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上神留步 蛇君勾勾缠+番外 作者:宁弯勿折

字体:[ ]

 
书名:上神留步 蛇君勾勾缠
作者:宁弯勿折
 
文案
当冷峻战神遇上吃货蛇君,一次次的阴差阳错下,究竟能引发什么样啼笑皆非的故事呢?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佘桑陌(墨芷仙君)龙阡刃(焱淼上神) ┃ 配角:胡冰瑾(沧暝圣君) ┃ 其它:龙蛇
 
  ☆、双绝
 
  仙魔大战中,魔族败北。仙帝与魔君协定彼此在位期间,双方不得以任何理由进犯。此后各界一派祥和,享受着难得的清静。提起仙魔大战,有一个人的名字,是被各界流传的。这个人就是龙族新一任族长,仙界素有战神之称的龙阡刃。
  越是修为高深,容貌便越为俊美。别看龙阡陌在战场上杀伐果决,却长着一张十分文雅风流的脸。若不是脸上那万年不变的冷寒,和眼中化不去的戾气,往人群里一站,这位绝对是翩翩佳公子一枚。
  纵是如此,向他表白的仙娥妖姬依然络绎不绝。不管是怎样的死缠烂打,始终不予理会。倒是让那些人误以为他真的铁汉柔情,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儿。
  然而,这绝对是天大的误会。他之所以无动于衷,只不过是因为自身喜欢男子罢了。没错,那些爱慕者皆是容貌倾城之人,他却只能抱歉:性别不符,感觉不对。当然,关于他喜欢男子的事情,不是没有人怀疑过。
  可是,在层出不穷的自诩长相不俗的男仙们追求失败后,众人私底下不禁有了新的猜测:难不成战无不胜的龙阡刃,其实不行?要不然怎么几万年愣是没有看对眼的呢?他身边的好友,也都找到了称心的仙侣。唯有最为出众的他,却偏偏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对此,各界之人都蠢蠢欲动,总是想着自己还有机会。几万年来,都想在龙阡陌身上做文章,却永远的千篇一律。当所有人对此不再抱有希望的时候,事情恰恰有了转机。直到遇见了某人,战神终于陷入他此生最大的劫。
  葡萄架下的藤椅上,一个长相魅惑的男子,慵懒而恬静的睡着。雌雄莫辩的脸上,精致的五官让女子都为之嫉羡。上好的美男小憩图如此大方的展示出来,使路上往来的仙人忍不住驻足观看。然而,却也只可远观,不可近看。
  不过,这样的美景很快就被打破了。一道十分清丽悦耳的声音传来,由远及近始终喊着同一个名字——桑陌。下一刻,听到好友召唤的男子,不悦的睁开自己的双眼。那明亮的双眸,还带着残留的睡意和朦胧。
  声音也变得格外软糯道“你不知道自己很吵么?前段时间一直失眠。好不容易找个地方睡觉,才一会儿就被你吵醒了。”语气中带着几分抱怨。说这话的时候,身子还斜靠在藤椅上,没有进一步动作。
  听了好友的强词夺理,来人不禁扶额道“如果你指的是上个月只有五六天是清醒的,这个月清醒了十天的算法来看,你的确失眠了。你的寝殿离此地也没有多远,腾云过去也不过一会儿的工夫。你什么时候能承认自己其实是懒呢?”
  看着有些黑脸的好友,吐了吐舌头道“这不是在酒仙那里小酌几杯,半路上突然有了睡意,才随便找了个地方停下么?我等一下就回了。”眉角一抽道“我人都来了,你不和我一道回去,怎么还要等一下?”
  说话的男子长相也十分俊美,却不似他的阴柔,倒是多了几分霸气。此人正是狐族圣君胡冰瑾,而让他极度无奈的人,便是好友佘桑陌。
  从佘桑陌的相貌,就可以看出此人法力高强,偏偏性子懒散,除了吃和睡,很少有看见他主动修炼的时候。亲近的人对此比较头疼,其他仙人更是私下里给他起了一个雅号‘第一懒仙’。
  其实,这个称号里没有丝毫的嘲讽成分,实在是因为佘桑陌本人已经懒到了一定的境界。作为位列仙班的仙君,按理说不需要多少睡眠,也很少吃东西,大多数人都把自己的时间用来提高修为法力。
  总是有那么一个幸运而例外的,他就是佘桑陌。佘桑陌是非植物类唯一一个天然灵体者。所谓的天然灵体,也叫做自灵体。拥有这种体质的人,最好的修行便是吸收天地日月之精华。走路,饮食,睡觉,都相当于修炼。不得不说,他幸运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所以,就算他平日里疏于修炼,法力却仍然不断提升。让那些没日没夜奋发图强的人情何以堪?正是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造就了他更为懒散的性格。
