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师兄莫慌 作者:迁衍

字体:[ ]

 
书名:重生之师兄莫慌
作者:迁衍
 
文案:
闻九被一道雷劈死,来到了自己之前看过的种马小说里,还荣幸成为了师门二师兄。
 
故事里的二师兄温柔潇洒体贴入微,一心爱着小师妹但是惨遭拒绝,一辈子尽心尽力的当了个男配。
 
穿越之后的二师兄……
 
小师妹:大师兄!你管管二师兄!他又犯病了!
 
大师兄笑而不语。
 
作死就作吧,反正作的再死也有师兄扛着。
 
温柔后期黑化师兄攻X神经病二货受
 
内容标签:重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闻九 ┃ 配角: ┃ 其它:重生
 
==================
 
  ☆、第1章
 
  闻九一直觉得自己还算是个好人,就算没有钱去扶起摔倒的老人家,但是至少坐公交的时候时不时还能让个座。
  嗯,算不上极品好人,至少也算是个普通的对世界不会造成什么危害的人。
  所以他不管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无害的自己,会被天打雷劈。
  具体发生了什么?
  这要从闻九二十四岁生日那天说起。
  老人们常说本命年会有个劫,可是接受了那么多年封建迷信要不得之类科学教育的闻九根本没把这种话当回事儿过。
  由于父母早亡,带他长大的爷爷奶奶也在他高中的时候相继去世,闻九对于过生日这种事儿其实也挺没概念的,如果不是开丘丘的时候邮箱还温暖的给他发了个生日祝福,他甚至忘了这天是他生日。
  当然,到底记不记得生日这种事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闻九在前一天手贱戳某点小说网,成功跳入一个主角二师弟名字也叫闻九的仙侠大坑之后狂看一夜,然后发现剧情再进入高!潮主角马上就要带着金手指屹立于世界顶峰并且收尽天下美女的时候,文章戛然而止,作者有事儿请假一周。
  闻九看了看最近更新日期,就是当天晚上。
  原本看文的时候那种爽到不能更爽的感觉在意识到一周之后才能看到下一章时,瞬间转为一口老血哽在心口。
  作者你熊的,一周之后再来看,谁特么还能记得住你前面写了个毛?
  这不是一般的糟心,就好像是你在看岛国动作,爱情片并且撸的爽,等到爽到极致并且想身寸的时候,你猛的发现自己萎了。那种憋屈的感觉完全不是语言能够描述清楚的。
  总之,被这种感觉难受的就算一夜没睡也实在没心情睡下去的闻九,先是在评论区愤怒的发了个百字催更,然后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北京时间六点半,看了一夜大坑现在直接到了早餐点儿了。
  抬手在脸上搓了两下,觉得差不多清醒点儿了,闻九便打算出门去吃一顿自从大学毕业当码农之后基本上就在没吃过的传说中的早餐。
  此时正值盛夏,他住的城市在南方,到了夏天基本上天天都是雨,盼不着几次晴天。
  这天还挺好的,出门之后发现太阳亮晃晃的挂在东方的天边儿,天空也是蓝蓝的,几朵厚厚的白云凑在一起,看着倒也挺漂亮的。
  天气好也会让人的心情变得好,闻九看了看天空之后低下头,嘴角微微向上挑了挑,觉得刚刚堵在心口的那一口老血好像也消散了一点儿。
  除了掉进大坑之外,一切看起来都挺美好的,只是没想就在这时候,天空中毫无预兆的划过一到闪电,直直的冲着闻九劈了过来。来不及抬头看一眼,他就在周围人的惊呼中被那道闪电正中脑门,劈的只剩下一坨渣了。
  他被劈成渣了,周围站着的那些无聊的人先集体愣了一阵,然后便一拥而上围着闻九消失后剩下一撮黑灰和一股焦糊味的地面唏嘘感叹。
  一个弯腰驼背拄着拐杖满头银丝的老太婆站在人群圈的最里层,盯着地上的那坨灰一边摇头一边念叨着:“这孩子得是做了多大的孽啊,晴天霹雳也能劈死人了,啧啧啧……”
  如果闻九能听到这句话,他一定会冒着说话声音太大把老人家吓坐地赔钱的风险冲老太太怒吼一声“你特么才作孽太多!”,只不过现在已经变成一坨灰的他也没机会听到这些话就是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闻九突然感觉好像有人在自己身边说话,而且貌似还不止是一个人。
  具体说的什么他听不清,但是在现在这种他觉得浑身器官都好像错位了一样的情况下,他只觉得那些说话的人声音好杂听的人心好烦。
