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法的若干种错误使用方式+番外 作者:肚皮三层肉

字体:[ ]

 
 
书名:魔法的若干种错误使用方式
作者:肚皮三层肉
 
大魔法师在王国的英雄身上发现了奇♂怪的魔法道具……
 
简介
大魔法师在王国的英雄身上(体内?)发现了奇怪的魔法道具……杀得了魔王救得了公主的英雄私底下竟然在做这种事情,真是太……太难以想象啦。
会努力控制尺度。
主角无节操,体位是浮云。
  
 
第1章
  所有人都知道,王国里最英俊的人是亚力克。
  他的金发比阳光还灿烂,嘴唇和玫瑰花瓣一样红,笑容像蜂蜜酿成的酒。他还是个剑术高手,驯服了狂暴的龙,又杀死魔王,救了公主。人们赞美他,如同赞美神话里驾着战车追赶太阳的英雄。他也确实是英雄。当他战胜归来,抱着公主从龙背上跳下的时候,王城的居民都屏住呼吸。夕阳在他背后将天幕染成紫色,为他镀了一层橙黄的光。礼炮响起,魔法烟花在空中绽放。公主提起裙子,含泪而又带笑地奔向国王。
  那时候大魔法师格雷也在人群里,负责燃放烟花。当然,他的工作不总是放烟花。他也研究龙的弱点,琢磨魔王城堡的结构缺陷,给勇士们的武器制造附魔。亚力克大部分成就背后都有他的一点功劳,虽然他们从没正式见过面。那是因为他们都很忙——亚力克忙着拯救公主,而格雷有无穷无尽的羊皮卷轴和魔法实验要面对。
  当然偶尔也有不那么忙的时候。
  所以后来在一次皇室宴会上,他们终于认识了彼此。
  回忆往事时,亚力克说:“那天,我犯了个错误……”
  “我喜欢这个错误。”格雷说。
  
