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仙之大赢家+番外 作者:小鹿犬(下)

字体:[ ]

 
 
 
☆、第68章 准备
 
天机阁的主事者宣称,只要能提供揭天令的线索,便免费赠送这次机缘——蓬莱仙境遗址所在的情报,如果愿意交出揭天令,天机阁不但会让他探索遗址,还会用仙剑法宝灵石来交换。等到揭天令收集齐全,天机阁打开遗址禁制后,如果修士答应进去后帮他们寻找一样东西,便可以免费得到遗址所在的情报。至于为什么要金丹期修为以下的修士参与,是因为蓬莱仙境只允许炼气期和筑基期的修士进入,一旦金丹修士闯入,便会启动法阵与禁制击杀。
    温乐和林乘风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心领神会,温乐扯着陆小季的衣袖,把他拖出了天机阁,林乘风和方越也走了出来。
    陆小季还在嘀咕,看到三人脸色都有些慎重,他便自觉闭嘴,乖乖的跟着三人去了一个隐蔽的角落。温乐伸手设下一个简单的隔音法阵,林乘风用神识搜索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问题,温乐这才说道:“大师兄,难道这真的是个局,在针对我们来着?”
    林乘风有些犹豫:“如果是想要设计我们,应该不会这么直接的摆在台面上吧?”
    方越也有自己的看法:“如果是天机阁主使,那他们一直隐在暗处,为什么要正大光明的出现,其中一定有问题。”
    三人没有告诉陆小季关于黑色玉佩的事情,所以陆小季听得一头雾水,他嘟囔着道:“你们在说什么啊,怎么都不关心那个揭天令啊,没有令牌我们怎么能进入遗址啊。那可是蓬莱仙境的遗址呢,据说当初蓬莱宫里有很多好东西的!”
    三人无视陆小季,都在盘算天机阁是不是那个企图暗算他们的幕后组织,陆小季还想嘀咕,温乐顺手一记禁制贴上,好了,世界清静了。
    自从慕语嫣去了乾元峰,她和那些阵修相处愉快,对温乐的怨恨便少了很多。温乐前去请教,她也不藏私,很是教了一些简单有效的禁制手法,所以温乐现在轻松就能让陆小季禁言,当然这也是因为陆小季没有反抗的缘故。
    “会不会是天机阁只是被推到明面上的幌子,后面还是有暗手操纵?”温乐突然想到一个可能。
    林乘风和方越对视一眼,觉得温乐猜测的有道理。目前情况,要么天机阁就是夺取揭天令的主谋,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迫不及待的跳到了前台;要么天机阁就是被人利用,主谋另有其人。不管怎么说,托天机阁之福,他们总算明白了这黑色玉佩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
    温乐压低声音:“那……我们要不要?”他话虽然没有说全,但林乘风和方越都明白他的意思。
    揭天令一共有五块,少一块便无法打开蓬莱仙境的入口,如果不交出去,自然天机阁的这次寻宝行动肯定是无功而返;如果交出去呢,万一正是那个组织期待的结果,岂不是白白便宜了仇人?
    三人思考了一会,还是决定把揭天令交出去,想要探索遗址只是一部分原因,打算引出幕后主谋才是重点。毕竟揭天令放在温乐那里一直不动的话,也不过是块没用的玉佩,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不过打算去遗址探险和引出敌人,那么就得先做好各种准备,而且还要等另一块揭天令现身才能行动。三人也不着急,温乐解开了陆小季的禁制,一行人又进入了天机阁。
    主事者已经不在里面了,不过天机阁的员工还在回答修士们的各种提问,温乐他们也仔细听着。
    天机阁昭告修士,凡有揭天令下落线索的,消息经验证无误,如果不想参加遗址寻宝,就换成重金酬谢。如果肯交出揭天令,可在天机阁藏宝库中任选一物带走。若愿意为天机阁办事,只需留下联系方式,等天机阁凑齐五枚令牌,便会传信告知,到时候发下心魔大誓,天机阁便带众人去遗址所在。天机阁以千年信誉担保,承诺过的丰厚回报定会实现,也绝对不会做出私吞揭天令独自去探索遗址的事情。
    温乐他们听了一阵,跟着修士们留下了联络方式,便离开坊市回了蜀山。反正他们也不着急,毕竟天机阁还差一块揭天令没有寻到,等那块出现了他们再行动也不迟。
    林乘风和方越是师兄,陆小季不好缠着他们,所以一回到蜀山,陆小季就扭着温乐不放,非要温乐说出他们那么奇怪的原因。
