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仙草采集日常 作者:深海手术刀

字体:[ ]

 
 
书名:仙草采集日常
作者:深海手术刀
 
文案
中药cp的短篇集,主打甜宠向。偶有虐梗那是【爱他就要虐他】的真理体现。 
基本上一篇一对cp,也有单人。请不要在意标题里的仙草……我总不能叫中药采集日常吧= = 
人物性格尽量还原药效,氮素cp并非实用药对,同行见笑了QAQ 
 
鞠躬~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篇一。仙人的衣袖
 
  篇一。仙人的衣袖(皇帝1)
  小皇帝第一次与仙人相遇,是在八岁的时候。
  那是一个万籁俱寂的深夜,御书房中灯影摇晃,小皇帝还在看奏章。
  这当然不是给他批的奏章,是先皇早就批阅过,他拿来学习的旧奏章。八岁的小皇帝能做些什么?不过是母后的傀儡。
  尽管如此,他还是很努力。他自有生在帝王家的觉悟,小小的脑袋里竟也装满野心,愿意将这天下都扛在肩上。
  “朕饿了。”小皇帝瞟向一旁的太监,脆生生地道。
  骄傲的小皇帝不愿意太监察觉他的疲累,便故意装出不满,意思是你这蠢钝的奴才,怎么要等主子饿了肚子才知道准备点心?
  太监吓得魂不附体,赶紧奔向厨房。
  呼,算是能休息会儿了。
  小皇帝从高高的龙椅上蹦下来,负着手在御书房里踱了几步。此时是深冬,御书房里生着火炉。他一时兴起,举着毛笔凑向火堆。火焰一下跳到了笔上,令他又惊又喜,不禁拍手大笑。
  “你这小孩儿……”
  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小皇帝一愣。
  他是九五之尊,连太后都对他客客气气的,是谁敢这么叫他?
  抬起头时,只见一白衣男子立在书桌旁,正微笑着伸手去拿桌上的玉玺。那人的衣袖如云雾般轻盈,抬手之时竟飘飘不落,仿佛有微风托举。
  白衣男子回头,恰与小皇帝对上双眼。小皇帝并不在意他长什么样,只顾盯着那奇怪的袖子看,猜测这是什么戏法。
  直到白衣男子将玉玺收进衣袖,小皇帝这才回过神来,脸上一红,却仍瞪起眼,气势十足道:“来者何人,竟敢对朕无礼!”
  男人微笑,蹲下与他平视,飘逸衣袖随意交叠膝上。小皇帝的视线追逐着那纤尘不染的衣袖,心想,不会弄脏吧?
  “我乃蓬莱散仙,因女仙遗落了仙草,我特来寻。”白衣人凝望着他双眼说。
  他的嗓音如珠玉落盘,温润清脆。小皇帝又是一愣,指着他袖子道:“那你为何偷我玉玺!”
  散仙笑道:“此物并非凡品,而是仙草所化。”
  小皇帝才不信他的,伸手就抢,却被散仙人握住,怎么也抢不回来。
  小皇帝怒道:“这是我的!”
  散仙悠悠道:“别闹。你又抢不过我。”
  小皇帝抓着玉玺使劲拉扯,掷地有声道:“朕是皇帝,天下都是朕的!管他什么仙草仙花,就算是仙人,下凡了落地了,也是朕的东西!——来人!”
  “等你长大了,该是一方霸主,还是个祸害?……”散仙笑叹着,轻轻起身,便将玉玺从皇帝手中抽出。小皇帝仍气势汹汹地扑上来要抢,散仙却一转身,只被他抓着个衣角。
  那衣袖柔软冰凉,轻若无物。小皇帝一抓之下,只觉抓到了云彩,定睛再看,哪还有什么衣袖?
  就连那白衣男子,都一并不见了。
  “皇上!”侍卫和太监们冲了进来,看到小皇帝呆呆立着,不禁大惊。
  小皇帝低头看看自己空荡荡的小手,怅然若失。
  直到这时他才相信,他真的遇到了一位仙人。
  那位仙人打劫了他!
