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建国后,男主不准成精+番外 作者:石头羊(下)

字体:[ ]

 
  ☆、45
 
一场灾难的爆发前夕总会引起一场动物的逃亡,因为对先天磁场和地壳运动的预知能力,很多动物都能在人类毫无知觉的前提下就获知灾难的发生。这种情况通常发生在地震,洪水和各种自然性灾害之前,而就在沈苍术他们准备回来前的几天,蛤蟆沟子连带着整个山头的动物就已经为这即将到来的又一场泥石流而操碎了心。
    “老黄同志!!你快说说你这该怎么办啊!这几天我就觉得我这个心啊噗通噗通的跳的不停!这次这泥石流啊肯定比以前都要大呀!三年前的那场大灾,就靠咱们这些乡民们之间自救才捡回一条命,可是这次,动物户籍办事处总得给大家一个说法吧,大家说是吧!!”
    十几只鸡鸭叽叽喳喳地站在篱笆门外,黑暗中时不时驴或猪之类的动物发出哼哼唧唧的附和声,从前几天晚上起他们就开始在这里集会。因为这里是动物户籍办事处蛤蟆沟子的分部,所以大伙也迫切希望这部门现任的办事人员黄狗黄通天给大家一个合理的逃生方案。
    由于某些未成年的动物并不能准确感知到这场灾难的到来,所以在场的这些年长的动物们也在可以隐瞒着那些不懂事的孩子。他们毕竟不像山上的那些野生动物那样没有后顾之忧,说跑就能立刻跑,相反他们大多数都在这个村子住了很久,有着自己居住的鸡笼鸭笼猪圈和他们的亲朋好友,而这一切可能都将会因为一场泥石流而毁于一旦。
    贸贸然地离开村子,把还对这件事一无所知的村民们抛弃在这里,动物们显然做不到。偏偏从百年前起,动物世界和人类世界就已经泾渭分明,他们不能暴露自己的生存秘密,也不能将自己已经知晓天灾发生这件事宣扬出来,动物户籍办事处总部的那些官员的恐人症一天不好,这事就得继续耗下去了,于是一时间村子里的动物们只能眼巴巴看着山里的那些野生动物跑的跑,散的散,他们则煎熬地数着这就快过到头的日子,急的连蛋都快下不下来了。
    “唉!大家小声点!!别把人给招来!我和大家解释过很多遍了啊!这事我早给上报了!但是还没回信!动物户籍办事处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我的领导!从咱们蛤蟆沟子走出去的沈处长正在回来的路上!大家再等等好不好!也请大家的情绪也稳点一点嘛!”
    摇着尾巴朝篱笆门外旺旺旺大叫着,干瞪着眼睛望着大伙的老黄说出这话时其实也有点底气不足。原本沈苍术和他说好了是今天到的,可是到现在了天都黑了也没见着人。他到底是经验不足,见到这么多动物找上门来也有些露怯。再加上前几天的大雨把沈苍术之前做的那番努力毁了大半,没有扎根的树木被轻易冲垮,山石松动到这种情况下,有些拎不清情况的村民居然还去山上砍树当柴火,把老黄急的是团团转,但是现在偏偏也没有个周全的办法,而听他这么说着,站在篱笆外面的一只挂着鼻环,一看就不是善茬的水牛就不屑地冷哼了起来。
    “我呸!!说是帮我们想办法!!这么多天了!也没见你给大家伙一个交代啊!你一只狗腿脚倒是快!像我们这样腿脚慢的,等泥石流来了不只能等死吗!!”
    水牛的话让老黄尴尬地低下了头,说实话他也觉得面对着这些动物们有愧。可是这沈苍术不到,他也没那个本事承诺给大家什么。这几天他一直冒着大雨上山,就是想给大家想想办法之类的,山上现在到处都是泥坑,稍不留神就得栽个大跟头。老黄今天忙活了一天,饿的到现在连晚饭都没吃,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从那些动物堆里忽然扔出了一个黑乌乌东西,老黄躲闪不及地被砸了一脸,等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是一块狗屎。
    “臭老狗!!快吃呀!!你不是最爱吃这个吗!哈哈!”
