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仙界美食栏目 作者:梅花六

字体:[ ]

 
书名:仙界美食栏目
作者:梅花六
程溪作为仙界历史上第一位做菜做着做着就莫名其妙飞升的人,他既不会修炼也不会法术。
 
嗯?你问他是怎么在仙界这种危险重重,随便踩到的一根小草都可能是大能的世界里活下来的?
 
程溪:我会做菜。
 
应龙:憋说话,喂我。
 
 
修炼境界:褪凡,粹体,御空,神藏,涅槃
 
每个境界各有九重天。
 
 
内容标签:美食 乡村爱情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溪,应龙 ┃ 配角:月蝉 ┃ 其它:
==================
 
 
编辑评价:
  程溪原本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厨师,在研究菜谱的时候莫名的飞升到了仙界。不会任何法术法决的他救出了被关在阵法里面数百年之久的神兽应龙,从此过着无忧无虑的抱大腿的生活,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今天吃什么?在寻找回到凡间的方法的过程中,他见识了许多奇奇怪怪的食材,也用各色各样的美食征服了一个又一个辟谷的仙人,从此达到用美食统一仙界的目的。
  本文巧妙的将美食与仙界这两个题材结合在了一起,展现仙界奇妙的环境的同时描写出一道又一道的美食,除了美食以外也设置了种种悬念,比如凡人程溪到底是怎么飞升到仙界,他随身携带的七把菜刀又有何种秘密…种种因素混合在一起,使文章显得即美味又有阅读性。
  
