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鬼哥,我是男的 作者:单色鱼

字体:[ ]

 
 
文案
 
想他大好青年一枚,还没有尝够人生的喜怒哀乐呢,就被人强行掠去做冥婚的对象,冥婚就冥婚吧,他不在乎娶个死人,反正他是无神论者,这个‘娶’也只是个形式而已。可是,可是尼玛,老子是男的,你们强迫老子穿红嫁衣,盖红盖头,拜天地,让老子嫁给只鬼,你们是哪种神经病啊……….,嫁鬼了他也就勉勉强强的受着了,这.....只是形式而已,而已,尼玛,真的而已吗?
 
那么,身边这只鬼又是怎么回事………
“娘子………”某鬼深情款款。
“滚……老子是男的,男的,男的…….”某男一脸嫌弃,愤然的推开那不断凑过来的脸。
“不滚,娘子就是娘子,男的女的没关系,为夫喜欢就行,娘子,为夫想和你睡觉。”某鬼操着深情的脸耍着赖皮。
“睡你妹”某男怒骂
“不,是睡我弟”某鬼眼神扫过自己身 下,意味深长。
 
讲的是被迫嫁给某只鬼的小受,与小攻过日子的故事……….
 
还有就是文案上的互动不会出现在正文里,因为那是小剧场,喜欢的话,色鱼会继续写的。还有懒作者会日更的,求收藏,╭(╯3╰)╮
 
内容标签:甜文 前世今生 恐怖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吕向阳,苍衍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今天是自己二十四岁的生日,吕向阳这个宅男本来是给忘记的一干二净,可是吃货本质的他,不知道为啥特别想吃蛋糕,肚子里的馋虫,挡都挡不住,最后忍无可忍的他,只能掏出钥匙,晃晃悠悠的出门了。
  吕向阳大学毕业一年多了,由于有着轻微的人群恐惧症,所以自从大学毕业之后,他就选择待在家里,靠着在网络上写小说过日子,勉勉强强养活自己还是不成问题的。
  比一般的同龄人好的一点就是,他有了房子,房子是双亲车祸死亡之后留给他的,所以生活上只要喂饱自己的这张嘴,也不是难事。他很宅,非常宅,如果非必要,他从来不会踏出自家的门一步。
  而今天自己想吃的蛋糕在网上没有外卖,而他却独独喜欢那家的,简单的梳洗了一下之后,依然邋里邋遢的吕向阳出来门。
  走入闹市区,吕向阳非常的紧张,他缩了缩自己,尽量不与穿行的人群有过多的接触,也许远远的望去,那就是个有些邋遢消瘦的样子,可是这样正常外表下,吕向阳在心里吐槽着。
  妈蛋,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丫的,现在的人都是夜猫子吗?不知道适当的休息对身体是好的吗,天天晚上这么晃荡,要短命的…….
  就这么一边抱怨着,他来到了自己要找的那件蛋糕店里,由于吕向阳是个非常没有存在感的人,而且在不知不觉中他也学会了让自己没有存在感,默默的选完蛋糕,默默的结账。吕向阳现在只想快点回家,感觉只有家里面最能让他放松的了。
  九月已经是到了炎热的尾巴,也是季节交替的时候,所以早晚温差还是比较大的,吕向阳出了趟门,让自己面对了那么多人,此时的他可以说是归心似箭。
  因此他抄了近路,那是条即使在白天也昏暗得让人害怕的巷子,但对于吕向阳这样不喜人群,酷爱孤僻的人,这样的巷子走起来,可以让从人群中离开的他感觉到安抚。
  原本走了万把遍的地方,今天却让他出了事。吕向阳最后的记忆是后脑一阵剧烈的疼痛,之后就不醒人事了。
  …………………
  唔~~,头好疼,吕向阳一手捂着脑袋,左右狠狠的晃了两下,本以为能让自己更加清醒点,但没成想,疼痛和晕眩感越发剧烈。让他才支撑起来的身体又倒了下去,力气也溃散得差不多。
  不对……吕向阳那没有力气的大脑猛的思考起来,浑浑噩噩的他知道自己好像是遭到了袭击。怎么回事?看他的样子,要啥没啥,跟个流浪汉差不多,谁有病来劫他啊。
