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有多远,滚多远! 作者:臣汜

字体:[ ]

 
书名:有多远,滚多远!
作者:臣汜
 
文案
一次边境山区学校的恶意袭击,白詹被不幸地卷入其中。好不容易解决掉一个人,白詹酸痛的手腕还没缓解,便被这突然出现的男人扑倒在地。靠!他白詹是谁都能压的么!
封元江说,白詹这个大爷,傲娇的不得了;因此,当白詹冷眼让他滚开时,某厚颜无耻的人还是毫不在意地继续黏了上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詹,封元江 ┃ 配角:白廉,季冥梵,白五叔,左溯 ┃ 其它:情节,难舍系列
 
 
  ☆、校园动乱
 
  “轰!”
  一声巨响震得地面狠狠地颤了颤,白詹一个趔趄,手中的课本差点脱手而出。
  “啊!”
  伴随着一声突兀的尖叫声,整个教室瞬间哄乱起来。
  “怎么了?!”
  “发生什么啦……”
  “不会是地震了吧!”
  白詹无语地看了一眼发出尖叫的女生,脚下却十分迅速地奔至窗边,教学楼下的景象却让他瞳孔紧紧一缩!
  钢铁浇铸的大门被轰击得四分五裂,显然是先前那声巨响的来源。五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冲了进来,直奔教学楼,其中一个还扛着枪。
  白詹的心猛然收紧,那几人脸上狰狞的表情可不是军人所有的!
  “所有人,把桌椅堆到门口,贴着靠门这边的墙根蹲下!”白詹努力稳住自己的心跳,快速下达命令。他也知道对于那个持枪的人来说这些防卫基本上没什么作用,但这些孩子们需要心理支持!
  “接下来,无论听见什么声音,任何人都不准乱动,也不准发出声音,听见了吗?”
  “老、老师,发生什么事了?”
  有大胆的学生见白詹脸色难看,问了一句,却收到白詹一道冷厉的眼神,立即噤声,老老实实地蹲到了墙边。白詹可是有名的暴力老师,虽然从不打学生,但他可不敢挑衅这个明显已经怒了的老师。
  白詹跳上一个书桌,恰好能透过墙上的窗户看到这间教室外面的走廊,那五个人的目的不明,随时有可能冲过来攻击这个教室的学生。
  楼下很快传来无数的尖叫声,但不久便又完全消声,白詹知道那是那五人的恐吓起了作用,楼下明显有人被挟持了。
  细密的汗滴慢慢渗出,白詹心里忍不住咒骂一句,他只是到这所边境学校例行代课而已,居然就遇上了动乱!
  “噔噔噔噔!”
  沉重的脚步声清晰地在教学楼里响起,来人似乎非常急迫,根本毫不掩饰自己的行踪。白詹神色一凛,来了!
  白詹带班的教室在楼层的最里面,想到这个教室必须在爬上楼梯之后再经过两个教室。但那两个班级今天恰好是户外课程,根本没人上课!
  “嘭!”
  来人的身影极快地掠上来,抬脚踹开了第一间教室的门,看见空荡荡的教室眉头一皱,转身向第二间教室冲了过去。白詹微微侧了侧身子掩藏好,同时看清楚了来人手中的情况。
  只有一把匕首,扛枪的那人没有上来,应该是在下面看管人质。白詹所在的教室是三层,也是最高的一层,下面二层应该至少还有一个人在。白詹估算着自己与那人的实力差距,不知道能不能在对方出声前拿下。
  就在白詹思考期间,来人已经从第二间教室退了出来,连续两次扑空让来人十分愤怒。看到来人脸上气急的阴狠,白詹心头一紧,没有选择了,若是让这人进了这间教室,肯定会有伤亡!
  “咚!”
  白詹所在的教室前门被来人重重地踹了一脚,架在最上层的桌子被巨大的力量一震滚了下来,吓得几个胆小的学生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
  “糟糕!”
  白詹暗叹一声,急忙跳到地上,将所有学生赶到后门。刚做完这些,前门便又颤动了一下,堵在门口的桌子轰然倒塌。来人粗鲁地撞开门,白詹惊讶地看到厚实的木门居然被撞出了一条裂纹。
  这力量,可是相当于炼体三段了!
  白詹暗暗攥紧了双手,炼体三段的外劲高手,以他现在的实力……
  来人一见教室里的情景,瘦长的脸上顿时挂上了轻蔑的笑容。
  “呵呵,这个小老师,你这是想护住你的学生吗?”来人摸了摸胡茬,视线在白詹身上扫了好几遍,小眼睛里慢慢渗出精光,“小老师,我有个建议,如果你乖乖跟我走的话,我就放过你的学生们如何?”
  白詹眯起双眼,狭长的眼线尾端稍稍挑起,放在白皙的脸庞上显得十分精致。凉薄的唇微微扬起,唇色稍红,勾出一道惹眼的弧度。
  “哦?真的吗?”
  瘦长脸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不在意地收起匕首,伸手向白詹探去。
  “当然!”
  粗糙的手指抓住白詹的胳膊,入手的柔滑让瘦长脸心底一荡,顿时放松了几分。白詹全身突然绷紧,就是现在!
  “嘭!”