 
第2章
  亚力克身上带有魔法波动。
  细微,并且以一定频率在震动。亚力克正站在贵族小姐们的正中央,右手捏着高脚杯,脸上挂着微笑。他将重心放在右脚上,左脚微微弯曲。说了几句话之后,又换了姿势,用手扶着腰,把重心转移到右脚上。贴身的长裤包裹着他的臀部和大腿,勾勒出紧绷而充满力量感线条。
  格雷的目光偶尔移过去,又飞快地挪开。亚力克每一个小动作都能让震动的频率产生变化,使格雷指尖酥麻。所有人都在交谈,只有他被这奇怪的魔法困扰着,几乎坐立不安。
  这也不奇怪,他绝望地想,只有他一个魔法师。
  亚力克后退一步,转头为一位贵族女士取来一小块蛋糕。格雷手背被看不见的绒毛蹭了一下,又轻又柔,连带着心也痒痒的。他握起拳头,但这于事无补。亚力克又动了,屁股靠在墙上,而且还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叹息。
  格雷决定不再忍下去,于是从沙发上站起来,向魔法的源头走去。
  “谢谢。”那位女士对亚力克说,“您今天一直扶着腰,是因为不舒服吗?”
  “是的,一点旧伤。”
  格雷在心里说,撒谎。
  “腰伤?”女士惊叹着,放下蛋糕,用双眼注视着亚力克,“那您还是坐下比较好。”
  恰好有一个空椅子。亚力克被她强拉着坐下。体重完全落到椅面上的那一刻,金发的英雄闭了闭眼,皱起眉毛。他的面颊发红,看上去是出于热,或者喝了酒。格雷走得越近,就看得越清楚。亚力克的双腿交叠在一起。魔法师先生敢打赌,他一定硬了,只是仗着有护裆作为掩饰,才没被人发现。
  因为那种魔法波动是时下最流行的跳蛋产生的。
  想不到王国的英雄竟然在做这种事情……塞着跳蛋来参加宫廷晚宴。格雷不打算评判任何人的性行为方式,但亚力克已经影响到了他。作为一个感觉灵敏的优秀魔法师,他自己也快有反应了。更糟糕的是,亚力克好歹有护裆,而他的外衣只是一件轻薄的法袍。
  格雷挤到两人之间,朝亚力克打招呼:“您一定是王国的英雄。”
  女士用扇子捂住嘴轻喊:“大魔法师先生。”
  亚力克的表情是全然的惊愕。他睁大眼,上下扫视了一遍格雷,几乎磕磕绊绊地问:“我、我以为魔法师们都没空来参加这次宴会?”
  所以他就用上了这种魔法道具吗?以为不会被人发现?格雷说:“只是我的导师没空,所以他让我过来。”
  “您的导师?”女士惊呼,“您说的是索克拉提斯吗?”
  “没错,我尊敬的女士。”
  亚力克没有说话。格雷在心里揣测,这位金发剑士一定在找借口想要离开。他不由得产生了一种奇妙而隐秘的快乐——被迫关注被迫忍耐了这么久,现在终于轮到亚力克不自在了。
  亚力克抬起头凝视格雷,用一双蓝得过分的眼睛不出声地祈求,睫毛微微颤抖。他确实非常英俊,这样专注地看着谁的时候,几乎令人窒息。格雷张开嘴,停了半秒,把之前想说的话全都吞下去。他依然没打算告密,只是在背后轻轻活动了一下手指,用魔力让跳蛋的震动变得更剧烈一些。
  腰抖了一下,亚力克用肘部撑住桌面,垂头将脸埋在掌心里。
  “您怎么了?亚力克,亚力克?”女士抬起头,焦急地看向格雷,“法师先生,他恐怕是腰伤发作了。”
  “我会治疗法术。”格雷说,心跳得比平常快,“我带他去休息室看看。”
  法师不善于肉搏,但完全足以挟持一个不敢用力挣扎的对手。格雷凑上前,在亚力克耳边低声对他说:“我建议您先不要乱动。”这是一句货真价实的劝告,但也许在对方听来,会被当成威胁。亚力克果然没有乱动,只是摇着头微微挣扎,一直坚称自己没事。他呼吸急促,额头和手心全都是汗,喉咙深处克制着含混的喘息。谁都看得出来他的不对劲,所以格雷获得了更大的方便。
  他握住亚力克的手,按着微微颤抖的指尖,在浮空法术的帮助下把人架起来。亚力克的手臂搭在他的背上,紧绷着。宴会上的人纷纷问候英雄的身体,格雷一个个点头,告诉他们自己会详细检查。侍者为格雷引路,帮两人打开休息室的门和灯。格雷用魔法把亚力克放在床上,转身锁上房门。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事,并有些紧张起来。
  我动了王国英雄的跳蛋,格雷想,他能杀死一个魔王,打晕一条龙,单手举起二十个公主,和一百个我近身格斗,而我对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得罪他,然后把自己和他关在同一个小房间里。看在自然神的份儿上,这真是疯狂。
  他拿不准自己究竟打算做什么……也许是想一个人静静地、偷偷地多看一会儿亚力克漂亮的蓝眼睛?
  不论如何,他都得先解除自己的魔法。
  亚力克侧躺在床上,弓着背,双手紧紧抓着床单。格雷在窗边蹲下,观察亚力克的情况。他解咒用的魔力稍微多了点……好吧,也许不止一点,因为跳蛋的魔法振幅完全消失了。他说不定刚把英雄的情趣玩具弄坏了。
  他沮丧又焦虑,几乎忍不住想去咬自己的指甲。
  亚力克低声呻吟着,伸直身体转过来,然后坐起,再次把脸埋在手心。格雷沉默地等待,可是亚力克一直没有动,也没有反应。他只是耳朵红了,而且越来越红。
  “我、我觉得您这种使用方法不太安全。”最后,等不下去的大魔法师先生小心翼翼地开口。
  亚力克终于放下双手。他的眼睛简直能和最顶级的蓝宝石相媲美。趁着他还没说话,格雷飞快地继续:“您知道吗?事实上,这种型号的魔法跳蛋就是我们塔里的实习生弄出来的产品,稳定性和隐蔽性都不太好,任何一个魔法师都能影响它的功能和功率……”
  “求求您别说了……”亚力克叹息着说,“说明书上都有,我本来以为今天没有魔法师……”
  格雷朝上瞄了一眼,低声嘟哝:“我很抱歉。”
  “不,这都是我的错。”
  “我不该来参加晚宴的。”格雷说,也叹了一口气,“也不该……唉,算了不多说。反正魔法师一向不受贵族们的欢迎,我们都是没法交流的怪胎。哦,不不不,我刚刚不是在指责您。我只是……只是真的很抱歉。”
  亚力克微微前倾,认真而惊讶地反驳:“您为什么要在意贵族的看法?魔法师都是了不起的天才。所有人都称我为英雄,但如果没有索克拉提斯大魔导师的帮助,我将不会取得任何成功。”
  “啊……”格雷说。
  “对了,”亚力克突然皱了一下眉毛,“您之前提到过,您的导师就是索克拉提斯?”
  “是他。”顿了一秒,格雷不确定地补充,“我的名字是格雷。”
  “原来是您!”亚力克惊叹,握住格雷的手,“我必须道谢,魔导师跟我提到过您。他告诉我,您负责了好几个大型项目,其中包括魔王城堡的结构分析,以及龙习性与食性的研究,龙鳞片的108种清洁方法等等。”
  格雷面颊热起来,可他还是强作淡定地补充:“其实还有几个小项目,比如佩剑受力分析及护手造型最优化,证明附魔论里康德贝多芬猜想中的1+2理论。”
  亚力克用真诚而富有感染力的声音说:“您真的帮了我很多。”
  格雷想,亚力克真的是个正直的好人,他之前不该乱调整跳蛋频率的。毕竟亚力克也不知道跳蛋会对魔法师造成影响……英雄想追求更高质量的性刺激,这有错吗?他其实只要忍耐几个小时,等宴会结束就好了。
  “我现在也可以帮您。”他鼓起勇气说,“我可以帮您调整一下……魔法跳蛋。加一个屏蔽魔法,还能顺便补充几种振动模式。如果您还想要有别的功能,也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变幻温度、质感、大小、形状、轻重,只要您先取出来,让我检查一下它。”
  亚力克:“…………”
  他的脸又红透了,而且神情懊恼。格雷担心自己说错了话,亚力克又要把脸埋起来。还好没有。
  “请……请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亚力克说。
  
