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媚眼如丝+番外 作者:公子弯弯

字体:[ ]

 
 
书名:媚眼如丝
作者:公子弯弯
 
文案
“小狐狸,你这半秃的毛发,还真是让人怜惜不起来啊!”男人修长似玉的手指捻着一条火红色的蓬松的尾巴,倒拎着一只半烧焦的火狐,笑的媚意横生,媚眼如丝。
一袭火红色嫁衣,如玉人儿站在洞房门前,“慕容逸,我会对你负责的,今晚你就嫁我吧!”笑的一脸yin邪,媚眼如丝。
前世你就是最平凡的书生,有最老套的经历,救下小狐,而今本小狐飘飘而来报恩!额。。。报恩不代表你可以脱本小狐衣服啊!!!喂!!!! 一夜春宵。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逸,丝玉 ┃ 配角:简风 ┃ 其它:生包子
 
 
  ☆、缘起
 
  天气异常的闷热,压得人快喘不过气来了,快下雨了吧。容逸这样想着,只好抬起袖子抹抹汗,咬着牙,继续向山上爬,翻过这座山头,就快到家了。心里的思念像一只只小蚂蚁挠着似得,痒得很。娘应该还好吧,还有栀儿,不过这次又没有考取,栀儿会不会……容逸摇了摇头,继续赶路。
  西边一阵滚雷,不一会儿便是一道闪电直直的向空地上的火狐劈去,狐狸漂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懊恼,口吐人言:“这应该是最后一道了吧!过了这一劫,本小狐一定会有一个大的提升的。”火红色的尾巴跳着诡异的舞步,在空中画出一道道奇怪的符号,慢慢的汇聚成一个火红色的屏障,将小狐狸罩在其中。
  这边惊雷响过,容逸惊诧过后,便见西边闪过奇怪的红色,不一会,就有一道闪电直直的劈过去了,瞬时红光四散,热浪扑面而来,灼的容逸欲远远逃离。这样想着,容逸也确实是这样做的,只不过刚刚跨出一步,隐约听到一声轻响,顿住了脚步。
  待热浪散去,容逸才慢慢踱步过去,就看到一只火红色的狐狸躺在地上,原本漂亮的皮毛被烧去了大半。容逸心生恻隐,伸手想抱住它,又怕自己弄伤它,加重伤势。只好揪着它唯一完好的尾巴,倒吊着拎着往家走。“你不要怕,你现在毛已经被烧掉了大半,已经不值钱了,肉也不好吃,所以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容逸想了想去安慰这只害怕的发抖的狐狸。
  “本小狐哪里是害怕的发抖?!本小狐是威风凛凛的狐妖啊!该害怕的也应该是你这个笨书生吧!这么不会说话,难怪考不上!你才不值钱呢!你全家都不值钱!!!”小狐狸恶狠狠的出言反驳,由于法力的流失,吐出来的不过是叽叽叽的声音,气的小狐狸两眼一翻,干脆晕了过去。容逸确笑了笑“就知道你听不懂,晕了也好,至少不觉得疼。”如果被正在小周天里修行疗伤的小狐狸听到的话,估计会被气的真的晕过去的。
  在豆大的雷雨落下之前,容逸刚刚好赶到了家中。将小狐狸放在了客厅凳子上,转身去了后院。容逸祖上官居宰相,这房子也是那时候置办的,不过后来家道败落,到容逸这里也就只剩下这座宅子了。果不其然在后院找到了收衣服的娘,看着娘苍白的头发,容逸很难过。站了半天,就那样看着娘的背影,知道容母转过身见到自己的儿子,那含着期冀的眼睛在见到自家儿子的眼泪时,慢慢黯淡下去了。“没事,娘会供你继续读书的,逸儿不要怕。”
