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帝国宠妻日常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 ]

 
 
文案:
星际头条:帝国太子兰卡,全星际最年轻最英俊最战功卓越的元帅阁下,战场重伤昏迷,失去异能的同时再也无法化作人形。
号外,号外:兰卡醒来后已经辞去星盟元帅职位,甚至连帝国太子之位也岌岌可危,如今想要挽救兰卡太子地位的唯一方法,只有生下一只具有他优秀血统的继承人。
然而这一切,跟刚刚穿越成弱小公国,被所有人无视的公爵庶子的岳木晨并没有一毛钱关系。
等等,去参加帝国举办的选秀舞会的不是他大哥吗,为什么他会被那位传说中的太子殿下一见钟情。
什么!太子殿下根本不是重伤昏迷无法化作人形,而是空间暗系双异能者的特殊升级方式。
宠妻狂魔攻VS温柔男神受的恩爱虐狗rì常。
 
内容标签:未来架空 甜文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岳木晨、兰卡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二次觉醒(修改)
 
  雷声阵阵,临河星系帝国和联盟交界处的主战区元帅休息室里传来一声凄厉的狼啸。
  “快!按住他!赶紧联系陛下和王后,太子殿下的情况很不好。”,战地医师一边努力压制着巨大白狼的身体,一边吩咐着身边的助理赶紧申请通话。
  病床上看似狂躁的雪狼却与副官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紧接着医师的后脑一痛,晕倒在地。而另一边的助理也放下了手里的通讯器。“太子殿下,这个jiān细您打算要怎么处理?”
  “问出他知道的,叛国罪,秘密处死。对外就称他回去帝星向父王和母后汇报我的情况,这次务必要抓到所有的钉子!”,甩了甩尾巴,巨大的雪狼从床上跳下来,抬眼看了一下自己的副官,冷淡的继续吩咐道,“我要出去一趟,明天早晨回来,你明白我的意思。”
  “可是太子殿下,现在下着雨,天色又晚了,您这个时间出去不会打扰到他的休息吗?”
  “菲尔,我以为你是一个懂得分寸的人。”,雪狼冷厉的打断了副官的话。
  “是,我的太子殿下。”
  “还有,记得查一下这几天给岳木晨发求婚讯息的兽人,临河星系的战斗局势这样紧张,作为帝国未来的战士,他们居然还有时间围在一个雌性的屁股后面打转,简直丢尽了身为雄性的脸,必须给予教训。”
  说完,兰卡的周身泛起一层昏暗的银灰色光芒。眯了眯眼,他转身奔入了密集的雨帘中。
  菲尔目送着太子殿下离开的背影,无语的摇了摇头。太子殿下还说别人,分明自己也是一样每天缠着那个雌性不放,而且,还是一天两次,风雨无阻。
  而临河星公爵府最偏僻的一坐小楼里,躺着一个丝毫不受天气影响的人。
  懒洋洋的在躺椅上翻了个身,岳木晨把手里的光脑放到一边惬意的闭上眼。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一个月了,岳木晨通过身体残留的记忆大致了解了这里的情况。
  这是一个未来兽人的世界。在整个宇宙漫长的进化史里,已经分成了两种性别。一种是战斗力很高可以变身成兽类的雄性,一种是精神力强大却无法变身的雌性。然而在发展的路上,由于理念的不同,渐渐衍生出帝国和联盟两大分支。以陨石众多的临河星系为边界,各自占领着宇宙的一半领域,彼此之间对立却又有着巧妙的联系。而岳木晨身体的原主恰巧是临河星系帝国与联盟分界线上岳秦公爵府的庶子。
  作为一个除了长相出众,其他资质皆为平庸的雌性兽人,岳木晨把自己的地位摆的很清楚。虽然这个便宜老爹看起来并不十分的靠谱,但是只要自己消停一点不要惹祸,保证衣食无忧还是可以的。
  叹了口气,岳木晨推掉了光脑上第13封求婚的邮件,心里十分郁闷。就算长得在好看,他依旧是个男人,嫁人什么的真的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就让他安静的做个美男子不好吗?最近这些频繁的邀约真的让他很头痛,索性找了个理由闭门不出,就当自己是个古代的大家闺秀。
  突然门口里传来的窸窣声让他精神一震,抬眼看去,果然是它来了。
  岳木晨从躺椅上起来,冲着门口招招手“大白!快进来!”。白光一闪,躺椅边多了一个巨大的身影,是一只将近两米长的雪狼。
  听见岳木晨叫自己的兰卡瞪了他一眼,无声的抗议着他对自己的称呼。
  一个月前,兰卡在异能突破的关键阶段,受到隐藏在军部里联盟的探子的偷袭。拼着异能核碎裂的危险,兰卡发动了最后的瞬移。也许是因为受伤的缘故,他并没有按照原定坐标出现在军部的密室里,而是出现在岳木晨的房间,并意外的被他所救。
  本来兰卡对他很是防备,担心他是联盟方的探子。可在岳木晨温柔的安抚下,他慢慢的失去了戒心,并生出了一种想要把他带回帝星藏起来的冲动。没错,作为帝国的太子殿下,岳木晨这一生只能做他的太子妃,这一点毋庸置疑!
