ☆、第一章 跳窗
 
  
  阳光透过玻璃照在病床上,将少年的脸色映得更加苍白。郑晓州紧紧抓住刚刚收起听诊器的医生,问道“他怎么样了?”
  可能是因为疼痛,医生皱起眉递过一张药单“发烧而已,去开点药。还有请放开手,还有别的病人”
  听到医生的话,郑晓州猛地放开手,伸手接过药单。这才发现医生的袖子已经被自己手心的汗浸湿,急忙道歉。医生没有说话,对着他点点头,就离开了病房。
  郑晓州没想到还能和方艾平和的呆在一个房间里,即使方艾现在是昏迷的。本来,两个人关系很好,两家是邻居,小的时候两人一起长大、一起捣乱,而且两个人很有缘分,上学也在同一个班。郑晓州不喜欢学习,交作业之前抓着方艾抄作业,考试成绩出来之后方艾帮着他打掩护、藏试卷,为了这事两人没少挨揍。有人劝方艾别总跟郑晓州混,没出息,方艾只是笑笑下次照旧。可是从上了高中开始,一切全都变了。
  在没有作业的那个暑假,郑晓州发现方艾总是看着他发呆,问他为什么也总是不说。突然有一天,郑晓州去找他的时候,发现方艾搬家了,问遍了都没人告诉他方艾搬到哪去了。暑假里剩下的日子,郑晓州再也没看见方艾,闷闷不乐。好不容易等到了开学,郑晓州在报到的地方堵到了方艾。看着方艾明显诧异的眼神,郑晓州没多想只当是方艾看到自己很惊喜,当时中考时,自己为了和方艾一个学校整整奋斗了一个多月呢。郑晓州如愿以偿的又和方艾呆在了同一个班,可是郑晓州却发现方艾在躲着他。
  郑晓州找他一起回家时,方艾说不顺路;找他抄作业时,方艾说好好学习;找他玩时,说没时间。从小到大,郑晓州还没有受过这种憋屈,一气之下就和方艾打了一架,之后郑晓州发现方艾还是躲着他,也不再堵人了,看见方艾也当没看见。如果就是这样就算了,可是两个人的孽缘还在继续。
  方艾是学校的尖子生,而郑晓州依旧倒数,郑晓州的父母总是在教育他的时候提过去邻居家的小孩。郑晓州一听又想起方艾不知道为什么躲着他,见到方艾也没好气,这么一来方艾也急了,两人一见面就开始吵。叛逆心一起,郑晓州就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和方艾对着干上。一晃三年过后,报志愿那天郑晓州偷偷看了方艾报的志愿,发现他报了一个离自己很远的学校,不知怎么想的,郑晓州将自己的志愿改了。
  两人又在大学里碰见了,然后开始变本加厉的吵。三天前,两人在马路上吵完之后,郑晓州一肚子气的往回走没注意有一辆车直直的向他开过来,只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喊了他的名字就被一把推开,站起来第一眼就看到方艾生死不明的躺在血泊中。
  郑晓州以为方艾见到他就冷嘲热讽一定恨死他了,没想到方艾差一点为了他去死。躺在病床上的方艾依旧生死不明,郑晓州五味具陈。心里空空的,郑晓州发现方艾占据了他大部分时光,从小到大,几乎每一件事不是和方艾一起,就是为了和他对着干。而两人也只是嘴上吵的厉害,从来没有真正伤害过对方。郑晓州在方艾床边守三天,最后心里只剩下一句话:只要…只要你能醒过来,我以后一定不和你对着干了。
  在方艾昏迷期间可能是天气转冷,出现流感,医院里挤满了发烧的人,而且方艾也发烧了,郑晓州好不容易找到医生来看看,也只得到了一句话和一个药单。
  郑晓州拿着药单,突破走廊中的各种阻碍,挤到了卖药的窗口,然后愣住了。窗口前排着长长的队伍,郑晓州看了三遍,愣是没有找到队尾。无奈之下,郑晓州拍了拍旁边的大叔,大叔一脸沉重的抬手指向了旁边的墙。
  “啊?”一头雾水的郑晓州
  “找队尾的吧,就在那”面露同情的大叔
  “那是墙……”更加一头雾水
  “墙后面呢”大叔使劲拍了一下郑晓州的肩膀,鼓励道“虽然有点远,但是加油吧。想当年,咳时,我也是这么排过来的,谁知道这次流感这么厉害呀!”
