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种子世界 作者:龙柒(上)

字体:[ ]

 
顾然只是一个见习育种师,到目前为止只培育过最简单的锅碗瓢盆桌椅板凳。
但这一天他攒够了钱,他要去把那颗白玉石镶金边的簪子种给买回来,用一个月的时间把它给种出来,送给妈妈当生日礼物。
可是……这坑爹的黑心商人竟然拿肥料种子来骗他。
顾然看着地上冒出来的一坨翔,脸黑了。
但就在旁边,那该死的商人免费赠送的真肥料种子竟然种出了不得了的东西!
英俊的男人长身而立,薄唇微勾,缓声道:“我是你的守护神,让我们来……不过在这之前,”男人声音陡转,“请先让我品尝一下你美丽的身体。”
 
#写作守护神读作yín魔#
 
 
内容标签: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然 ┃ 配角: ┃ 其它:
==================
 
编辑评价:
  顾然只是一个见习育种师,到目前为止只培育过最简单的锅碗瓢盆桌椅板凳。但这一天他攒够了钱,他要去把那颗白玉石镶金边的簪子种给买回来,用一个月的时间把它给种出来,送给妈妈当生日礼物。可是……这坑爹的黑心商人竟然拿肥料种子来骗他。顾然看着地上冒出来的一坨翔,脸黑了。但就在旁边,那该死的商人免费赠送的真肥料种子竟然种出了不得了的东西!
  本文设定新颖,是一个种子能够创造奇迹的世界,无论是日常生活还是修行战斗,都与种子密不可分。虽看似童话世界,但其实内容充实,剧情跌宕,人物绝非脸谱,阅读起来颇为流畅,是休闲时刻的食用佳品。
  