  第1章 流冰碧果
  
  程溪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荒郊野岭,他的第一反应是朝背后摸去,在摸到随身携带的长木匣子后才松了口气,但还是没有放心,将背在身后的木匣子放平在地上,检查了插在里面的七把刀无一缺失之后才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这里是哪里?程溪活动了一下酸痛不已的关节,努力回想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
  他在厨房里面研究一本残缺的菜谱,尝试制作里面记录的菜式,就在快要成功的时候……
  程溪的记忆戛然而止。
  难道他还会梦游?研究菜谱研究着就失去意识乱走了?幸好不会拿着菜刀砍人。
  程溪把木匣子重新背回背上,抬头以太阳为标记判断了一下方向。
  等等……怎么有两个太阳!
  程溪以为是眼花了,赶紧揉了揉眼睛,重新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看向天空。
  还是两个太阳!不知道是不是程溪产生了幻觉,他甚至看到太阳的中心有一只舒展翅膀的金乌,在两个太阳缓慢交汇的一瞬间两只金乌还趁机交颈斯磨一番。
  程溪在读书上没有天分考不上秀才,但对一些志怪鬼神到颇有涉及,看过不少包着论语皮的志怪小说。
  “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程溪闭眼缓和了下被日光刺的流出点泪水的双眼,喃喃道,“莫非是我误入了仙人隐居之地?还是我在做梦?”
  山中才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故事程溪听说过,可他家中尚有年迈的父母,如今在这仙境中不知呆了多久,即使能回去不知父母是否还健在。
  “仙人,麻烦您送我回去吧!”程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了两个头,“我家中有父母还需我奉养。”
  额头用力的碰上土地带来的痛感让程溪明白这不是在做梦,是他真的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程溪的额头碰在湿润的土地上,听到一旁传悉挲声,抬头望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一只皮毛雪白的兔子在不远处慢悠悠的啃着草。
  “玉兔……?”程溪不确定的膝行过去,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低头看着玉兔,“麻烦玉兔仙子送我回去。”
  玉兔仿佛通人性一般用绯红色的小眼睛看了程溪一眼,又低头慢悠悠的啃起草。
  “玉兔仙子……”程溪不死心的又喊了几声,反复确定了这只是一只普通的兔子,抬头看着头顶的两个太阳,自语,“我如何才能回去?”
  肚子的一阵抗议打断了程溪的感伤悲秋,程溪站起来拍拍膝盖上的草渣,一把捞起一无所知还在啃草的玉兔。
  “兔毛柔软细腻,后肢强壮有力,肉质一定鲜美有嚼劲。”程溪捏了捏玉兔的后腿评价道,“不过在这荒郊野岭的,也找不到什么好的材料烹饪。”
  “既来之则安之。”程溪把玉兔举到面前,玉兔茫然的与程溪对视,三瓣嘴不停的咀嚼着鲜草,无知的看着这个企图把自己做成一道菜的人,“玉兔仙子,在下与你有缘,先暂时相依为命吧。”
  等找不到食物的的就讲究着做一顿蜜汁烤兔。
  ·
  幸好程溪在离醒来的地方不远处看到一颗长着果实的树,待在怀里的玉兔才逃脱了被做成一道菜的命运。
  程溪把玉兔塞到衣服里面确保不会掉下来,两三下就爬到了树上,小心翼翼的折下一簇碧绿色的果实,奇怪的是,折下了这一簇果实之后树上其他的果实马上就枯萎落到了地上。
  “仙果?”程溪把果实放在鼻下嗅了嗅,一股馥郁的香气钻进鼻腔精神立马好了许多,碧绿色的果实在太阳的照射下显现出一道道花纹,以程溪的见识竟认不出这是什么果实,“玉兔仙子,帮我试试菜吧。”
  程溪摘下一枚果实递到玉兔的面前,玉兔一点也不犹豫的就啃了起来,程溪观察了一会儿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的情况,也安心的将果实递到口中。
  果实刚一入口连嚼都没嚼就化作了一股清流流入喉中,接着腹中马上就传来寒意。
  程溪咬着牙齿按住了小腹,忍耐了一会儿寒意不仅没有消失还越来越剧烈,在程溪实在受不了的时候,玉兔才慢悠悠的挪到小腹处。
  程溪感觉到一个热乎的物体贴在他小腹上,寒意都被吸去,程溪呻吟了一声,蜷缩在了树枝上。
  恍惚间,程溪听到不远处传来人声。
  ·
  “师兄,这小澜山境里面仙气这么充足,为什么不长期在里面修炼?”刚入山门的祝清佩紧跟在师兄费慎旁边,“要是在里面修炼,恐怕只需要十年师兄就可以突破到御空境了。”
  费慎对这位貌美的师妹一向很有耐心,“这小澜山境的仙气与外界不同,据说小澜山境是老祖为了镇压一条魔龙而创造的,此处的仙气都是从魔龙身上抽出来的,吸收太多与修为无益处。”
  祝清佩轻呼了一声,又立马捂住了嘴,生怕哪里钻出来一条恐怖的魔龙,“那…那师兄…”
  “师妹不必担心,这小澜山境若是真有危险,长老们不会派我们来的。”费慎解释,“我们这次来是摘取快要成熟的流冰碧果就可以了,只要小心以流冰碧果为食的灵兽。”
  “师兄,流冰碧果不见了!”祝清佩突然指着光秃秃的树枝叫道。
  呆在树上稍微缓解了点寒意的程溪尽量将自己缩成一小团躲在树叶的阴影中,直觉告诉他不能被这两个仙人发现,仙人口中的话程溪似懂非懂,但也能猜出仙人要的东西刚刚被他吃了。
  “不可能,这里设了阵法阻止灵兽进入的。”费慎神色沉重的检查了周围的阵法,发觉阵法的核心被人破坏了。
  “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进了小澜山境。”费慎马上就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拿出传音玉符和门派中的长辈说明情况,“师妹,能避开守护境门的师兄师姐进入小澜山境的定不是平凡之辈,我已经禀告宗门,我们原路返回说不定会被拦阻,不如就此等待宗门来人?待我将阵法修补一二,也能抵挡一会儿攻击。”
  祝清佩不过是刚入宗门的小弟子,自然是点了点头听从师兄的吩咐,掏出一些材料帮忙修补阵法。
  ·
  怎么还没走?
  腹中的寒冷感渐渐消散,程溪活动了一下酸麻的手臂。
  怀中的玉兔从衣服里面钻了出来,在吸收了程溪身上的寒意,绯红色的双眸显得灵动多了。
  “?”程溪不敢开口,生怕被那两位仙人发现,只能用眼神询问玉兔。
  玉兔动了动耳朵,毫无征兆的从树上跳了下去,落在草地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它抬头用红彤彤的眼睛看着程溪。
  程溪看了眼两个仙人又看着玉兔,犹豫再三眼看玉兔都要不耐烦的走了才咬牙也跳了下去。
  幸好这一系列动作没有引起那两人的注意程溪赶紧跟在玉兔的身后,在走出一定的范围的时候程溪感觉到了一阵阻碍,但看看四周却什么都没发现,在往前走了一步后阻碍就消失了,程溪也没有放在心上。
  “师兄!阵法又被破了。”祝清佩发现了异常,急忙说道。
  “不可能!”费慎猛地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说,“阵法核心已经被改到我身边了,不可能被破的,我也没感觉到阵法波动!”
  ·
  “玉兔仙子,你要带我去哪里?”程溪跟在玉兔后面已经完全确定这不是一只普通的兔子,它能听懂人话,要是现在他开始说话程溪也完全不会惊讶。
  玉兔没有理程溪,一路向前走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走着走着程溪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极大的压迫力,一个站不稳跪在了地上。
  玉兔也似乎也受到了阻力停在了程溪的脚边,它思考了一会儿,用头蹭了蹭程溪的鞋子。
  “你好歹也得告诉我要去哪里吧?”程溪苦笑了一声,撑着膝盖勉强站了起来。
  玉兔停下了动作,抬起头用红彤彤的双眸看着程溪。
  一个柔软的女声在程溪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你是破阵体,集中精神,你能过去的。”玉兔略微停顿了一会儿,道明了要去做什么,“我来小澜山界是为了救一位旧友,出了些许意外…希望你能帮我一把。”
  “破阵体是什么?你的旧友是那条魔龙?”程溪敏锐的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破阵体所过之处阵法皆破。”玉兔说这些话好像很费神力,说完之后毛色都黯淡了许多,“他并不是魔龙,他是应龙。”
  大荒东北隅中,有山名曰凶犁土丘。应龙处南极,杀蚩尤与夸父,不得复上,故下数旱。 旱而为应龙之状,乃得大雨。
  程溪读山海经的时候见过应龙,按照描写来说应该不是什么恶物。
  “就一直往前走嘛?”程溪抱起没什么力气挪动的玉兔问道。
  玉兔蹭了蹭程溪的手腕表示确定。
  “那这样,往左走的话蹭我手腕,往右走的话蹭我手背。”程溪一边艰难的向前走一边说。
  
  第2章 青梗烤鱼
  
  “哈…哈…我实在是不行了…”程溪一手撑着膝盖低下头不停的喘气,一手还抱着油光水亮的玉兔,“仙子,还有多久啊?”
  程溪抬头向前看去,走了不知道多久前方还是一颗颗的树。
  “快点!”玉兔的声音变得急躁了起来,“望山宗的人来了,他们现在还没发现你来这里,但是你走过的地方阵法全被破了,迟早会被发现的。”
  “我走不动了。”程溪现在双腿都发软,长期在厨房里面工作的他体力不算差,但实在是走了太久了,加上身边都有一层看不见的薄膜阻碍他前进,比平时走路要花更大的力气。
  “被他们发现的话,你会死的。”玉兔软绵绵的声音变得严肃了起来,“小澜山界中拥有众多灵药灵兽,你一个突然出现在望山宗的小澜山界中的人会有什么下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