  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闻九费劲儿的睁开眼睛。入目却不是想象中的自己家天花板或者医院病房,而是一根根大腿粗细的木板搭在一起组成房顶,所以自己这是来到了传说中只听过没见过的小木屋?
  不对他怎么记得自己之前好像被雷劈了来着?
  带着种种疑惑,闻九还没来得及看向刚刚有人声对话的地方,就听耳边传来一个清脆好听的女声,道:“二师兄你醒了?之前师父还说你这次估计要醒不过来了简直吓死我了。”
  从小关注cctv各种频道热播的各种年代版本西游记的闻九在听到这句话之时,脑子一瞬间短路,没多注意那女的后半句说了什么,只是条件反射的开口回了一句“你才是二师兄”。
  话出口,他才发现自己这样说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儿。
  把目光移向床边。
  一个穿着一身蓝色为主色调的古装妹子半蹲在床边儿,双手扶在床沿上用一种特别委屈的眼神儿盯着闻九,就好像闻九刚刚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似的。
  妹子长得挺漂亮的,至少在闻九看来,这妹子已经算得上是他活了这么多年以来见过的数一数二的美女了,只不过就是看起来年纪小了点儿,大概是个初中生左右的模样。自认没有恋童癖的闻九被她这样盯着看了一阵儿,开始觉得自己心里有点儿莫名发毛了。
  正当闻九愁着自己是不是有必要说点儿什么暖个场的时候,又一个听起来不错但是比刚刚那妹子声音要柔和稳重多了的女声响起。她说:“天儿你师兄刚醒,你别闹他了,先出去等等,师父再帮你师兄看看情况。”
  寻着声看过去,是一个穿着一身黄色长衫的御姐,长相绝对是好的没话说的,而且和之前的那个少女比起来,还多了些成熟的气质。她见闻九看过去,便冲闻九微微笑了笑,整个人透露着一种让人觉得很舒服的气场。
  在那女人旁边儿,还站着一个一身白色为主,领口袖口勾着黑色纹饰长衫的男人,看长相年纪约摸二十岁上下,一头及腰长发束在身后。他手中抱着一柄拂尘,冷着脸皱着眉看着闻九,倒是一言不发。
  闻九不明白这些好像和他很熟的人是哪来的,也不敢开口问什么,在这种要么是穿越要么是进了神经病家的情况下,他生怕自己万一有啥说错了会不会直接被这仨直接杀了。
  就算这三人看起来再面善,那也不能少了防备之心,而且那个一直没开口说话的男子看起来还不是特别面善,这就更不能随便松懈了。
  闻九默默的吞了口口水,有点儿小担忧自己的未来。
  原本趴在他床边儿的少女听了那个成年女子的话之后,冲她撅了撅嘴像是要撒娇似的,在成年女子皱眉表示不接受撒娇之后,才失落的拱了拱手,做出一个闻九觉得自己好像在古装电视剧里看到过的古礼,道了声:“是,师父。天儿先出去了。”便转身出了房门。
  而之前一直未开口的男子也在少女出门之后冲那御姐行了一礼道:“师父,那我……”
  “行了,你也出去吧。”没等他说完,女子便冲他点了点头打断道,“你师弟若是有什么不对,我会叫你们的。”
  “是。”男子也不多话,还是那副淡漠的表情,冲女子再次行礼,便转身跟着那少女一起出去了。
  待两人离开之后,那女子才搬了把椅子到床边儿,先是抬手制止了打算起身的闻九,之后抬手像是测探体温一样的放在闻九额头上了几秒,有把手搭在闻九右手手腕上把可把脉,像是确定了闻九彻底没事儿了一般,才坐在椅子上开口问道:“小九,你看我们的眼神儿有点儿不对。能跟师父说一说是怎么了么?”
  这妹子看起来好像精神方面没什么问题,而且自己被雷劈了也不该出现在这种乡土混搭土豪气的全木质房屋里。那么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好像穿越了。
  在心里得出这个结论之后,闻九盯着那女子愣了愣,才缓缓的开口演技max的说道:“对不起,我……我记不得了。”
  那女子听闻九这么说,面色倒是一点儿诧异也没有。反而还带着些闻九看不明白的欣慰点头笑了笑,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小声嘀咕了一句:“不记得也好。”然后重新看向闻九的眼睛冲他认真道,“既然九儿不记得了,那就重新再跟你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俐罗,是你以前的师父。”
 
