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寻龙之旅 作者:lip

字体:[ ]

 
书名:寻龙之旅
作者:lip
文案:
     = =……我是简介废物……自己看吧_(:з」∠)_
 
关于站CP的问题……大家自己看着办吧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帕拉法尔 ┃ 配角:柯迪塞 ┃ 其它:噗噗罗兰德精灵女王精灵王鲁林杼远
 
 
==================
 
  ☆、塞曼家族的悲剧
 
  25年前——
  踏进曾经的祖国所在边界的森林时,迪塞尔就知道,他已经回不去了。
  作为一个连自己都清楚的‘不明来历体’,他其实很庆幸,自己遇到的是卡帕,那个虽然严厉却依旧把他抚养长大的人。
  双子塔沦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迪塞尔就大致推测出了希夫第沦为亡灵尸地的原因——水晶污染。
  净化水晶,他没那个能耐,即使他有着双S+魔法等级认证,不低于现任魔法师协会会长的能耐,他也很清楚,净化大地水晶,那不是他能做到的事!
  千年前的弑神之举,让瑟亚罗的西大陆彻底沦为神弃之地,而唯一还在帮着他们的生命女神——奥尔迪卡,据守护的精灵族所言,也陷入了沉睡,即便如此,放弃希夫第?放弃养育了自己的祖国?迪塞尔还是自认:办不到——
  魔法师协会——
  随着一声巨大的声响,环形教室演讲台上悦耳的朗文声戛然而止。
  上课被打扰,即使温柔如艾米勒也不由得簇起了眉头。
  作为老师,艾米勒的涵养是贵族评价的十分——即使她只是个平民法师。
  “怎么了?”她虽然对突然被打断了上课进程的事很不乐意,却依旧和颜悦色地开口询问起了缘由。
  大喘气的传话者一手撑着大腿弯着腰,一手按着自己的胸口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会……会长让老师们和现在还在卡佛的所有大师级以上的魔导们去大会堂集中!”
  “什么?”听着来者无头无尾的命令传达,艾米勒一时蒙住了。
  “出事了!”一边喘着气,传令官一边继续道:“希夫第公国出事了!双子塔已经沦陷!”
  “什么!”将手中的书本扔在讲台上,艾米勒匆匆离开了教室,徒留下一屋子不明就里面面相觑的学生们。
  眼见平时温文儒雅的老师如疾风一样消失在走廊的另一端后,目瞪口呆的学生们在回过神之后将传话的使者团团的围了起来,似乎想探听得一二□□。
  魔法师协会,大会堂——
  抚摸着手杖上的魔晶,作为一会之长的白发老人在主席台上闭目不语。
  台子下,原本悉悉索索的讨论声慢慢地愈发大了起来,渐渐变味成争执的议论声令白发老者的眉头越簇越深——
  “我不同意!”
  “这太卑鄙了!”
  “就是!明明是贵族的那群蠢猪们干下的事,为什么要我们魔法师工会承担这样的后果!”
  就在场面由文斗快发展成全武行的时候,只见原本坐着的白发老者终于颤巍巍的从代表会长的坐席里站起身,拿起手杖用力地跺了几下后,利用魔法的威吓让整个变得如同菜市场一样嘈杂的会堂重新变得安静下来。
  “大家都安静!”安抚似的,老人举起双手做出往下按的姿势,示意众人听他说,“这事,已经通过了魔法师协会各地分会长和内选部的决定,希夫第公国因此次事件而导致的灭亡,迪塞尔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这次的事件后续的处理将全部由迪塞尔一人承担。此次召集大家前来不是为了让大家讨论希夫第的现状处理,只是为了通知大家这件事。”说完这一段话,老者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水杯,就着杯子喝了一口水后,他继续道:“这次希夫第的事,我们只能让大地自己净化,为了防止不必要的牺牲与‘多余的贡献’,我在此宣布,以希夫第公国为中心包含它边境的那圈森林从此列为瑟雅罗大陆的禁区,迪塞尔也会在抵达希夫第后对外张起结界,希望大家以后绕行,若无特殊命令尽量避免接近!”说完此话,老会长便撑着手杖转身缓慢的离开了座位席朝大门走去,在临下席位前,老会长再次开口到“都散了吧。”