  第1章 第一章 进城买种
  
  顾然生在四方镇,长在四方镇,因为尚且年纪小,他母亲又管得严,所以他很少自己出门。
  但今天,他趁着母亲清早出去,就悄悄跑出来,花了三个铜币坐上马车,一路摇摇晃晃地进了罗庆城。
  再过一个月就是母亲的寿辰了,顾然攒了大半年的钱,就想在这时候给她好好挑一份礼物。
  这不仅是给她一个惊喜,更代表了他的一份心意。
  罗庆城很大,顾然虽然跟着母亲来过不少次,但每次过来仍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在四方镇还是坎坷不平的泥土道,到了罗庆城却已经是宽广明亮的大道了,又因为周围种了不少吸纳尘土的植被,所以哪怕是马车急急跑过,都不会带起丝毫尘土。
  而罗庆城的人也很多,顾然一路向前走着,忍不住好奇地四处打量。
  路上有带着儿女进城逛街的妇人,有形色匆匆来往不绝的商人,更有一些身着翡翠绿衣,腰间别着小小束袋的年轻行者。
  顾然知道他们,不……该说整个罗庆城的都知道他们。
  罗庆城是公孙家的管辖地,而翡翠绿衣正是公孙家的族服,能穿上这身衣服的都是从族学毕业,正式进入世家的育种者,这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都是非常厉害的人物了!
  虽说顾然心里羡慕,但母亲说过,一直盯着别人是不礼貌的,所以他没再继续看,收回视线后大步向前走。
  他得抓紧点时间,快点去南城的贸易市场,选好礼物后还得赶上中午的马车返回四方镇。
  罗庆城占地很广,顾然从四方镇进城只需要半个时辰,但他进的是南门,而从南门再去北门却需要足足两个时辰,所以说罗庆城到底有多大就可见一斑了。
  其实罗庆城最好的贸易市场是在北城区,但因为时间原因,顾然只能选择去南城的交易区。
  当然……顾然的荷包也没那么宽裕,哪怕南城市场稍微差些,但也足够他认真挑选了。
  他盘算的很好,来回一个时辰的车程,挑选礼物用一个时辰,正好两个时辰就能回家中,到那时,他还能赶在母亲回来前把午饭做好,完美无缺!
  这般想着,顾然就加快脚步,不再东张西望,疾步赶去贸易区了。
  穿过一大片大叶罗木,顾然就抵达了被隔离在居民区之外的贸易区了。
  大叶罗木有一定的消音效果,所以在外面还听不太清贸易区的噪杂,但一走进来,顾然的耳朵就开始嗡嗡作响了。
  好……好热闹!
  虽然南城贸易区是个略差一些的市场,但也是人声鼎沸,摊位满满的状态。
  顾然稍微适应了一下才顺着主路向前走,一路上有不少热心的摊主在推销自己的产品。
  “哥儿,这酒红锦缎布料种是刚到的货,别看种子小,但成活率可高的很,要是运气好的话,能一口气种出五尺锦缎,还是最招人喜欢的酒红色!其实别说是五尺,即便是稍差些,能种出三尺,你拿去卖了也能小赚一笔,这可是稳赚不赔……”
  摊主在滔滔不绝地说着,顾然真有些心动了,他家娘亲肤色白,若是用这锦缎做一身衣服,肯定会好看的很……
  只可惜下一刻,顾然就收了心了。
  “……哥儿,这么好的种子,只要十五枚银币,你赶紧带回家吧……”
  顾然悄悄攒了几个月,也只攒下来八枚银币,所以他买不起。
  顾然继续向前走,虽然他拒绝了卖布料种子的摊主,但其他摊主却还在热情的吆喝着。
  “我这黏糖种子,只有一天的成熟期,能接整整八串黏糖糕,甜味足,口感绵,买回去了绝对不后悔!”
  “哥儿,我这梨树种子也好的很,一周成熟期,不挑土壤,能连续结果三期,而且果子大,果汁足,你种了自家吃或者在镇上卖,都是非常划算的!”这位卖梨树种子的大叔很有眼力劲,他看出顾然不是城里人,所以说的话很接地气,直直往顾然心窝窝里戳。
  要不是顾然手头不宽裕,他还真想把这包梨树种子给带走,他爱吃水汪汪的大梨,娘爱吃糖水梨羹,镇上的水果店大叔也收梨子……当真是自家吃和卖出去都很划算。
  只可惜他现在实在不舍得拿出三枚银币来投资梨树。
  总之,先买礼物吧,顾然叹口气,捏捏荷包,继续往前走。
  卖梨树种子的大叔很热情,而旁边那位摊主也不落人后:“哥儿,来我这看看,我这里的种子可不一般,都是上好的香料种子,能种出最透亮的胭脂,哥儿你亲自种出来送给心仪的姑娘,可是要……”
  他话说了一半,顾然却有些招架不住了。
  他才过了十六岁生日,正是懵懵懂懂的时候,乍听到这样的话题,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但这位摊主却热情得很,甚至还拿出一盒胭脂成品给他看,顾然含蓄地笑了笑,对摊主说道:“我暂时不需要,谢谢您了。”