 
第3章
  他们当然没有在一天之内解决跳蛋的问题。
  因为冷静下来之后再仔细想想步骤,两人都觉得有点尴尬。跳蛋还在亚力克体内,周围也没有擦洗的条件。难道取出来之后,就直接给格雷进行清洁和改造吗?就算是摆出最学术的敬业态度,魔法师先生也难免会不好意思。而且要是改造到一半,突然有人来敲门问候英雄的身体状况,这又怎么面对呢?退一万步而言,假设一切都圆满结束,跳蛋也改造好了……咦,等等,他们也不能大摇大摆拿着跳蛋走出去呀。归根结底,这个小道具还是得回到亚力克的体内。
  改天吧,两个人都在心里想。
  格雷羞赧地开口,努力让自己直视亚力克,试图表现出坦然、真诚的姿态:“我在自然神面前发誓,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那么,您后天下午有空吗?”
  亚力克看上去松了一口气,瞟了格雷一眼,又垂下蓝眼睛盯着床单:“后天下午我得先去看欧珀。我们已经约好了的,要绕着王城飞一圈。但不会花很长时间,如果您方便的话,介意等我吗?”
  欧珀是那只被他驯服的龙,通体深灰,鳞片能根据光线强弱和时间不同而显出斑斓的光泽。格雷搜集过它的资料,也亲眼见过它几次。事实上,他的论文《龙鳞片的108种清洁方法》就是为欧珀量身定制的。
  “我可以在旁边看吗?”格雷忍不住问。
  “当然。”亚力克说,“我只是担心您见了它会害怕。欧珀最近吃太胖了,随便跺跺脚就能引起地震。上次他差点儿把我的小侄女给吓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