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那个小偷坐他怀里了 作者:笔落

字体:[ ]

 
书名:那个小偷坐他怀里了
作者:笔落
 
文案
  
 只待他顶着烈日,蹲在一片稻草田里面拔草,他都很是不明白,自己干嘛老拿倾家荡产来吓唬他。
看着自己这双还没有怎么劳动,就已经起了好几层老茧的小白手,再看看那边斜倚在小院子门墙上的连景阳。
连景阳这春光明媚,心情甚好,此刻他正斜倚在院子门口,很是没心没肺的盯着那边满腔怨气无处发泄的萧靳鐡。
萧靳鐡那个恨啊。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天作之合 强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景阳,萧靳鐡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小屁孩,不想混了
 
  萧靳鐡从来没想到自己自己会落到如此境地,原本说好做了这一笔生意就再也收手不干了,谁想到偷的这位主是个不好惹的货,虽说只是个初中生吧,细皮嫩肉的,可就是脾气不小,这不自己刚偷过,他就向全世界发出通缉函。
  你说通缉函有毛用,还不是自己光明正大的又走回对方家里,将那一块不知名的钻石手表摔在他的桌上。
  “小屁孩,不想混了,连我你都敢通缉呀?”小屁孩连景阳抬头看了看他,伸手将那块表从桌子上捡起来,冷着一张脸不回答他。
  萧靳鐡甚是气愤,刚想要伸手去抓他来质问,就见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就往门口走去。
  “你干嘛?”
  “上学。”萧靳鐡脸色铁青,恨不能将对方一巴掌拍死,可还没等他这么拍他,对方就又突然凭空来一句。“哦,对了,记得拎书包。”
  萧靳鐡气得咬牙,可是没有办法,谁让对方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穿条裤子都要塞进四条腿的竹马竹马。
  连景阳:国际连氏集团的少东家,家族企业遍布海内外,旗下涉及数十个行业,包括现下最为赚钱的股票,网市,服务,金融等,可以说他从小就是在金钥匙柜里面长大的,而且这金钥匙还是量产的,可以整整围着这个初生婴儿好几个地球圈,所以自他长大以后,各种傲娇的脾气也都有了,包括现如今的,连自己竹马竹马都敢通缉了。
  萧靳鐡从小没有什么爱好,看书不喜欢,电影不热爱,美女不想泡,吧市不上套,要说他唯一的爱好,那就是偷盗了,曾经为了练习这门技术,还专门请教了全国性质的各种偷盗犯的顶尖级‘人才’,以至于不到十四岁的年龄,就在小偷界里面颇有威望,而他最为热爱的兴致,那就莫过于偷自己的竹马竹马了。
  连景阳家里富裕,什么稀奇玩意都有,并特别的是,他家的安保设施也是国际性数得上号的,什么网络连警,镭射宝锁,数字密码,人脸识别等等各种机制都是让各界小偷都要胆颤三分,他们一一的望而却步,却让自小生活在连景阳家中的萧靳鐡有了可乘之机。
  萧靳鐡从小有家,而且他家也可以说是算富豪一级的,只不过比起连景阳来说,他家实在是显得犹如农村人见到大庄园一样,很是不值一提,所以从小在得到连景阳的默认后,他就一直和连景阳住在一起,简直就算是借住在对方家里的另外一个连家二少。
  连景阳也没有哥哥姐姐妹妹弟弟的,所以他这个二少当的那是理所应当。
  连父忙,很少回来,有这个竹马竹马给自己的儿子作伴,他也乐得清闲,所以每每回来还真的把萧靳鐡给当亲生儿子一样看。
  萧靳鐡生活可以说过得算是挺滋润的,每日耍耍酷,偶尔窃窃盗,只不过,他每每都会被萧靳鐡逮个正着,要么是他正偷盗的时候,要么就是他还没有准备,就被对方拎走了作案工具,这一次更过分,他亲眼见证了自己的整个偷盗过程,偏偏在最后他感觉溜之大吉的时候,得,一个通缉令全国际性质的发布,想想,萧靳鐡能不憋屈吗,所以看着连景阳的背影,很是想要将他的头脑勺给打爆。
  但他是连家二少,还是所谓的,对方那才是实打实的一根手指头就能将自己送进国际大狱的连家正牌少主,千万个不能忍,他也只能忍下去,只是要他当他的小跟班,给他每天拎书包系鞋带……
  好吧,他忍。
  不甘不愿的冲一旁的管家努努嘴,气愤的同时冲着连景阳的背影嗤嗤牙做做鬼脸,最终还是拎起两人的书包,跟在对方的屁股后面,坐车去了学校。
 