  郑晓州僵硬的在大叔鼓励兼同情的目光中,转到墙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走到了队尾。队伍周围闹闹腾腾的,抱怨流感的、嫌弃医院的,跟菜市场一样吵。突然,前面传来一声惨叫,有人在前面要过来,后面的人借机往前挤,本来就乱的队伍顿时变得更乱了。郑晓州跟着人流不受控制的晃来晃去,只得护好药单往角落里躲。
  不一会儿,有几个医生绑着一个人从人群里面出来,旁边还跟着一个人捂着胳膊,嚷嚷着要赔偿。郑晓州看向被绑住的人,张着嘴牙齿上有血迹,神色麻木,不停地在挣扎。期间它的指甲划过一个人皮肤,皮肤上立刻出现了伤口,不经意间扫过它的眼睛,竟然是暗红色的。郑晓州猛地一惊,一丝丝不好的预感升起,站在那里大脑一片空白,耳边隐约传来几句话。
  “这怎么咬人呐!”
  “这医院也太不负责任了,狂犬病和发烧都分不清,以后不来这了”
  “就是,太危险了。媳妇走,咱回家。”
  “主任说把所有发烧的都送到急诊室去检查,你通知A区,我去B区”
  “好”
  急诊?都?发烧!!不行,不能让他们带走方艾。郑晓州看到医生护士已经开始带着发烧的病人离开,脑海中只剩下这一句话。也顾不得抓药,郑晓州避开人群,以最快的速度冲回病房。
  因为方艾是住在住院区的单人病房,发烧的人一般都不会住院,而且医务人员也还没有到这,比之前安静不少。跑到病床边背起昏迷中的方艾,郑晓州开始后悔刚刚找医生了,如果没找医生的话就没人知道方艾也发烧了。
  郑晓州走到病房门口,却迎面碰到了之前为方艾诊断的医生。郑晓州扶着方艾的手紧了紧,眼睛瞄向医生后方,就等他过来时,冲出去。
  王寿翔站在门口,没有动,语气平缓,仿佛没看到郑晓州要带着病人逃院“门口已经被封锁了,你这样带着他出不去”
  “谢谢”郑晓州看了看王寿翔,转身走到窗户边上,跳了下去。
  感谢二楼,感谢下面的草地,感谢多年以来与方艾置气的倒数第一,感谢父母在得知成绩之后把我扔到了军区,感谢套着人皮的野兽教官,感谢方艾不算太沉的体重,擦,哪里不沉了!