  白詹快速抽出胳膊,在瘦长脸惊诧之际抬脚踹上对方的胸膛,瘦长脸的身体顿时横飞出去,撞进了混乱倒地的桌子中,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起来,不可思议地看向白詹。白詹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冲到瘦长脸面前,踢开对方手中的匕首,抓着他的头狠狠地撞到地上。
  轰!
  瘦长脸还没反应过来,脑袋便剧烈地眩晕起来,直接晕死过去。白詹退后两步靠在墙上,双手抖个不停,脚下疼得发麻。
  炼体三段,若是以前他可能丝毫不惧,但现在的他顶多只有炼体一段的实力,若不是这人对他完全没有防范意识,他恐怕连近这人的身都做不到。即使是这样,两个动作也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使得双唇失了颜色。
  “还真是狼狈啊。”
  白詹自嘲得扯了扯嘴角,抬头看向蜷缩在教室后门的学生们,不期然地撞入二十双充满恐惧的眼睛,那是对他的惧怕!
  白詹顿时感觉一股凉意从头灌下,心里冰冷一片,苍白的唇动了动,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突然又有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过来,学生们顿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更加努力地蜷缩自己的身体,恨不得将自己塞进地缝里。白詹微微垂眸,随即拉起晕死过去的男人转身奔出了教室,将门从外面锁了起来。
  将那男人扔到旁边的教室,白詹三两步跑到楼梯口,楼下的脚步声也更加清晰。正对楼梯口的公告牌上的玻璃模糊地反射出楼梯上的景象,此时的情况下白詹对此简直无比感激。
  很快,一道身影奔了上来,身躯有些肥胖,却丝毫不减灵活。白詹在看见来人空荡荡的手时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不是持枪的那人。但同时又有些紧张,不知道这人是不是也是炼体高手。
  来人很快奔上三层,白詹没有选择,在那胖子踏上最后一道阶梯的瞬间冲了出去,一拳轰向胖子的面盘。
  “妈的,什么人?!”
  白詹的攻击在胖子的意料之外,一时反应不及被白詹的拳头正中正脸,鼻梁顿时塌进去一块,鼻血喷涌而出。胖子后退两步,爆了粗口。
  白詹没有说话,再次挥拳攻了上去。先前攻击瘦长脸虽然耗费大部分精力,但这一拳也足以打晕一个普通人了。而这胖子竟然仅仅是流了鼻血,还能中气十足地骂人,很显然实力也是不俗。以白詹现在的状态,必须速战速决,拉锯战对他十分不利。
  胖子被打得有些发懵,见白詹又攻过来,立刻灵活地躲开,却没想到白詹的拳仅是虚招,胖子躲闪的方向正好撞到了白詹蓄势已久的腿上!
  “嘭!嘭!”
  胖子的身体顿时撞在墙上,反弹力没撑住又摔在了地上,呲牙咧嘴地嚎了一声。
  白詹这时却是眉头紧皱,这个胖子的实力确实很弱,并不是炼体高手,但防御却异常地强悍。白詹很清楚,刚才那一脚并没有给胖子造成真正的伤害。
  白詹能将胖子困在三层,却不能解决这人,只要这胖子找到机会吼一嗓子,他下面的同伙就能赶上来。白詹一跃而起,迅速地攻向胖子,接连的动作让胖子应接不暇,慌忙闪躲,正好来不及求助。两人僵持下来,可白詹却知道绝不能这样等下去。
  就在白詹束手无策的时候,楼下突然爆出一声枪响,紧接着又是无数的尖叫声,不过这次却迟迟不停。白詹浑身一震,不敢想象此时楼下的场景,动作也是下意识地一滞,胖子顿时趁机向后翻滚了几圈,暂时脱离了白詹的攻击范围。
  胖子的表情有些惊慌,刚刚那枪声,绝对不是老大手里的枪发出来的,那只有一个可能,军队的人到了!
  到底怎么回事?!军队的人难道不应该顾忌人质吗?为什么会直接开枪?老大是不是已经被他们的狙击手击毙了?
  越想越慌,胖子不自觉地后退。白詹看见胖子惊慌的表情有些不解,但见胖子已经快要退到楼梯口,白詹要是再没动作胖子肯定就能跑到楼下报信,那就更麻烦了!
  毫不犹豫,白詹再次扑向胖子,但他哪里知道胖子现在根本不敢下楼!
  被逼到楼梯口的胖子脚下有些踉跄,见白詹又向自己扑过来,迅速地从上衣袋里抽出了一把□□。看着黑黝黝的枪口,白詹喉头一紧,头皮顿时一片麻痹,浑身血液的温度像是刹那降至零点,这时候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砰!”                        
作者有话要说:  主角生活空间是虚构的,故事期待大家评价。
全文大纲已定,细节有待斟酌,不会坑文,请放心入坑。
(づ ̄3 ̄)づ╭?~
请指教。
 