  ☆、第2章
 
  听到那御姐的自我介绍,闻九一下就愣着了。如果只是单纯的遇到一个叫俐罗的御姐,闻九可能不会想多。
  但是当这个叫俐罗的御姐有三个徒弟并且管二徒弟叫“九儿”管三徒弟叫“天儿”的时候,他就不得不多想那么一点儿了。
  可能还不止一点儿。
  在经历了那种撸完不射的悲剧情感之后,如果还能在短期内忘掉那本让他感到痛彻心扉的小说的话,那才是真失忆了。
  没错,闻九现在已经基本上确认自己就是穿越没错了,穿越地点也基本上确认了,估计就是他被雷劈之前看的那本坑。而穿越形式和状态……
  闻九默默的想着,其实当一个安静的美男配也挺不错的。只要自己这辈子不爱上小师妹不跟大师兄那个点满了金手指的挂逼主角抢妹子抢小弟,有一个牛逼的散仙作师父,他安安稳稳的活一辈子应该也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说不定还可以大胆的期望一下再活五百年之类的。
  这样想了想闻九莫名觉得有点儿小激动。
  在原本的小说里,二师兄作为一个一直都在主角身边刷存在感但是如果不是因为和自己一个名,闻九觉得自己连这个角色叫啥名字都不可能记住的毫无存在感的伪男配实路人甲,还妄图和主角大师兄抢夺小师妹的芳心,最后走上一条反派小boss的不归路被主角清理师门,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移动型悲剧,但是在那种只要爽就够了的种马小说里又是即合情又合理,让读者也不会觉得有多难受。
  当然以前是用什么心态看待这个剧情的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只要他这辈子不作死,一定能过得不像一个杯具。
  这样想了想,原本精神有点儿萎靡的闻九觉得自己好像又重拾动力了。
  闻九一直都是一个很看得开的人,上辈子亲人死完了也没啥牵挂了,能重生一次不管重生到哪了都要好好把握机会努力活下去。
  这样想着,他在心里给自己握拳加了个油。
  这想好了,他才猛的意识到自己好像就这样双眼放空发了半天的呆把师父晾在一边儿没理。闻九赶忙回神儿道:“师父,你……”
  俐罗还是那副她早就看穿一切的样子,挂着淡淡的微笑温柔的开口道:“九儿这是想起来什么了?”
  感觉九儿这个称呼听起来有点儿娘炮,但是又不好直接说出来,闻九只得刻意无视称呼,摸了摸鼻子道:“是想起了些事儿,只是不大清楚。”
  俐罗没再多问,只是道:“想起来点儿也行,你这昏迷一天多了也没吃过东西,师父去给你弄些吃的,你再休息休息,能记起来的便想想,记不起来的也不用强求。”
  闻九点了点头,觉得这个师父好像真的像故事里那样,温柔的让人看着就讨厌不起来。
  俐罗见他那副呆呆傻傻的样子,又伸手把了把闻九的脉,道:“九儿现在脉象平稳多了,但是近期情绪还是不要起伏太大。多休息,师父每日都会来再帮你看看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