  传闻天上有仙山,曰岱舆,曰员峤,曰方壶,曰瀛洲,曰蓬莱。
  传闻仙山为云海环绕,凡人仰望,只见云海,不见仙山。
  传闻仙人偶尔下凡,或斩妖除魔,或游戏人间。因其外貌与凡人同,凡人不可辨识。
  传闻天上一天,人间一年。
  ——还能再遇见那位仙人吗?
  小皇帝时不时地回想那场奇遇。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七年。
  十五岁的小皇帝已经长得很高了,也越发地有帝王威严——他要再想吓唬太监,连话都不用说,一个眼神就能把人吓得屁滚尿流。
  但是,挡在他面前的,已经不是太监们啦。
  母后总是说他还小,没法独自处理朝政。幸好朝中党派林立,母后也没太多工夫来管他。
  于是小皇帝踏出了第一步。他要成亲。对方是将军之女,名门之后。满朝里再也找不出更适合当皇后的人选。
  成婚大典繁冗异常,小皇帝拿出十二分的干劲,将这仪式走得完美无瑕,令大将军和太后都刮目相看。太监宫女拥着他回宫,脱下礼服,他才觉得疲惫异常。
  帝王的婚姻从来都不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只是权衡利益的纽带。
  皇后坐在床头,娇羞地不敢看他。他看着那位大他三岁的名门之后,心中忽然郁结。嘴上却柔声道:“朕口中酒气太重,出去散散步。”
  皇后来不及追,小皇帝已避开下人,独自来到一处偏僻高楼。
  站在这里可以尽览他的天下。今天是个大好日子,皇宫处处张灯结彩。他极目远眺,在这一片喜庆中看到自己的未来。
  此时。
  “恭喜。”
  仿佛顺理成章地,那个已经在记忆中变得模糊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
  小皇帝扬起嘴角。他没有回头,而是托起下巴,望着远方,说:“朕有预感你会再来,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你和七年前大不一样了。”散仙人的衣角微微飘扬,他走到栏杆边与皇帝并立,含笑凝视这他,“凡间的时间过得这样快,我不过回去七天,你竟然已经成亲了。”
  小皇帝嘿嘿一笑,正对上他的目光,却忽然一惊。
  那双眼睛真好看。眸色如陈碧潭水,深翠透彻,小皇帝一望之下只觉坠入那潭水中,却并不觉得冷。
  大概因为散仙在笑吧,那双眼睛也在笑。
  转瞬之间,散仙眸中碧色褪去,变为寻常黑瞳。
  小皇帝好奇不已,不禁望了许久,忽然察觉自己的失态,只好扭过头去,仍望着远方,笑道:“你这次来,又要偷朕什么东西?朕的玉玺呢?”
  你这一回是为何下凡呢?是来看我吗?
  ——七年前的玉玺失窃案,引发了诸多波澜。此事被有心人利用,朝中势力也因此洗牌。这其中的种种又岂为仙人所知?不过那不要紧。对小皇帝来说,权力交替与亲眼见到神仙下凡,后者实在是有趣多了。他的心正在扑扑地跳。
  散仙斜倚阑干,懒懒道:“我对你说过,你那玉玺并非寻常美玉,而是仙草所化。都怪那看管仙草的女仙,手笨跌跤,将许多仙草种子落入云海。种子入凡时幻化成了多般形态,比如你的玉玺。我得把它们一一寻回,所以……”
  小皇帝觉得好笑:“你是说,朕的玉玺原来是棵草,现在它又变回草去啦?”
  “甘草。”散仙纠正道,“你们凡间也有这种草药,只是药效灵性大不相同。我都与你说了这么多,你能帮我吗?
  小皇帝正色道:“这就是你求人的方式吗?你是仙人,朕可以免你凡俗之礼。但朕是皇帝,并非是你随意差遣的。”