  ☆、痞子队长
 
  白詹醒来时脑袋疼得厉害,良久才想起发生了什么。那胖子开枪的时候,他已经被一个人扑倒在地,脑袋直接磕在了楼梯口的铁栏杆上,意识瞬间便模糊了,只隐隐约约看见胖子被一个穿着军装的人撂倒,控制了起来。
  “嘶……”
  稍稍动了动,脑袋上的伤口顿时让白詹疼得倒吸一口冷气,眼前的景象也纳入眼中。他还在学校里,身下是用课桌临时搭起来的病床,使他不至于躺在地上。许多穿着军装的人匆忙地来来回回走着,不远处,受了伤的老师和学生们正在包扎伤口。好在看起来都不是重伤,毕竟是在山村里,像模像样的诊所是没有的。
  “嘿,你醒啦!”
  一道洪亮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把白詹吓了一跳。白詹猛地转头,才发现自己的身后坐着一个人。那人见白詹看过来,脸上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兴奋得想要站起来,却被他身边的人捏住伤口重新摁了回去。
  “队长,司令要求你在原地休息!”
  “嗷!臭小子,你想疼死老子吗!”那人捂着被摧残的胳膊,表情极为夸张,不过也没有再胡乱动弹。白詹看见他的胳膊只是简单地包扎了一截纱布,血色已经渗了出来。
  “蠢。”
  白詹撇过脸,冷冷地吐出一个字。这人他认出来了,可不就是造成他受伤的罪魁祸首。虽然他救了自己,但后脑上尖锐的疼痛却让白詹一点都不想感激他。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怎么说我也救了你,你怎么还骂、人呐……”
  听见白詹骂他,封元江顿时急了。但对上白詹冷冷的目光,后者头上厚厚的纱布让封元江的声音越来越小。呵呵,救人反倒让人受了伤,妥妥的失误啊失误。
  白詹收回视线,这人说得对,不管怎么样,确实是他救了自己。想起被枪口对准的那一刻,白詹第一次感觉到无力,那种连自救都做不到的感觉实在令人毛骨悚然。
  因为那次意外,他的实力一降再降,但炼体阶段的他在普通人中依旧算是高手。不过这次的经历却让他意识到,仅是炼体一段的话,他随时都可能处在危险之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