  虽然两个人已有上万年的交情,可是每次看到好友这么个模样,胡冰瑾还是忍不住嘴角抽搐。单看他们的外貌,几乎所有人都会认为佘桑陌才是出身狐族的那个,因为他身上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媚。就算是见惯了他这副模样的胡冰瑾,也忍不住失神。
  随后恨铁不成钢道“跟我走,赶紧回去准备准备!”被他强行拉起来的桑陌脚下一软道“走路什么的,最费事了!要是不认识你,我还真以为你这个时候急着去投胎!”几句话就暴露佘桑陌另一个特点——说话欠抽!
  被气昏头的人一路上连拉带拽的,在听到了第五次窃窃私语后,总算想起要腾云的事情。冷哼一声把人给带上去了。佘桑陌重心不稳,直接趴在云团上。了解他修为的胡冰瑾不担心某人会掉下去,却担心他再懒出一个境界。
  回头想要提醒他,一排黑线便挂了满脸。某人还维持着摔倒的姿势一动不动,不用怀疑,佘桑陌一定睡着了。不再理会某人,暗自念了一个咒,加快了云朵的运行速度。值得深思的是,不论如何左摇右摆,佘桑陌仍旧安稳的睡在上面,连动都没有动过一下。
  其实,在所有仙家渡劫成功飞升位列仙班之后,仙帝会按照个人的修为,安排一定的考核项目,完成的人可以获得相应的职务。胡冰瑾原本比佘桑陌还晚了几千年,现在已经晋升为圣君。而连续考核三次的某人,到现在还只是一个仙君。
  其实,他们两个人都清楚,佘桑陌的法力,已经高过了任何一个仙君,甚至和自己也是平手。他之所以连着失败三次,不过是因为中途都睡过去了而已。
  蛇是需要冬眠没错,那是对于没有修为的肉体凡胎而言。可是,佘桑陌偏偏承袭了凡物所有的习性。简单来说可以用四个字概括:好吃懒做。对于这样的他,仙帝也忍不住摇头,直接将人淘汰。
  久而久之,所有人都习以为常。仙帝也放任了他的做法。以至于到现在,刚晋升的这些小仙,根本就不知道还有墨芷仙君这一号人物。除了他们两个人,谁都不清楚佘桑陌的法力到底是何程度。
  到了佘桑陌的宫殿门口,他不客气的一脚把人踹了下去。因为平日里某人有严重的洁癖,整个宫殿包括附近的通道都是一尘不染的。所以,即便某人趴在了地上,也溅不起一丝灰尘。宫里的仙侍们对此现象都见怪不怪了,除了沧暝圣君,没有人能把他们仙君带回来。
  沉浸在美梦中的人,被摔得七晕八素。看着自家仙侍们目不斜视的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佘桑陌懊恼道“本君白养你们了!居然都不过来扶一把。。。”
  刚说到此处,就感觉一阵剧痛传来,愤怒的瞪向后方,始作俑者看都没看他一眼就直径走进殿中。只留下某人幽怨的捶地:典型的喧宾夺主,鹊巢鸠占!可恶,又踩他的尾巴!嘶。。。好疼!嘤嘤嘤。。。
  虽然这样的情景隔三差五就会上演一次,仙侍们却还是忍俊不禁:怎么办?自家仙君越来越蠢萌了,好想上去揉一揉。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是再清楚不过。多数时候佘桑陌很好说话,总是笑脸迎人。一旦犯了他的忌讳,那种毁天灭地的恐怖模样,怎一个狂字了得?
  他的起床气十分严重,能这么对他的人,整个仙界恐怕也很难找出第二个。那种实力他们才不想再见识。很多人都被他的外表骗了,某人绝对是那种扮猪吃老虎类型的。
  知道指望不上他们,好整以暇的起身,拍了拍衣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幽幽开口道“接下来的一百年里,得空就去练习一下‘五体投地’吧!”在仙侍们石化的时候,某人已经哼着小曲进殿了,留下一众悔不当初的仙侍在后面捶胸顿足的哀嚎。
  余光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心情愉悦的勾了勾唇。里面响起了胡冰瑾的怒吼道“没死就赶紧滚进来!”笑意僵在嘴边,眼中升起怒火,猛地一跃而起朝对方飞去。
  忽略佘桑陌的绝美容颜,他身边的人就会发现,此人有一个堪比恶魔的心。谁要是得罪了他,他一定会不声不响的还回去。其惨烈程度,必定让对方生无可恋,万分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一道劲风呼啸而来,胡冰瑾便看到一团黑色朝自己扑来。没错,佘桑陌就是仙界中的异类,一个唯一穿黑色的人。就算曾经被误认为是魔界的jiān细,也依然我行我素。他在用行动告诉所有人,有一种特立独行叫做佘桑陌!
  