  容逸听了心里更是难过,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进了屋,容母告诉容逸她已经让栀儿拿着房契去抵押了,今天栀儿应该会回来了吧。母子两又聊了好一会,容逸才想起被自己抛在客厅的小狐狸,急忙跑过去,果不其然看到小狐狸在那里瑟瑟发抖。忙把小狐狸用干净的布包好,抱到后院,找出布和药来给小狐狸包扎。
  没有等来栀儿,却先等来了村头的恶霸张虎。张虎带着几个人,耀武扬威的走到前厅,高喝:“容逸你个龟孙子,又落榜了吧!栀儿如今已经是我的人了,这座宅子也就是她的陪嫁了,本大爷限你三日之内搬走,怎么样,够仁义了吧!”张虎的脸上是jiān邪的笑容,衬得鼻下的那颗痣一抖一抖的,十分让人厌恶。容逸原本皱着眉的脸上现在写满了惊讶和不敢相信,在转头看向容母时,却见容母已经气的晕倒在地。容逸连忙跑过去搀扶容母,却被张虎的手下一拦,一群人都围上去对容逸拳打脚踢。等到容逸倒在地上爬不起来时,张虎才抱着藏在众人后面的栀儿,一脚踩在了容逸的背上,“被戴绿帽子的滋味不好受吧!哦!对了,你小子还没碰过栀儿吧,不然,我就不只是揍你这么简单了!”说完又在栀儿纤细的腰肢上狠狠地摸了一把,张虎满眼的阴鸷瞪着容逸,带着一群人大摇大摆的走了。
  栀儿走到门口时,回过头看了看容逸,眼里闪过不忍,脚步顿了顿,还是决绝的回过头跟着张虎走了。这一走,也粉碎了容逸心里最后一点念头,容逸认命得闭上眼。还记得小时候栀儿说的要做他的新娘,要和他在一起一辈子。原来这一切都抵不过权势,哈哈!容逸笑的泪从眼角滚下,却又觉得脸上一阵温热,心凉透了的容逸睁了眼,却见小狐狸已经醒了,正好奇的舔舐着他脸上的泪。容逸伸出手摸摸小狐狸的头,扯出一丝苦笑。慢慢爬起来,走到母亲身边,伸出去抱母亲的手一顿,半响才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探到母亲的鼻下,冰凉。嗓里一阵甜腻,血还是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容逸抱着母亲冰了的身体,好像是要从母亲身上汲取最后一丝温暖。“爹啊!你给孩儿定下的好亲事啊!”容逸满心的绝望,唯一的支撑都没有了,活着也好像一点意义也没有了啊。小狐狸歪着头,很奇怪为什么容逸的眼里什么也没有,一片茫然。却见到容逸走过来抱着它,向外走去,将它送到林子边上,掏出怀里最后一块饼子,虽然已经被踢脏了,不过容逸却拍了拍,轻轻的放到小狐狸面前,“照顾好自己。”小狐狸抬起头看着容逸的背影,突然懂了什么,急忙爬起来欲去追赶,却被一个白胡子老道一把抱走。老道敲了敲小狐狸的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小狐狸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老道的意思。“叽叽叽”——臭老头,文采这么差,乱用成语!怎么可以放纵人命不管不顾呢?“小狐狸,那书生说的不错,你果然笨得很。你不知道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那些都是有因有果的啊!”小狐狸翻了翻眼,朝下瞧了瞧,果然容宅那里已经是一片火光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弯弯入文慢,不要急。
 