    面前一片漆黑,老黄又气又恼,偏偏看不清那个使坏的动物是谁,他的胸口因为情绪激动而剧烈起伏着,可是想到这些和他住了半辈子的老乡,好半响他却还是沮丧地低下头。
    他在这村子呆了那么多年了,除了沈苍术这个几百年都难出的混血的,他是这里唯一一个考上动物户籍办事处的正式工作人员。这些年他和沈苍术为了村子泥石流频发的事煞费苦心,沈苍术离开村子选择去市里工作,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想向上级汇报情况寻找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可现在这事闹成这样,老黄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愧对沈苍术之前的嘱托,而就在这时,那些原本还吵吵嚷嚷的动物们中间忽然发出了一声惊恐到扭曲的尖叫,紧接着一只肥肥胖胖的鸭子就大喊大叫地被一只白色的大鸟从地上给抓了起来。
    “妈呀!!老鹰!!大家快跑!!救命啊啊!!!救命啊!!!”
    生活在村子里的动物们从没亲眼见过老鹰,对这种可以和十只黄鼠狼相媲美的动物他们只在自己长辈那些可怕的故事里听起过。对生活在陆地上老实本分的家禽们来说,防不胜防的老鹰可以说是所有家禽的噩梦,所以一时间大家伙一看见那只鸭子被一只老鹰给抓走了,也没敢多停留,吓得当场就捂着脑袋四散而去了。
    “嘎嘎嘎嘎!!!嘎嘎嘎!!!救命!!!”
    扯着嗓子的胖鸭子被白鸟的爪子给紧紧地抓着后背,被这一圈高空飞行吓得早就一个白眼翻过去了,一直躲在暗处听完了整件事经过的张连翘见状也收起了继续胡闹的心思,毕竟他也只是想给这随随便便往别人脸上丢脏东西的肥鸭子一个教训,不想真把他给怎么样。
    刚刚他顺着那蝙蝠的指路就一路顺利找到了村子,可是这一路上他都在思索着蝙蝠这话的可信度,来的路上除了一些昆虫,他甚至都没有在这个山头里看见什么大中型动物,这点恰恰验证了那只蝙蝠所说的话,而一直到张连翘飞进村子里,沿着沈苍术给他的地址,先找到他自己的那间破旧小屋前,他却恰好看到了老黄被这么多动物声讨的一幕。
    说实话,当听到动物们因为念旧不愿意抛弃人类离开村子的时候,张连翘还是挺难受的,毕竟对于人类来说,他们或许并没有把这些每天只要花些饲料钱的动物们放在眼里,可是人类短短的几年甚至几个月,对于动物们来说或许就是他们的一生,而面对这场即将到来灾难,从出生就开始生活在这里的这些动物们或许比人类更不想让他们的家园受到破坏,从此流离失所。
    “我听说咱们这个山以前都不是这样的啊……就是让早些年有些伐木场,采石场钻了空子,才把这山头给折腾成这样……以前这山里可热闹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动物都有……可是现在啊,就剩下我们这些没出息的家禽家畜还愿意留在这里了哟……”
    耳朵里听着有几只年纪看上去颇大的母鸡在小声交谈着,张连翘眨了眨眼睛,却莫名地明白了为什么沈苍术会紧赶慢赶要回村子里的原因,他的心里一时间有些复杂,或许是这种来自于自然的惩罚和动物们的抗争让他有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触,而就当他再次抬起头时,他便看到有个贼头贼脑的鸭子叼起一块地上的狗屎就朝站在最前面的老黄给扔了过去。
    挨了骂的老黄狗看上去又心酸又可怜,张连翘看着他弯下来的背脊都觉得不好受。他在路上听沈苍术和沈天笑说起过这只老黄狗,据说是沈苍术的外婆养的,活到今年都快十一岁了。对于一条狗来说,老黄是个长辈,对于沈苍术来说,他也是半个亲人,张连翘这般想着,看着那使坏的鸭子就觉得有些生气,而等他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那鸭子给折腾的快口吐白沫了。
    “你……你是谁家的鸟!!我们村从来没有老鹰!把你的证件拿出来给我看看!快点!”