 
  ☆、赴宴
 
  虽然佘桑陌的来势很猛,胡冰瑾仍然轻松的化解了他的愤怒。再一次被对方当成小孩子一般的抱在怀里时,恼羞成怒道“你最好给我一个饶过你的理由!”
  翻了个白眼道“先别说那么多了,你把这身衣服换了,跟我去个地方!”坚决的摇了摇头道“不换!这身衣服我很喜欢,刚让人赶制出来穿在身上,你就让我换了办不到!而且我现在困得难受,之前又被你踩了,哪儿也不想去。”
  斜了他一眼道“真不去?今天的宴饮空前盛大,应该有很多你喜欢吃的。”听到这话眼睛立刻变得亮闪闪道“是么?那我去!”不过还没有被美食冲昏头脑,顿了一下道“好端端的怎么就宴饮了?我没听说啊!”
  白了他一眼道“这不是为战神接风洗尘么,除了他整个仙界谁还有那个面子?你一天两耳不闻窗外事,除了吃就是睡,能知道什么?”看了他一眼道“你对战神就不好奇么?他可是咱们仙界的风云人物!我曾经在全仙宴上远远的见过他一次,简直惊为天人!”
  话锋一转道“单看容貌,我认为他还没有我长得霸气呢!我觉得他不像是武将,倒很像是舞文弄墨的。。。”听着方才还说时间紧急的好友滔滔不绝的谈论战神,不客气的打断道“战神本来就是天人了,还有什么可惊的?”
  顿了顿又道“早就跟你说让你少去凡间溜达,把人家的语言学的不伦不类,也就我不笑话你。”胡冰瑾的俊脸红了一下道“我真不明白,人间那么多好吃的,你如此贪吃,为什么不去试试?”
  脸上失了笑容道“你不是着急么?咱们这就走!”对于好友再一次岔开话题,胡冰瑾感觉十分无奈。他不知道佘桑陌为何如此抵触人间。看着对方走出大殿,连忙追了上去道“你就打算这么去?我不是让你换一身衣服么?难道你真想让战神把你当成魔军?”
  停下来看了看自己的蟒纹黑衫,转了个圈儿道“我觉得挺好的啊!我的本体就是黑色,你还想扒了我的皮不成?而且你明明知道我的衣衫都是黑色的,若是有诚意怎么不带一套现成的过来?”
  被他的理直气壮噎的一口气没上来,好半天才道“你个没良心的!合着我以前准备的双倍礼物都喂了狼!”不咸不淡道“那你就找那些收礼的,看看他们到底谁是狼。”
  其实,全仙宴佘桑陌也去了,但是当天他除了吃便是喝,几杯果酒下肚,就不省人事了。就算战神真的在场,他也不一定认得。佘桑陌不是不信胡冰瑾的话,纵使他言语中带着几分夸张,战神的相貌绝对也不能差到哪里。
  然而,某人相貌好看的人见过了太多,根本就没有谁能真正让他眼前一亮。坦白讲,在佘桑陌的眼中,战神还不如一块糕点吸引他。若是龙阡刃的那些爱慕者,知道佘桑陌的心里是这么想的,他一定会遭遇围殴。
  看着那在地面上一晃一晃的尾尖,胡冰瑾的眼角一抽,快步追上他道“我可提醒你,待会儿还是喝茶好了,平常也就算了,战神出现的时候,你就别显诒饶侨偷沟木屏苛恕!碧耍O陆挪降馈澳隳睦凑饷炊喾匣埃克艿脑倏恚共蝗梦液染屏耍俊
  看着某人毫无自觉的模样,胡冰瑾的头更痛了。佘桑陌就是一个喝醉后做什么都不记得的人,他一直以为自己的酒品很好,只有见到的人才知道那是多么的不忍直视。虽不至于丑态百出,绝对也称不上好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