  总之,郑晓州带着方艾成功的落到了地上,嗯,多了一身的泥土。
  好重!作为肉垫的郑晓州挣扎着爬起来,听到一句话从上面传来。
  “注意他的伤口”王寿翔留下一句话之后,关上窗子,转身离去。
  “第二大学”郑晓州拦了一辆出租车,报出地名。第二大学是方艾报考的学校,它不光在s市有名,在全国也是排的上号的,是当之无愧的名校。当然,即使是名校也有传说中的特长生,所以当郑晓州拿着据说是在高考之后得的国际奖状和录取通知单出现在方艾眼前时,两人立马吵了一架。作为名校,第二大学的设施也是很齐全的,郑晓州打算先回学校去医务室买药,实在不行学校周围也有药店。
  但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快,堵车也永远是赶时间的人的痛。于是,郑晓州他们在计划之外意料之中的堵车了。
  郑晓州摸了摸方艾的额头,感觉更烫了,前面的路堵得死死的,一时半会儿通不了,出租车只能以龟速前进。郑晓州着急的看了看四周,余光中看到了一家药店。“师傅,停车”
  “小伙子,买什么药?”郑晓州背着方艾进了那家药店,老板热情的招呼。药店规模不大一眼就可以看到全貌,但胜在品种齐全,有些架子已经空了,可见平日生意不错。不过今天药店里只有郑晓州和方艾两名客人,“管发烧的”
  “最近流感严重啊,看看年轻人也中招了吧”,老板一边找药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还好你们来的早,这还剩点药,要不就都卖光喽。啊,谢谢呀”,看见老板要摔倒,郑晓州扶了一下。
  “老板,你也发烧了?”郑晓州感觉温度不对。
  药店老板挥挥手,“没事没事,抗抗就过去了。”老板将药装好,放在桌子上“一共五十六,谢谢惠顾”
  郑晓州递过一张一百元,将药提在手里,等着找钱。药店的对面有一个商场,郑晓州打算一会儿去买瓶水,喂方艾吃药,转过头发现老板的身体有些僵硬。“老板,你”药店老板抬起头,正好让郑晓州看清了他暗红色的眼睛,指甲不知何时也变得十分锋利,将桌子划出一道痕迹。
  “不用找了”郑晓州留下一句话,急忙的背着方艾跑出了药店。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新文,有大纲,存稿少。
  等等,先把节操扔了
  好了,接下来
  = ̄ω ̄=求收藏,求留言,嗷嗷
 
  ☆、第二章 异变
 
  
  街道上,车流还是在缓慢的前进,正值夏日,心情也因为热而更加烦躁。司机按着喇叭,嘀嘀的声音和赶时间的人骂骂咧咧的喊声混在一起,吵得人脑壳疼。突然一声尖叫传来,一个女子被她挽着的男友咬出了血,男友的情况与郑晓州在医院碰到的咬人者一模一样。以这声喊为开始,大街上越来越多的人丧失意志,就像电影里的丧尸一样,到处咬人。
  郑晓州刚从药店出来就看见了一片混乱,因为多带了一个人行动不是很快,眼看一只丧尸向他们走来,快速扫视四周,找到了一家挂着停业的小超市。郑晓州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也不管对错,直接向门撞去。咔嚓一声,门栓被郑晓州撞断,身后的丧尸容不得他多想,只得将方艾扔在地上,反手抵住门。丧尸被关在门外,暴躁的用手挠门,指甲划在铁门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本来今天发生的事就很离奇冲击了郑晓州二十年来的世界观,又带着方艾逃院耗费了很多体力,郑晓州现在全身是汗,抵着门的手有些后继无力。这时一把砍刀被人扔到了他的脚边,放开门,郑晓州单手撑地,狠狠的踢了丧尸一脚,抓起砍刀用刀背将丧尸逼出小超市,然后将砍刀当做门栓插在门上。做完一切,郑晓州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他不知道那些看着像丧尸的人还算不算人类,没有下杀手,更何况他的体力也不够支撑到他干掉它。
  没过几秒钟,丧尸又开始锲而不舍的挠门,听得人头皮发麻,郑晓州缓了好一会儿乱跳的心脏,有力气才把地上的方艾拉过来。
  小超市门口的商品乱七八糟的散落在地,货架也倒了一个,可见已经经历过一场浩劫。小超市里有人,一共七个人,有三个染着黄毛的小混混,他们将一对姐弟围在中间,看到郑晓州解决了铁门问题,又将目光移向中间的姐弟,看样子想要抢走姐姐怀里的弟弟。弟弟十岁左右的模样,烧的脸色通红,姐姐将弟弟死死护在怀里。她旁边还有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人在帮她。最后一个人戴着眼镜站在货架旁边,没有理会那边的闹剧,只是看着郑晓州,好像在等待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