  ☆、□□轻舞入梦来
 
  □□轻舞,花满枝头,树下的人儿笑靥如花,与那满树芳菲交相辉映,却又生生压过了梨花的清丽。红衣人儿总是静静地凝视着他,就算人儿从未与他说过一句话,但在慕容逸看来,他们好像似曾相识。红衣人儿竟慢慢地走向他,可是那精致的面容却好像一直被薄雾轻掩,无论慕容逸怎么努力,那人儿总好像也看不清,那几步的距离好像也一直都走不完。人儿依旧笑靥如花,慕容逸急的向前疾步走去,那人儿却又忽的向远处飘去……
  这是第几次了,慕容逸已经记不清了,他慢慢穿起衣服,下了塌,走到窗边看那屋外的满树梨花,一样的场景经常出现在慕容逸的梦中,梨花也像现在那棵树上的一样开的好不热闹。“嗤”慕容逸摇了摇头,想他堂堂的安逸王怎么也会这样如小书生一样的满是浪漫情怀。又静静的凝视窗外的梨树了一会,关了窗,回到内里重新躺下,却又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而此刻窗外的梨树上正躺着一个红衣人儿,一样的笑靥如花。不过那娇艳的红唇里吐出来的话语却是硬生生地折了这美丽的风景。“臭老头,都是你说要来刷什么存在感,什么不能让恩人忘记我,不能乱用法力,害的我刚刚差点就被他发现了!想小狐我如此俊美的容貌又怎么会被人轻易的忘记呢?”说完又自恋的一撩头发,晚风飘过,娇艳的容颜的衬托下,满树的梨花都黯然失色了。不过某小狐已经忘记了自己当初在恩人面前出现时是半焦的样子了,所以嘴里嘟囔着,满是对老道的不满。
  看看月色,嗯!正是修炼的好时机,加紧加紧再加紧!臭老头说必须报了上世的恩情,在历劫的时候才不会遭遇横祸。好吧,本小狐就勉为其难的相信吧!不过,老头说要让恩人自己记起上一世的经历才能算我报完恩……好难啊,不过本小狐不会被打倒的!
  月下,红衫轻舞,白净的脸庞被皎洁的月光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人儿的面容越发飘逸俊朗了。
  人儿突然一声大叫“我知道啦!”开心的手舞足蹈,失足从树杈上摔了下来,摔得自己龇牙咧嘴,不过还是掩饰不住眉眼间的欣喜之情。某小狐得意洋洋的揉着自己摔疼的屁股,飘然而去……
  慕容逸实在是躺不下去了,干脆披了外衣,走出屋外,看着满树的梨花,脑海里不自觉得记起那个红色身影。突然,慕容逸转身疾步向书房而去。径直走到书桌边,铺开雪白的宣纸,嘴角噙着笑提起笔,却又在快落下的一刹那顿了顿,皱着眉想了很久,才开始细细作画。依旧是那梨花繁树,依旧是那□□轻舞……那脸庞实在是无法下笔的,梦里一直都看不清,慕容逸只好停了笔,坐在书桌前,静静的等着墨干,凝视着画上的人儿,眼里有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得暖意。
  窗外很快破了晓,慕容逸换上正装,随意慵懒的去上朝了,昨晚又见到红衣人儿了,心情好,今天就去上个朝吧,也好去见见自己的皇兄。到了金銮殿时,不出意外又迟到了,制止了小太监的高喝,偷偷的打算从众大臣身后绕过去。刚刚踏进却意外地发现大臣们都跪伏在地。看来皇兄今天心情不好!慕容逸迅速转身打算跑路。“站住。”身后淡淡的略带威严的声音让慕容逸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时已经换上了懒散的笑容:“皇兄,什么事惹您生气啦?臣弟一定奋力为皇兄排忧解难,浴血奋战的!”狭长的凤目里带着浓厚的笑意。说着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平时这个时候皇兄应该说:“小逸,你只要好好地养身体就好,众臣又不是吃干饭的!你累不累?要不要坐着啊”之类的。今天他都已经准备好了感谢的词了。但这次……
  “小逸”
  “嗯!”
  “你只要去做就好了,毕竟这也只有你能做到了。皇后难产,需得朕亲自前往灵泉寺祈福,这群饭桶却拿国家大义来框套朕!你是朕唯一的亲弟弟,你替朕去吧。”说完皇帝挥了挥手让退朝了,急速跑到后宫。
  留下慕容逸在那里嘴角抽搐,自己这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啊!一挥那宽大的衣袖,疾步出宫,半道却是被喜福公公拦了下来说道:“安逸王,圣上料到如此,所以已经提前让老奴备好一切事宜,皇后的情况不能耽搁啊!”说完就跪在地上拦住了慕容逸的去路。
  马车一路颠颠簸簸,还又不能让慢点,慢了就是视皇后生死于不顾。慕容逸觉得今天上朝是自己做的最愚蠢的决定。谁不知道他那个皇兄视皇后如珍宝似得。当年的夺位大战,自己无心朝廷,为了和皇兄表表忠心和无威胁,称自己生来不举,无法有子嗣。加上自己年已18还未碰过女人,皇兄信了,满目怜悯的说“小逸放心,我会保住这个秘密,也不会看不起你的,为兄我会护你一世安稳!”说完满目怜悯。在听完方丈一个多时辰的念叨后,慕容逸已经是满脸铁青了,回到车上就开始闭目养神。                        
作者有话要说:  弯弯会努力更文,坚决不弃坑的!相信我!↖(^ω^)↗
 
  ☆、往时今朝
 
  马车突然一个骤停!慕容逸眼底的怒气已经快要兜不住了!“什么事!”话语里的怒气让众人都颤栗不已。
  “前面有一只受伤的小狐狸挡住了去路”李走到马车前颤抖着说,“皇后生产,不可造孽。所以……”
  “本王自己来!”说着下了马车,轻轻整理好衣服,慢慢走到队伍前,果然一只通红的小狐狸躺在那里奄奄一息,毛发不知怎的被烧焦了大半。小狐狸睁着泛着雾气的水眸,看着慕容逸,好不惹人怜。
  果不其然,小狐狸被拎着唯一完好的尾巴,倒提到眼前。“恩人还是和上世一样傻傻的,看来我的计划很成功嘛!看恩人好像已经记起我啦,臭老头一定想不到我会这么快完成任务!”某小狐越发开心,也越来越努力的展示自己的柔弱和楚楚可怜。却不想……“你这半焦的毛发还真是让人怜惜不起来啊!啧啧,还是丢掉吧。”狭长的眸子里满是戏谑,说完就扬手欲丢掉。某小狐傻眼了,立即四爪并用,紧紧的揪着慕容逸的袖袍,毛茸茸的尾巴紧紧的缠着慕容逸的手指,扬起小脸,可怜巴巴的瞧着慕容逸,眼里这次是真的蕴满水汽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