  “导师!”为了追赶从正门离开的老会长艾米勒也急匆匆的从侧门跑出了会堂。这一声呼喊只是令被秩序管理委员会的人簇拥着的老会长脚下一顿却并没有让他因此停下。
  看着老会长消失在转弯口,刚想赶上去的艾米勒被一只带着白手套的手扯住了胳膊。
  “别追了,没用的,你认为,没有他默许,那群猪能知道迪塞尔那家伙的行踪?”
  “鲁林!我不准你这么说老会长!迪塞尔是老会长的亲传!他一向待迪塞尔就跟亲生的一样,怎么可能!”艾米勒打断了拉住他胳膊的人的话。
  “哼。”一声冷哼带着不屑与冷漠“迪塞尔是他徒弟,江墨白可是他亲孙子!而且就迪塞尔那个白痴,空有那么强大的魔法能力,但那货真能给魔法协会带来好处么?”鲁林,协管会三副之一,是协管会最年轻层次的管理人员之一,加兰德公国第2顺位继承人,魔法等级B,大法师级别,27岁,是魔法界不可小觑的天才级别存在,但仅仅凭借B级魔法能力,鲁林还不足以胜任魔法师协会协助管理委员会的三副之一,他能胜任是因为家族的关系,他那在外人看来那小身板看来是不堪一击实际上却是拥有着A+级,接近于大导师级别非魔法战斗级别的存在。
  “会堂里那些人不知道就算了,难道你也不知道吗?迪塞尔给任何认识他的人带来的压力都太大了,这次事件其实只是一个□□,又正好能跟那小子扯上点关系,当然会被重点关照,会长他们原来就没有让迪塞尔那小子活下来的意思。否则的话,你认为魔法师协会没有能力处理希夫第公国么。”插着鲁林跟艾米勒的话出现的金发美女叫叶侬,火爆的身材恰到好处的被协管会的黑色制服紧紧的包裹着,她是上任魔法师协会内管会会长的小孙女,她的长相虽不像她那同父异母号称大陆第一美女的姐姐那样令人垂涎三尺,但也足够让她成为瑟雅罗大陆魔法圈内炙手可热的存在,魔法等级A+,不可否认家族的良好基因造就了她令人羡慕的魔法天赋。
  搁在其他人身上生性冷淡的叶侬是不会说这么多话的,隔墙有耳在贵族圈里不是个秘密,但是面对这个从她来到魔法学校之后就一直对她照顾有加,甚至于在她出卖亲友爬上管理层时也没有对她另眼相待,只是皱着眉头欲言又止的远远望着她,却仍然会在她陷入苦难时第一个向她伸出援手的女人:艾米勒,一个平民出身的魔法师导师,她母亲仕女艾米娅的姐姐,和艾米娅一起在她母亲去世后没有离她趋炎附势的去攀附新的女主人的人,叶侬却做不到。艾米勒暗恋着迪塞尔,她是知道的,别说艾米勒,即使是魔法圈里魔导师级别以上的女性都没一个不会对迪塞尔心存幻想的。即使那个人只是一个没有名分不被认可存在的私生子,他的生父据说是伊蒂丝公国的国王,生母不详,但是即使他现在有着双S+魔法等级认证,不低于他的魔法导师,魔法公会会长的魔法能力,被视为当今唯一有能力进行神级认证挑战的地位,他的生父还是没有站出来认可他的身份。如果不是因为迪塞尔的特殊,叶侬倒是不介意去当这个红娘来撮合成全艾米勒。但是现在的情况,很明显,迪塞尔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魔法师协会高层的地位与存在,魔法师协会管理层有意无意的排挤与陷害,都会对关心维护迪塞尔的人不利。所以她只能断了艾米勒的想法。
  “忘了他吧,艾米勒。”垫着脚尖,身高抱歉的叶侬伸出手试图安抚即使低下头陷入痛苦情绪也比她高了将近半个脑袋高度的艾米勒。