  缓和了一会之后,吕向阳发现自己现在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他想要下床,离开这里,可是刚刚能够从床上坐起来似乎都用了他全部的力气,现在的他只能挺尸,那被抽走所有力气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而且他现在还头特别疼,为了让自己舒服点,索性吕向阳也就放弃动弹了,不知道打晕他的人想干嘛,反正他也就命一条,了无牵挂,他似乎没什么怕的,更没什么在乎的,不是?
  不知道说吕向阳的性子是过分的乐观还是过分的悲伤,反正此刻的他放弃了挣扎,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待在床上,养力气了。
  不知何时,那扇紧闭着的房门被打开了,呼啦啦的涌进了一群人,男的女的参差不齐。但是明显的有个特点,那就是这群人是簇拥着中间的几个老少。
  挺尸的吕向阳由于没有力气,他只能费力的望着那些人,随后有些虚弱的问“你们是什么人,抓我来干嘛?”
  来人并没有回答吕向阳的问题,倒是被簇拥在最中间的老太太朝着吕向阳走了过来,她的眼神带着愧意,那苍老褶皱的手抚上吕向阳的脸,让不习惯与人接触的吕向阳下意识的缩了缩,可惜他的动作微弱的然人无法察觉。
  老太太开口了“孩子,对不住了,我们不是故意要抓你的,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啊。”
  这么没头尾的话,让吕向阳感觉莫名其妙,可听这老太太这般语气,吕向阳知道自己被抓肯定没好事。而问原因,他们一定不会跟他说,索性他也不问,就这样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老太太看。
  兴许是吕向阳的样子让老太太更加愧疚,她叹了口气“唉~~”似乎是没有勇气再看吕向阳般,她抬起手,身边一个男人迅速的过来搀扶“动手吧”
  吕向阳不淡定了,这‘动手吧’这么感觉那么像是要了结了他呢!他从来就不认识这些人,更别说和他们有冤仇了。在甩不开上来动手的人,吕向阳虚弱的问“你们…….你们到底……到底想要干嘛。要死也得给个明白吧。”
  本来就打算退出去的人闻言,顿了下来,老太太转身,一脸的不忍和动摇,最后还是身边那个搀扶着他的男人低声说“妈,为了小雯”
  老太太放在说话男人手臂上的手紧了紧,最后似乎是下定决心般,转身,一步步的离开了。
  ‘为了小雯’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吕向阳感觉一堆谜团围绕着自己,他到底是招惹上了什么样的麻烦,而且死都不能明了。
  还容不得吕向阳发呆想事情,那些围绕上来的人,三下五除二的将他扒了个精光,而且扒他衣服的还是一圈中年的女人,这让他这个连女人手都正经牵过的人,感觉无比悲伤。
  喂,要不要这么虐啊!
  被扒光的他,紧接着被推进浴室,洗洗涮涮,那力道疼死他了,他很想说,特么的老子虽然不是女人,你们这群老娘们就不能温柔点吗。还有给他留条内裤会死吗?
  看也被看光了,摸也被摸完了,吕向阳觉得没有人比他死前的时光更虐的了,闭上眼睛,不忍直视这群粗糙的老娘们,他害怕自己做鬼了都会有阴影。
  浑噩噩的,吕向阳被洗涮完之后,就被另一群女人围上来,她们手里拿着血红的衣裙,动作有序的往他身上套。与那群老娘们相同的是,她们同样粗糙。
  等被套上了衣衫,我擦~~,被推到镜子前的吕向阳,飙出一句脏话,“这这么是女装,我是男的。”吕向阳的问题并没有人回答,反倒是又来了另一波人,将他推到梳妆镜前,各人手里拿着化妆品,开始在他脸上操作着……..
  