  ☆、第二章 偷习惯了
 
  学校里面也是各种花枝招展,能进来这种学校的清一色的都是属于最贵族的子弟,所以身份自不一般,但见到连景阳的车过来,还是有无数美女少爷们尖叫,美女尖叫也就罢了,那些少爷们你们都是凑合个什么劲啊。
  萧靳鐡很是不满这种状态,于是在整个从小学到大学乃至研究生博士的学习生涯中,他都恨不能将那些追捧连景阳的人给一巴掌全拍在沙滩上。
  只是连景阳学习好,各种学位那是轻轻松松拿到,而萧靳鐡因为不爱学习,顶多也就陪连景阳上了一个大学,而且还是连景阳上的最高级学校,而他却在同一座城市里面,上了一个最垃圾的学院,还是萧靳鐡自己家族里面跟那个学校的校长特别熟,特殊待遇进去的。
  可是萧靳鐡实在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跟那个混蛋上同一座城市的学校,而且上学期间还必须要租住在同一座公寓里面,更可气的是……
  就算研究生博士生,连景阳上着,他也必须要去那里面租住一套房子给他当陪读啊。
  萧靳鐡想不明白这个道道,可是直到连景阳从学校里面完完全全解放出来,正式的位居公司总裁整整一年的时间之后,他还是堂而皇之的跟对方同居一个屋檐下,同睡一张床。
  萧靳鐡头脑简单,管他呢,只要跟着对方,自己偶尔偷偷盗,后续所发生的一切法律啊财产啊社会舆论等等啊的各种纠纷,对方不用动关系,直接用一个连景阳连氏集团少东家的名号就能给他摆平了,这种日子特别爽,他也就没有在意,一直等到他被连景阳吃干抹净的时候,他依旧还是不懂,自己为什么要一直跟他住在一起,而且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分开。
  他头脑一根筋,连景阳也不说他,每日去公司里面报报到,然后乘着飞机各处跑,回来的时候,就摔了箱子直接奔床上睡。这个时候,估计萧靳鐡不是正在研究怎么偷他箱子里面的东西,就是正在他家里面实施偷盗他保险箱里面刚刚存入的各种金银珠宝。
  偷习惯了,连景阳也没有任何印象了,也懒得说他,每每看到他偷东西时候的认真,还执着下巴颇有兴致的告诉他保险柜和各种防贼机关的打开方法。
  就这样的相处方法,他们一直相处了二十几年,都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的。
  只是这一次,他好不容易从对方保险柜里面偷得一枚钻戒,兴奋不已的就去找连景阳报喜。这是他每次偷盗之后最兴奋也是最刺激的过程,每每看到对方见到他偷盗之后兴高采烈的样子时候抚头摸额的那种无奈,他就特别想笑。
  可是这一次,连景阳却没有在家,他都不记得对方有几天不在家了,这几天他一直在研究怎么样才能破开对方最新研制的那台万能级保险柜,这保险柜一共不知道设了多少种密码,硬生生的让他这个在对方家里偷盗了近二十年的小偷之神给折磨了好几天才研究出来解决方法,最后还是动用了最为简单也是最有可能令自己忘记了的对方生日解密,才将其破开,如此重要时刻,他怎么能够不同那个冤屈被盗者好好分享,于是拿着戒指,火速的就乘车赶往对方的公司。
 