  12年前——
  抚摸着怀里刚从黑水河畔捡回来的卵状物体,身着黑袍的身影走进了被丛生荆棘所环绕的高塔一样的建筑。
  “主人,主人”随着黑影的退下一只小小的身影因刹车不及一头撞上了正在清理身上勾带的杂物的黑袍人背后。
  “莫斯艾,我不是你的主人。”黑袍没有转身,他抚额问道,“说吧,怎么了?”
  “噗噗”小身影因为撞击停下的往前冲的势头,一边扇动着一侧的小翅膀悬在空中一边用另外一边的小翅膀指着黑袍怀里的蛋问道“它真的还活着咩。”
  黑袍下露出的那只苍白枯瘦的手腕在华贵的黑袍映衬之下更显得纤细。
  颤抖着,似是十分珍惜的抚上蛋的外壳“我不会让它死的,还有,你这外表是怎么回事?”
  “主人不是喜欢卡帕的外表咩,莫斯艾就变的跟卡帕一样!”小黑影咋呼咋呼地原地转了一圈兴奋道。
  “我!”太阳穴一抽一抽,黑袍人对这小东西是一点折也没有。“我累了,没我的允许,谁也不准进入北塔。”
  “是!”小黑影看着黑袍消失在走道的尽头后有点丧气的答道,黑溜溜的小眼睛转了转后光晕一闪原来的小黑影就变成了一个小光球。光球里隐隐约约可以看出一个长着45°长长的尖尖的耳朵的人形生物扑扇着比他身体还长的蜻蜓状翅膀悬浮在光球中。随着光球越来越暗淡,光球中的身影也越来越透明直到随着光球一起消失,“原来卡帕的外形也不是主人喜欢的啊”小精灵莫斯艾喃喃的这句话在空荡荡的宫殿里回荡。
  ————————————————————————————————————————————————————————
  “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骨瘦如柴的苍白手指抚摸着蛋壳,黑袍人似欣慰似忧心的自言自语道——欣慰,让蛋生命特征稳定,能够自主从外界汲取养分、能量的的魔法辅助他已经完成;忧心,蛋最后能不能孵化,在没有蛋的母亲的帮助下,仅仅只凭借外物的辅助,他却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他能做的已经做了,剩下的就只能看蛋自己的求生本能和造化了。
  蛋其实看个头,看其他倒是没什么变化,唯独蛋壳上比捡来时多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银色符文,将整个蛋都覆盖的银色符文将整个蛋都装饰的更加像一个艺术品。不过这些符文可不只是看着好看,正是这些符文,蛋的生命特征总算是平稳保持了下来。它们是一个个有着各自作用与含义的魔法阵,虽不算小到盈手可握,但在那蛋壳的方寸之间近300来个魔法阵,每一个魔法阵的刻画都是如此的细致,层层叠叠的魔法阵并没有因为互相之间的交互而干扰各自的作用,相辅相成的密集阵型足可体现出这符文刻画者渊博的学识与对阵法的精透的研究。
  17年前——
  “约迪卡!”抱着襁褓的神职人员很是兴奋地一脚踹开了现任塞曼家族族长的书房房门。
  批阅着公文的约迪卡·塞曼闻声慢慢地抬起了头,看着这个失了分寸的幼时玩伴,再看看他一路惊动的跟在他身后,宛如尾巴一样,想拦又碍于身份不敢上前的卫兵们,他感觉太阳穴有点突突的犯疼。
  放下笔,约迪卡摆了摆手,示意士兵们退下。
  看见自己老爷发话了,士兵们都送了一口气后散了开去。
  回头,看着身后没人了,抱着襁褓的神职人员蹭进屋子,脚一抬一带,就把书房门又给合上了。
  光关上门还不算,这人还神经兮兮地再三确定门安全牢靠地锁上了,才神秘兮兮地抱着襁褓凑到了约迪卡的桌子前。
  “你在做什么呢,帕里姆神官大人。”约迪卡的脸色谈不上好,怒吧,对着这个自小一起长大的主儿没用,骂吧,他一时也不知道从何骂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