  见雪狼没有反应,岳木晨从躺椅上下来,蹲下身子抱住他,“一天没见,想不想我?”
  享受的把脑袋搁在岳木晨的肩膀上,兰卡得意的甩甩尾巴。就知道岳木晨的心里也爱慕着自己,要不然作为一个雌性,怎么可能一点矜持都没有就随意拥抱一个雄性?本来他是不在意这些的,不过看在他很讨自己喜欢的份上,就顺水推舟的接受了好了。不过这种外放的性格必须要改,作为帝国的准太子妃,怎么能一点规矩都不讲?必须好好调教!
  看着高昂着头连眼神都不给自己一个的雪狼,岳木晨好脾气的揉了揉他的脑袋,“呵呵,总是这样,知道的是你脾气不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讨厌我呢!”
  兰卡勉为其难的把尾巴递到岳木晨的手里表示自己的亲近之意。看在他恳求自己的份上,他就主动一点好了。这也就是自己喜欢他,才准许他给自己梳毛。换做别人早就一个空刃糊过去了。唔,不过这个雌性的手艺真的很好,每次都让自己很舒服,所以就暂且原谅他言语上的冒犯好了。╭(╯^╰)╮脾气不好什么的根本就是污蔑,在帝国,恶意揣测皇室成员可是重罪!
  岳木晨看着一脸骄傲的雪狼无声的笑了笑,翻手从空间按钮中拿出一把梳子,轻柔的给他梳毛。
  兰卡享受的眯起眼睛,把脑袋搁在岳木晨的大腿上。唔,这个雌性就是这种地方讨人喜欢,不会唠唠叨叨的没完没了,身上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气味。不过自己属意他做太子妃这件事现在还不能说,免得这个笨蛋太得意忘形。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几天有多少雄性指明到公爵府拜访。在没有料理好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前,别想让自己开口跟他说话,这是他对岳木晨不守夫道的惩罚。
  看着温驯的趴在自己腿上的雪狼,岳木晨轻柔的抚平它身上乱掉的背毛,然后低下身子用自己的额头抵住它的脑袋。闭起眼,淡蓝色的精神力慢慢的渗透进兰卡的身体。感受到雪狼头部异能核的位置,岳木晨专心的用自己的精神力修补着上面的细纹。
  低吟了一声,兰卡觉得自己受损的异能核在岳木晨精神力的安抚下恢复了不少,心里盘算着按照这个速度,至多再有2个月,他就可以完全恢复了。看着岳木晨因为精神力耗尽而变得苍白的脸色,兰卡有些于心不忍,可自己目前的情况只有岳木晨才能治疗,他也只好每天过来找他。
  叼住他的衣领,兰卡把岳木晨扔到自己背上驮着他往卧室走,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把他放在床上。
  虽然作为一个具有绅士风度的雄性,他不应该轻易进入雌性的私人空间,但岳木晨已经是他的准太子妃了,提前了解太子妃的生活状态也是一个必须的步骤,更何况岳木晨现在的状况也不是很好。
  忧心的用鼻子触碰了一下岳木晨的面颊,却换来了一个甜蜜的吻。兰卡有些恼怒的瞪了岳木晨一眼,自己这是担心他的身体情况,这个笨蛋却向他邀宠。作为雄性,他不能忍受自己的雌性如此挑衅自己的权威,所以……他必须亲回去!