  ☆、第三章 连景阳的公司很高
 
  连景阳正在办公室接电话,看到萧靳鐡过来,也没说话,直接把电话挂了,然后就让跟在他身后的秘书以倒水为由出去了。
  他坐在靠椅上,手执着一支签字笔,笔头被置在嘴唇边,抬头瞧了一眼萧靳鐡,就将椅子往桌边挪了挪,翻开一个文件,拿眼睛看了起来。
  萧靳鐡被无视,很是不满。于是上前去,一把将他的椅子又推出去,干脆一屁股坐在对方怀里,而这种坐怀,还不是双腿并着的那种斜坐,而是两腿岔开,直接略过躺椅两侧扶手的高度,正坐在对方大腿根部,生生用两条腿夹住他的腰的那种。
  现在是夏天,虽然屋子里有空调,连景阳穿着的也是正式的那种西装,可对方的衣服随意啊,估计从家里面床上一起来,就压根没换衣服的那种休闲睡衣,他这么一坐,那物正顶在自己的那物底部,摩擦产生感觉,令连景阳不觉手握虚拳,放在嘴边咳了咳。
  “你咳什么,不舒服呀?”萧靳鐡问,连景阳没回答他,他脸色如常,继而反问,“你来干嘛?”
  “找你呀。”萧靳鐡很轻快的回答,一脸兴奋,就是不告诉他自己最想告诉他的那件事情。
  连景阳拿笔挠了挠额头:“又偷什么了?”他语气冷淡,甚是无奈。
  但萧靳鐡压根就是想要看他这种无奈的,于是见他问,也就不再藏着掖着了,将手中的钻戒拿在他眼前,呵呵的笑了下:“呵呵,这个,听说是希亚王妃的第一钻戒,价值超亿呢,怪不得你用那么好的柜子锁着,可就是不知道如果现在转手卖的话,能卖多少,景阳,你说,我们是要卖哪家好?”他问,兴致勃勃。
  只是连景阳刚开始瞧见他递到自己面前的戒指,还微微愣了一下,继而听到他下半句的话,便着实脸色阴沉起来,也不管他,任由他在自己怀里拿两条腿磨蹭自己的腰,连同那里也起了各种火花。
  他抬头望向外面的晴空,烈日炎炎,他却无心跟对方谈此买卖。
  “景阳啊……”
  “对了,我等下还有一个会议要开,你要是没事的话早点回去吧。”连景阳没有等他说完,就插嘴道,并动了动身子,示意对方从夹自己的状态上下去,继而整理衣服,就出门去了。
  萧靳鐡看着他的背影,很是不明白这人忽然之间的冷淡。
  他可从来没有主动赶自己走过,都是自己呼哧呼哧没心没肺的转身跑的。
  萧靳鐡很是有些失落,于是手中的钻戒也成了他的发泄品,转手丢在桌子上就出门走了。
  连景阳的公司很高,而他的办公室也位居整个公司楼的最顶层,从最底层上来这里,算是直达的电梯只有一部,所以连景阳乘坐的电梯已经是连景阳乘坐的电梯下去然后再上来接他的,一上一下中间自然有些许的时间差,所以待他下到一楼的时候,连景阳早已没有影子了。
  萧靳鐡也没在意,只是正想走的时候,隐约一瞥眼,余光处正见连景阳的车子停在公司左侧的露台平上。
  他微愣了一下,抬眼看去,甚至隐约还能看到车子里面有两个人,正互相搂抱拥吻着。
  他们就在里面肆无忌惮,萧靳鐡却如遭雷劈,脑袋一蒙,就想上前揍人,可是他们很快搂抱完,车子就开走了。
  萧靳鐡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回头竟是有一种想哭爹骂娘的感觉,但他想想,忽而又猛地折身上楼,直接冲到连景阳的办公室里,想要用远程望眼镜来看看,那辆车究竟是不是连景阳的。
  他行色匆匆,冲进连景阳办公室的时候,气都是喘嘘嘘的。
 
  ☆、第四章 总裁那位是个男的
 
  
  刚才出去的秘书正端茶过来,见到他这样,吓了一跳,又见他去搬连总裁的望远镜,眼睛都眯了起来。
  “萧少爷……”
  “别打扰我。”萧靳鐡出口就阻止了那个讨厌秘书说话,但回头想了想,他还是转过头去,看了那秘书一眼,问:“你们总裁最近换车了?”
  “换车?没有啊。”那秘书很是不明白萧靳鐡是什么意思,于是实话实说的回答。
  萧靳鐡犹豫了下:“那他最近很忙?”
  忙?
  “是啊,萧少爷,我们总裁一直很忙,您又不是不知道。”秘书是个男的,工作能力很强,也知道他们总裁从来都很少去阻止面前这个萧靳鐡做任何事情,所以他见对方冲进连景阳的办公室,又来回挪动他的远程望远镜也没有太多的阻止,并见他问,就陪笑脸回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