 
  ☆、第2章
 
  这样如同木偶般被摆弄了不知道多久,晕乎乎的吕向阳总算被那群女人给放了,由于是半瘫的状态,所以离开房间的时候,吕向阳像个裹了小脚的姑娘般,左右两个魁梧的汉子驾着他的手臂,他被拖着走。
  离开房间的他此时才有机会看清楚这是个什么地方,入眼的是陈旧而复古的家具摆设,镂花的木质雕刻比比皆是,那昏暗的烛光,在摇曳中映衬着的倒影,让这个地方,充斥着久远年代的气息,神秘,但又让人内心发寒。
  还有那红纸剪出来贴着的大大小小的喜子,并没有一丝的喜气,瞅着吕向阳的眼里,满是诡异。
  正当他才来得及打量这个地方的时候,一块红色的盖头遮挡住了他的视线,之后他的眼帘就是一片红。
  吕向阳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被当成一个女人去嫁人,明明他‘男’得那么明显,那些人都是瞎子吗?还有为什么嫁人要在晚上,黑灯瞎火的很恐怖好吗?最后问一下,那些人要把他嫁给谁啊,哪个男人会莫名其妙娶个同性别的,而且国家法律允许同性结婚了吗?就算允许,那也不允许强迫结婚的好吗?
  此刻毫无力气的吕向阳,他那颗操蛋的心,正在疯狂的发问着,奈何,无论内心多么的狂躁,他也没办法表达,首先脸被遮住了,其次说话又不利索,他苦啊……..
  “咚……….咚…………咚………..”肃静的夜里,一阵有序的钟声敲响,一下一下,直到响了十二回才停止。
  随后便听到一阵高亢的,难以区分性别的声音传来“及时到……..”
  还没反应过来的吕向阳被狠狠的按跪在地上,随着那个声音的下一个口令动作着…….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几个动作之后,吕向阳的手被猛的划了一下,触不及防的疼痛感袭来,但他却没有力气挣扎,他只感觉自己的血在流着,片刻,自己的手被持起,一样冰冷的东西被套了上来,可能是大小不合适的缘故,被套了几下,没上手腕。
  那个给他套东西的人,没了耐心,狠狠的一用力,吕向阳吃疼的空档,东西已经上了他的手腕。如果现在他能动的话,吕向阳想他一定会大闹,虽然他害怕人群,但是今天被人这么对待,是个人都会有脾气的好吗。
  “冥婚…….成,送新娘入洞房。”
  当吕向阳还在愤怒中的时候,被那句冥婚给吓傻了,这是什么意思,冥婚?今天搞的这一切都是冥婚,那为什么会选中他?
  怀着满腹疑问的吕向阳,傻了般被送入了一间房,在他还没醒神的时候,嘴巴被灌入了苦涩的液体,非常难喝,下意识的想要吐出来的时候,但嘴巴却被按住了,液体也就顺着喉咙去了五脏六腑。
  不会是□□吧,吕向阳一想到自己被人强行掠来,接着冥婚,现在又灌他药吃,该不会是想要直接让他下去陪那个与他结婚的对象吧。想到这种可能,吕向阳干嘛挣扎起来,用手去抠自己的喉咙。
  “不是□□,一会儿你就有力气了”看到了吕向阳的动作,那个灌他吃药的男人冷漠的解释。
  “你们放了我…….咳咳…….我要回家”莫名其妙的事情让吕向阳感觉非常的恐惧,他现在无比想念他那个小小的,能让他安心的窝。
  “等今晚结束之后,我们就不会来打扰你了,你是逃不了的…….”冷冷的留下这句话之后,那些人便离开了房间,房门被猛的关上,而且隐约的他还听到了落锁的声音。
  力气有些回升的吕向阳真的不淡定了,他踉跄的到了门边,试图将门打开,可是房门却纹丝不动,吕向阳知道自己被关起来了。
  “对,窗户”想到能够离开的方式,吕向阳环视了这个房间,遗憾的是,这里根本就没设有窗户,吕向阳有些绝望。
  “这都是什么事嘛,”他的生活那么平凡,不生事不惹事,遇到热闹还会主动避开的人,为什么就会有这样的经历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