    温乐把陆小季当弟弟看待,自然是不忍心让他参与这趟浑水,但是毕竟大家是修士,是要在生死之间成长,不可能不冒险,也不能一直瞒着同伴。温乐便隐去了艾凤武的死因,只说自己下山后不慎得了揭天令,惹来了杀身之祸云云。
    陆小季听得目瞪口呆,虽然有些害怕,但同仇敌忾之心大盛,他拍着胸膛,大声道:“放心吧,阿乐,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温乐一脸黑线,报什么仇啊,小爷还没死呢,是敌人那方吃亏好不好。
    陆小季看到温乐不阻拦他参与探索遗址,心里大定,笑嘻嘻的开始清点他的储物袋,准备寻宝需要的丹药符篆。
    等到陆小季准备妥当,温乐这边就开始了特训。
    虽说剑修战斗力同阶无敌,不过战斗方式实在是太单调或者说天真了。剑乃兵中之王,是正派君子最喜欢用的武器,剑修也是刚直不屈的性情,但是这样就太容易吃亏了。一般魔修都是法修,就算是魔道剑修,最多也只是剑法犀利狠辣,出手无情,却少有阴险狡诈,诡计多端的。在温乐加入战斗同伴之前,林乘风和方越他们的战斗模式一直都是比拼剑术,很少利用外物。但是温乐觉得这样太傻,不是说要他们变成jiān诈小人,但最少别那么直嘛。
    符篆、法宝、丹药,虽然是外物,但该用就要用,说到底,剑也是外物,这一切都是为了获胜而需要使用的工具。再说了,剑术中也有诱敌深入和惑敌变化的剑招,那么用剑的人稍微灵动机敏一点,不是更好?
    林乘风和方越虽然年长,但几次战斗下来,对温乐的做法还是心服口服,自然认真听教。陆小季反而有些不服气,嚷嚷着要和温乐打上一场,说要一剑破万法。
    再诡诈的花招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是无用,但是不过才筑基期的剑修,谈什么绝对的实力?温乐看着陆小季满脸不服,他也不生气,执起戮空剑,就开始追砍陆小季。
    陆小季边逃边叫不公平,温乐冷笑道:“现在知道怕了?你以为敌人就会乖乖的和你对打,还要把修为压到和你一样?我说的那些法子说白了就是为了自保,你还要不要你的小命?”
    陆小季快要哭了,温乐的修为比他高,剑法比他厉害,身法也比他快,又是抢先出手,他哪有还手的机会啊,真是太欺负人了。
    温乐看到陆小季老实了,便继续灌输正确的战斗方式。什么风筝战术啊,游击战术啊,示敌以弱啊,各种杂七杂八的战斗方式都说了个遍。温乐虽然是剑修,但毕竟是穿越者,重视结果胜过过程。就像某伟人说过【管它白猫黑猫,只要能抓耗子就是好猫】,同样只要能获胜,又何必在乎手段呢。
    林乘风和方越自然赞同温乐的观念,只有陆小季有些意见,在他看来,如果为了达到目的就不择手段,那还算正道么,不是邪派的做法吗?目的正确,过程就一定是正确?万一误入邪道怎么办?
    温乐记得他所在的那个时代也有关于这个的争论,只是他觉得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他们又不是要为恶害人,只是要自保。再说所谓正邪之分,他觉得是在乎心,并不是看手段,难道说正道人士用邪派法宝就是坏人啦?林乘风点头:命都没了,那些身外之物还有什么可以吝惜的?再有用的东西不使用,便就是无用。方越最后总结:赢了才能维护正道,死了还说什么铲jiān除恶,成王败寇啊。
    陆小季一个人自然无法反驳三个人,只得乖乖跟着学习。
    这也是沈谢收徒不管放纵自主导致的结果,林乘风和方越一直没受过完整正统的修真界教导,算是函授加自学的野路子,自然容易理解和接受温乐的观点。
    逍遥阁四人还在改进作战观念和方式,这边天机阁已经有了收获。有人提供了一块揭天令的下落,天机阁正派人与令牌主人接洽商议,估计两三天内就有结果。
    收到这份灵符传书,林乘风他们便准备下山,不过温乐却又有一个新主意。
    温乐笑吟吟的看着陆小季,后者条件反射的捏住一把符篆:“干嘛,想打架么?”
    “说了多少次,用符篆时一定要隐秘迅速,你做得这么明显,不是让敌人有所防备么?”
    陆小季嘿嘿一笑:“那我也可以是用右手的符篆吸引你的注意,左手施展真正的攻击啊。”
    真是学好三年,学坏三天,温乐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教错了。他撑住额头,叹道:“小鸡啊,我们商量一个事。不如你先下山去卖我这块揭天令的消息,等那边给钱了,我再拿揭天令去换东西。”
    陆小季再次拜服在温乐的厚脸皮下,居然一份令牌还要收两次钱,真是jiān诈!
 