    老黄被吓得半死还是硬着头皮凑近了这只白鸟,尽管他知道以他这把老骨头肯定是要挨揍的命,此时这篱笆外面也没有其他动物帮他的忙了,偏偏那白鸟转过头看见他也不动手,直接像个顽皮的孩子般在那篱笆桩上蹦了两下,接着咂咂嘴冲他开口道,
    “诶诶!别激动!黄大爷!初次见!我家张连翘!也是动户办的员工呀!至于我是谁家的鸟……我就勉强算是沈苍术家的鸟吧嘿嘿~”
    *
    张思淼生平一帆风顺,青年时继承家业,中年时商场俊杰,财富,权利他样样不缺,他人生最落寞之事也不过是因为早年家中的安排在农村教了一年多的书,又欠下了一笔情债,而当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某一天张思淼翻开自己的相册,和所有中老年人一样开始缅怀自己的过去时,他却发现他的老相册里,除了他周游各国时拍下的风景写生,甚至连一个人的影子都没有。
    他本人不喜欢拍照,因为怕看着相片就想起自己正在衰老,偏偏他自己喜欢摄影,所以每到一处就留下了不少照片,他生平唯一拍过的一个人就是一个女人,而张思淼时隔多年回想起那女人从窗户口探出头冲自己笑的样子都忍不住觉得心头柔软。
    女人单纯的和只小动物一样,他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在花花世界里长大的张思淼当时不过是觉得日子太过无聊,可她就心甘情愿地把什么都给了他。
    现在回想起来,那种欺负她的感觉似乎还带着浓浓的负罪感,毕竟他离开的时候,女人哭的那么伤心无助,她的眼眸黑黑亮亮,每次看向人的眼神都显得单纯而无害,他喜欢这种仿佛照顾着小动物似的感觉,所以也愿意给她点温柔,可惜她的那个老母亲注定让张思淼没办法把他带到他的那个世界里去,而当有一天他真的如他预期的那样离开村子回到城市里的时候,曾经那么游戏人生的张思淼却也发现,他的心莫名的有些空落落的。
    他在为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村女而辗转反侧着,偏偏这种感觉对于一向冷漠而自持的张思淼来说十分的陌生。
    这种感觉在之后的几年里都困扰着他,而当一次,他再一次从母亲给他安排的饭局上先行离开后,他阴沉着脸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曾经给那个女人拍下的照片给她邮寄了回去。
    当初还在村子里的时候,他曾经承诺过,只要他还喜欢着她,就一定会永远保留着这张照片,可现在,张思淼急需一个证明自己已经了不在乎的方式,即使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即使那个女人说不定早就不在了,可是他还是要用这种方式验证着自己的薄情,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种行为所带来的结果就是把那个一无所有的女人就这样逼上了绝路。
    名字里带个雪的女人死了,如果张思淼没有预感错的话,这可能也是他这一生唯一用心喜欢过的女人了。
    在之后的许多年里,张思淼找过很多不一样的女人,她们总喜欢在张思淼的面前装作一副天真懵懂的样子,可是光看她们的眼睛,这个心冷的像冰的男人就知道,这些女孩在撒谎。
    他早看穿了很多东西,却唯独没看穿自己的心,就算他找再多的东西填补那种失落,可是都找不到那样的女人了。
    他那么嫌弃她,那么不屑一顾,可是这个女人却还是给他留下了一个孩子,尽管在很得知女人死讯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个孩子的存在,可是当时的他却连亲自去看一看那个骨肉的兴致都没有,他当时的秘书正是他不知道第几任情人,对于这种可能威胁到他地位的存在自然是要连根拔除,在看到张思淼的态度之后她就放下心,而当位手段强势的秘书小姐在拿起电话时,对那头老实巴交的沈老三说的就是这样一番话。
    “沈女士和先生分开那么多年了,这孩子的来路除了她自己恐怕谁也不清楚吧?先生对沈女士的死感到很抱歉,但是对于这个孩子他并没有打算见一面的想法,毕竟,先生还年轻,他不缺孩子,不是吗?”
    后来张思淼每次再想到这话都觉得有些讽刺,因为这女人光长了好运气的脸,却没长一张好运气的嘴,张思淼有过那么多女人,可是自此却再没有一个孩子,除了那个他动心过的女人,真的就没有一个女人给他留下过哪怕一个后代,而一直到有一天,今年不过才四十出头的张思淼起床去花园喝茶却发现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时,他才发现,他依旧没有一个孩子。
    他老了,家大业大,却谁都给不了。他不是那种慷慨到愿意去把自己一辈子得到的东西送给别人的人,他很自私也很冷漠。
    现在回想起来,他人生中唯一的一个孩子还在那穷的顿顿都吃不上饱饭的穷地方过着苦日子,而这般想着,原本还在忧愁着的张思淼忽然好像也没那么着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