  说完他就赶紧离开,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自个儿走了,后面却是一阵沉默。
  而沉默之后又是一阵议论纷纷。
  “刚才那哥儿……真是可惜啊!”
  “是啊,他低着头的时候还不显,刚才那抬头一笑可真好看啊!”
  “如果不是脸上那道大长疤,该是多俊俏的一个孩子啊!”
  “对,声音也好听,瞧着才十四五岁,怎么脸上就伤的那么重呢……”
  摊主们一阵唏嘘不已,不过这也只是一个小插曲,交易区来往客人很多,清晨尤其热闹,他们很快就去招呼新客人,将这个让人惋惜的少年抛之脑后了。
  而顾然也终于穿过主路,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这是一个略偏僻的摊位,在市场最边缘,摆放的种子也不多,摊主一身黑衣,一张脸还让兜帽给遮住了,也不似其他摊主那般热情,只拘手站在那里,有人问就回一声,无人问也不多做张罗。
  顾然之所以停下脚步,是因为那粒白色种子的旁边有一个简单介绍,上面一串字并不工整,但却能看的清楚。
  “白玉镶金簪子种,长半尺,暖香玉,簇金,造型精致婉约,有附加属性。”
  最让顾然挪不开眼的是最后的四个字,附加属性?这难道竟是一粒星种?
  顾然有些期待,不禁小声问道:“老板,这簪子种的附加属性能确定吗?”
  那黑衣摊主没抬头,只嗡声道:“不能,没种出来谁都不知道,但肯定是对佩戴者有好处的,这可是枚一星种子,不是凡品。”
  他这么回答,顾然也心里有数,他虽然长在四方镇,但为了能顺利进入族学,也是下过苦功,认真看过书的,所以他明白,一星种子属于比较低级的星种,附加属性大多不会太强,但对于普通人来说也是难得的良品了。
  顾然越发心动了,等母亲寿辰结束,他就要去族学修习了,就不得不离开她身边了,到时候能有这个簪子代他陪着母亲,也算是让他稍稍安心一些。
  而这簪子还有附加属性,若是些强身健体的属性,那母亲长期佩戴也是大有益处的。
  只是这价钱……顾然觉得自己肯定负担不起,可错过了又觉得可惜,于是他开口问了一下:“这簪子种,您怎么卖?”
  黑衣摊主回道:“十枚银币。”
  这么便宜!顾然本来只是不甘心的问问,怎么都没想到会这么便宜。
  十枚银币,实在是让人惊喜的价格了,只是……顾然为难了,他只有八枚银币。
  不过……他可以回家多种一些木桶,熬夜种植的话,一个礼拜应该能攒够两枚银币,到时候……到时候……顾然不禁又失落了,到时候这么便宜的种子早就被别人买走了。
  顾然想啊想啊,忽地又想起母亲的话。
  买东西得讲价才行!
  虽然有些忐忑,但他实在很想要这种子,于是就硬着头皮问道:“老板,能便宜一些么,一星种子也不是那么好种植的,而且附加属性可能会很无用,只是一枚簪子种的话,一枚银币就买到啦……”
  他讲价的业务不算熟练,但好歹脑子里有货,开了个头之后,竟也巴拉巴拉说了一堆。
  那黑衣摊主犹豫了一下,竟还真降价了:“那就……九枚银币吧。”
  有门!顾然弯了弯眼睛,再接再厉地说道:“一星种子的成活率很低的,即便是操作得当,也有百分之六十的死亡率,九枚银币太多了……”
  “八枚银币,绝对不能再少了!”
  顾然连忙说道:“成交!”
  黑衣摊主低着头,也看不清情绪,他接过顾然的银币,细细数了数,而后将簪子种包起来,又随手搭了一粒肥料种子,递给了顾然。
  顾然认真查看了一下,确认无误后才心情不错地回了家。
  这摊主虽然不善言语,但却是个好心的。
  一星种子卖的这么实惠,还能附送他一粒肥料种子,实在是太贴心了。
  虽然肥料种子并不值钱,但也要整整三枚铜币,能省则省吧!
  
  第2章 第二章 孤儿寡母
  
  顾然喜滋滋地揣着种子回了家,他用的时间比他盘算的还要少,所以早早就进了家门,而母亲还没回来。
  天色尚早,距离午饭怎么也还有一个多个时辰,虽然时间足,但顾然却没立马将簪子种给种下。
  后院的作物都成熟了,他得抓紧时间收割,再过一阵子,前些天订货的杂货铺伙计会来提货。
  为了添补家用,顾然对这事是非常重视的,不肯有半分耽搁,所以他先将那珍贵的簪子种收起来,换上粗布衣就去了后院。
  顾氏虽然是寡妇带儿,但因为她性格坚强,又精打细算,所以母子俩的小日子倒也过得不错。
  一大清早她就去地里收集刚刚成熟的棉线,带回一大捆后再开始用织布机织布,等织到约定天数就有布料商来批量收购,一手交货一手得钱,这是她和顾然最大的生计来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