☆、第69章 选宝
 
天机阁的速度极快,不到两天就又有消息传来,天机阁已经得到了第四块揭天令,无数低阶修士摩拳擦掌,都在等待最后一块令牌的下落。
    真·jiān商温乐看到时机已到,就让陆小季下山去卖揭天令的情报。陆小季本来还有些羞涩,觉得坑人不好,但温乐一说报酬全部归他,陆小季就兴高采烈的奔向天机阁了。
    林乘风:我觉得吧,我家小师弟就算成不了修士,也一定能凭商贾本事成为一方巨富。
    天机阁这边早就期盼着第五块揭天令的消息了,陆小季提出他不要遗址的情报(反正温乐答应了会带他去)要上品灵石,天机阁这边也一口应允。
    陆小季说出了温乐的名姓门派,天机阁的人就迫不及待飞剑传书给温乐,开出种种条件来交换揭天令。温乐这边将手里的揭天令图像录入玉简,又托飞剑带回。天机阁的人查验无误,便把一袋上品灵石交给了陆小季,还赠送了一瓶上好丹药,请他帮忙劝说温乐转让揭天令。
    陆小季极其爽快的一口答应,他心里暗暗发笑,阿乐本来就打算卖掉令牌,就等你们大出血咯。
    温乐这边施施然下了山,林乘风和方越自然跟随在后。三人都易了容颜又遮掩气息,免得被不怀好意的人盯上。等到了隐仙坊市,方越和林乘风却没有陪同温乐进天机阁,而是若无其事的走到了另一边,装作挑选货物。
    温乐进到天机阁,把自己来意一说,原本还有些懒散的工作人员顿时满脸堆笑,一边殷勤招呼温乐进内室说话,一边赶紧通知主事者出来接待。
    白净微胖的主事者很快出现在温乐面前,他依然眯着眼笑道:“这位小友,你可是愿意出让你手里的揭天令?”
    “是啊。”温乐笑得一脸真诚:“贵阁这么慷慨大方,愿意让我任选宝物,还许诺让我成为你们的贵客,我自是乐意交换。”
    “那请小友把揭天令给我,老夫立刻派人领你去宝库。”
    主事者一说完就发现温乐轻轻摇头,他略微一愣,旋即笑道:“看来小友是信不过我刘某人,也罢,不如小友先挑选东西,再将揭天令给老夫,如何?”
    温乐赞道:“刘掌柜真是豪爽。”温乐担心一进来会被抢夺令牌,就把令牌交给林乘风保管,让他和方越在外面守候。如果天机阁发难,反正温乐身上还有最后一点保命剑气,可以拼着逃出天机阁。退一步说若温乐逃不掉,师兄们也可以回蜀山报信。如果天机阁敢在隐仙坊市动手,不但违反了坊市的规矩,还会引来蜀山追究,就算他们是幕后真凶,想必也不敢这么冒失动手。
    主事者唤来一个老成持重的中年男子,让他带温乐去挑选一样宝物。主事者也不怕温乐巧言欺骗,因为每块揭天令都有细小的差别,如果温乐没有揭天令在手,是无法给出真令的图像的。另外若是温乐拿了宝物又不肯给令牌,嘿嘿,他堂堂元婴修士,难道还奈何不了一个低阶小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