  散仙一怔,继而莞尔。
  “你这小孩儿,就爱摆架子。”
  小皇帝不满,正要反驳,散仙却忽然后退一步,躬身颔首,敛下眼眸,郑重道:“请陛下助我寻回仙草,小仙必衔环以报。”
  小皇帝讶于他的谦恭,心中得意万分。转瞬间已闪过一个念头。
  “朕答应你。那朕先赐你一个身份……”
  散仙静静抬眼。
  小皇帝转过身去,假装眺望远方,来掩饰自己的兴奋。
  “从今往后,你就当朕的侍读吧!”
  按照约定,散仙开始侍奉皇帝读书。研墨沏茶,搬书传话,散仙所做不过是些杂活。闲下来便提着圣旨,去藏宝阁清点宝物。清点当然是假,看看其中有无仙草是真。皇帝也不去管他,只叫他偷窃之前先跟自己说一声,免得又闹出鸡飞狗跳。
  宫中宝物甚多,散仙一时半会儿还审不完。小皇帝却已在暗暗筹划,今年要吓唬附属国多送些宝贝来。
  这些天来人人都在谈论那从天而降的皇帝侍读。确实是从天而降,各种意义上来说。小皇帝心中悄悄得意,脸上却不动声色。
  散仙来历不明,自然有人好奇猜疑。不过,谁也没胆子来问皇帝,因此宫中就流传出了这样那样的故事。
  “你是哪位大臣送来的娈童吗?”小皇帝一边翻阅奏章,一边取笑。
  散仙翘起一根兰花指,悠哉悠哉地给他研墨。
  “那你是前朝遗毒,要来杀朕吗?”小皇帝端起茶杯等他作答。
  散仙头也不抬,兰花指戳戳茶杯:“我泡的,有毒。”
  小皇帝一愣之下,哈哈大笑。
  闲来无事,小皇帝在御花园中摆席赏花。春风和煦,落英缤纷,桌上摆了糕点与茶。小皇帝念着这是朝贡的精致糕点,便派人去请皇后。
  成婚以后,他不曾冷落皇后。三日一宴请五日一临幸,散仙都能把他的日程安排当成黄历看。
  可惜,做归做,感情还是没有。小皇帝下一个目标是搞出个儿子来,这样就可以把临幸放缓了。
  皇后许久不来,小皇帝懒得再等,招呼散仙来吃。散仙自然不跟他客气,坐下来就胡吃海喝。
  散仙不过区区侍读,竟被皇帝赐座身侧,在场宫人无不眼红。那侍读却毫无感激,吃喝起来连仪表也不顾了,真是令旁人气结跺脚。
  “这是——”小皇帝指着茶盏,正想说这是今年新进的茶叶,忽然又想到对方是仙人,凡品恐怕不入他眼,便悻悻住口,转而道,“这桂花糕好甜。”
  散仙一抹嘴角糖屑:“你——”也是话一出口便停下,笑道,“陛下不爱吃甜?那微臣全吃了。”
  小皇帝看着他狼吞虎咽,心中疑惑。
  蓬莱连桂花糕也没有吗?难道仙人其实挺穷的?……
  天空忽然飘来一朵乌云,看似将要下雨。小皇帝心中气恼皇后迟来,微微露出不悦。散仙吃得头也不抬,抽空一弹兰花指,将那乌云赶走了。小皇帝这才神色渐缓,继续与散仙说笑吃喝。
  不知过了多久,皇后总算派个太监来传话,说皇后在路上给雨淋了,回宫换衣裳去了。
  小皇帝莫名其妙,一旁的散仙默默放下了桂花糕,正要说话,却打了个嗝。脸上便是一红。待太监退下,散仙才凑过来说:“没看好方向,不小心淋着你老婆了。”
  小皇帝听完缘由,不禁哈哈大笑,哼声道:“是该淋她!”随即拣出散仙吃剩的一块梅饼,问,“你不吃这个?”
  散仙道:“核太多,磕牙。”
  小皇帝喊来太监,将盘中梅饼全收了起来。
  等皇后重新梳妆赶来,皇帝已经带着散仙走了。皇后一身华装,却只见到收拾残局的宫女,本就被雨浇得气愤,这下更是怒火中烧。先前传话那小太监战战兢兢地捧来一碟梅饼,说是陛下赏的。皇后瞧也不瞧用力一咬,便捂着腮帮子哎呦叫唤,气得将那小太监一顿好打。按下不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