  岳木晨笑着推开兰卡凑过来的大脑袋。
  和这只雪狼相处已经快一个月了,刚开始出现在他的屋子里的时候,岳木晨还猜测他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雄性兽人。但是无论他和它说什么,甚至连联盟那边的方言都试过了,都没能让他它开口说话。于是岳木晨也就默认为雪狼只是一只单纯的兽类,不过比普通的兽类更聪明一些。
  “好了,我要睡觉了,你是打算上来和我一起,还是回去?”,岳木晨知道这只雪狼有自己的地盘,没准还是个有主人的。因为每次他过来的时候身上都是干干净净的,也从不讨要食物。重要的是岳木晨观察过,虽然它每天晚上都趴在自己的卧室门口,但是只要一到凌晨4点半,它就一定会离开。
  轻轻地叹了口气,岳木晨抚摸了一下它颈部柔软的绒毛,忍不住把头埋进去,“你要是会说话就好了。你都不知道,自从来了这个鬼地方,我都多久没有和人正常交流过了。”
  兰卡听着他有些抑郁的语气,用尾巴抚了抚岳木晨的后背以示安慰。心里却觉得有些奇怪,难道公爵夫人对待庶子的态度就这样不好?就连和人交往这种事都要限制吗?难怪岳木晨看起来就是一副缺乏常识的样子。歪着头看了岳木晨一会,兰卡决定看在他精神力耗尽的份上他就勉强让他撒娇一下,不过等到结婚之后一定要制止这种行为。作为帝国的太子妃,怎么能够如此软弱?不过看着他依靠着自己的样子也很不错,算了,谁让自己是雄性呢,这次就原谅他好了。
  看着雪狼比往日都温驯一些的样子,岳木晨伸手把它的前爪拉到自己床上,然后搂住他的脖子让它的脑袋和自己一起躺在枕头上,“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但是就今天陪我一会可以吗?”
  兰卡盯着岳木晨看了一会,他隐约觉得岳木晨今天身上的气息有些不对,但是却又判断不出来具体是什么情况。犹豫了一下,他在岳木晨的床边趴了下来。
  岳木晨看着留下来的雪狼,也盖上被子躺下了。这算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后最信任的对象了吧!今天之所以会勉强它留下是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精神力出了问题。尤其是刚才帮它梳理完异能核之后尤为明显。本来在识海里相当安分的精神力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变得异常狂躁。隐隐有种要冲出头颅的预感。
  这具身体按照帝国的说法已经成年,换句话说就是精神力已经定型。可是这一个月以来,每帮雪狼治疗一次,他的精神力就增长一些。他之前在光脑上查询了很多关于雌性精神力的资料,都没有像自己这样的。之所以一直闭门不出也是因为他还不能很好的控制精神力的扩散。用力压住抽痛的额头,岳木晨强迫自己进入睡眠。
  压抑的呼吸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晰。兰卡敏感的竖起耳朵,抬起头发现床上的岳木晨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一身都是汗。额头滚烫的温度表明了岳木晨此刻正处于高热之中,可从他身体里隐隐传出来的那种奇异的香气却异常的的魅惑人心。
  “该死的!”兰卡皱起眉低咒了一声,这是雌性兽人的成年的前兆。怪不得自己之前和岳木晨这样亲近,他身上也没有沾染到自己的味道。他还以为是自己受伤的缘故,没想到竟然是因为岳木晨没有成年。未成年的雌性身上是不会沾染雄性的味道的。可是不对,之前他调查过岳木晨的资料,显示是一位已经成年的雌性兽人,难道这是传说中的二次觉醒?嗅着空气中越来越浓郁的清甜的香气,兰卡的空间结界发动,不管是什么情况,岳木晨今天晚上的事情不能被任何人发现。
  二次觉醒这种事情在帝国近千年的历史中只出现过一例,那个雌性后来辅佐自己的丈夫建立了联盟,并且开创了雌性精神力的使用方法。所以帝国和联盟之中一直有着一个传言,得到二次觉醒的雌性便可以成为一代霸主。
  然而看着床上因为觉醒而皱着眉头脸色苍白的岳木晨,兰卡决定要把这件事隐瞒下来。岳木晨和那个狡猾的雌性不一样,就算精神力再庞大也是个没有什么追求笨蛋。更何况他都已经是自己认定的准太子妃了,怎容他人觊觎?不管有什么变化,都不能打乱他的计划。
  随着时间的流逝,岳木晨的情况也慢慢的稳定下来。兰卡看着他变得平稳的呼吸,也放下心来,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了。现在只等岳木晨醒来就可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